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漢鄉

第一三五無兄弟,不遠征(9)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孑與2
第一三五無兄弟,不遠征(9)

當事件所有的線索都指向劉徹的時候……事情就變得更加黑暗了。

也就走到了盡頭。

眾人的話說到這里,覺得沒有必要再說下去了,皇帝設計的陰謀不叫陰謀,叫政治手段。

明知道是他搞出來的事情,眾人不論愿意不愿意,都只能閉嘴。

畢竟,這是劉徹的天下。

云瑯是不信什么君臣父子這一套的,他只相信實力,只可惜,在大漢,劉徹就是力量。

不敢找劉徹的麻煩,但是,搞清楚劉徹為什么要這么做很重要。

每日天黑之后,兄弟幾個躺在床鋪上的時候就會低聲討論事情的根由。

有無數種可能性,卻沒有一種是絕對的,尤其是缺少后續事件證明的情況下,兄弟幾人只能一頭霧水的活著。

被人關在葡萄宮里,跟外邊的完全斷絕了聯系,每日前來送飯的小吏,還是一個啞巴。

不管他是不是啞巴,總之這家伙自從出現就沒有說過一句話,被曹襄毆打的快要死了,也一聲不吭,只知道流淚。

于是,曹襄只好該用利益誘惑,云瑯腰上掛著的香木牌子來自于嶺南,戴上這東西之后蚊蠅不侵。

被曹襄拿給小吏了,小吏拿了,依舊一句話不說。

霍去病金冠上的珠子,足足有鴿子蛋大小,只要拿出去賣掉,一般的富戶也會樂瘋。

也被寂寞瘋了的曹襄給了小吏,結果小吏渾身顫抖著接過珠子,依舊一言不發,還飛快的跑了。

倒是云瑯要求的木桶,這個小吏送來十幾個。

曹襄眼看著云瑯脫掉鞋子跳進裝了葡萄的木桶里把葡萄踩得稀爛,而且在這之前還沒有洗腳。

當他聽說云瑯是在釀造葡萄酒,他就發誓,不管云瑯釀造出來的葡萄酒如何的美味,他也絕對不會碰一下。

云瑯自然是不理睬的,繼續我行我素,李敢覺得自己腳上的味道夠勁,也歡喜的參與了踩葡萄這個過程。

葡萄全部踩碎之后,云瑯就蓋上了木頭蓋子,第二天的時候往里面添加了很多的糖,用力攪拌之后,又蓋上蓋子,然后就不管那十幾個大木桶了。

也就是到了云瑯放糖的環節,曹襄,霍去病,李敢眾人才發現云瑯不是在胡鬧,他是真的在釀酒。

糖霜這東西只有云氏有少量出產,長安其余人家想要吃點甜食,除過蜂糖就是麥芽糖。

只有阿嬌看不起云氏的甜菜榨汁制作出來的糖,她有大量的蔗糖可用,從來都沒有見她有用完的時候。

“這就釀好了葡萄酒?”

曹襄都云瑯放在陰涼處的木桶非常的感興趣。

云瑯點頭道:“就這么簡單!”

“你確定阿敢的腳踩過的葡萄釀成的酒不會把人毒死?”

“不會,說不定酒香會更醇正。”

“你會喝?我記得你連阿敢的腳臭都受不了。”

“不會!”

“那你給誰喝?”

“你說呢?”

“不!我不敢!”

曹襄像是屁股上中了一箭,跳起來就沿著葡萄架跑的沒影了。

云瑯沖著這家伙逃跑的方向啐了一口道:“膽小鬼!”

如果可能,云瑯真的很想毒死劉徹。

這人心眼小的令人發指!

任何忤逆他的人都將受到他無情的報復,而且,無一例外。

云瑯非常的確定,劉徹之所以弄出這一手,就是要讓所有人明白一件事,不論底下的人如何跳彈,最終都會發現,不過是在他編織的游戲里生活。

只要他愿意,可以隨時決定任何一個人的命運。

整件事情中沒有什么陰謀,完全沒有,就是劉徹玩的一場游戲。

他早就想要干掉蜀中黃氏了,自從云瑯說燒掉劍閣七百里,蜀中別是一洞天之后,他就想干掉黃氏了。

那兩句話別人都以為是云瑯陷害黃氏的話,劉徹卻自然而然的認為,這是云瑯給他的諫言。

沒錯,他就是這么想的,沒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祖宗是怎么利用了蜀中之地,最后成就大漢帝國的。

這些年帝國的重心開始向西移動到了更適合成為京師的長安,然而,蜀中重地,對大漢的影響依舊是巨大的。

黃氏就像一根藤蘿,纏繞在劉氏這棵參天大樹上瘋長,時間不長,就已經纏繞的到處都是,大漢這棵森林里到處都能看到黃氏的葉片。

這讓劉徹如何能夠容忍?

黃氏以前是依附在皇太后腳下的,后來又要依附在皇后身上,結果皇后發現不對勁,就果斷的斬斷了跟黃氏的糾纏。

現在,劉徹終于可以向黃氏這個劉氏昔日的恩人下手了,卻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隨便玩了一個小把戲,讓黃氏入彀。

現在,黃氏已經入彀了,別的事情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關系。

好歹劉徹對云瑯眾人還有一絲半點的恩寵,在收拾黃氏的時候還知道把這群罪魁禍首關起來。

如此,別人就很難將黃氏覆滅的事情栽贓在這些年輕人身上,畢竟,帝國還要延續,這些青年人正是帝國未來的柱石,輕易毀傷不得。

云瑯確定,劉徹如今正在享受計謀成功的愉快,這種掌握了天下的心態,估計就是他縱情酒色多年,依舊能夠長壽的主要原因。

什么年輕都不如心態年輕來的重要。

八月的長安依舊烈日炎炎,十五天的時間里,云瑯釀造的葡萄酒就已經成功了。

眼看著云瑯用厚厚的綢布過濾出殷紅的葡萄酒,即便酒香撲鼻,曹襄也沒有飲用的興致。

酒過濾出來了,還是有些渾濁,即便如此,已經與域外進貢的葡萄酒相差無幾了。

“阿瑯,你說,我們以前喝的葡萄釀是不是就是人家用腳踩出來的啊?”

云瑯想了一下道:“應該是,葡萄太多的時候,用腳踩是最方便的,我還聽說,每到葡萄成熟的時候,那些番邦人就會赤著腳跳進巨大的木桶里,然后男男女女就會在木桶里唱歌跳舞,一邊慶祝豐收,一邊釀造葡萄酒……”

“呃……真的么?”

“應該是真的,畢竟我西北理工學說中記載的東西一般都是有證據可查的。”

“呃……”

云瑯沒工夫理睬干嘔的曹襄,畢竟,番邦進貢的葡萄釀他可沒少喝。

只是眼前這些過濾出來的葡萄酒還是不夠純凈,清澈,于是他就在大碗里打了十幾枚雞蛋,只要蛋清,不要蛋黃,將蛋清一股腦的倒進木桶里,然后繼續攪拌。

最后再過濾一遍,此時的葡萄酒就變得清澈多了,原本懸浮在葡萄酒里的一些微小的絮狀物,也消失不見了,整個酒桶里的葡萄酒,呈深紅色,如同寶石一般清澈透明。

云瑯舀了一勺,倒進從家來帶來的白瓷杯,輕輕地嗅一下葡萄釀,就小小的喝了一口。

葡萄的香味很純正,味道酸澀,還有一絲淡淡的甜味,本來應該把酒里的糖分去除之后,會更加的甘醇,只可惜,云瑯沒法子。

這里的葡萄如果不加糖,只加鹽來發酵,估計釀造出來的葡萄酒就會變成葡萄醋。

“你真的喝了?”

曹襄肝膽俱裂……就連李敢瞅著云瑯陶醉的品嘗葡萄酒的時候時候,嘴角也抽動的厲害。

云瑯給霍去病,曹襄,李敢,卓破奴,謝寧一人倒了一碗酒笑道:“這兩桶葡萄是我用手捏碎的,放心喝,至于別的酒桶里的葡萄,是我跟阿敢用腳踩碎的。

準備拿去送禮的。”

聽云瑯這么說,曹襄第一時間就干掉了碗里的酒,遺憾的砸砸嘴巴道:“就是沒有冰魚。”

其余幾人也迫不及待的喝完了酒,一個個把大拇指快要翹到到天上去了。

日落西山,那個水衡都尉的小吏前來送飯的時候,發現葡萄宮里酒香四溢,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五條醉漢。

嗅著酒香,這個家伙就來到了酒桶邊上,瞅著里面殷紅的葡萄釀,輕輕地驚呼了一聲,然后思慮了一下,就果斷的趕來一輛馬車,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將剩余的十余桶葡萄酒搬上了馬車,然后就趕著馬車離開了葡萄宮。

這一幕完整的落在云瑯的眼里,他微微一笑,覺得心里透徹了好多。

白色的雪花落在上官婉兒高聳的胸脯上,并沒有如同往日一般融化在她溫暖的懷里,而是沿著紅色的鐵甲悄悄地滑落,最后與大地上的白雪融為一體。

“落日城,落日城,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城池呢?”云瑯陷入了沉思。

我以云瑯為主角,國戰游戲《遠征手游》中的落日城為背景,寫了幾章番外篇,發表在《遠征手游》官網上,大家有興趣可以去游戲官網看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漢鄉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漢鄉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漢鄉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