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圣武星辰

0376、心理醫生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亂世狂刀
來到這個世界這么長的時間了,看見過許多,也經歷過許多,自從當初一怒之下鏟平神農幫之后,李牧對于殺戮,就不是特別排斥了。

這其中,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在于,在一個不像是地球那樣文明建制的非法制的世界,在這個奉行著弱肉強食叢林法則的世界,基本上,唯有手中刀,才能主持正義。

所以,在聽到了這些道士的毒計,聽到了青峰峽外面那些軍人的無恥之后,李牧決定,不放走一個。

這些人留在世上,就是禍胎,就是惡魔。

他們武功高強,他們地位不俗,但他們卻心中毫無善念。

這樣的人,不,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

這樣的貨色,留在這個世上,就是對善者的不負責任,就像是長在良田之中的雜草,李牧既然擁有拔掉這些雜草的能力,為何不拔掉呢?

“汪,我也去看看。”哈士奇一看袁吼出去了,就有點兒按耐不住,也追了出去。

湊熱鬧這種事情,它最擅長,也最喜歡。

很快,鎮外響起了慘叫之聲。

青峰峽里面的平民們,都戰戰兢兢,瑟瑟發抖。

道真等人,猶豫了一會兒,在道真的帶領之下,過來想李牧行禮致謝。

“多謝張道長。”道真行禮唱喏:“只是,外面那些人,或許有無辜,小道斗膽,可否之誅首惡,放過脅從……”

李牧看著他,仔細打量了一會兒,一直到看的道真自己也都有點兒發毛了,才問道:“你師父生前,應該對你一點兒都不好吧。”

道真一愣,連忙道:“張道長何出此言?不不不,家師生前,待我如同親子,小道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難報家師養育之恩之萬一。”

李牧冷笑道:“既然如此,為何你坐視青城山淪入小人之手?”

“這……”道真沒有想到,李牧這樣一個陌生人,一上來,就如此訓斥自己。

不知道為什么,在這么一瞬間,他突然有一種詭異的感覺,仿佛是時間流逝,自己面對的是已經逝去的師尊,在這個叫做張三豐的少年人身上,有一種只有師父身上才有的氣勢和威嚴。

他諾諾地道:“我……不想青城山因我而分裂戰亂。我……”

“愚蠢。”李牧道:“你以為神宗之爭,是在過家家嗎?啊?你退出來,青城山就能不分裂?你看看你身邊的這些尸體,想想那些為了保護你而死的弟子,再看看,現在陪在你身邊這幾個傷痕累累的同伴……你倒是已經退出了,但是你覺得,現在青城山難道沒有分裂嗎?它落到了什么人的手中?”

道真下意識地朝著幾個同伴看去。

他看到的是,是鮮血,白骨,以及對于敵人的憤怒的眼神。

一種愧疚,如潮水一般涌上心頭。

自從師尊隕落以來,他渾渾噩噩,身邊之人,也都是在盡力保護他,因他身份尊貴,有誰敢如此疾言厲色地對他說話?此時李牧開口呵斥,仿佛是一道道的重錘,狠狠地砸在他的心頭,令他心驚肉跳。

“可是……可是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掌門,我……”道真吞吞吐吐地道,神色有些迷茫。

李牧更是冷笑道:“有誰天生下來,就一定適合去做掌門?你師尊這些年,養你育你,難道不是在教你如何做一個合格掌門嗎?他這些年辛辛苦苦,就算是教一條狗,也該開竅了,你卻這樣輕飄飄一句話,就把本該由你來承擔的責任,推卸的干干凈凈?不會做,難道不知道學著去做嗎?”

道真一下子臉色潮紅猶如豬肝一樣,也不知道該如何辯解。

他身邊那些傷痕累累的同伴們,也都神色復雜地看著道真。

這些天來,他們又何嘗不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原本若是道真下定決心與道靈一派死戰的話,未嘗沒有機會制勝,將青城山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可偏偏道真學到了老掌門道重陽的本事和衣缽,卻沒有學到老掌門的手段和心性,溫室里的花苗,在重壓之下近乎于崩潰,連帶著,那些擁護老掌門決定,支持道真作為正統掌門人的許多忠誠之士,也是死的死,散的散,一個個也都心灰意冷。

李牧盯著道真,又開口道:“想不想為你的師尊報仇?”

“啊?”道真一愣。

“我問你,想不想為道重陽報仇?”李牧道。

道真下意識地道:“報仇?這……可是,師尊乃是與關山九重李破月公平約戰重傷,被天外邪魔偷襲而死,關山九重一代宗師,光明磊落,死前更與師尊聯手,我不能找他的傳人報仇,至于那些天外邪魔,都已經當場被殺,我……我怎么報仇?這……”

李牧直接打斷他,道:“愚蠢,豬腦子。”

道真面色尷尬,但他的性格醇厚,并不生氣,反而是恭恭敬敬地向李牧行禮,道:“小道愚鈍,還請張道長為小道解惑。”

李牧心想,這人倒也不是一無長處,只是這性格……太軟了。

他直接毫不留情地再道:“你也不想想,為什么李破月與道重陽,是何等人物?在安靜了千年之后,偏偏在這個時候約戰,難道兩個人都活得不耐煩了嗎?你再想想,是什么人能夠有能力和能量,在兩大九極巔峰強者約戰過程中下手,除了天外邪魔之外,那些同樣出手偷襲的宗門、世家、散修高手,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話,他們怎么可能那么心齊?你再想想,現場那些所謂聯合起來,斬殺了所有天外邪魔和偷襲者的正義人士們,會不會并非是激于正義,而是因為想要殺人滅口……你好好想想這其中的諸多關竅,大概就可以想出來,你師尊之死,包括李破月之死,乃是死于一場陰謀,而絕非是什么公平約戰,他們,都是被人算計了,不然,為何他們死后,不論是關山牧場,還是青城山上,都爆發了叛亂?嗯?”

“這……”道真面色劇變。

他咯噔一下,后退了兩三步,一臉震驚的表情,看著李牧:“閣下……你……的意思是說……是說……”他身軀在顫抖著。

如果真的如李牧所說,那一切……也太可怕了吧。

李牧往前一步,直接瞪著他,毫不客氣地道:“再往深處想一想,難道不是青城山上,有人提前背叛了道重陽,所以偷襲者才能那么容易破開他的功法,那么容易偷襲得手?嗯?你師尊也算是一世英雄,怎么就培養了你這樣一個蠢蛋。”

“我……我我我……”道真表情僵硬,渾身都在顫抖。

他的腦海之中,驟然有一道亮光閃過,驅散了漫天的陰云,看到了一些從未注意到的細節。

然后,漸漸地,道真的面色,驟然變得猙獰了起來。

一種仇恨的味道和氣息,在他的身體里散發出來。

他的拳頭握緊,有一種淡淡的紅色,在他的眼睛里無聲無息地匯聚,原本略顯懦弱的氣息,竟似是鋼鐵一樣,逐漸強硬了起來。

單單從外在外貌和氣息來看,幾乎是在一瞬間,道真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

他,還是他。

但他,已經不是他了。

旁白的其他同伴們,看著道真,明顯也感受到了這種變化。

他們的眼睛里,都流露出驚喜之色,因為這種變化,毫無疑問是他們所樂見其成但是這么長一時間里,一只都沒有辦法做到的,而現在,竟然是因為這個叫做張三豐的少年人的一席話,而實現了。

李牧一看,這哥們基本上是到了爆種的邊緣點了。

刺激的差不多了。

其實,這倒不是李牧真的就這么厲害。

除了李牧這一番話之外,道真自己這一年時間以來的經歷,思考,苦悶、迷茫、悲痛也的確是累積達到了一個臨界點,所謂量變引起質變,李牧這一番話,大概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讓道真終于徹底就……爆發了。

“多謝張道長。”道真身軀如標槍一樣,上前行禮:“無量天尊,小道知道如何去做了。”

“恩,亡羊補牢,猶未晚也。”李牧點點頭,道:“你師尊這一生,最得意的只有兩件事情,第一是青城山,第二便是你道真,彎路走了這么久,你總算是回頭了……你走吧。”

李牧琢磨著,自己這臨時心理醫生的工作也做完了,差不多該趕路了。

至于道真是不是可以真的打回青城山,能不能撥亂反正,將這個道家第一宗帶上征途,那就不是李牧所能控制的了。

各人都有各人的命。

要是道真在反攻青城山的過程中,斗不過叛逆道靈,把命丟了,那也只能怪他沒有本事,李牧今天不救他,他也死了,早死晚死而已,明明白白堂堂正正的死,總比死的葫蘆糊涂東躲西藏的好。

而剛才李牧對道真說的這些話,倒也不是瞎幾把扯犢子。

這是李牧自己思考的出來的一些結論。

道重陽和李破月之死,關山牧場和青城山之亂,秦明帝的崛起,天下三大帝國的亂象……要說這背后,沒有什么不為人知的勢力和陰謀,鬼才信。

“不知道閣下,可否以真名示我?”道真恭敬地行了道家大禮,神色逐漸恢復,眼神卻無比地清明堅定,道:“日后不管我能否達到師父生前期待的高度,但閣下今日之訓,卻是銘記五內,不敢忘懷,日后若是再相見,必定回報閣下之大恩。”


在搜索引擎輸入 圣武星辰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圣武星辰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圣武星辰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