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六跡之貪狼

第八十章 寂滅之威

更新時間:2018-05-28  作者:柳下揮
“殺!”沈玉人眼睛血紅,手指扣動扳機,重機槍瘋狂噴射著火舌。

“突突突突……”

子彈如暴雨一般向迷彩大漢們呼嘯而去!

重機槍的殺傷力比普通步槍子彈可厲害多了,那些迷彩大漢們躲避不及,紛紛中彈,現場慘嚎聲經久不息,血流如注……

只用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那群迷彩大漢全部倒在血泊中,無一幸免。

怪物邁著緩慢而又沉重的步伐,來到張小魚等人面前。沈玉人居高臨下,嘲弄地說道:“看見沒這就是科技的力量!誰能阻擋我掌控世界的步伐”

湯先問沉聲道:“我來試試。”

雖然他是武道大宗師,但是面對這尊龐然大物,心里也沒底。

“不自量力。”沈玉人獰笑道。

湯先問站在原地,輕飄飄打出一拳。他此前和張小魚之間的戰斗,卻是真打。無極拳式,也的的確確是他悟出來的,只是在關鍵時刻收了拳勁,不至于給對方造成傷害罷了。

此時他全力施為,無極拳勁從天而降,籠罩在怪物的頭頂。

“啟動護體光幕!”沈玉人按住了左臂上的一個按鈕,一道藍色光幕如同一個大鐘一般,罩住了他的身體。

無極拳勁頃刻間轟了下來,和光幕狠狠撞在一起。那道光幕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組成的,柔和似水,被氣團撞擊以后,如同水波浪一樣晃了幾晃,便將那股氣勁消融了。

“哈哈哈哈,護身光幕果然厲害,連內家高手的拳勁也攻不破,普天之下,還有誰能擋我”

沈玉人狂笑不已,他右臂輕揚,對著湯先問甩出了幾十道激光射線,數十道激光射線縱橫交錯,形成嚴密的刀網,轉瞬間便電射而至。

湯先問的無極拳勁無法破掉對方的護身光幕,敗局已定,面對激光射線組成的刀網,完全沒有破解的辦法。

千鈞一發的瞬間,張小魚移形換影,沖到了他身前,左右手抱圓,呈太極圖方向攪動,氣勁外泄形成漩渦,如同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

那刀網轉瞬即到,和張小魚制造的太極氣旋撞在了一起,奇怪的是,刀網遇到太極漩渦時馬上潰不成軍,一根一根射線分離開來,乖乖地卷入漩渦中,剎那間被吸進了中間的太極眼。

“臭魚,這一招厲害,回頭一定教我。”林析拍手叫好。

“好的,找個時間傳給你。”張小魚微微一笑,收了太極氣旋勁。

“沈玉人,這些激光射線奈何不了我,以前弗雷澤博士做不到的事情,你同樣做不到。”

“是嗎總要試試才知道。”沈玉人滿臉狂熱地喊道。

張小魚暴喝一聲,雙手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半圓,然后重重平推而出。這一推,簡潔而厚重,將氣海內積聚的浩瀚真氣全部打了出來!

氣勁在空中滾成一個巨大的球,表面上布滿了小蛇一樣的閃電,竄來竄去,蘊含著毀天滅地的恐怖威壓,風馳電掣般向怪物頭部轟去!

感受到這團氣球的恐怖壓力,沈玉人再度召喚出了護體光幕,兩股能量撞在一起,光幕被撞得拼命向后收縮,幾乎就要貼在臉上了。

很明顯,張小魚全力一擊,比方才湯先問的無極拳勁殺傷力要大上不少。畢竟他體內有貪狼石能量加成,真氣雄渾浩瀚,不是普通武者可以比擬的。

護體光幕如同水波一樣蕩漾,雖然有些吃力,但畢竟還是把那股充斥著毀滅氣息的氣勁消解了。

“啊哈!還是打不著啊!”

沈玉人狂笑不已,看來,更加強大的張小魚也拿護身光幕沒辦法。看來他們研究的方向是正確的,只要化境宗師不至,論單兵作戰能力,基因進化人加上護身光幕完全可以在地球上橫著走。

“你不行,那就輪到我了。”沈玉人按捺住激動的心情,不動聲色地在左臂上的黑色按鈕上按了一下,一道藍色光球飛了出來。

這光球看上去平平無奇,只是顏色藍的有些妖艷,看上去很詭異。

“小魚,快躲開!這是雷……”

一個聲音高叫著,眾人循聲望去,只見沈蘭君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來了,眼見著這團藍色光球電射而至,她飛身撲過來,意圖用血肉之軀擋在張小魚身前。

“雷”字話音未落,那團光球便狠狠撞在了她的后背上,巨大的力量帶得她向前飛了出去,張小魚張開雙臂,抱住了她。

那團平平無奇的藍色光球,進入沈蘭君體內后轟然炸開,一道道蛇形閃電在她經脈內亂竄,所到之處,破敗不堪。

張小魚感應到了這一切,他知道,如果他不做點什么,沈蘭君必死無疑。

他急忙潛運內勁,將沈蘭君體內那股破壞力極強的能量接引過來,瞬間他就明白了沈蘭君為什么這么著急,因為這股藍色能量和此前沈蘭君偷襲他的天雷是一個味道,她大概是認出來了,知道這個東西會給張小魚帶來傷害,所以不惜犧牲自己擋在他身前。

“小魚……”沈蘭君臉色蒼白,吃吃說道:“對不起,你屢次救我性命……我卻想要害你……但……你要知道……那是為了林析……現在,為了你……我可以去死……你明白了么”

張小魚明白了。在沈蘭君心里,林析排第一,張小魚排第二,而她自己,只排第三。為了這兩人,她什么都可以犧牲,包括生命。

她是個重情重義的奇女子。

“我不會讓你死的。”

Sarah替他擋了一記光刃,已經香消玉殞,他不能讓同樣的情境再出現一次。張小魚拼盡全力,將沈蘭君體內的能量全部轉移到自己體內,她雖然經絡受損,但生命算是保住了。

“哈哈哈,中了我的雷霆之怒,你還想活命嗎”沈玉人哈哈大笑道:“天雷入體,縱然是渡劫的神仙也不一定能撐得住,你這個凡人,只剩死路一條!”

沈玉人研制的這款武器,居然能儲存天雷的能量,而且還能釋放攻擊,這樣的科技,已經接近神話了,也難怪他野心爆棚,妄圖掌控世界。

那股來自天空的巨大能量,挾帶著一股子霸道荒蠻之氣,在張小魚體內肆虐沖擊,雖然其破壞力和神話傳說中渡劫神雷不能相比,但畢竟來自九天之上,即便其實力經過儲存釋放后已大打折扣,那也不是肉體凡胎所能承受的。

雷霆之力在體內肆虐,張小魚的筋骨經脈盡皆損毀,如果不是貪狼石護住心脈,恐怕他早已經爆體而亡了。

饒是如此,因為內傷過重,張小魚口中狂噴鮮血,一頭栽倒在地,呼吸微弱,閉目不起。

“小魚!”林析嬌呼一聲,沖上去抱住張小魚,嚶嚶哭泣。

湯先問和秦無雙互相對視了一眼,神色黯然。

一切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垃圾。

他們騙了沈玉人又怎樣他們逼得幕后Bss現身又怎樣歸根結底,他們低估了沈玉人的實力,以至于功敗垂成。

張小魚死,湯先問敗,還有誰能擋得住沈玉人的進化之軀等待他們的,只能是被屠殺的結局。

“秦無雙,現在輪到你了,”沈玉人獰笑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強者制定規則,弱者遵循規則。你只能按照我的規則來,想要反抗,就只能是這樣的下場。”

秦無雙不答,他的目光直直地望著怪物身后的上空,震驚不已。

沈玉人靈活地轉身,只見剛剛還倒在地上翻白眼的張小魚,如同神祇一般,渾身上下沐浴在淡青色的光華中,就那么負手站在空中,微笑著俯視著他。

神光罩體,踏破虛空,這是化境宗師的標志啊。

難道……剛剛的天雷入體,幫助張小魚晉升化境

沈玉人臉色陰晴不定,疑惑地望著懸在半空中的張小魚。

他猜得沒錯,天雷入體之后,張小魚徘徊在生死邊緣,幸好有貪狼石護住心脈,才能保持生命不滅。

一個境界一重天,尤其是內境和化境之間,自古以來最難勘破,進入化境便是半神,半仙,徹底脫離了肉體凡胎,成為另一個層次的生命。

武修破境,需要兩個充要條件,一是有沒有勘破更高層次的奧義,另一個是海量的真氣能量支撐,一為精神,一為物質,二者缺一不可。

張小魚經脈被毀,徘徊在生死關頭,本就有點明悟的內心,突然間悟透了陰陽更替,否極泰來的生命規則,勘破了化境的奧義。

體內貪狼石適時輸送浩瀚的能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兩相配合,居然助他一舉突破瓶頸,進入化境。

化境即是重生,他體內的經脈本就已經損毀,反倒便利了許多,不然還要重新損毀重塑呢。

所以說,沈玉人釋放的雷霆之怒,不僅沒有傷到張小魚,反倒成全了他。否則的話,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有這樣的機緣。

“化境宗師,半神半仙,沒想到我湯某人有生之年,居然還能親眼見到一位化境宗師。”湯先問眼神充滿無限的景仰,神情狂熱。

“這條臭魚……恐怕我這輩子也趕不上他了……”林析眼眸中閃爍淚光,又是為他高興,又是為自己心酸。

“你說的對,這個世界,強者制定規則,而弱者遵守規則,”張小魚淡然道:“我的規則就是,不該存在于世上的,那便一指碾滅。”

“張小魚,你要干什么”

沈玉人感覺到了危險,頃刻之間,他把自己武器庫里的所有武器全都用上了,什么重機槍,激光刀刃,雷霆之怒,護體光幕,只要身上裝備了的,統統不要錢似地往張小魚身上砸去。

張小魚停留在虛空之中,那些此前無堅不摧的武器,根本進不了他身周三米之內,便統統被護體神光化為虛無。

“寂靜無聲,滅盡虛空,”張小魚伸出食指,對著怪物輕輕點了一下,淡然笑道:“此指名為——寂滅!”

沒有真氣爆炸,沒有氣勁罡風,張小魚一指點過,連一絲微風都沒有吹起。

只是……那尊龐大的,高過三米,重逾半噸的怪物,連同護體光幕,突然間原地消解,消失地無影無蹤。

化境宗師一指之威,霸道如斯!

燕京,金秋九月。

張小魚和林析各自騎著一輛共享單車,一路說說笑笑,來到了燕京大學門口。

古典而又充滿文藝氣質的大門矗立著,匾牌上書寫著“燕京大學”四個隸書大字,滿滿都是歲月沉淀下來的優雅氣質。

這座校園,將是他們接下來四年生活的地方了。

殺掉沈玉人過后,從假面秦無雙口中,他們得知了基因實驗室的位置,在那里,張小魚發現了自己的父母,以及當初那些在南極失蹤的科學家,他們都被沈玉人綁架,被迫為他工作。

沈蘭君和秦無雙重歸于好,君蘭集團和秦氏集團成了戰略合作伙伴,沈蘭君也讓出了一部分利益,彌補秦無雙所受的損失。

處理完這些事情,張小魚便和林析來到燕京,開始了他們即將到來的大學生活。

這個時候,一輛騷黃色的蘭博基尼跑車,突然在他們面前急剎停住。剪刀門打開,羅達腆著臉從車上下來,笑嘻嘻地說道:“魚兄,魚嫂,你們倆怎么騎著單車來上學啊”

“綠色低碳出行,保護環境,有什么問題嗎”張小魚指了指那輛相當騷包的跑車,微笑道:“這是你的車”

“是啊,我考上燕大,這是父親給我的獎勵,”羅達諂媚地說道:“大學里豪車如云,據說如果不弄輛騷一點的車,連妞也泡不到……所以,你懂的。”

“這都誰跟你說的,亂七八糟。”張小魚笑罵道:“我也沒有豪車,不是照樣泡到女神”

羅達笑道:“魚兄是個神人,誰能跟你比,我們還是入鄉隨俗吧。”

張小魚微笑著點了點頭,羅達這廝愛騷包,這也沒什么不妥。

大學不就是揮灑青春的地方嗎

“大哥,大嫂,我們也來了。”幾個頭戴紅巾,一身重金屬打扮的年輕人,從一輛面包車上下來,當先一人,正是方浩南。

“你們來這干嘛”張小魚瞪大眼睛。

“一日為大哥,終身為大哥,大哥大嫂到哪里,我們就到哪里。”

“為大哥牽馬墜鐙!”

“為大嫂疊被鋪床!”

“忠誠!英勇!永不背叛!”

看著張小魚像是活吃了幾十只蒼蠅的表情,林析噗嗤一笑,嬌柔無限。


在搜索引擎輸入 六跡之貪狼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六跡之貪狼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六跡之貪狼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