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推棺

第五百一十九章 遭遇圍殺背龍旗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離人望左岸
島津義弘經歷過太多的戰斗,他本身既是足智多謀的統帥,也是強大堅韌的武將,但他從未如今夜一般感受到恐懼。

即便是豐臣秀吉率領著二十五萬大軍來征伐薩摩藩,兵臨城下之時,他都沒有感受到這種恐懼和絕望!

隆隆的炮聲時時刻刻在提醒著他們,生命是多么的脆弱,隨時都會被壓垮,隨時都會化為灰燼,世界上根本就不會留下任何關于你的一點點東西!

他終于明白李秘為何在面對豐臣秀吉之時,能夠如此的強硬,可以肆無忌憚地打敗真田信村和猿飛佐助等人,根本就不擔心豐臣秀吉會殺了他!

大明天國擁有如此恐怖的武器,就仿佛拿著天神的權杖,行走在人間,替天神代言,統御人類一般,即便日本擁兵十六萬又如何!

炮聲持續了也不知多久,或許僅僅只是一刻鐘,又或許整整持續了一夜,無論如何,眾人都已經耗盡了他們一輩子用來承受恐懼的那種勇氣。

當天地安靜下來之后,那些如同地獄之中傳出來的哀嚎和哭喊,才從四面八方涌入眾人的耳中。

因為實在地窖之中,也聽不太真切,知道島津義弘輕輕推開了地窖的門板,仿佛空白的世界瞬間被灌滿一般,各種哭喊和嘶叫,呼天搶地,撕心裂肺,一聲聲撕扯著眾人的耳膜與靈魂!

島津義弘等人從地窖里走出來,府邸早已被夷為平地,到處都是廢墟,放眼望去,四周已經沒有完整的建筑物,沖擊波幾乎將所有凸出地面的東西,都掃平了!

薩摩藩的武士團得了提醒,早早尋找掩護,躲藏了起來,此時還保存了不少人力,可放眼前方,營區一片火海,營帳全部都被沖散,一處處大火正在熊熊燃燒。

那些碎裂的尸體,那些正在燃燒的哀嚎著的士兵,空氣之中的硝煙與烤肉氣味,所有的一切,就仿佛在構建一個地獄一般的世界!

“你你們都干了些甚么!”島津義弘抓住李秘的衣領,雙眼通紅地逼問。

李秘冷靜到了極點,有些睥睨地看著島津義弘,只是隨口說了句:“我已經提醒過你,給你一夜的時間,能逃多遠就逃多遠,現在逃,也還來得及,推出朝鮮領土,你我便不是敵人。”

島津義弘聽聞此言,也是久久說不出話來,一個強大的使者,不是他的口才多善辯,也不是他滿腹韜略,更不是因為他無敵于天下。

而是因為他的背后擁有一個強大到無法打敗的國家,他才能在敵國陣營之中閑庭信步游刃有余!

在這種無堅不摧的炮火之下,所有的陰謀詭計都成了笑話,他們那點可笑的內斗,說出來震懾天下的十六萬大軍,一切都成為了陪襯!

他們一直以為大明朝已經日暮西山,已經是外強中干,李秘也不過是色厲內荏危言聳聽,然而此時看來,島津義弘才明白,為何李秘能夠如此理直氣壯,為何能夠如此不卑不亢!

“答應過的事情還作數?”島津義弘終究還是說出了這句話來。

李秘也沒有讓他失望:“只要你能代表日本,尊我大明為宗主國,我便有辦法恢復通貿,讓薩摩藩成為中轉港口。”

島津義弘終于點了點頭,也終于明白李秘為何當時沒有與他擊掌!

他召集了薩摩武士團,保護著家眷,開始撤離此地,李秘也與許儀后依依惜別。

然而正當此時,大批人馬從后方大營沖擊而來,一路上風卷殘云一般,勢不可擋!

“哪里走!”

一聲暴喝,已經出現老態的“日本張飛”本多忠勝,領著一支騎軍,沖到了前頭來!

雖然渾身浴血,但他的眼眸卻仍舊如鷹隼般銳利,手中蜻蛉切飽飲鮮血,紅纓都黏在了一處,鮮血滴滴答答,也著實駭人。

島津義弘見得此狀,也朝本多忠勝道:“豐臣秀吉已經完蛋了,你沒必要再這么做的”

本多忠勝皺了皺眉頭,搖了搖頭道:“無論你如何叛變,都是自家內的事情,但李秘乃是大明使節,大明國撕毀和議,出兵偷襲,簡直是恥辱!”

本多忠勝不懂漢話,李秘借著許儀后的翻譯,聽到此處,也大聲反駁道。

“將軍如此說法可就不對了,和議尚未達成,又何來撕毀一說?咱們談了條件,讓沈惟敬拿回去請示皇帝陛下,皇帝陛下不接受這樣的條件,這和議就沒有達成,爾等罔顧我天國威嚴,侵略朝鮮,覬覦大明疆土,我大明將士出兵驅逐賊寇,那是天經地義!”

“爾等侵略朝鮮,冒犯大明,燒殺掠奪無惡不作,那才是軍人的恥辱!”

“軍人就該在戰場上沖鋒陷陣,任何一個屠殺手無寸鐵平民的,都不配稱為軍人,只是穿著衣服的禽獸!”

許儀后將李秘的話翻譯過去,本多忠勝也是臉色難看,因為李秘所言句句在理!

“無論如何,關白不讓你離開,你就決不能離開半步!”

本多忠勝是個死腦筋,認定了的事情就絕不會改變,李秘也沒打算說服他。

因為李秘很清楚,大明軍的火炮已經來臨,火炮過后,便是五千營的騎兵以及神機營的火槍兵以及步兵陣,很快就會攻進來!

這深夜里,即便他們打著大明使節團的旗號,只怕友軍也很難認出他們,等到認出他們,已經進入火槍的射程范圍,所以他們必須先躲起來。

再啰嗦的話,漫說在場這些日本人,便是使節團的兄弟姐妹,也要被大明軍隊碾壓成齏粉!

“島津閣下,時間寶貴,還是趕緊離開,否則只能是片甲不留!”李秘如此提醒,島津義弘自然也是清楚的,當即朝李秘道:“我們遲早是要走的,薩摩武士拖住本多忠勝,你先離開吧。”

島津義弘還要靠李秘承認薩摩藩的地位,若沒有李秘的認可,他回到日本之后,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休養生息,才能恢復元氣。

可如果有了李秘的幫助,恢復了通商口岸,短時間內薩摩藩就能卷土重來,在其他家族還在舔舐戰爭傷口之時,薩摩藩已經領先一步,說不定還能爭一爭那日本霸主的地位!

可如果李秘死在了這里,那就甚么都沒有了,所以他是絕不可能讓本多忠勝殺掉李秘的!

李秘自然知道,眼下可不是多嘴多舌的好時機,當即朝甄宓和李克夷等人道:“走!”

眾人與李秘并做一處,在薩摩武士團的掩護下,便往北門而去,本多忠勝大吼一聲,便指揮騎兵來沖擊,薩摩武士團抵擋下來,叮叮當當便斗了個熱鬧!

李秘幾個也沒得騎馬,只能不斷往北而逃,眼看著要進入中城,斜斜里又殺出一員猛將來,可不正是立花宗茂么!

雖然同樣受到過李秘的救命之恩,但本多忠勝和立花宗茂乃是豐臣秀吉的左膀右臂,是戰場上最得力的虎將,他們的榮耀都是豐臣秀吉賜予的,絕不會因為與李秘那一點點交情,就放過李秘!

尤其是立花宗茂,他乃是天之驕子,是西國無雙,可在于李秘的對抗之中,卻讓索長生一個藥包就給毒倒了,還成就了索長生“雪姬的樵夫”之名,這份恥辱,他是銘記于心的!

薩摩藩的武士雖然精銳,但也架不住對方人多,很快就被殺了個干凈,李秘和甄宓幾個只能狼狽奔逃!

“打起使節團的旗幟!”

李秘一面奔逃,一面朝黑鯊下令道,這位水獅七子的大哥,當即從地上撿起一桿竹槍,將大明使節團的龍旗給舉了起來!

雖然這樣做會吸引大量的倭奴士兵,但與倭奴士兵相比,李秘更擔心會被大明軍隊轟成人渣子啊!

立花宗茂踏馬而來,便將李秘等人沖散,手中長槍四處揮舞,身后的騎兵也在放箭,更有火槍手在點燃火繩!

他們與本多忠勝不同,本多忠勝到底還是說了話的,可立花宗茂二話不說就動手殺人!

李秘抬手便是一槍,將沖鋒而來的騎兵擊落馬下,一個轉身便將火槍插回腰間,趁著這個空當,解下腰間戚家刀來,平放于地,抓住刀柄一拖,成功將長刀拖出,順勢斬斷一雙馬腳!

馬失前蹄,那騎士往前撲摔,在半空之中便讓李克夷一刀斬斷了頭顱!

“咻咻咻!”

“鐸鐸鐸!”

敵人的箭矢嘶叫著激射而來,李秘也只能往旁邊翻滾躲避,沉魚與甄宓等人也都就近尋找掩護。

這里是中城,并未承受太多炮火的轟擊,周遭還是有不少殘垣斷壁的,也虧得這些廢墟,才讓李秘等人躲過了箭矢和火槍的射擊!

然而因為要躲避,也耽誤了下來,非但立花宗茂,本多忠勝的人也擺脫了薩摩武士團的糾纏,直追了上來,雙方并做一處,將李秘等人圍在了這片廢墟之中!

“李秘,關白并不想殺死你,只要你繳械,某饒你不死!”

立花宗茂到底是出身大宗,漢話還是不錯的,而且又讀過書,在豐臣秀吉面前,可比本多忠勝受重用得多了。

李秘可不吃這一套,若是他們利用李秘當炮灰,阻擋大明軍隊的進軍腳步,亦或者用使節團來與大明軍談條件,可就麻煩了!

李秘很清楚,李如松這樣的大將,從來都是殺伐果斷,否則也不會悍然出兵,根本不顧念李秘的安危,因為在這種級別的統帥眼中,個人生死與整個戰局相比,實在微如草芥,不值一提。

橫豎是死,何必還這么麻煩,給友軍添堵?

李秘看了看身邊眾人,甄宓索長生和厄瑪奴耳都陪著,沉魚黑鯊等水獅七子也在,加上李克夷和于濟侗等,身后還有使節團的十幾個親兵,剩余的人全都在城外,與李舜臣并做一處,此時也不知道與大軍匯合了沒有。

眾人也感受到了李秘眸光之中的決絕,此時也無須太多言語,李秘知道李克夷的刀法灑脫,所以便將旗桿給奪了過來,用腰帶綁在了后背,而后捏著手中戚家刀,朝眾人道。

“今日同生共死,若能生還,再做兄弟!”

立花宗茂和本多忠勝終于等得李秘出來,不過卻并非要投降,這個背著大明龍旗的年輕使節,一步步緩緩走了出來,眼神如手中刀刃一般鋒利,毫無懼色!


在搜索引擎輸入 推棺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推棺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推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