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下山虎

第0622章 你這么做

更新時間:2018-05-17  作者:對井當歌
農村有句俗話:給點陽光就燦爛,給點雞飼料就下蛋。

現在的迪哥與這句話里形容的人幾乎沒什么兩樣,在那位叫孫少的小恩小惠下,他已經開始對劉飛陽進行先期試探。

房子里很空曠,坐在那屋的婦女們知道他們在談事,把門給關上了,所以整個屋子里只有他們四個人,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在四人之間來回盤旋。

能不得罪還是不得罪,這是劉飛陽現在的原則。

好似沒聽懂迪哥話里的含義,膚淺笑道“迪哥是大老板,還能對飯店這小生意看得上眼?這里起早貪黑,賺不了幾個錢,而且你的身份也不能彎下腰來干這個,傳出去讓人笑話啊…”

“現在這世道,笑貧不笑娼,老祖宗也說過,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耗子就是好貓”一直站在炕邊的小旭突然開口,斜眼看著劉飛陽“迪哥的身份干這個小買賣確實有失身份,但我不一樣,我做這個沒人能說得出什么,你看看,要不然咱倆一起搞搞?”

態度鄙陋,語氣輕浮,表情更有幾分不屑,完全就是一副來找事的架勢。

“呵呵…”迪哥見小旭的態度,并沒阻止,而是詭異一笑。

“旭哥也想做這個…”劉飛陽心里有股火氣,抬頭笑問著。

以前迪哥說他不尋常,那就是不尋常,現在迪哥說要搞他,那就無所畏懼,此時見劉飛陽的笑容隱隱有幾分作嘔,他更愿意看一些美好的事物,比如安然,眼睛盯在安然的臉上回道。

“想做這個是其次的,最近不流行一句話嘛,戀上一個人,愛上一座城,我沒有電視上說的浪漫,但愿意為了我心里喜歡的女孩而變得浪漫,我小旭,戀上一個人,加入一行業…”

說完,目光更加灼熱。

話已至此,房間里的氣氛越發凝固,這就是當著劉飛陽的面對安然進行表白,是赤裸裸的挑釁。

劉飛陽聞言眉頭微微蹙起,目光頓時掃向小旭,要是在街邊偶遇的人還好,畢竟安然的相貌就會讓人流連忘返,可他是走到家來表白,是可忍孰不可忍。

冷冰冰的道“你戀上的是誰?”

“你媳婦,安然!”

小旭絲毫不畏懼的回道,針鋒相對的目光,有幾分視死如歸的氣勢。

安然也把面色沉下來,俗話說癩蛤蟆上腳面,惡心人!

“你認為在我家里,說喜歡我媳婦,好么?”劉飛陽再次開口問道。

小旭腰桿一挺“你能奈我何?”

“嘭…”

小旭話音沒落,劉飛陽瞬間出腳,他天生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何況面對這種人也不用講究什么身份涵養,該揍就揍,雖說是坐在炕上,出腳的力度絲毫不差,這一腳踹到小旭的小腿。

“噠噠…”

小旭向后退兩步,險些坐到地上。

還沒等他站穩身體,劉飛陽已經從炕上站起來。

坐在旁邊的迪哥不言不語,一雙眼睛冰冷的盯著,臉色已經變得漆黑。

“嘩啦啦…”安然抓起茶杯,順手把茶水潑到小旭身上,隨后把茶杯遞給劉飛陽,絲毫不像個女孩子,開口說道“再嘚瑟就用這個揍他!”

如果放在平時,安然可能會扮演和事佬的角色,她的性格就是與世無爭,但劉飛陽剛剛從黑寡婦手下僥幸活命,她了解自己的男人,嘴上不說,心中憋著一股火,在惠北的時候,都是別人有事找他,還是頭一次靠別人求情保身。

再者說,女人對于男人,就如男人對于女人。

安然還時不時提醒他別有小動作,她更知道,雄性天生就是占有欲極強的動物,自己現在說什么都不合適,最好的做法就是協同自己的男人上去“撓”小旭,可自己又沒有多少戰斗力就不添亂。

遞武器挺好!

小旭剛剛站穩身體,就感受到迎面撲過來的茶水,滾燙滾燙,臉被燙紅了一片,剛把眼睛睜開,就聽到安然的話,讓他皮膚灼熱,心里拔涼拔涼,紅浪漫里那些陪酒姑娘,不管心里恨不恨,嘴上至少得甜甜的叫一聲:旭哥…

“唰…”

劉飛陽剛上前一步。

“姓劉的!”迪哥頓時低沉的叫出來,隨后也站起來,他知道如果再不開口,小旭就會頭破血流的出門“當著我的面,打我的人,是不是以為我在這一片是吃素的?”

“迪哥”安然瞪大眼睛,沒等劉飛陽回話率先開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知道當著你的面,不能動你的人,可他當著我男人的面,調戲他的女人,他這么做有錯?”

迪哥顯然沒想到自己說的話,竟然被她抓住來反駁自己。

聳了聳肩,像是故意沒聽見,歪著脖子對劉飛陽發問道“原本今天過來,只是打算交流交流感情,既然走到這一步,我也就把話說明了,劉飛陽,你敢動我的人,是不是以為干了兩天半餐館,有跟我對抗的資本?”

“沒有!”

劉飛陽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回道“但是,迪哥要一心拆我的臺,我也不是只是混吃等死的小人物,我做餐館走到今天,沒有多大利潤,卻也耗費我一番心血,像我的孩子,誰拿走都不行!”

“好好好…”迪哥惡狠狠的盯著他,氣的連連點頭“原以為你的能力加上我的實力,能讓餐館的生意更上一層臺階,既然你鐵了心想把這塊蛋糕獨自吃下,就別怪我不客氣,劉飛陽…我對你的容忍已經到了極限!”

小旭一直站著沒動,現在看劉飛陽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迪哥吸引,靜悄悄的把手伸到包里,包里有把匕首,他眼睛死死的盯著劉飛陽的后背,緩緩把匕首抽出來。

“嘭…”

他還沒等出手。

安然終于抓住弱處,一腳奔著小旭褲襠踢過去。

這一瞬間,小旭臉色憋成醬紫色,身體弓成蝦米,腳下一軟的跪到地上。

迪哥見他的模樣心里一驚,這得多疼?他沒想到這個小娘們兒居然也如此狠辣,同時還有更多的憤怒,他看到小旭偷偷拿出匕首,以為能見血,沒想到這么不中用,在這就是這小夫妻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里。

他們不是抱著好目的來,劉飛陽在委曲求全也沒用,做貿易的李龍李老爺子說得對:就得收拾,他也不怕得罪迪哥,挺起脖子道“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多的事就是,試探別人的底線,你告訴我,什么叫你的極限?”

“好,咱們走著瞧!”

迪哥咬牙留下一句,隨后轉頭奔門外走,他是老炮不假,可已經多少年沒跟別人動過手,他不會像小旭那么沖動,萬一打不過劉飛陽,傳出去可就丟了人,來日方長,反正劉飛陽也跑不掉,慢慢研究他。

小旭從地上爬起來,本想靜悄悄的走掉。

就聽劉飛陽突然開口問道“你喜歡誰?”

小旭聽到這話身體一緊,他還不想繼續吃虧,硬著頭皮裝作沒聽見,要往門口走。

“我在問你話!”

小旭頓時停住腳步,面部狠狠的抽搐兩下,深吸一口氣,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拔腿就跑,出了房門,又叫囂道“姓劉的,你給我等著!”

迪哥莫名其妙的來,又莫名其妙的走。

這讓劉飛陽和安然都想不明白,他們倆并沒回旁邊的屋子,而是坐在這屋,剛才的事一切看著輕松,本質上已經預示著暴風雨即將來襲,但剛才那種情況不可能繼續忍著,這是最起碼的底線問題。

“他早就注意到盒飯的利潤,今天只是過來試探的?可又為什么直接過來?”劉飛陽坐在炕上,自言自語的嘀咕。

安然站在他對面,其實這也是讓她想不明白的點,混跡了半輩子的迪哥不是小孩,如果相中盒飯這攤生意,最好的做法是背地里捅咕,最好制造出磨難,使自己不得不求助他,這時候他提出要入股也好,要參與也罷,才是最佳選擇。

突然過來,并且鬧到不可開交,這就讓自己有了防備,不明智,非常不明智。

“以前都是和顏悅色,今天過來就帶刺,為什么?如果只是看中盒飯的利潤,不應該轉變的這么快!”劉飛陽繼續嘀咕著,他在腦中一遍一遍的想著前因后果。

“能不能是有外因?”安然緩緩開口。

劉飛陽抬起頭,有這個可能,可這外因又是什么?難道是黑寡婦那個娘們兒不甘心,找他來惡心自己?不排除這種幾率,畢竟她在這方面影響力比較大,因為一個電話,她不能親自出手,讓這個小人物當替死鬼很有可能。

只不過,這個在黑寡婦眼中的替死鬼,對于現在的劉飛陽來說,也是巍峨大山般存在,尤其是迪哥的名聲不好,手段下作,無所不用其極,讓人防不勝防。

“想那么多沒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劉飛陽感慨一句,隨后站起來“他是小事,明天的飯菜是大事,我還得出去盯著,最好今天晚上讓他們把菜洗出來”

“我在家等你!”安然看著他微微一笑。

而剛剛開車出去的迪哥和小旭,已經走出村子。

迪哥瞥了眼小旭,開口道“等晚上你找幾個人,這么做…”“杰眾文學”


在搜索引擎輸入 下山虎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下山虎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下山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