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八章 五彩神牛

更新時間:2021-10-13  作者:小妖方狄
天未亮的時候,旁邊屋子的魔教中人便離開了,他們離開但沒有退房,可見要以此為據點行動,早晚都會歸來。

葉飛擔心他們認出自己蜀山上仙的身份,無端生出事端,等天一亮就退了房間,按照昨日的約定來到村口與紅娘見面。

后者早已等候在那里了,見到自己后,殷切地上前打招呼“公子,公子,我在這。”

“讓你久等了。”

“人家剛來呢,吃過了早飯。”、

“我也吃過了,咱們走吧,今天抓緊趕路,不耽擱了。”

“公子,你有目標嗎,咱們要去哪!”

“去九幽山的腹地,我們要去尋找靈魂的歸處。”

“哇塞,緊張刺激的探險就要開始了,人家好興奮。”

“不僅刺激,還很危險。”

“越危險的事情就越刺激。”

“你可知道,冥王宗宗主可能隨時出現。”

“那又怎么樣呢,只要和公子在一起,紅娘永遠不會退縮。”

“你真的愿意和我同生共死?”

“紅娘的命是屬于公子的。”

“那好,從此我們以姐弟相稱。”

“不要,紅娘是公子的奴婢。”

“你何苦如此。”

“只有做奴婢,才能一輩子守著公子,寸步不離。”紅娘的眼睛濕潤了。

“你這是何苦。”葉飛不忍見她流淚,長劍一指飛上天了。

生長在九幽山上的樹木又矮又小,樹身大多畸形,樹葉為針葉,站在仙劍俯瞰下去,便像是一叢叢鋒利的匕首從地底下冒出來。

九幽山山勢平緩,河絡蜿蜒,河水湍急,從高處看,似一條盤山之蛇。越是深入,越見詭異,往高處飛行,大大小小的仙人洞府藏在云中。往低處飛行,依山傍茶的村落幾十里一個。

最令葉飛在意的是這里的河洛,如此低矮的山脈卻有著如此湍急的河流,旁支縱橫的河洛幾乎無所不至,讓人覺得危險。

“看來咱們是來對地方了。”站在花瓣云上,葉飛宛若一柄出鞘的寶劍,即便有意收斂鋒芒,也令眾生覺得耀眼。

“此地陰濕氣非常重,正是魂魄最喜歡的環境。”紅娘總是能猜到葉飛的話外之音。

“傳說,所有往生的魂魄都要度黃泉,過奈何橋,飲孟婆湯。照此推論,陰間濕氣應當極重,與此地的環境不謀而合。”

“可是入口究竟在哪里呢!這么多年了,大家既然都知道九幽山與地府幽冥大有淵源,可為什么從來沒有人進去過呢。”

“生死兩隔!若要以血肉之軀進入輪回之地,估計會有違天條吧。”

“公子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還沒有!但我覺得,天條并非難以打破,人力必然勝天。”

“公子要強行闖入地府?”

“先找到入口再說。”

“入口再哪里?”

“順著河走,河流的盡頭便是冥界的入口。”

“何以見得?”

“直覺!”

葉飛的直覺并非空穴而來,這里的河洛確實透露出詭異。

河流的形成大概分為兩種,一種是天山雪水融化為溪,溪聚成河;另外一種是雨水充沛之地,水聚為河。

九幽山脈雖然海拔不及蜀山,但也是一頂一的高峰,其上的河流必然應依靠地勢,從高向低流淌。

然而,現實卻不是這樣。放眼九幽,蜿蜒大河宛若活物,不可思議地盤走于山脈之間,不知源頭,不知歸路的流向那未可知之地。

這樣的情形,只能說明九幽山的河洛之間藏著秘密!葉飛依此判定,大河的盡頭便是自己苦苦找尋的地方。

根據葉飛的判斷,兩人從九幽山的入口,向著其腹地挺進,路走著走著卻遇到了難處。原來,山河干系太多,此前他們遇河流分叉都是沿水流充沛的主河道前行,然而這一次,河流一分為二后,化作兩條南轅北轍的,寬度雷同的河道,根本看不出主次。

見此情形,紅娘眉頭緊蹙望向葉飛,后者駕馭花瓣云降落在河灘上,上下左右,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番,最終道“沒辦法了,只能一條一條的試,先往北走吧。”

“好的。”

兩人正要上路,卻突然看到河流下游一行黑衣鬼鬼祟祟地走來。

——魔教!

這些人沿著河道而來,一路摸索,四下窺探,似乎在努力地尋找些什么。鬼鬼祟祟地行為讓葉飛想到了隔壁兩人昨夜的對話,給紅娘使了個眼色,一起藏入灌木叢中。

置身暗處,看著那魔教中人由遠及近。

眼前一共有十名魔教門徒,各個手持血劍,身穿麒麟袍,他們三人一組,分頭行動,小組之間相距不超過十米,另有一領頭人御劍而行,劍刃離地五米,前行速度平緩,對仙劍的拿捏極為妥當。

“不好,是山岐!我們得趕緊走了。”

“你說的是他們牽著的異獸嗎。”

“不錯!”原來,十名魔教門徒分成三組,每一組中都有一頭異獸跟隨,這異獸長著豹子的身體,狗的腦袋,被一條小手指粗的鐵鏈子拴住脖子,由一名魔徒牽住,前進之前總會對著空氣嗅聞很久,像是在確定方向,“山岐是魔教大量繁殖的妖獸,兼具貓科動物的敏捷身姿和犬科動物的靈敏嗅覺,非常擅長遠距離搜索獵物,我們距離太近,會被發現的。”

葉飛看得清楚,被紅娘喚作山岐的異獸四肢強健有力,背脊開闊,興奮度高,每次嗅過味道開始前行,勒住脖子的鐵鏈都被繃的筆直。身體前傾,往前竄跳的時候地面上留下清晰的爪印。

“山岐!”他從未在古籍中看到過與之相關記載,可見這種異獸并不出現在在遠古,“既然是以嗅覺搜索目標的獵手,那我們只要將味道掩蓋起來就好了。”

葉飛隨手一點,木系仙力沖入地底,催生百花盛開,香氣芬芳,在魔教中人走近之前,將兩人的氣息先一步掩蓋了。

“這樣能管用嗎,據我所知,山岐的嗅覺異常靈敏,甚至凌駕于狼,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應付過去的。”紅娘擔心。

“沒關系,應付不過去了我們就出手將他們全部殺了,反正正邪本就兩立。”葉飛回答的輕描擔心。看這些人的樣子,葉飛知道他們一定是在尋找五彩神牛的蹤跡,如果不得不現身的話,便將他們全部殺了,阻斷魔教的狼子野心。

在山岐的指引下,十名魔教門徒越走越近,他們四下搜索,動作規整,充滿紀律性。這份秩序,是蜀山的仙人所不具有的,仙人散漫而孤高,除非教主號令,否則獨來獨往,獨斷專行;魔教的人卻充滿紀律性,下級對上級絕對服從,完成指令的時候如同一條條鷹犬,一擁而上,動作整齊劃一。

如果是軍團作戰,他們的戰斗力一定在蜀山劍仙之上!

可偏偏,蜀山有戮神陣護法!

一只山岐領著三名魔教門徒逼近了兩人藏身的地方,葉飛看它鼻頭濕黑,目光有神,犬齒碩大,對著灌木叢一陣狂嗅,下意識地握緊了朝花夕拾劍的劍柄。

那山岐大概是發現了兩人,站在灌木叢的外面向里探頭,拼命嗅聞,一次又一次,像是在確定兩人的味道。

葉飛看它的樣子,猜想兩人的行蹤早晚暴露,便要舉劍殺出,卻就在此時,九天之上傳來一聲獸吟,緊接著風云變色!

這一突然出現的異響掩護了葉飛和紅娘的行跡,幾名魔教門徒眼見天生異象,全部御劍而起圍聚到了領頭人的身邊,被鏈子鎖住的山岐對著天空“嗷嗷”狂吠。

異象蔓延,不一刻功夫,白云轉黑,黑云圍繞著中心一點旋轉,形成一個向天空中凹陷的漩渦,隨著漩渦覆蓋的面積越來越大,隨著其凹陷處越來越深,竟有五彩神光從其中射出,獸吟不斷。

“五彩神牛!”幾名魔教門徒大驚失色,萬萬想不到苦苦尋找的五彩神牛會主動的找上門來。

錯愕間,無上威壓降臨,前一刻還狂吠不止的山岐們在至尊獸威的壓迫下全部閉合了嘴巴,收攏了利齒,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隨著“悶”的一聲,身披五彩光霞的恐怖巨獸在漩渦的盡頭處出現了。

光芒太盛掩蓋了它真實的樣子,五彩神牛身披五彩,虛空踱步,聲威赫赫。

魔教中人終于反應過來,隨著領頭人一聲令下,十名魔教門徒全部拔劍。

“坤組,你們快走!快去將此間的消息稟告宗主,這里由我們擋住。”感受到自九天降下的凜冽殺意,搜索小組的領頭人終于意識到對方究竟為何而來,當機立斷發號施令,命坤組離去,自己率領另外兩個小組的人阻擋神獸的腳步。

毫不遲疑!在領頭人發布命令以后,坤組之人立刻御劍而起,往山下去了,剩下兩個小組的人則和領頭人一起原地組成防御陣型。

一道冷光掃過!

明明看不清五彩神牛的體魄,葉飛卻清楚地感受到對方的目光從魔教中人的身上掃過。

“轟隆隆!”日常的呼吸如雷霆霹靂炸響,令兩側山石坍塌碎裂,五彩神牛乘著神光,宛如一道疾馳的火車“轟隆隆”地從天空中俯沖下來。

領頭人率領六名手下御劍飛起阻攔它,卻被無形的力量彈開,五彩神牛快速追上了正在逃跑的坤組,血口一張,將一個五彩光團吐了過去。

“不好!”之前兇神惡煞的山岐在絕頂獸威下失去了行動的敏捷,被光團吞沒尸骨無存。

坤組三人同時拔劍!彼此氣流糾纏形成防護氣罩。

“滋滋滋!滋滋滋!”氣罩與五彩光團發生激烈碰撞,恐怖的巨獸如同山洪一般沖來,只一口,便將三人的護體氣罩咬碎,將其中一人攔腰咬住,仰頭甩飛。

那人為這一甩之力飛出三千米遠,飛行的途中鮮血狂飆成河,“啪”的一聲,重重落地,正好落在灌木叢中,落在葉飛和紅娘近前。他趴在地上,身體已經成為了肉泥,無數堅硬的灌木穿透全身,輪回狀慘不忍睹,凄紅的血浸透了腳下的大地。

“自爆,快自爆!”實力懸殊過大,領頭的魔教之人萬分急切地向著坤組僅剩的兩個人發號施令,“其余人,聽我命令!快跑,都快跑!能跑出去一個是一個,將此間的消息帶給圣宗主。”

魔門教徒紀律嚴整,對于領頭人的命令無條件服從。

隨著他一聲令下,坤組僅剩的兩個人毫不猶豫地急念一段口訣,口訣念誦完成后抬頭望天,露出悍然赴死的神情,他們舍了血劍,雙手合十于胸前“天佑我圣教!”兩眼快速充血,身體膨脹,“砰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發動了自殺式的恐怖襲擊,“砰砰!”

兩股巨大的能量爆發,這能量是他們燃盡三魂六魄,燃盡全身精血換來的,威力巨大,就連不可一世的五彩神牛都被炸得痛叫。

類似手段葉飛在蜀山見過,現在想來仍覺心驚肉跳,暗道“魔教中人就連自己的生命都如此不尊重,更不要指望他們在乎別人的生命了。”

自爆帶來的巨大威力給五彩神牛造成了傷害,后者痛呼連連,碩大的頭顱被爆炸產生的沖擊力撞得晃動,身上彩光暗淡一瞬。

與此同時,場間所有活著的魔教中人駕馭血劍向著七個不同的方向逃竄,他們自知打不過對方,便采取分散逃亡的戰術,化整為零,各奔東西,只為將此間的消息傳遞出去。

五彩神牛好不容易從自爆的余波中恢復過來,卻見到自己的目標已經改變了戰術,分別向著七個方向逃竄,當即怒嘯一聲,伸長脖子從血口之中吐出七個彩團。

彩團仿佛擁有著意識,分別追擊,在前進的過程中化作七只小一些的神牛,兇神惡煞,撲向敵人。

“五彩神牛蠻厲害的。”藏身灌木叢的紅娘充滿厭惡的看著面前的尸體,捂住口鼻阻擋惡臭。尸體沒有自爆,死不瞑目,雙眼圓睜著望過來,像是要化作厲鬼前來復仇。

“看來它已經發現了自己正在被人追捕。”葉飛卻覺得沒什么,五彩神牛雖然身在彩光之中,顯得神秘莫測,但是從剛剛的交戰來看,實力遠遠在青牛上仙和囚牛至尊之下,“它是怎么發現的呢,為什么會選擇在此處狙擊對方,難道附近有它的巢穴嗎!”

“五彩神牛,傳說中的祥瑞之獸,被無數先民奉若神明,想不到今日淪落到被人追殺的地步,可悲,可嘆。”紅娘被那死人的目光看得如芒在背,實在忍不住了,往前一揮手抿去了對方存在于世的所有痕跡。

“人類這種生物,是絕不會允許能夠威脅到自己生命的東西存在的!”

兩人說話的功夫,七團彩光已經分別追上了自己的目標。彩光宛若五彩神牛的分身一般,與七名魔教門人大打出手,轉眼間已將其中的五個打成重傷。

還剩三個實力較強的,邊打邊撤,不求勝利,只盼逃離對方魔爪,將此地的秘密帶給圣宗主。

“轟轟轟轟轟!”受了重傷的五人相繼自爆,自爆產生的氣浪將五彩神牛的分身炸碎,為自己的同伴創造了逃跑的可能,僅剩的三人再不耽擱,駕馭仙劍快速遠遁而去,眼看著馬上就能脫離險境,卻就在此時!他們各自的面前出現一個離奇的漩渦,漩渦之中探出一顆碩大的牛頭,無比巨大,將他們三人分別咬住吞噬了進去。

“這怎么回事?”葉飛看得清楚,三人逃跑的時候五彩神牛明明站在原地沒有動作,怎么會憑空多出三顆牛頭將他們三人全部吞噬呢?甚至連魔教最得意的招數自爆都沒有使用出來!是用了分身之術,還是有其他同類存在,“眼前的神牛全身上下籠罩了一團刺眼的五彩光芒,而出現在漩渦中的卻只是一顆牛頭,與普通黃牛一般無二,只是個頭特別巨大,兩者之間到底有沒有關聯?”

葉飛隱藏在灌木叢中,大氣都不敢出,五彩神牛取得了大勝,站在凸出山崖的孤石上仰天長嘯,它的嘯聲威武霸氣,全身被炫光籠罩,一副王者之姿。

葉飛注意到,從它出現到現在,天空中的黑云始終沒有散去,黑云向內旋轉形成漩渦,漩渦的盡頭仿佛連接著平行世界的神秘空間。

“那后面,不會就是五彩神牛生活的地方吧!”葉飛正要凝目望去,卻忽然感到背脊一陣發涼,竟是那威風凜凜的五彩神牛從高石上望了過來。

明明全身籠罩在神光之下,卻分明可以感受到它的目光所及,真是可怕的壓力!

葉飛打呼“不好。”當下全神戒備,更加用力的握緊了手中的朝花夕拾劍!

紅娘同時感受到危險,一手摘下了黃金鳳。

兩人都是一頂一的高手,紅娘的實力甚至更在葉飛之上,面對殺得正歡的五彩神牛不敢有絲毫大意。

只見那龐然大物凌空躍起,輕飄飄地降落在灌木叢外的濕軟河灘上,身姿之矯健之飄逸,很難想象是那龐大身形產生的。

距離近了,看得也更加清楚。它身高十五丈左右,全身籠罩在彩光之中,只有一條細長的尾巴流浪在光團外,左右甩舞,它沉重呼吸,目光如電,看不清面貌卻可想象出體貌的英偉。

距離太近了,葉飛甚至能夠感受到對方呼吸的熾熱!他知道,自己的行蹤一定已經被發現了。

感受到威脅的紅娘便要先發制人射出黃金鳳,葉飛卻阻止了她,以不容抗拒地語氣道“再等等,不要著急!”

紅娘不解,卻也沒有爭辯,被葉飛抓住了細軟的手掌,男人特有的陽剛之氣傳導過來,她全身都酥了,忘記了一切的憂愁和煩惱,忘記了迫在眉睫的危險。

“哼哼!”五彩神牛的喘息如同打雷,它的呼吸炙熱,甚至將兩人藏身的灌木叢燒焦。

隨著灌木的焦黑,兩人的身形徹底顯露出來,葉飛不得不直面它。

一人一牛對視良久,五彩神牛忽然轉身,悍然騰空,山洪海嘯一般飛入云中,飛入黑云旋轉形成的漩渦,在它身形徹底消失以后,黑云才跟著散去,天空恢復了原有的色彩。

葉飛長舒口氣,總算放松下來,卻又感受到了什么,緊張地望向灌木叢的另外一邊,在那里,慘死的魔教門徒已經被燒成了一片死灰。

“神獸通靈!五彩神牛能夠清晰地辨認出誰是敵人,誰是朋友。”葉飛松開了握緊紅娘的手,后者沉浸在之前的美好不能自拔,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

葉飛心想五彩神牛的巢穴一定就在附近,它神通廣大,擅長各種仙術,不僅能夠清楚地感知到正在被敵人追蹤,更能施展空間法術來回穿梭于不同的空間,自己繼續深入九幽腹地,肯定會距離它的巢穴越來越近,不會也受到攻擊吧。

這頭五彩神牛雖然遠遠沒有囚牛至尊,青牛上仙來的厲害,卻也不是好對付的,與之硬碰硬絕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葉飛沉思了一會兒,施施然走出灌木叢,雙手結印施展木系創生術,不一刻功夫,河床便成為了花的海洋,之前打斗的痕跡被大片大片的花朵掩蓋。

紅娘好奇問道“葉飛哥哥,你這是做什么!”

“這樣一來,就算魔教的追兵追上來,也沒那么容易發現打斗的痕跡了。”

“你在幫五彩神牛掩蓋行蹤?”

“我在幫自己!”葉飛有預感,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五彩神牛的掌控之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