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萬域之王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進階邪神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逆蒼天
“哧啦!”

莫千帆驟然降落到元陽宗。

以寧驥為首的元陽宗長老,肅穆以待,看到他現身后,寧驥恭敬上前,將一枚儲物戒交出來,“莫兄,元陽宗囤積的靈獸,還有異族尸骨,從別的域界又送來一批。”

在他身后,元陽星域的那些煉氣士,都眉頭不展。

包括尹行天等人。

莫千帆接過儲物戒,以一縷神識掃了下,就輕輕點頭,“不錯。但聶天所需的靈獸、異族尸骨龐大,如果有可能的話,盡量再多找一些來。”

寧驥表態:“當盡力而為。”

“那個……”張啟靈忍禁不住,皺眉說道:“老莫,聶天究竟在做什么?他所在的那個片區,我以靈魂感知,竟然有一種心驚膽顫的恐怖感。我隱約覺得,他所做之事怕是極為驚人,會不會有什么不妥?”

此言一出,所有元陽星域的圣域煉氣士,都目光灼灼地,盯著莫千帆。

張啟靈所問的,也是他們想知道的。

圣域者,對一個域界的細微變化,往往有著敏銳的嗅覺。

就算聶天沒有說要龐大的靈獸肉,異族的尸骨,他們都察覺出不對勁了。

每一次,只要他們朝著聶天所在的方位凝望,都會有一種壓抑感,仿佛在聶天的區域,有什么強大的兇險,慢慢地醞釀著,令他們本能地感到恐懼。

而莫千帆,顯然是知情者。

“的確發生了一些事情,但你們無需擔心。”莫千帆含糊其辭,“你們所要做的,就是為聶天繼續收集靈獸肉,異族尸身。”

遲疑了一下,他又看向尹行天、厲萬法、張啟靈,“至于你們,元陽宗事情結束了,你們要是有別的事情在身,可以隨時離去。”

“近期,我沒有什么事情。”張啟靈表態。

尹行天、厲萬法也不吱聲。

“隨便你們吧。”莫千帆一臉無所謂,旋即安排天雷宗還有莫家部分人員,可以從元陽宗撤離,回歸亙雷星域了。

他本人,依舊坐守元陽宗,繼續為聶天張羅。

七顆烈日照耀下的赤陽域,有一片區域,突生異變。

“呼呼呼呼呼!”

一片接著一片,昏暗青冥的氣旋,從冥魂珠內飛逸出來。

冥魂珠高懸于聶天頭頂,像是一輪新的,青蒙蒙的太陽,揮灑出源自于冥域本土的,純粹的冥域光幕。

一片片氣旋,于聶天頭頂聚涌著,變化著。

漸漸地,氣旋轉變為五個幽暗的青色洞口,像是一張張吞沒生靈的邪神之口。

聶天為之愕然。

望著那五個青幽\洞口,他竟然滋生出一種,洞口能連接異域,能和某處互通般的感覺。

五大兇魂微縮后,僅有十來米的軀體,一具接著一具,突然就鉆入洞口中。

兇魂一部分猙獰軀體深入洞口,其兇惡恐怖的頭顱,則是顯露在洞口外,繼續蠶食著,聶天不斷凝煉出來的,一滴滴生命精血。

“咦?”

忽然間,聶天就注意到有滾滾冥氣,從那五個洞口內滿溢出來。

五大兇魂的軀體,像是海綿一般,吸納著那些從洞口滿溢出來的冥氣。

這造成兇魂有血有肉的軀體,從之前的干癟收縮狀態,又一點點地,再次脹大開來。

“冥氣,來源于何處?”

聶天很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五個洞口為何凝現,不知道冥氣的來源。

“冥氣,源自邪冥族的本體——冥域。”便在此刻,冥魂珠的器魂傳來訊念,“我也不清楚緣由,我只知道珠子內部,本由它們五個主宰的天地,顯露出來后,和冥域忽然生出聯系。”

“冥域,極北之地,有什么東西和它們呼應著,為它們灌注冥氣。”

聶天一驚,“如果連接冥域,那……會不會有邪冥生出警覺,從冥域沖殺而來?”

“我不清楚。”器魂回答。

“嗤嗤!”

交談時,五大兇魂又吞沒了聶天的精血,再次發出呼喊。

聶天一臉肉疼地,動用生命汲取,從眼前堆積的靈獸肉,異族的尸骸內,抽離血肉精氣,重新締結精血。

如此反復,又是十幾日后。

“這股氣息,怕是達到八階異族的巔峰,要朝著九階異族發展了。”

聶天仰望頭頂,發現五大兇魂的軀身,短短十來日,已經由十米,變大了十倍,到了百米左右。

變大百倍的兇魂,再也非魂體,而是血肉凝實,并充斥著邪冥族獨特的氣血之力。

以聶天對邪冥的熟悉,他覺得那五大兇魂的氣血之力,已經為八階,還在朝著九階發生變化。

而這時,五大兇魂的蛻變才截止。

聶天默默計算,因五大兇魂的這一輪異變,他耗去的精血總量,在一千滴以上,大大超出他的預期。

他都生出一種極其疲憊無力的感覺。

“呼呼!呼呼呼!”

五大兇魂百米高的猙獰軀身,于那幽暗青冥的洞口浮動,一種震懾天地,抹殺眾生的恐怖氣息,自然而然地釋放出來。

“連通冥域,從冥域本土抽離的冥氣,若是如此……”

聶天眉頭緊皺,瞪著那五個洞口,總覺得或許在某一刻,就會有邪冥族的族人,沿著洞口殺過來。

這念頭一起,那五大兇魂忽裹著洞口,又一下子鉆入冥魂珠。

他以靈魂意識審察,發現五大兇魂一入冥魂珠,洞口又變成一片片青冥的空間,充滿了絕望、恐懼、嗜殺、狂怒和怨恨五種氣息。

五大兇魂在那五大片區,又繼續抽離殘魂之力,壯大著魂魄。

“邪神,以后不再是魂體,要稱呼為邪神了。”

冥魂珠的器魂,在這一刻似聯想起什么,向聶天說道:“不知道為何,我生出一種不安感。它們五個,并非因我而孕育出來,而是被冥魂珠給催生。以前,我還能掌控它們,現在的我,對它們好像沒太多約束力了。”

聶天變色:“什么意思?”

“它們,以后只會接受你的調度,在它們身上,我感受到的氣息,屬于你。”器魂回應。

“那是因為,它們是通過我的精血,才凝煉出血肉之軀來。”聶天道。

“總之,以后的它們,只有你能調度了。”器魂回應,“我在冥魂珠內,只能幫你看著它們,再也沒辦法輕易指使它們了。”

冥域,極北之地。

因玄冥大尊的召喚,有十幾個邪冥族的九階大君,從別的域界,別的天地涌入。

一位位邪冥族的大君,漂浮在那一座座山川間,以精妙的靈魂意識,糅合血脈之力,探索著冥河,感知著五個雕像的奧妙。

不知過了多久,五個雕像的異變,莫名其妙地截止了,雕像不再汲取冥氣,不再從冥河內,獲取什么的青色光爍。

一位九階巔峰血脈,近期準備沖擊大尊的邪冥族強者,眉心棱晶內,異光如織。

他叫克萊斯特,他觀望著五個雕像的變化,掌心托浮著一枚,和聶天手持的一模一樣的冥魂珠,怔怔出神。

很多人也看向他。

他手中的冥魂珠,在此地先前光芒青耀,如今居然隨著雕像的異變,光芒也一點點斂去。

“冥魂珠,和它們有關?”

玄冥大尊沉默許久,深深看向他,說道:“你從冥魂珠內,感應出什么來?這五個自古以來存在,被我們稱呼為邪神的雕像,能引發冥魂珠的異變嗎?”

“玄冥大人,我所感覺到的,是另外一枚冥魂珠。”克萊斯特沉聲道。

“另外一枚?”玄冥大尊深思,奇怪地說道:“另外一枚,不是在族內封存著嗎?”

“大人,你難道忘記了,冥魂珠一共有三枚?”克萊斯特提醒他,“我手中一枚,族內因那位死亡,封存了一枚。可還有一枚,很早之前就遺失了啊。弗羅斯特曾說過,那枚遺失的冥魂珠,在人族碎星古殿第七星辰之子手中。”

玄冥大尊轟然一震,“你說的,你感應到,是另外一枚冥魂珠?那個人族少年手中的?”

克萊斯特重重點頭,“我隱約覺得,五大邪神雕像的異變,和他持有的冥魂珠有關。我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只是感覺,是他持有的冥魂珠,除非了五大邪神雕像。雕像抽取的冥氣,烙印在冥河中的記憶光爍,也流逝向那枚冥魂珠。”

“聶天!人族的聶天!”玄冥大尊低喝。

“大人,我想通過秘密通道,去人族域界天地一趟。”克蘭斯特道。

“你即將跨入十階,和我并肩,這時候不該離去。”玄冥大尊勸阻。

“或許,我進階大尊的契機,就在那枚冥魂珠也說不定。”克蘭斯特憧憬地說道。


在搜索引擎輸入 萬域之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萬域之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萬域之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