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牧神記

第九百四十章 大劍道之美

更新時間:2018-09-11  作者:宅豬
洛無雙渾身是血,到處都是傷口,鮮血將腳下倒流的瀑布染紅。

他守護船上的天尊、巨頭弟子與心魔廝殺,又硬撼心魔天帝手掌帶來的余波,以至于身受重創。

秦牧精通醫術,煉就了一雙慧眼,搭眼一看就知道他傷勢離爆發身亡不遠。

“你已經等了我四萬年,應該不差這一會半刻吧?”

秦牧走上前去,檢查他的傷勢,道:“治愈你的傷口,對我來說不難。別硬撐著了。”

洛無雙悶哼一聲,全身傷口炸裂,血流如注。

秦牧將他托起送到山頂,先止住他傷口,讓他不再流血,又取出一些靈藥煉制靈丹,道:“我可以治療你身體的隱疾,也可以用靈丹妙藥治療你的元神損傷,神藏、天宮的損傷也可以治療。不過,你體內還有與心魔天帝手掌碰撞后留下的道傷,這就需要你自己來煉化了。”

他歉然道:“這種傷勢我治不了。不過我精通造化之術,早年我斬斷你一條手臂,倒可以還給你一條手臂。”

洛無雙搖頭道:“我叫做無雙,父母期望我能夠天下無雙,然而被你斬斷一條手臂后,我才意識到原來無雙也可以是這個意思。我畢生所學所悟都在這條胳膊上,你幫我接回去我還是要砍斷它。”

秦牧元氣化作丹爐,圍繞丹爐游走,各種煉丹手法層出不窮,聞言轉過頭來沖他微微一笑,繼續煉制靈丹,道:“我想也是如此。你不怕我給你療傷的時候喂你幾顆毒丹?”

洛無雙沉默。

秦牧煉好丹藥,先讓他服下。

“有沒有毒?”洛無雙盯著這些靈丹。

秦牧又取出一些銀針,笑道:“你猜。”

洛無雙仰頭將這些靈丹服下,秦牧則小心翼翼把銀針插在他的穴位上,用銀針引渡藥力,使藥力能夠傳遞到神藏之中。

洛無雙立刻感覺到藥力到了神藏,神藏的傷勢在慢慢復原,神藏的裂痕也越來越細小。

“天宮的傷勢比較難治療,我對天宮了解的不多,而且普通的銀針也難以刺穿天宮,在南天門就會被壓碎,無法將藥力引渡過去。好在我得了一件寶物,可以刺穿南天門。”

秦牧取出元木之芯,心念微動,元木之芯變得纖細如針。

他將木針刺入洛無雙眉心,元木之芯從南天門穿過,來到洛無雙的天宮。

“長!”

秦牧低喝一聲,元木之芯頓時變長,直抵洛無雙的天宮玉京城,元木之芯的另一端來到凌霄寶殿中,洛無雙的元神前。

秦牧仔細打量洛無雙的神態,道:“你可知道這件寶物可以隨我心意變化,而且鋒利無匹,哪怕你是凌霄境界的高手,此刻生死也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要我心念一動,這件寶物便會撐爆你的天宮,將你元神刺殺,撐爆你的腦袋。”

洛無雙神色坦然,道:“我信你。你若是不為我療傷,我也活不了多久。”

秦牧哈哈一笑,讓他服下靈丹:“你這么信得過我,倒讓我汗顏了。實不相瞞,連我自己都信不過自己。你的傷勢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痊愈,等你好了之后,你再來挑戰我罷。”

洛無雙起身,問道:“你打算去哪里?我要跟著你。不除掉我道心中的心魔,我從這里返回天庭,還是會死在心魔之手。你放心,我傷勢痊愈后與你動手,必然會以相同境界與你對決。我若是用修為壓你,我的心魔也難以除掉。”

秦牧正欲說話,突然一道神光破空,直奔這里而來。

那神光速度越來越快,遠遠便有元氣磅礴而出,化作一只大手將山頭籠罩!

“一尊真神!”洛無雙心頭一跳,正欲出手阻擋,突然元氣有些紊亂。

秦牧元氣爆發,腳下的瀑布升騰而起,化作一個圓穹,將山頭扣住。洛無雙抬頭看去,只見水流順著圓穹表面流下,流動之時浮現出各種奇特的文字符號。

那是天道符文。

這一式天道神通叫做天穹,是玄都的第六天道。

那只手掌與第六天道碰撞,兩兩爆開,秦牧揚了揚眉頭,來人的修為極為深厚。

“當年名動天下的牧天尊,震驚龍漢、上皇和延康的秦霸體,不過爾爾!”

那道神光呼嘯而至,卻是一個身披青金色羽毛的男子,雙翅交叉抱在胸前,猛然雙翅振動,無數青金色羽毛飛出,斬向秦牧,頓時山巔四周無數羽毛翻飛,將這座雄山的山頭完全遮住,密不透風。

那些羽劍如同洪流,圍繞山頭上下穿梭。

“洛無雙,這是昊天宮與牧天尊之間的恩怨,不關你的事,你不要插手。”那青羽男子高聲叫道。

秦牧抬手,瀑布斷流,再度化作天穹將山頭護住,只見無數青金色羽毛撞擊在天穹上,流光溢彩。

“天道神通?天庭中哪位天尊弟子沒有修煉過?牧天尊還是不要獻丑了!”

那青金色羽毛男子隔著天穹屈膝跪拜,沉聲道:“昊天尊門下安輕羽,拜見牧天尊!”

“昊天尊門下?”

秦牧竭力維持天穹不破,漲紅了臉,勉強道:“你既然要殺我,為何還如此恭敬?”

安輕羽沒有站起身來,以羽毛隔斷空間,免得秦牧逃脫,恭恭敬敬向他叩頭,三跪九叩,沉聲道:“我聽聞龍漢之初,牧天尊代御天尊傳授眾生成神法,奪取家師的功德。但無論如何,牧天尊都有大功德在身。我奉家師命來殺天尊,天尊將要死在我的手中,但是天尊畢竟傳授眾生成神法,所以我先跪拜,再終結天尊性命!”

秦牧維持天穹不散,氣喘吁吁道:“昊天尊門下的弟子,倒是懂得禮數。我是無魂之人,命不久矣,你不打算自封境界與我公平對決?”

劇烈咳嗽幾聲,氣若游絲,一種英雄遲暮窮途末路的悲涼感涌上心頭,慘笑道:“我的修為境界已經跌落到靈胎境界了。你是真神,而我卻是靈胎境界,我希望能夠死得壯烈一些,最低也要公平一戰,這才能走的安詳。”

安輕羽起身,身后錚錚作響,四座天宮漂浮在他腦后的光暈中,目光雪亮,笑道:“至尊吩咐,牧天尊修為渾厚無比,融合了三四種帝座功法,只有真神的法力才能壓過天尊一籌。”

他乃是真神,元神是個鳥首人身的神人,已經跨過南天門,距離瑤臺不遠,法力雄渾無比,修為爆發,頓時無數青金色羽毛切開天穹,沖至秦牧身前!

安輕羽聲音繼續傳來:“至尊還吩咐,天尊神識強大,而且修煉了老佛的無量劫經,因此至尊給我們眾弟子各自煉制了一件寶物,讓我們不會被天尊的幻境影響。”

他胸前一塊玉佩亮起,光暈流轉。

秦牧臉色微變,這塊玉佩是昊天尊親手煉制,恰恰能夠克制他的夢幻世界。

他剛才便試圖將安輕羽拉入夢幻世界中,沒想到這塊玉佩擋住了他的神識!

安輕羽這一擊比適才威力強大數倍,青金色羽劍遮天蔽日,籠罩四面八方,讓他無法躲避。

就在此時,秦牧元氣從身后升騰而起,化作一把扇子,被他探手抓在手中,用力揮去,天風大作,無數羽劍被一掃而空!

第八天道,天風。

安輕羽張口吐出一枚靈珠,天風呼嘯,卻無法吹動他分毫,天風的威力頓時被破得一干二凈。

秦牧心中一驚:“玄都的天公的確危險了。”

他剛才施展了兩招天道神通,都被安輕羽輕易擊破,要知道他的天道神通不僅包括經典術數所運算出的天道符文,還包括了太微算經所計算出的符文。

然而天庭顯然為了除掉天公而專門針對天道開辟出了各種神通!

“天庭應該沒有將四十九天道完全破去,否則現在天公已經死了,不過這一日應該也為時不遠了。”他心中暗道。

安輕羽只身殺到山頂,身后青光萬丈,卻是無數羽劍飛回,連成一片青色羽翼,笑道:“牧天尊,我已經說過,天道神通在天庭并不少見!”

他雙翼一前一后向前刺出,修煉了四種帝座功法,他的修為深厚無比,出乎意料的強大,兩翼切得空間被分割成千百份之多。

與此同時,他的元神站在中央天宮之中,雙袖翻飛,懷抱烈日,一道精光從烈日中射出,直指秦牧!

而其他三座天宮中,各有他元神虛影浮現,各自調動那三座天宮的力量,施展神通,形成三尊巨人,或為姿色曼麗的天女,或為相貌古樸的古神,或為兇神惡煞的魔王,向秦牧同時攻去!

秦牧還是頭一次遇到同時修煉數種帝座功法,并且修煉到神境的強者,僅憑天道神通已經很難與之抗衡,當機立斷握住劍丸,劍丸炸開,漫天劍光飛舞。

叮叮叮的碰撞聲不絕于耳,只一瞬間,兩道人影從山頂消失,被對方的力量震得倒飛而去!

頃刻間,這二人便已經各自被震退數十里,這座雄山咔嚓一聲,山頂出現一道裂痕。

洛無雙站在山頭上,眉心中插著元木之芯,身上也都是銀針,不敢有所異動。

銀針倒還好說,最多他在運轉法力時截斷銀針,斷針留在神藏中而已,而眉心插著的元木之芯卻不會被截斷。

自己運轉法力的時候,自己的天宮連同大腦一起只怕都會被攪成漿糊!

“秦霸體只怕不是此人的對手,境界相差太多了……”

他剛剛想到這里,遠在數十里外的兩人神通已經來到山頂,他們在倒飛而出的一瞬間,便各自發出數以百計的神通!

安輕羽的招法神通更多,四大天宮中元神施展各種帝座功法,各種神通信手拈來,每一招每一式的威力都極為強大,千百種神通沖擊過來,威力堪稱恐怖。

而秦牧卻是單純的劍法,一口口飛劍從幾十里外呼嘯飛至,每一口劍所施展出的劍法都各不相同,甚至他的劍可以施展出最為復雜的劍法,一口飛劍輕輕一抖,便是最為絢麗的劍光迸發出來,演變為浩瀚河山!

而有些飛劍還在以匪夷所思的韻律躍動,時隱時現,有的劍速度很快,有的劍卻又速度相對很慢,各種劍招不斷演變,而不同的劍招之間又構成更為精致精妙的劍招。

秦牧的飛劍雖多,然而所有的劍都是一招招神通,而所有的劍法神通卻組成了一個整體,是一招壯麗的大神通的一部分。

洛無雙癡迷的看著從他頭頂飛過的劍林,秦牧的劍法,向他展現出近乎極致的大劍道之美。

他以刀入道,是天庭第一神刀,也是以秦牧為畢生想要擊敗的敵人。

他曾經無數次回憶秦牧斬斷他手臂的那一劍,也與上皇劍神白璩兒屢次爭鋒,試圖從白璩兒的劍法中尋找秦牧的影子。

最欣賞秦牧的劍法的人,除了昊天尊便是他。

————手提大寶劍,拜求


在搜索引擎輸入 牧神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牧神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牧神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