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交鋒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協議

更新時間:2018-01-10  作者:可大可小
沈云浩原來是鐵道破壞隊的隊長,他的破壞隊,連火車都能炸掉,遑論朱慕云的這支小小的車隊了。而且,朱慕云每天線路基本是固定的,只要找一個地段,預先埋好炸藥,剩下的事情,就是守株待兔。

“不錯,朱慕云每天的路線都是固定的,只要在他的必經之路埋上炸彈,到時候一按引爆器,他就升天了。”陳則民得意的說。

“你把朱慕云的路線全部標出來。”羅澤謙眼睛一亮,這確實是個辦法。以古星站目前的條件,這是最可行的辦法。

選擇埋炸藥地點的最佳人選,非沈云浩莫屬。暗殺朱慕云的消息,羅澤謙并沒有告訴他。羅澤謙只是讓沈云浩選一個地點,可以埋炸藥,對方可能有三輛車。

“如果從線路上選擇的話,當然是最偏僻的地方了。太古街與古江路交叉的地方,比較理想。”沈云浩看了看地圖,很快就找到了最合適的地方。

“古江路都沒什么人,為何不選在那里呢?”陳則民問,要論偏僻的話,古江路比這個交叉口更偏僻。

“拐彎的地方,車子速度會降下來,而古江路一馬平川,車子的速度會比較快。如果爆炸沒掌握好,很容易炸空。”沈云浩說,目標移動的速度真快,難度就越高。

汽車雖然比火車要小得多,但也更加靈活。這不像火車,會在鐵軌上運行,不管速度再快,只要在火車車身經過時,引爆炸藥就可以了。

“那行,今天晚上可以準備好嗎?”羅澤謙問,就算朱慕云準備得再充分,也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動手。

“只要器材和人手到位,當然可以準備好。”沈云浩說。

“那行,馬上去準備,明天我要聽到爆炸聲。”羅澤謙說,在淪陷區作戰,哪怕是扔一個手榴彈,就算沒炸死人,只要手榴彈響了,就是勝利。

沈云浩和羅澤謙,都只是在地圖上看了位置。如果僅從地圖上看,太古街與古江路的路口,確實是比較理想的地方。可是,當沈云浩帶著人趕到現場時,發現情況并非想像中的理想。

炸藥確實好埋,但是,周圍沒人,而且周圍沒有民居,不利于隱蔽。這個時候的天氣,已經是寒風嗖嗖,讓起爆的人在周圍埋伏,恐怕車子沒等來,人就被凍僵了。

“行動處的兄弟辛苦了,起爆之事,就交給郊外組吧。”羅澤謙知道沈云浩不想執行這個任務,而且,他事先也沒打算讓沈云浩執行這個任務。

鄧湘濤之前看重的人,羅澤謙都不想再用。他總覺得,自己在古星的一舉一動,都有人向鄧湘濤匯報。干得好的工作,鄧湘濤沒看在眼里。可如果哪里出了差錯,馬上會在戴老板面前告一狀。

“多謝局座體恤。”沈云浩沒想到,竟然不用自己動手,他馬上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雖然有種為他人作嫁衣的感覺,可他對此并在不意。羅澤謙剛上任時,他就覺得羅澤謙對他不信任,鄧陽春把一切都辦好,還給他接風,結果人不來不說,還把他們訓斥了一頓。只是,羅澤謙是站長,交待的任務只能執行。

“此次行動,交給郊外組,沒有問題吧?”羅澤謙等沈云浩走后,對陳則民說。

“沒有問題,保證完成任務。”陳則民大喜過望,這是羅澤謙特意給自己送功勞啊。

“雖然只是按一下起爆器的事,但也要想好如何撤退。除掉朱慕云的同時,自己的兄弟也不能有危險。”羅澤謙叮囑著說。

“請站長放心,我們的人也受過爆破訓練,這方面不比行動處的人差。”陳則民自信的說,不就是按個起爆器么,只要受過一點訓練的人,都可以做到。況且,他安排的人,訓練有素,受過專業訓練。

朱慕云早上醒來的第一件,不是洗漱,而是看李邦藩的車子來了沒有。他住在政保局,早上匯報方便多了。只要李邦藩來了,馬上就可以過去,還能給李邦藩準備早餐。

看到李邦藩的車子開進來,朱慕云就去了食堂,讓郭傳儒準備早餐。可是,當他端著早餐去李邦藩辦公室時,卻被尹有海攔了下來。

“朱處長,局座在有事,特意吩咐了,讓你稍等片刻。”尹有海不卑不亢的說。作為辦公室主任,他其實也是李邦藩的秘書,必須習慣李邦藩的工作方式。李邦藩喜歡提前來單位,他也得提前到。

“我等著沒關系,但早餐涼了就得重做了。”朱慕云無奈的說,他心里很是奇怪,什么事情讓李邦藩這么早就處理?

“局座的事情要緊,重做就重做嘛。”尹有海說,李邦藩剛到辦公室的時候,他就第一個進去了。李邦藩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后就告訴他,可以出來了,任何人不要進去打擾。

雖然李邦藩沒有特別叮囑,不能讓朱慕云進去。可尹有海察言觀色的本事,也是很厲害的。他之所以對朱慕云這樣說,也是不想讓朱慕云有什么想法。

“是不是來了日本人?”朱慕云將早餐放下后,隨口問。

“沒有,局座在接電話。”尹有海說,李邦藩對朱慕云很是信任,作為辦公室主任,他非常清楚這一點。因此,很多事情,他對朱慕云并不隱瞞。

等了近十分鐘,李邦藩才吩咐尹有海,可以進去了。朱慕云馬上端著那份早餐,跟著他一起進去。一進辦公室,朱慕云就暗暗瞥了李邦藩一眼。他的臉色如常,從表面很難看出有何異常。

尹有海只是與李邦藩確認今天的行程安排,李邦藩每天的主要任務,是參與市政府、省政府的一些保密會議。

等尹有海走后,朱慕云馬上把早餐端了過去,今天是一碗面條,上面蓋了個荷包蛋,外加一杯牛奶。雞蛋和牛奶,在古星絕對是奢侈品。要不是朱慕云,恐怕政保局也未必能吃到這些東西。

“你今天是怎么安排的?”李邦藩一邊吃著面條,一邊隨口問。

“我還能有什么安排,上午還是去趟憲兵分隊,下午在碼頭待著唄。”朱慕云詫異的說。

“上午你的行程不變,下午回局里待著。”李邦藩緩緩的說,剛剛他收到密報,古星站已經在太古街與古江路埋下炸藥,只要朱慕云車子經過,就會引爆,讓朱慕云車毀人亡,死無葬身之地。

“局里要開會?”朱慕云問,自己吃過中飯,喜歡在碼頭睡一覺。另外,二處和經濟檢查班的事情,也會在碼頭處理。特別是與古星一些商人的交易,都是在碼頭進行。如果待在政保局,自己的損失大得很呢。

“讓你待在局里就待在局里嘛。”李邦藩不滿的事,為了保護情報來源,他不好跟朱慕云說明真相。

“是。”朱慕云暗暗驚訝,一定是有特別的事發生了,否則李邦藩絕對不會讓留在局里。

是碼頭出事了?還是二處?李邦藩讓自己留在政保局,是變相的軟禁,還是發現了什么?雖然只是一剎那,可朱慕云已經想了很多。作為一名潛伏者,敵人的任何異常表現,都會令他高度緊張。

李邦藩看到朱慕云的樣子,心里一軟。此事關系朱慕云的生命,是不是應該告訴他?正當他猶豫的時候,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李邦藩一聽,神色立刻變得嚴肅起來,馬上就說:“你馬上過來。”

“局座,出什么事了?”朱慕云問,看樣子真的發生了特別的事情。

“第六師出事了,等孫明華過來再說吧。”李邦藩沒有心思再吃面,將筷子一扔,給自己點了根煙。

朱慕云連忙給李邦藩點上了火,又把東西收拾好。剛停當,孫明華就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看到朱慕云在,他只是微微頜首,就對李邦藩說:“剛剛收到消息,汪清海竟然私下與新四軍簽訂停戰協議。”

汪清海不管以什么身份,都沒資格與新四軍停戰。當然,如果他跟原來的一一八團一樣,準備向新四軍投降,那又另當別論。

“什么?第六師真的頂不住新四軍一個旅的進攻?”朱慕云驚訝的說,這件事他還沒收到消息。或許,昨天晚上,獵手情報小組就會有消息傳來。

“這不是頂不頂得住的問題,而是汪清海的態度問題。”李邦藩冷冷的說。

“消息可靠么?”朱慕云詫異的問,汪清海絕對不可投降,這是一個死硬的頑固派。

“我們從各方面都收到了情報,甚至信中的內容也泄露了。”孫明華說,他也很想相信汪清海,但種種跡象表明,汪清海為了保存實力,可能會跟新四軍達成某種交易。

“此事我必須馬上向憲兵隊匯報,孫明華,你跟我一起去。”李邦藩說,朱慕云的事情,他再沒有心思多說。

“是。”孫明華說,此次,他能拿到這么重要的情報,也算對得起李邦藩對他的重視了。

但朱慕云卻更覺得奇怪,孫明華從各方面都收到了情報,這是哪些方面?孫明華對新四軍的情報,除了施興民外,好像就沒有其他渠道了嗎,難道說,孫明華又開辟了新的情報來源?


在搜索引擎輸入 交鋒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交鋒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交鋒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