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漢鄉

第一三七章無兄弟,不遠征 (11)

更新時間:2018-06-07  作者:孑與2
第一三七章無兄弟,不遠征

阿嬌聞言大笑,指著帶來的木桶糖霜道:“這才是聽話的,不出去就好好地在葡萄宮釀酒。

些許雜毛,我出面就是。

一些不知所謂的人,真以為我大漢朝的官員就是那么好做的?只要隨便博一點名聲,寫幾篇酸文,就真的能成一個合格的官員?

陛下給的俸祿只養那些能辦事,會辦事的人,如果自持名聲,就能管理天下百姓,那就錯了。

從今年起,大漢官員將開始下放,他們不僅僅是要管理都市,郡縣,更要深入到鄉里。

多年以來,陛下的政令只能下到郡縣,鄉里卻被豪強把握。陛下輕徭薄賦的安撫百姓,好處卻全部被胥吏給侵吞了,真是豈有此理!

黃氏就是依靠地方豪強最終權傾蜀中,如此毒瘤,今后將見一個鏟除一個,絕不容情!”

阿嬌用雪白的手以及紅紅的長指甲在脖頸上做了一個美妙的殺頭動作,讓云瑯不寒而栗。

劉徹這是要深化統治啊……

大漢朝的統治對于后世嚴密的統治來說,堪稱放任自流的典范。

云瑯總是想起后世街道大媽對他無微不至的關懷……

真正說起來,大漢的亭長,里長才是百姓真正能見到的官員,至于縣令一級的人物,對于大漢百姓來說,已經是云端上的存在。

一個可以執行有效統治的官員體系是國家健康發展的一種表現。

當然,如果政治清明,這對百姓來說是福氣,如果很不幸的遇到政治黑暗時期,這就是災禍的開始。

有云瑯在的地方,基本上就不缺少美食。

葡萄宮里的斑鳩,野雞,野兔多的數不勝數,而趙破奴又是一個能用石頭打獵的高手。

在阿嬌明顯沒有馬上離開葡萄宮打算的前提下,烤斑鳩,烤野兔,再加上燉雞,就自然而然的出現了。

阿嬌來了,摘葡萄這種活自然就不用云瑯霍去病他們干了,只有李敢不愿意來野餐,執著的要為陛下找到最好的葡萄來釀酒。

辣酒隨葷,黃酒隨韻,至于葡萄酒那就要配心情了。

阿嬌很喜歡云瑯釀造的葡萄酒,里面有一絲絲的甜味,雖說這是葡萄酒沒有發酵完全以及云瑯放糖太多的表現。

她不是很喜歡烤的金黃的斑鳩,對于燉雞卻表現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熱情。

吃過飯之后,阿嬌還非常有興致的參與了捏碎葡萄釀酒這一繁瑣的過程。

直到傍晚,心滿意足的阿嬌才乘車離去。

當偌大的葡萄宮只剩下這六人的時候,所有人都很聰明的忘記了上一批葡萄酒釀造的過程。

而李敢,則養成了一天洗三次腳的習慣。

“阿嬌貴人今天很反常!”霍去病雙手放在腦后躺在床榻上瞅著窗外的明月道。

“這說明我們的重要性又提高了,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對阿嬌貴人來說,這些年最大的功績不是賺了多少錢,而是參與了我們兄弟成長的過程。

現在,就要到收割果實的時候了,她那么聰慧,怎么可能會放棄這種示好的機會。“

云瑯依舊有些不開心,他覺得事情總是脫離他的掌控,很難沿著他選擇的方向前進,這讓他非常的具有挫折感。

曹襄冷笑道:“阿嬌貴人來葡萄宮,更像是受了我舅舅的派遣。

我舅舅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抽你一巴掌,然后再給你一個笑臉,我從小到大就是被他這么教訓過來的,對于這一點,我太清楚了。”

李敢猶豫了良久才小聲道:“我覺得這是好事情,畢竟,我們兄弟的功勞沒有一點虛假,沒有一份戰功是依靠花頭得來的,陛下愛我們也是情理之中。

我們是臣子,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不能想的太多,想多了是壞事!”

這種事情趙破奴,謝寧從來都不參與,只是在聽,他們說的這些事情對他們兩人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

“我更喜歡陛下對我直來直去,他下令,我執行就好了,我霍去病此生沒有位極人臣的打算,只想把匈奴殺的干干凈凈,然后就在驪山里狩獵,或者在家里種田,朝堂上的事情,我沒有任何興趣。”

曹襄白了霍去病一眼道:“那是啊,你只要發表一次意見,我們兄弟就會倒霉一次。

我記得你上一次發表意見的時候還是要大伙都去白登山,結果,我現在想起那段經歷都會尿褲子。

還有,受降城那一次,再就是突襲鏡鐵山,然后就是大河谷之戰,跟著你,很容易撈功勞,可是,我覺得死的也快啊。

去病啊,咱們兄弟現在屁股后面都跟著一大群人討生活呢,要懂得保重自己了。

我舅舅開始對某一個人好的時候,就是要托付重任給你的時刻,我舅舅給的重任,從來就沒有一件是輕的,那一件事情不是需要把腦袋栓褲腰帶上才能完成。

說實話嗎,阿嬌貴人今天如此親民,我心里是害怕的,恨不得一輩子都不要離開葡萄宮。”

“你今天還說要離開這個狗屎一樣的地方。”

“阿敢,相信我,如果你要是向我一樣了解我舅舅,你就會發現跟遵從我舅舅的計劃比起來,葡萄宮荒涼,無聊的日子就像是在天國。”

霍去病翻身坐起,蹲在窗前繼續看著明月道:“我寧愿戰死,也不愿意茍活一生。

老天讓我降生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要我去殺掉賊奴,如果此生不能殺光賊奴,活著很沒有意思。

明天,我就給陛下上請戰書,請他無論如何都要考慮將我派到最危險的地方,哪里才是能讓我心情舒暢的地方。”

云瑯微微嘆息一聲,少年的時候,每個人的夢想都是差不多的,到了青年這個開始完成夢想的階段,差異就會自然顯現。

霍去病是一個極度執著的人,他少年時就立志干掉匈奴,這些年下來,他矢志不移的向自己沒有匈奴人的夢想前進。

曹襄,這時候已經變成一個成熟的政客了,少年時的夢想對他而言是可笑的。

想到這里,云瑯就忍不住要審視一下自己,結果,他發現,自己更像是曹襄,而不是霍去病。

“我們三個沒有別的本事,想要的東西都需要我們騎著馬去爭奪。

去病,你明日上奏折的時候,記著讓我們三個也署名。”

趙破奴看起來粗野,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冷靜地人,他一開口就殺死了這場看似有意義的討論。

霍去病看著云瑯跟曹襄道:“沒有你們在后方,我無法心無旁騖的去戰斗。

沒有你們在后方,我不敢肆無忌憚的戰死,就因為我知道后面有我的兩個兄弟在。

我才不用擔心我的糧草,我的物資,我的戰馬,甚至我麾下的將士。

阿瑯,阿襄,還是那句老話,我們去戰斗,你們看家,順便給我們料理一下后路。

當年太祖高皇帝奪得天下之后,敘論戰功的時候,排在第一位的并非韓信,也不是張子房,而是留在漢中的蕭何。

我知道這些年我們所有人的變化都很大,可是,我騎都尉之所以讓人高看一眼的根本原因,那就是我們有第一等的將士,第一等的武器,第一等的糧秣供應。

當我們騎都尉在冰天雪地戰斗的時候,我們不用擔心自己會被凍傷,因為我們有裘衣,有手套,口罩,背囊里有酒,有肉干,有炒好的炒面。

我霍去病不是一個魯莽的人,更不會帶著一群兄弟去送死,我想要追求勝利。

我知道阿嬌貴人今天來的含義了,陛下就要派人遠征河西了,陛下想要徹底完全的干掉西匈奴,斬斷匈奴的一條臂膀,這是大事,一旦功成,西部將再無戰事。

阿瑯,阿襄,不要以為是我在貪功冒進,我這樣做是有足夠的底氣的。

那就是因為我有兩個可以托付性命的兄弟,如果無兄弟,我不會遠征!”


在搜索引擎輸入 漢鄉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漢鄉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漢鄉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