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藏鋒

第二十九章 最后一次

更新時間:2018-07-13  作者:他曾是少年
夜深,星稀,月遭云避。

但當大軍停下之時,元修成還是一眼便認出了立在大軍身前的那兩位少年。

他怎么能忘得了他們,那個上云城冬天,他將他們帶了出來,那是他們也是他命運的轉折點,他瞇起了眼睛盯著二人,身后的大軍刀戟出鞘,殺機凜冽,只待他一聲令下,便會傾巢而出。

元修成卻并未第一時間讓他們出手,他覺得這是一個很值得紀念的時刻,理所應當的,他應該說些什么。

“徐寒、劉笙。”他輕輕叨念著這二人的姓名,語調低沉,瞇著的眼縫中閃爍著與這黑夜格格不入的光芒,如云海翻涌,如大浪拍岸。

“元統領多日不見消瘦了許多啊。”但徐寒卻顯然沒有元修成這感時傷懷的心思,他冷言說道,言辭之中包裹的盡是滿滿的殺機。

這語調不善的言辭倒并未引來元修成的不滿,他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二位都曾是元某得力的左膀右臂,今日相見感慨萬千,不若你我三人暫且放下兵戈共飲一壺?”

徐寒一愣,是如何也未有想到元修成會在這時說出這樣的提議,一時間并未在第一時間回應元修成。

元修成嘴角的笑意更甚,他瞇著眼睛望向徐寒與劉笙的身后,那里倉惶逃走的諸人的背影尚且依稀可見,他很篤定徐寒無法拒絕他的要求,因此他根本不待徐寒回應,便朝著身后的那位圣候大人遞去一個眼色。對方會意過來,卻是沒有半分遲疑。

當下便有兩位甲士從大軍中走出,抬上了一方案臺,放上了一壺清酒與三尊酒杯。

一身青衫的元修成邁步上前,朝著二人輕聲言道:“請。”

卻如他所料,想要為諸人爭取更多時間的徐寒終究還是壓下了心底的狐疑,邁步走到了那案臺前,與劉笙一起盤膝坐下。

元修成態度恭謙的為二人一一斟酒,隨后舉杯面朝二人:“故人相見,這一杯我敬二位。”

二人按杯不動,顯然都弄不明白這元修成的葫蘆里究竟買的是什么藥。

之后,元修成又將自己那酒杯斟滿,而后,他伸手把玩著酒杯問道:“徐兄以為天策府何如?”

徐寒聞言沉默,并不答他,只是目光炯炯的盯著元修成。

元修成依舊不惱,他的目光越過徐寒看向徐寒身后,意有所指的笑道:“徐兄還是說說吧,趁元某人現在還有心思與你閑聊。”

徐寒的雙眸一凝,他知道元修成的言下之意,故此在微微沉吟之后,徐寒終是言道:“不至欺世盜名,也遠算不得光明正大,與你我一般,與天下世人一般,善惡摻雜,僅此而已。”

元修成的眉頭一挑,似乎有些詫異:“想不到在徐兄心底,元某人還未有算得上是大奸大惡。”

徐寒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竟是自己提起了杯盞朝著元修成一敬,隨即一飲而盡。

“徐某看事,從不看善惡,只分對錯。”

元修成笑問道:“那以徐兄的目光看元某,是對是錯?”

徐寒啞然,不是不愿回應元修成此問,而是不知當如何回應。

元修成見狀又連飲三杯清酒,他的臉頰泛起了潮紅,再次言道:“我之兄長,號稱漠北刀王,世上之人都知他兇名赫赫,即使現在提及,元歸龍三字,也足以讓天下仙人大半膽寒。”

“但他死了。”

“死在了太陰宮那位神無雙的手上,和你那位師伯一起死在了那里。”

“他們為這個天下而死,可天下卻無一人得知。你觀那赤霄門的掌教謝閔御,歷三劫而不死,自詡為神無雙之下的天下第一人,可他在做什么?蠅營狗茍,喋喋不休,自以為精于算計,殊不知只是棋子;你再觀這天下蕓蕓眾生,大楚吞龍而生,那亡龍之相高掛城頭,大夏怎么說也庇佑了他們兩百余年,不說衣食無憂,但比起陳周二國,他們的處境不知好了多少倍。”

“可他們呢?區區一枚圣藥便讓他們變了心腸,改了國姓,殊不知所謂圣藥不過穿腸毒物,著實可笑。”

說道這處,元修成臉上的笑意更甚,他在飲下了三倍清酒,臉色泛紅,瞇著的眼縫中,目光朦朧。

徐寒看著有些失態的元修成眉頭皺起,他沉聲問道:“你想說什么?”

元修成又為自己倒上了一杯清酒,笑道:“元歸龍、墨塵子也好,穆玉山滄海流也罷,無論如何,于看來都稱得上英雄二字。但同樣,他們也都很蠢,他們用自己的命對這方千瘡百孔的世界修修補補,卻未曾去想過,這樣的世界究竟值不值得他們用命去換。”

“大難將至。”

“我不知道為什么天上的人總想著要殺了徐兄,但世界之外還有更大的世界,有萬域星空,有繁花似錦。元某喜歡徐兄,我想我們可以聯手,從這個世界中得到些東西,然后跳出這方天地,自此逍遙自在,豈不美乎?”

所謂大難將至,所謂星空萬域這都是徐寒從某些隱約的線索中得到的東西,他不曾想過元修成竟然對此也一清二楚,他有些詫異,但卻將之壓在了心底,并未表露出來,他沉聲言道:“徐某一直以為,元大人棄了天策府投身森羅殿是因為對方開出了足夠的籌碼,現在看來倒是徐某小看了元兄。”

“元兄的心底裝著的是萬里海川,森羅殿這道江河看樣子是容不下元兄了。”

元修成颯然一笑,又舉杯朝著徐寒一敬,然后又獨自一飲而盡,做完這些,他再次抬起頭望向徐寒身后,那里奔走的人群早已消失不見。

“他們已經安全了,徐兄可以去尋他們了。”

徐寒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他不免有些不解:“怎么,你不要殺我了?”

“徐兄開什么玩笑,方才元某還說過要與徐兄聯手,怎么會殺徐兄呢?”元修成笑道。

徐寒自然不信他這話,他反問道:“那這么說來元大人領著這千軍萬馬來此,只是為了與徐某飲酒了嗎?”

元修成站起了身子,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言道:“事實就是如此,不管徐兄信與不信。”說道這處,他忽的頓了頓,語調又陰沉了幾分:“就跟此去南下,徐兄也會遇見許多你不愿相信的事情,但他們卻注定要發生。”

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徐寒覺得在說這話時的元修成仿佛意有所指,就像是他看穿了某些東西一般,這讓徐寒的心底不免升起了些許不安。

他與劉笙也隨即站起了身子,他雖然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讓元修成忽然轉了性子,但既然對方放他離去,他也沒有再留下的必要,在那時與劉笙一道朝著元修成拱了拱手,這便要轉身離去。

而就在那腳步邁出的瞬間,元修成的聲音卻再次響起,他說道:“徐兄此去艱難,但莫忘了若是需要,元某人會永遠是徐兄的朋友。”

徐寒聞言,身子一頓,但卻未有轉身,在微微點了點頭后,便與劉笙邁步消失在了夜色中。

元修成瞇著眼睛看著那消失在夜色中的兩道背影,臉上那盎然的笑意在那一瞬忽的消失不見。

他當然想要殺了徐寒,這一點在徐寒攪亂了他在偃光城的布局之后便愈演愈烈,更何況森羅殿與那位神無雙的交易中很明確的提到了這一點,殺了徐寒,于元修成來說是一個足以鞏固他如今地位的最好籌碼。

可徐寒的成長已經

到了一個足以讓人心顫的地步,想要殺他早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元修成掂量過自己手中的籌碼,一位圣候、七位圣子,在面對本身實力便強得可怕,且又有一位妖王臣服的徐寒時,并未有太大的勝算。

不過這些卻不是元修成真正放下殺心的原因,他善于算計,若是愿意他甚至可以調集景州的大軍一擁而上,生生耗死徐寒,這對他來說依然算得上是一個劃算的買賣。

但他卻并未有這么做,原因亦很簡單。

就在他等到徐寒的位置領著大軍傾巢而出的晚上,有個人找到了他,他給了他一樣東西,一樣不該出現在這世上的東西,而就是這個東西,讓他改變他的想法。

“大人,就這樣放他們走了嗎?”這時那位圣候大人湊了上來,不解的看著元修成問道。“他此番南下很有可能是為那大夏皇帝做說客的,若是夏周聯合,我大楚豈不危矣?”

元修成聞言終是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了神來,他看了一眼一臉急色的圣候,目光在他那一派忠君為國的焦急臉色上掃過,元修成的嘴角不禁在那時露出了一抹憐憫的笑意。

圣候?


在搜索引擎輸入 藏鋒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藏鋒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藏鋒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