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混在1275

第二百四十八章 落網(十一)

更新時間:2018-01-14  作者:哥是出來打醬油的
位于京郊的一號樓審訊室里,楚青做為書記員坐在一旁,一面用筆記本電腦記錄下對話,一面用速記的方法,在本子上寫下口供。

老人顯得很配合,將自己的姓名、年齡、家庭住址等信息一一交代出來,但也僅僅到此為止。

負責主審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同事,算是她們這批人的前輩,手里拿著劉家人的卷宗,在快速地瀏覽著,嘴里隨意地問道。

“資料上顯示,你是這家公司的主要股東,對于經營情況,應該有一定的了解吧。”

劉父坦然答道:“之前一直都是我的兒子兒媳在經營,股權更改之后,我做了一些了解,他們經營的范圍,都是進出品貿易,木材、礦石,這些都是有案可查的。”

“你就沒發現,有什么異常?”

“沒有,公司年年被評為先進和納稅標兵,還上過電視,我一直覺得他們兩口子干得不錯。”

“你還是仔細回憶一下,最近這些天,他們有沒有什么異常的舉動,有沒有和特別的人來往,通訊之類的,比如海外人士?”

劉父很干脆地搖搖頭:“沒有。”

男子合上手里的資料,鄭重其事地說道:“老同志,我是代表組織在和你談話,請你一定要配合,不要因為自己的兒子就包庇,這是嚴重的犯罪行為。”

劉父斜了他一眼:“看你年紀也不大,入黨幾年了?”

男子有些慍怒:“八年,怎么了不能問你嗎?”

劉父毫不理睬他的話,自顧自地說道。

“我是七七年入的黨,那時候,史無前例的動亂剛剛結束,你們都沒生出來吧,到今天,整整三十八年的黨齡了啊,比你們的年齡還大,沒有少交過一分錢黨費,沒有向組織上要求過一次特殊待遇,組織,你們知道這個詞的含義嗎?”

“對于一個黨員來說,他就是家。”劉父輕蔑地看了他一眼:“你有什么資格,敢稱我的家人?”

“你們沒有經歷過動亂年代,那個時候,就有無數人的打著組織的旗號,干著破壞黨和國家的事,他們的口吻就和你現在一模一樣,先定下一個罪名,再讓人照著框框交待,那是一個公檢法被砸爛的年代,你們現在穿著,這是黨賦予你們最神圣的使命,如果,還像以前那么亂搞,我們的黨,又會成一個樣子?怎么得到人民群眾的信任。”

見那個男子怒火中燒,就快要拍案而起,他伸出手向下壓了壓。

“你也別生氣,我不是你們的敵人,那位女同志說了,協助調查,所以,我們大家最好都坐下來,聊一聊,你們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一定會說,不知道的,你們也不用再逼問,因為一個老黨員,不會欺騙組織。”

“對,好好說,我們聽著。”楚青見氣氛不對,趕緊打了個圓場,男子一言不發地坐下,氣鼓鼓地看著他。

“我和我那口子都是普通工人,在廠里干了一輩子,年年都是先進生產者、三八紅旗手,生了兩個兒子,一個考上帝都的大學,一個高中畢業當了兵,放在哪里都是面上有光,挺著胸膛做人。”

“二子在部隊里也爭氣,立過不少功,被領導提拔上了軍校,算是彌補了他的遺憾,可惜,出任務的時候,發生了意外,再也沒回來,連個囫圇尸體都沒找到,我們從來沒有怨過組織,怨過國家。”

“老大畢業后留在帝都工作,我們的工資微薄,幫不上他什么,這些年,他和別人做生意,的確掙了點錢,買了房子娶了媳婦,沒讓我們操過心,說實話,我很安慰,因為我曾經問過他,有沒有做違法亂紀的事,有沒有賺昧良心的錢。”

“他說沒有,我信,為什么不信呢?我的兒子我不信,去信外人,那不是SB嗎,現在你們說他有問題,我說沒有,那就請你們把證據拿出來,只要能證明他的確做了犯法的事,我自打嘴巴,親自把他押送公安機關。”

“我劉家,就不會出那種人!”劉父的話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楚青默默地合上了筆記本電腦,男子的臉上也是陰晴不定,他們都很清楚,沒法再問下去了,如果真有什么實質性的證據,又何必采取這樣的方式。

他們遇上了最難纏的對手,一個經歷過動亂年代的老黨員,為黨奉獻了一輩子,還搭上了自己的兒子,說到哪里都有理,根本就碰不得啊。

于是,接下來,老黨員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為他們痛陳了一遍黨史,不聽還不行,自己惹來的麻煩,含著眼淚也得吞下去啊。

疆區,烏市市郊的營地里,鐘茗接到了來自帝都的電話,并不是林建國打來的,而是凌烽。

“我知道了,你先帶她們躲一躲,讓公司的法律顧問出面,走司法的途徑,不行再說。”

放下電話,鐘茗的心有些亂,安全部門的同志動手了,他們不應該掌握什么證據,因為目標所有購買的清單,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并沒有違反國家規定的物資。

那么這樣做的目地只有一個,逼迫目標說出一些不適當的內容。

她的時間不多了,好在很快,就從帝都那里傳來了消息,由軍委下發的特別授權書,發到了他們的部隊,胡隊從加密頻道接到命令,馬上做出了決定。

“鐘少校,XX大隊全體隊員,從現在起,聽從你的指揮,請下命令吧。”

鐘茗毫不客氣地接過指揮權,立刻命令隊員登機,她自己坐上了機頭,機艙內是六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人人都裝備著共和國最先進的武器。

為了搶時間,任務簡報不得不在飛行的途中完成,每個士兵都會通過數據鏈接收到自己的任務信息,兩架直十一,閃著連續不斷的紅光,朝著茫茫的黑空中飛去。

沙漠區一樓的審訊室里,老徐和小張一塊兒,聽著劉禹講述他的歷史,面上沒有絲毫不耐。

“那還是0X年的時候,我剛從帝都某大學畢業,進了一家貿易公司,底薪兩千加提成,租了個房子交完水電煤氣網費,連吃飯都成問題,那個時候,帝都四環的房子六萬一平,我們連想都不敢想。”

“就這么過了六、七年,工資還是那樣,除了吃喝剩不了幾個錢,這種德性,誰肯把女兒嫁給你啊,這不,眼瞅著三十了,女朋友也跑了,當時想死的心都有。”

“你說,人都混這份上了,什么不敢做啊,可咱是什么人?受黨教育多年,被老爸竹條板子一路打過來的主,死也不能做違法的事啊。”

劉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搖搖頭說道:“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就在那個時候,認識了一個非洲哥們,家里倍有錢,缺的就是路子,哥們有啊,干了這么多年貿易,什么人不認識,這不,雙方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就成立了這家小公司。”

“我在帝都這邊操持,他回非洲那里安排,做了幾筆買賣之后,有了點資金,就開始擴大規模,先定一個小目標,上市。”

“上市公司是有要求的,不能支一路邊攤人就給你掛牌吧,得正規經營,那就招人唄,就這樣,我和現在的愛人蘇微,認識了。”

“其實那會吧,也不算特有錢,房子漲到了十二萬一平,真是買個廁所都心疼,可人家姑娘不嫌棄啊,有房沒房都跟著,咱還挑什么,你們說是吧。”

“這么好的姑娘,那是死皮賴臉也得留下啊,那會兒她的家境也不好,有個生病臥床的弟弟,母親打著幾份零工,于是,我就想了個主意,要多掙點錢,盡快讓家里人過上小康生活,或許是這個主意吧,引起了你們的關注,可當時真沒想那么多啊。”

劉禹露出一個后悔的表情,話語嘎然而止,坐在那里一口接一口地抽著煙,眼見著一只煙燒到了盡頭,他還是沒有開口的意思,老徐忍不住上前,為他續了一只。

“謝謝。”劉禹感激地說道:“我和我媳婦認識快兩年了,一直就沒給她買過什么東西,那條鏈子,還是剛認識那會兒,她給我買的,能讓我再看一眼嗎?”

“不怕你們笑話,好幾天沒見著了,不摸一摸,我睡覺都睡不安穩。”

他的話,就連那個叫小張的女同志,都生出了惻隱之心,老徐回到座位旁,打開金屬箱子,將那串手鏈連同包裝袋一塊兒拿了起來。

“在你出去之前,我們不能把它交給你。”

正當劉禹有些失望的時候,老徐走到了他的面前:“只能在這里看一看,好好交待問題,到時候,你會拿到它的。”

說話間,裝在袋子里的手鏈已經到他的手中,劉禹全力抑制住激動的心情,面上還是露出了一些,只是在他們看來,那不過是失而復得的一種反應罷了。

劉禹拿出鏈子,放在手腕上比劃了一下,熟悉的觸感,流動的光彩,依然如故,一看就是他思念不已的那一條。

“其實它真的不值什么錢,可對于我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如果沒有它,我到現在,還只是一個買不起房的窮屌絲,連坐這里,被你們抓來的資格都沒有。”

老徐已經走到了座位旁邊,正準備坐下,突然聽到他這么說,不禁詫異地轉過身,看著他。

劉禹輕輕摸著手腕上的鏈子,露出一個微笑。

“西方人有句話,上帝關上一扇門時,總會給你留下一扇窗子,在我看來,老祖宗一早就說得很清楚了,叫做‘天無絕人之路’,你們可能永遠也無法想像得到,這后面是什么。”

“對不起,我撒謊了。”

就在二人不解的眼神中,房間里突然蕩漾起了水波紋,空氣就像是被煮開的沸水,一層層地在光線中扭曲著,離著辦公桌不到半米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乳白色的光圈,而被他們審訊的嫌疑人,正一頭沖過去。

“抓住他!”老徐的反應很快,一個飛身撲了過去,可是光圈在他的眼前迅速地消失了,他一頭撲到了地上。

房間中的另一個人,自始自終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一直到光圈消失不見,房間里恢復了正常,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過,只有前面那張空蕩蕩的椅子,表明這一切都是真的。

“啊!”

劉禹還沒有來得及睜開眼,就聽到耳邊傳來一個女子的驚叫聲,在他奮力想看清楚這里倒底是什么地方時,腦后一陣巨痛襲來,人一下子暈了過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混在1275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混在1275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混在1275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