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三章 蠱(一)

更新時間:2021-10-12  作者:小妖方狄
打開第二個瓦罐,一大群馬蜂“嗡嗡”的飛出來了,它們長得像馬蜂,其實身體上附著著可怕的毒素,碰到地上的小草小草馬上枯萎了,碰到路過的兔子,兔子居然生生被融化掉,融化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老叟控制它們停留在自己身邊,不危害到別人,老叟對蠱蟲的毒素就是免疫的,很多蠱子都降落在她身上也一點事沒有。展示了一下蠱子的威力,老叟將它們收起來了,“這些蠱子啊,長得像馬蜂似的,所以叫碎蜂蠱。”

“碎蜂蠱”葉飛聽著蠱蟲的名字想到了古籍中對它們的記載。書上說碎蜂蠱是將成千上萬活著的馬蜂源源不斷地放進一個狹小的空間里,馬蜂生性兇猛,長時間沒有吃的就會互相殘殺,在不斷殘殺爭斗的過程中同伴的血會殘留在勝利者的身上形成腐蝕一切的毒液,而勝利者也會因此越來越貪吃,使得肚子變得越來越大,身上的其他器官在爭斗中變得殘缺不全,因此叫做碎蜂蠱。

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是,凡是在種族競爭中存活下來的碎蜂,它們彼此便不會再爭斗了,恢復了蜂類團結協作的本性,為蠱術師所控制。

和金線蠱比起來,碎蜂蠱數量更多,也是極品蠱蟲之一。

“嘻嘻嘻!怎么樣啊,小伙子。”老叟的笑容依舊讓葉飛覺得不寒而栗,“這兩種蠱子可都是非常難得的,

“碎蜂蠱和金線蠱,都是傳說中一頂一的蠱蟲,婆婆您是怎么得到的。”

“小伙子,你還算識貨,知道它們都是了不起的蠱蟲。告訴你吧,婆婆我對養蠱是很有一手的,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只要出的起錢,婆婆我可以教你。”看葉飛蹙眉不語,老叟又道:“就比如說那金線蠱,培育一只金線蠱需要七七四十九道工序,需要整整兩年的時間,在這期間只要一個環節稍有差池,練蠱就會失敗,一切前功盡棄,需要從頭再來。”

“婆婆,我聽說但凡強大的蠱蟲,一輩子只聽從飼養者一個人的命令,其他人對它們來說都是食物。”

“當然,蠱蟲當然只聽從飼養者的命令,問題是婆婆我可以將飼養者的身份轉移給你啊。”

“真的能做到這一點嗎。”

“婆婆我不會騙你的。”老叟“嘻嘻嘻”的笑,笑容一如以往的陰森,讓葉飛感覺她所說的未必是真的。

“婆婆,看第三個蠱吧。”

“小伙子,婆婆跟你說實話吧,婆婆我一共只養了五只蠱,第一只金線蠱、第二只碎蜂蠱,都是屬于比較弱的,后三只超級強大,超級暴虐,一旦放出來會有一定危險性,你還要看嗎。”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不會怕的,婆婆。”

“那你可做好準備了。”第三個瓦罐打開,一只五彩繽紛,色澤非常靚麗的蝴蝶展翅飛出來,它大概有手掌大小,比普通的蝴蝶體型大很多。色彩斑斕,五顏六色,身上的顏色可以根據光照的不同自行變幻,大量的磷粉環繞著它,在陽光照耀下便如同披上了亮晶晶的外衣,看上去真的美麗極了。

蝴蝶剛剛出現,葉飛就覺得腦海被什么東西猛烈地撞擊了一下,望著蝴蝶五彩斑斕的花紋頭腦中產生奇奇怪怪的幻想,看到了許多許多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幸好童子金身在此時發揮作用,靈臺之上傳來一絲清明,促使他恢復神智,而此時,蝴蝶已經飛到空中,降下磷粉。

葉飛心中大驚,召喚花瓣云將紅娘帶到磷粉不能達到的高空中去,自己騰起仙罡護體,劇毒的磷粉在它的罡氣和童子近身的作用下不能產生絲毫的作用。

“嘻嘻嘻。”老叟終于笑了,向大蝴蝶伸伸手,后者從天上轉了一圈,飛回來降落在她的手腕上,“這是磷蝶蠱,能夠控制人的心智,驅使人類成為養蠱者的奴隸。”

“老婆婆,若剛剛我中招了,你可會為我解毒”

“當然,當然會了,我一個老太婆怎么敢驅使像你們這樣的得道上仙呢。”

“真的嗎。”

“婆婆我這么大年紀了,不會害人的。”

“不會害人還飼養這么多強大的蠱子”

“那都是為生活所迫小伙子,你自己想想,婆婆我如果想害你的話,怎么會提前提示你蠱蟲的危險呢,你忘了嗎。”

“這”

“小伙子放心吧,婆婆是絕對不會害你的。這磷蝶蠱是所有蠱類中比較特殊的,它們擅長的是控制心智,而且是群體控制,為操作系蠱蟲之一。

和金線蠱、碎蜂蠱那些暴戾的蠱蟲比起來,磷蝶蠱有著其獨特的優勢,畢竟能夠毀滅一個人的方法很多,能夠控制一個人的方法卻很少。不僅如此,若是金線蠱、碎蜂蠱與磷蝶蠱開戰,結果一定是磷蝶蠱獲勝,因為它的磷粉配合花紋,可以在很遠的地方就達到控制的目的,而且是群體控制,金線蠱和碎蜂蠱根本都近不了它的身,就成為了被驅使奴役的對象。”

“蠱蟲一道真是變化萬千,道書中記載金線蠱便是蠱中之王真是太孤陋寡聞了,在金線蠱之上原來還有著其他蠱子。”這么一鬧,葉飛徹底確定了老叟的實力,對她更加小心防范。一個年邁的婆婆手里不僅有著號稱蠱中之王的金線蠱,甚至還掌握了其他更強大的蠱子,她的真實身份必然不得了,不會是巫王之類的存在吧。

等到老叟將磷蝶蠱收回,葉飛這才召喚花瓣云回來,將做在云上變得渾渾噩噩的紅娘拉到近前,度了一股仙力過去,后者雖然被磷蝶蠱身上的花紋迷惑,但因為及時升空沒有吸入磷粉,所以為葉飛仙力一激,很快就恢復神智了,一臉茫然地道:“剛才怎么了,咱們這是在哪”

葉飛拍拍她的頭,道:“沒事的,你太累了睡著了剛才。紅娘,聽我的,你先退后。”

“哦,好。”紅娘何等老辣之人,對于剛才的記憶空白自然生出戒備,知道葉飛雖然不說,但剛才一定發生了什么事情威脅到了兩人,他讓自己后退,便是說兩人保持一定距離,萬一一個人中招了,另外一個好做出應對。x

“想不到連自己都會中招。”紅娘的實力在蓬萊位列第五,連她都會中招蠱子的實力可見強悍。

老叟笑嘻嘻地看著葉飛為紅娘解毒,忽然道:“小伙子,你的童子金身可是件了不得的寶貝,千萬別破了戒,壞了身子啊。”

“婆婆盡管放心,我有禁欲的習慣。”話一出口,葉飛卻又覺得不對勁,轉而說道,“婆婆,你連我的童子金身都知道”

“婆婆我品過你的血了,前世今生自然全部掌握。”

“那可真是不得了。”葉飛若有所思,想到老婆婆之前吸了自己的血之后口吐白沫、翻白眼的情景,忽然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心中一凜,將仙力聚集在眼睛上定睛觀瞧對方,可惜并沒有看出些什么,“難道是自己想錯了”

“嘻嘻嘻。”老叟顫顫巍巍地將瓦罐放下,“小伙子,還要繼續嗎,后面兩個瓦罐里裝著的蠱可是更加兇惡危險的,也沒之前三種蠱那么好控制,你想清楚了,到底還要不要婆婆開罐了。”

“婆婆,你開罐吧,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真的做好了”

“真的做好了,那老婆子我可就開罐了。”

老叟手邊一共有五個罐子,第一個綠色的裝著金線蠱;第二個藍色的裝著碎蜂蠱;第三個紫色的裝著磷蝶蠱,還有兩個瓦罐,一個是黑色的一個是紅色的,單看顏色就一定是剛烈之物。

第四個罐子打開,葉飛提前騰起仙罡護體,生怕被暗算了。

等到蓋子打開的時候,里面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像是一只鼻涕蟲藏在罐子里,久久不愿意出來。

等到老婆婆喊了它幾次,這鼻涕蟲忽然脹大數十倍,又黏又軟的身體像張網一樣籠罩向葉飛。

“不要!”紅娘驚呼,正想前去救援,卻感到頸上吃痛,眼前一花當即昏迷了過去,在她倒地后,一條黑漆漆的蜈蚣從她的脖子上爬走了,爬向老叟所在的方向。原來,這笑容詭異的老人家真的心懷不軌!

再說葉飛這邊,那鼻涕蟲似的東西看起來挺可愛的,身上沒有半點殺意的流露,卻忽然發難,整個身體以瓦罐為起點膨大數十倍,隨著身體一起長大的血盆大口中長滿了森森利齒,體積快要和它的整個身子一邊大了,一口咬向葉飛。

“伉嗤。”上下顎閉合,參差外露的牙齒彼此交錯,交匯在一起,牙齒太過巨大,血盆大口甚至兜不住它們。

葉飛在千鈞一發之際憑著本能躲開了它的攻擊,一步退到三米之外,余光掃中倒地昏迷的紅娘,用花瓣云托起她飛到高處。

轉目望向似乎一陣風就能吹倒的老叟,厲聲問道:“婆婆,你這是什么意思”

“小伙子,你不該讓婆婆我打開第四個瓦罐的,因為這個瓦罐一旦打開,里面的東西連婆婆我都控制不了,它出來后是一定要吃人的。”

“它到底是什么東西,也是蠱蟲的一種”

“不,它比蠱子強大的多了!它是暴君,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霸主,以吞噬萬物為生。”

“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霸主”

“整個九州僅有一只暴君,便在婆婆我手中。”

“那么你在此地賣蠱的目的是”

“暴君還在成長期,需要吃肉,婆婆我以賣蠱的名義等候在這里,會有鮮美的食物源源不斷地送上門來。”

“原來你是在請君入甕!

可我不明白的一點是,以你的實力,直接屠村不是更加直截了當。”

“也不能把動靜鬧得太大不是!更何況,普通的人類暴君根本不感興趣,只有修仙者或者修魔者這種為靈力長期浸淫的軀體,才是它理想中的食物。”

“你到底是誰”

“我的名字不足道哉,但婆婆我定居九幽山已經將近三年時間了,小乖乖暴君托你們這些仙人的福每天都可以吃的很飽。

“原來如此,你故意尋找僻靜地棲身,把自己裝扮成神秘莫測的樣子以此吸引仙人或者魔徒經過,只要他們過來,你就可以借著展示蠱蟲的機會將他們一一殺死。。”

“嘻嘻嘻,你答對了,總有些不怕死的人,有些心懷不軌的人來到婆婆我這里求蠱,到頭來難逃被吃掉的下場。”

“你一直不動手,是為了將食物留給暴君吧!”

“嘻嘻嘻,小伙子你很聰明。”

“所以你也只是毒暈了紅娘而沒有毒死她,就是準備戰斗結束將她交給暴君。”

“嘻嘻嘻。”

“所謂的算命看褂也都是假的”

“婆婆我身為苗疆的巫師,對命理之術確有研究,品血倒是騙你的,婆婆我本來想借著品血在你的血中下蠱,卻沒想到臭小子你有著佛宗金身護體,百毒不侵,差點為此還要了婆婆我的老命。”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有用身體養蠱吧!“

“當然,頂級的蠱師都會以身體養蠱,這就是蠱師孤獨終身的原因,因為我們早已不再是人了。”

“你后悔嗎!”

“一點都不。婆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不得不付出的代價,沒有這些付出又哪里能得到回報。”

“哎,多少人類為了求得力量不惜變成非人,又有多少非人做夢都想著成為人類,或許人生就是一座圍成,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進來。

老婆婆,你既然算過我的命相,就應該知道自己得罪了一個不該得罪的人。”

“老婆子我其實已經不想對你們動手了,奈何你自己主動送上門來,沒辦法。如今暴君已出,不吃人的話是絕對不會作罷的,你只有輪回路一條。

不過這樣也好,吞下了你們兩個頂級的美味,暴君一定可以往前成長一大步的。”

“哦哈哈,老太婆別和他廢話了,老子要馬上吃了他。”暴君樣子雖然丑陋,但是會口吐人言,說話的聲音非常亢奮,像是一個處在青春期的叛逆少年。

x33小説手機端:tts:ヽ。div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