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重生軍工子弟

648 尼瑪,非洲PLA裝甲部隊跑反了方向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葫蘆村人
月色下的非洲草原,在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東南西北看上去都差不多。

老方作為車長,透過前車小窗口越看越不對勁。干脆打開車頂蓋,探出腦袋,雙手端著一架帶夜視功能的軍用高倍望遠鏡,來回不住打量觀察周邊地形。

對于坦克強光車燈照耀下凌亂的坦克履帶痕跡,越看越覺得有問題。

“方哥,難道有發現?”謝凱停下車,問著老方。

“如果是咱們的坦克部隊,在急行軍的情況下,履帶痕跡不會偏離太多。你沒有發現,這地面上的坦克履帶碾壓的痕跡太多了嗎?”老方問謝凱。

“不是還有坦桑尼亞的裝甲部隊?”國內坦克兵,可以讓幾十輛坦克在行軍時候只碾壓出兩條履帶的痕跡。

駕駛員的技術,謝凱是見過的。

地面上的痕跡,寬達數十米,好像數輛坦克并排碾壓。

“謝凱,你小子絕對走錯路了!基戈馬在正北方向,按照之前的計劃,咱們在前面將會沿著坦葛尼喀湖旁邊的公路直接北上。咱們這是往南邊在走。”

出來時太匆忙,59坦克車里的四人本來就是借口開著坦克玩兒,誰都沒帶地圖。

加上夜晚,對周圍的環境也看不到。

這里是南半球,靠著看天上星星什么的,都不可靠。

根本無法確定現在處于什么位置。

“特么的,要是有gps多好!”謝凱有些懷念重生前的日子。

只要有手機信號的地方,永遠不可能出現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情況。

老方指著手中的指南針,給謝凱看。

真的偏離了預定的行軍路線。

“我是按照地上的履帶痕跡跟的,咱們人生地不熟……”謝凱有些尷尬。

謝凱將車熄火,從炮塔里鉆出來,剛出來就聽到前方隱隱傳來坦克發動機轟鳴聲。

“追上去,瞧瞧情況。萬一路線就是這樣呢?”在這地方,一輛坦克,即使加滿油,也不敢瞎搞。

從卡桑加到基戈馬,直線距離超過四百公里。

59坦克公路最大行程也就只有公里,補給是在中間固定的地方,一旦跑偏了,加油都找不到地方。

“東哥,利用車載電臺,跟前面的聯系不就知道了?”桃姐提議著。

“追上去看看再說。”

坦克發動機再次轟鳴起來,很快,就看到前面的草原上大片亮光。

明亮的坦克車燈照耀下,數量不少的坦克跟裝甲車,根本沒有任何隊形再向著前面咆哮著沖去。

“馮源難道就不管?”謝凱有些詫異。

發動機聲音太大,說話都得靠吼。

即使是夜晚,車里溫度也不低。

“管得了?本來就沒有磨合,這顯然是坦桑尼亞的裝甲部隊!”老方說道,“伊拉克人的水平要是這樣,波斯人早就干死他們了。這樣混亂的行軍,埋下一堆反坦克地雷,全部得報廢。”

謝凱駕駛著坦克沖到了最前面。

帶頭的居然是幾輛指揮坦克。

通過車載電臺聯系,讓對方所有坦克停下。

知道了情況后,謝凱頓時就有了罵人的沖動。

“坦克部隊指揮官不是馮源?裝甲車隊伍難道不是趙崢?”謝凱一臉怒氣地問著前面的幾名黑人軍官。

還好,這些軍官都認識他。

“謝,我們的指揮官本來就是他們啊!”坦桑尼亞坦克營營長艾格魯少校茫然地點頭。

裝甲營營長貝約馬也點頭,“我們歸趙崢中校指揮。”

“他們在哪里?”謝凱問道。

兩人四周大量,顯然,還沒意識到,他們帶著自己的隊伍,已經偏離了預定的行軍路線。

楊桃在一邊笑得花枝亂顫,陳宇臉上也滿是笑容。

老方則是在一邊唉聲嘆氣。

謝凱卻沒有他們那樣輕松。

布約亞的坦克跟裝甲車,性能本來就比傭兵團手中的二手59要好不少,數量雙方相當,可這些非洲pla們在出發沒有多久就跑偏了!

“能聯系上嗎?”

在距離謝凱等人這邊上百里公里的一條土路上,二十多輛59坦克跟二十多輛63式裝甲車組成的裝甲部隊,排成一排,前后兩車的間距不超過二十米,正在整齊地前行著。

作為隊伍指揮官的馮源,從營地出發,往前面走了三十多公里才發現,龐大的坦克隊伍,就剩下他們這點。

坦桑尼亞提供的裝甲兵,都特么的掉隊了!

“營長,根本聯系不上,已經超出了最大通信范圍。”通訊兵苦惱地說道。

一直都在聯系,電臺根本沒有任何應答。

59坦克電臺為a220型調頻電臺,兆赫,最大通信距離16公里。

只有少量幾輛指揮坦克搭載有可以跟指揮部聯系的大功率的無線電臺。

這些都在馮源的隊伍中,坦桑尼亞坦克兵不靠譜,到時候由他們尖刀部隊坦克來指揮作戰,發揮的效果會大很多。

“老馮,你們聯系上了嗎?”趙崢滿臉苦澀。

“聯系上個屁,現在咋搞?咱們預計的12小時到達基戈馬,空中轟炸后,咱們就得推進!”馮源的聲音,完全是從牙縫里面擠出來的。

“向總部匯報吧。咱們是繼續行軍,還是先停下來等他們。”趙崢無奈。“前期他們不到,問題倒不大,后面得讓他們來吸引火力。”

約布亞手中有上百輛坦克,壓力本來就大。

現在由他們這支隊伍二十二輛59坦克,二十二輛裝甲車跟裝甲車上面攜帶的步兵,跟超過兩百輛的美制坦克,法制坦克,法制裝甲車抗衡?

那是開玩笑。

二戰時期,德國虎式坦克那樣強大,先進,最終卻被蘇聯落后的t34采取狼群戰術給干掉了。

“什么?這特么的在開玩笑?”廖東接到消息,滿臉不相信,“他們可是坦桑尼亞的精銳!”

科瓦魯比不解地詢問廖東發生了什么事兒。

當他知道了,也是一臉尷尬,“那個,這種情況,在我們部隊,屬于正常情況,你們的人跑得太快了……”

“怪我們的人跑得太快?”廖東瞪大了眼睛,“那樣龐大的一支裝甲部隊,他們能在行軍途中跟丟?簡直……簡直……”

廖東氣得渾身顫抖。

易卜拉欣在一邊,不斷地搖頭。

坦桑尼亞裝甲部隊,太垃圾了!

“指揮官可是在中國留學過!”科瓦魯比不滿地說道。

顯然,他是指責中國的老師沒有教好。

廖東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馬上跟艾格魯以及貝約馬聯系,詢問他們的位置!”廖東不想跟科瓦魯比爭論什么。

“頭兒,馮源跟趙崢兩人詢問是繼續前行還是等著……”通訊兵問道。

“命令他們必須在預定時間到達指定位置。空軍需要他們的保護!”廖東冷冷地說道。

得到命令,馮源跟趙崢兩人帶著他們跟伊拉克人組成的裝甲部隊繼續前行。

“前面是卡蘭博河?”謝凱在知道了他們所在的地方后,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方向走反了!

卡蘭博河,是坦桑尼亞跟贊比亞的邊境!

“尼瑪……”老方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艾格魯跟貝約馬兩人并沒覺得有太大的問題,“謝,不用擔心,我們直接調頭就行了,就當訓練了。”

“馬上調頭!”謝凱說完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那輛59坦克上面,快速調頭。

艾格魯跟貝約馬兩人,也只能上了車,下達命令,讓所有的坦克跟裝甲車跟上。

方向跑反,問題并不是太大。

“他們原定計劃,12小時得到達。咱們這得多跑一百多公里……”老方沒有理會后面的坦克跟裝甲車是否跟上來。

之前他們就是為了抄近路,沒有沿著公路往東,直接在草原上跟著履帶痕跡走……

“12個小時有點懸了,這59的公路最大速度也就50公里……”謝凱哭喪著臉,“方哥,要不,咱們換著開?這玩意兒可比開車吃力多了。”

“換吧,至少,可以跟快到達基戈馬。”

謝凱跟老方兩人輪換著開,沿著公路,速度可以能跑起來,但是太耗費體力。

甚至楊桃都開了好一陣。

陳宇不會開坦克,在里面坐得腰酸背痛。

“出問題了?”蘭德瑟在第二天早上看到馮源他們的坦克跟裝甲車到了,數量卻少了太多。

兩人把情況說了一番,蘭德瑟眼珠子都幾乎掉了下來。

“上面命令,上午十點開始轟炸。”蘭德瑟對兩人說道,“你們的地面部隊,等到他們到齊了再做打算。”

兩人能說什么?

“計劃你制定了就行。”科瓦魯比現在根本就不好意思跟廖東等人一起商量作戰計劃。“不過我覺得,最好是等我們的人到了……”

“你們的人,現在才在基西,距離基戈馬還有400多公里的路程!難道等著他們到了,再繼續?”兔子粗暴地打斷了科瓦魯比的話。“戰場形勢,瞬息萬變!等到你們的人到,別人說不定就制定了專門的作戰計劃。”

“將軍,我們的空中部隊,昨天晚上轉場到基戈馬機場,消息很容易就會泄露出去。”廖東說道。

之前他們根本就沒考慮謝凱會讓先把卡比拉采購的飛機用于這場評判戰爭。

空軍是晚上轉場的,本來就具有隱蔽性。

非洲的戰爭,利用這些先進裝備的并不是太多。

一旦讓約布亞得到消息,或者讓cia安排的雇傭兵得到消息,調集一批防空導彈,這些飛行速度緩慢的老式戰機,就成了空中靶子。

“廖,你是雇傭兵負責人,這次的任務,你是指揮官……”易卜拉欣的話表明了他同意廖東更改的作戰方案。

“我是認為,裝甲部隊全部到達,我們才會更容易獲得勝利,損失更小。”科瓦魯比厚著臉皮說道。

坦桑尼亞的部隊參戰,那可都是有錢錢的。

還沒到達戰場就結束了戰爭,他們怎么好意思要錢?

“不能等了。”廖東搖頭。

隨后就下達了命令,命令空中部隊展開對卡貢加方向的布隆迪阻擊陣地進行轟炸。

基戈馬機場,只是一個簡易的野戰機場。

對于殲6跟強5這些對跑道并不挑起的戰機來說,已經足夠。

“所有人準備,分三個攻擊波次,每次5架殲6護航,4架強5執行對地攻擊,進行不間斷轟炸!”蘭德瑟得到命令后,就召集手下飛行員,公布作戰任務,劃分轟炸目標等。

作戰目標在轉場前大家就已經了解。

現在沒有誰有異議。

基戈馬到邊境的直線距離只有50公里,對于強5跟殲6這兩種噴氣式戰機來說,也就一腳油門,幾分鐘的時間就到了。

誰都沒有想到,他們膽子會這樣大,把空軍前沿機場布置在這個位置。

無論是約布亞,還是cia的雇傭兵,都沒有那么膽子敢直接派部隊進入坦桑尼亞。

“注意地面防空火力,我不希望有任何一架戰機被這些戰斗力低下的部隊擊落!”蘭德瑟在臨出發前,對著第一個攻擊波次的飛行員們說道。

很快,基戈馬平時難得用到的機場跑道上,就響起了發動機的轟鳴,一架架戰機躍入空中,在機場前方編組,向著北邊的邊境飛去……

布隆迪首都布瓊布拉。

在得知河蟹傭兵團昨天晚上就已經出動了,剛當上總統沒幾天的約布亞一夜沒睡。

第二天一大早,就召見了阿南達少校。

“總統閣下,放心吧,他們來多少,就會留下多少!”阿南達自信地說道,“他們根本不會想到,我們的作戰計劃是怎么的。”

“要是坦桑尼亞派出空軍支援……”

“坦桑尼亞政府沒有這么大的膽子。那些雇傭兵,除非有大量對地攻擊機!”阿南達少校說道。

雇傭兵沒有空軍。

連直升機,都沒有。

“總統閣下,卡貢加沿線,正在遭到來自空中的轟炸,邊境地區的陣地,已經被徹底摧毀……”一名上校急沖沖地進來,也不顧阿南達在場。

“不可能!他們哪來的戰機?難道坦桑尼亞參與進來了?”約布亞一臉不相信。

扭頭向著阿南達看去。

阿南達也是一臉懵逼,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軍工子弟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重生軍工子弟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重生軍工子弟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