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大帝姬

尾聲

更新時間:2018-05-10  作者:希行
胸腹之中在翻騰,身子顛簸的像在大海里坐船。

其實她沒有坐過船,也沒有見過大海,她這是第一次出皇宮。

不過父皇見過大海坐過大船,給她講述過那場面。

父皇雖然是皇帝但去過很多地方,做過很多事,父皇是天下最厲害的人。

攬著她的那雙手似乎因為顛簸勒緊了她的肚腹,她再也忍不住發出一聲干嘔。

“寶璋。”

聲音從頭頂落下,勒緊的雙手沒有松開,反而更加用力,似乎要將她身體里多余的東西都擠出來。

她抬起頭看著昏暗里的母后。

母后有著天下最漂亮的臉,配得上天下最厲害的父皇,但出身寒微的母后能成為母后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一張臉。

“我方才說的話,你都要一字不漏記住。”

“你以前經歷過的事也都要記住。”

“那些人那些事你都要記得清清楚楚。”

修長美麗的手按住她的肩頭,美麗的臉上有絕望但卻并沒有崩潰。

“寶璋,記住,從現在起你不再是個孩子了。”

“我們不去救你父皇,你父皇已經救不了。”

“我也必須死,我不死我們都沒有活路,你或許還有機會。”

“秦潭公沒有被抓,那邊也沒有亂,這一定是你父皇臨死前想出了辦法做了安排,給了你一個機會。”

“我來想想,一定有辦法的讓你活下去。”

“這個時候,大臣們不可靠,鄉紳望族權貴也不可靠,他們擁有的太多了,他們的太小了。”

她聽不懂母后的話,她也不知道怎么樣才能是不是個孩子。

但沒關系,她聽著記著,等她大了一定會明白的。

馬車急促的顛簸,前方光影若隱若現。

“娘娘,有個驛站,我們進城還是去驛站?”

“進城無用,去驛站或許有一線生機。”

火把閃耀,夜色昏昏,每個人的臉都忽隱忽現,有個男人沖過來,看不清他的臉,但能感受到他的激動和尊敬

在院子里的昏暗里還有婦人在戰戰兢兢的施禮,身邊依偎著兩個孩子,卑微怯怯。

這些場景這些人模糊又清晰,隨著身子的顛簸浮現散去,顛簸似乎永無止境,不過胸腹的嘔吐感散去了,勒著身子的雙手離開,有一件東西被塞進來。

“寶璋,這是玉璽,你拿著,你藏好了,誰都不要告訴,包括宋元。”

“我會假作把它吞了,這是最安全的最能迷惑人的辦法,而且將來你肯定用得著這個機會。”

面前的人蹲下來,母后的臉清晰,熟悉的美麗的笑容浮現。

“我和你父皇都不在了,我們沒有辦法教你了,你接下來要跟著秦潭公學。”

“寶璋,最能籠絡的是小人物,最能教你的是你的敵人。”

“寶璋,不管遇到什么,你都要不動聲色不系心懷,你要無牽無掛無恐無怖。”

無牽無掛,無恐無怖,便沒有人沒有事能奈何你。

她小小的手攥緊了玉璽。

腳下的顛簸消失,小手也變大了,眼前光影交織散去,青光蒙蒙。

她并不是坐在車上也不是站在火光燃燒的黃沙道城,她站在了黃沙道地宮的門口。

她低下頭,手里并沒有玉璽,玉璽已經交給季重了。

她抬起頭,大黑石門出現在眼前。

她來做什么?哦,讓那個薛青進地宮,好讓大家不懷疑薛青的身份,讓薛青繼續做假帝姬,或許今晚這個假帝姬就會死在秦潭公的手下。

一切都結束了,然后一切又新的開始。

她將刀在胳膊上劃過,血涌出來,她抬手擦著流出的血在黑黑石上摩挲,瑩瑩光亮下黑石恍若活了過來,貪婪的吸取著鮮血,血漸漸的在黑石上蔓延,像流動的河水,又像是密密麻麻的血管

這場面沒有讓她覺得恐怖,就感受不到疼痛,黑石門打開了,露出幽深的地宮,她負手在身后,施然走了進去。

她走在地宮里,看著前方的宮殿,時隔這么多年又將見到母后了,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心里也沒有一絲漣漪。

安靜的地宮里響起了嘈雜,她站在宮殿人俑后,看到了那個少年打扮的女孩子。

是她用血打開了黑石,黑石前后自然是貫通的。

她讓薛青順利的進來了。

雖然不知道過程是否完美,不完美也無妨,只要進來了,一切都能解釋,只是薛青進來后為什么做奇怪的事?那些鎖鏈比拿玉璽還重要嗎?

當然,薛青拿不到的,不僅僅是這里沒有玉璽。

她收回視線走進宮殿,看著高大冰冷的石棺,皇家的棺槨不是誰都能打開的。

她抬手按在了棺槨的一角上,平整的整塊石的棺槨突然凹下去了一塊,隨著按壓巨大的石棺慢慢的移開了

母后。

她攀爬其上俯首看去

刺目。

她抬起手按住了眼。

再睜開有日光在遠處的云霧上跳躍閃爍,耳邊有風聲有鳥鳴還有不知名的動物走過的沙沙聲。

蒼山谷底里的又一天到來了。

她穿著的衣衫已經破爛,但身上的肌膚完好如初,連一塊擦碰都沒有。

她看向身下的枯草,枯草上滾著一顆不知名的野果,晨光下紅彤彤的可愛,她伸手拿起站起身來走出了枯枝搭建的窩棚。

窩棚外還有一個窩棚,其下的枯草上躺著季重。

季重焦黑的身上血已經干枯,但皮肉還在腐爛,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聽到腳步聲,季重睜開眼道:“小姐。”

神情與聲音一如先前木然。

“你的傷還是沒有好轉。”她說道,亦是平靜,“你要死了。”

季重嗯了聲:“我馬上就要死了。”

她低頭看著手里握著的野果,再看向季重:“既然你要死了,那這個果子孤就不給你吃了,孤需要力氣。”

季重應聲是,道:“小姐,屬下有罪,沒有救護好小姐。”

她搖搖頭:“季重,你死了,但孤還活著,所以你沒有罪,你做得很好。”

季重一向木然的臉上浮現笑容,道:“多謝小姐,屬下無能不能再保護您了。”

她點點頭:“沒關系,孤會活著的。”

季重應聲是:“屬下告退了。”

說完這句話,他閉上了眼,干脆利索的停下了最后一絲呼吸。

山谷里變得更加安靜。

她站在窩棚前沒有看死在腳下的男人,而是看向前方。

咯吱一聲,果子在口中咬下,慢慢的咀嚼,人也邁步向前走去。

四周崖壁陡峭不可攀爬,山崖入云不可測高遠,日光也無法觸及谷底,這里與世隔絕,這里四季混雜,這里沒有盡頭和出口。

腳下草木蔓延,蛇蟲飛快的爬過,遠處更有獸鳴鳥叫。

她都視若無睹,神情平靜,在從未有人出現過的山谷里慢慢的行走著。

是的,她沒有死,說明她不該死,老天容她,她一定能活著。

只是。

她停下腳,平靜的面容上閃過一絲悵然。

母后,你說的沒錯,最能籠絡的是小人物,最能讓你學到本事的是敵人。

只是,有一個小人物忽略了,而那個小人物不想死,不想做替身,所以全盤皆輸。

她看著前方遙遠的日光。

原來她真正的敵人不是秦潭公,而是那個小人物。

那個小人物說,誰能干掉誰,誰就是世間的道理。

她神情恢復平靜,紅彤彤的野果再次遞到嘴邊咬下去,伴著咀嚼聲再次行走向前。

那么,她沒有死,所以,她還是世間的道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大帝姬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大帝姬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大帝姬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