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三章 黑魔王

更新時間:2021-10-06  作者:小妖方狄
凜冽的風刮過地表,風中具有寒冷的氣息,若不是結界的庇護前排觀眾早已凍結成冰。擂臺之上是沒有結界存在的,以冰龍所在之處為中心,地面快速凍結,恐怖的冰流向著四方蔓延,有越演越烈之勢。

“冰霜巨龍是最強大的蠻荒巨獸之一,若能成長到盡頭必定是毀天滅地的恐怖存在,這樣厲害的生物都被解封了,時代的洪流果然已經無法阻擋。”

“好想知道它身后的主人是誰,如果真的是個年輕人那可真是不得了了。”

“不會看錯的,那個人的年紀和你我相仿。”

“那就有意思了。”柳鶯鶯始終以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對待身邊人,她的眼里從來沒有善惡對錯,從來沒有門派之別,只有好玩和不好玩。

“是敵非友,希望不是魔教的人。”

終于,那個時刻終于來臨,天上降下一道落雷擊中光濤中的冰霜巨龍,起伏不定的光芒終于穩定下來向內部收斂,眼看著冰霜巨龍的進化形態就要出現,后者卻突然飛上高空,飛入云層,眨眼間便消失不見了。

眾人視線里,只能看到閃電落下時,映照在黑暗云層中的恐怖身影,那是貨真價實的龍啊。

“是覺得凡人不配見到自己進化之后的樣子吧,真是個高傲的家伙。”柳鶯鶯抿著嘴夸贊,笑起來像一只妖艷的狐貍精。

“或許吧。”方白羽望著天的盡頭,表情變幻不定,“這還只是開場賽,接下來舉行的主戰賽想必會帶來更大的震撼吧。”

大征之世,強者并起。

這些人是幸運的,能夠和多如繁星的強者征戰同一片樂土,人生充滿樂趣;這些人也是不幸的,因為亂世下能夠脫穎而出的最終只有一個!

象征至高的王者之位,只有一人能夠獨享!是葉飛,是方白羽,是炎天傾,是凈靈和尚,還是那黑暗中存在過的鬼影。

后面的兩場比賽,一場是人獸競技,一場是獅虎群毆,和開場賽比起來那真是不值一提了,最終,終于到了主戰賽的開始時間,斗技場主擂臺的主戰賽向來不會令人失望。

對陣雙方是由新近崛起的大煞星黑魔王迎戰主擂臺的常勝將軍、人氣居高不下的馭獸高手萬妖王,這是一場王對王的較量,是方白羽一定要等到的一場比賽。

夜已經很深了,金陵城內仍然歌舞升平,亮如白晝,方白羽、柳鶯鶯都是第一次見識如此繁華熱鬧的都市,心中只有一個感覺好high哦!

與此同時,在短暫拋卻身上的沉重擔子,享受了很長一段時間熱血競技以后,黑魔王和萬妖王終于登場了。

黑暗幽深的甬道中,一名黃袍道士站在巨大蜥蜴的頭上慢慢靠近了擂臺。此人一身明黃色道服,后背雙劍,頭戴高帽,高帽中間畫著一個白圈,白圈里面寫一個紅色的字道!

是通天教道士無疑。

他站在巨大蜥蜴的頭頂上,隨著巨大蜥蜴緩慢的爬行來到擂臺,那蜥蜴從頭到尾大概五六米長,全身硬甲,爬行的過程中分叉的舌頭時不時的吐出一下,舌頭上滴落的唾液將地面融化,具有著強烈的腐蝕性。

“哦哦哦哦,出場啦,出場啦!斗技場上的常勝將軍萬妖王出場啦,至今為止,他總共進行了十二場比賽,全部以勝利告終,是一位值得信賴的選手。”在解說員賣力解說的同時,一陣黑風掃過擂臺,一身黑衣的男人隨著黑風到來,站在了擂臺的另一側。

他穿著一身黑袍,黑袍背后繡著麒麟圖案,斗帶兜帽隱藏了面容,手持一把血劍。

“快看啊,在萬妖王登場之后,黑魔王也現身了,他是斗技場內新近崛起的強者,十五天內打了三場比賽獲得全勝,今天在主戰賽上迎戰常勝將軍萬妖王是否能延續此前的奇跡呢,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各位觀眾朋友們,本場比賽的賭局已經開始,賭博賠率是極為罕見的一比一,快去押注吧。”

“剛才還是一比一點五的賠率現在就變成一比一了,這一會兒工夫又有不少人押注嘛。”柳鶯鶯清楚記得賭頭對他們說的賠率是一比一點五,萬妖王暫時領先。

白羽卻不關心賠率是多少,看著站在擂臺上的兩名選手,憂心忡忡地說道:“和我猜想的一樣,所謂的黑魔王是魔教的教徒而萬妖王則是通天教的人,斗技場的較量只是前哨站,整個金陵不久就會成為他們公開的戰場。”

“他們兩邊在搶地盤啊,不知道虎姐是站在哪一邊的。”

“過兩天咱們要去登門拜訪她。”

“白羽哥哥,你不會是被她的美色迷惑了吧。”

“凈瞎說,我是要去探探虛實!佛宗閉關不出,我們不能放任人國為魔教所掌控。”

“嘻嘻嘻,具體要怎么做呢。”

“走一步算一步,先把金陵城情況摸透了再說,我們的任務既然是打探情報,便要做好情報的搜集工作,及時傳達給師父他老人家。”

“你們是怎么傳信的啊。”

“飛燕傳書。”

“燕子在哪。”

“嘿嘿。”方白羽一副諱莫如深的表情,抿嘴不答。

“切,還瞞著人家呢,一點都沒把人家當自己人。”

“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讓你知道的,鶯鶯師妹。”

目光重新落在擂臺上面,一邊是腳踩巨大蜥蜴的通天教道士萬妖王,一邊是一身黑袍,一把血劍非常低調的黑魔王,兩邊究竟誰更勝一籌!

“正好趁這個機會,近距離地觀察一下通天教的法術和魔教法術各有什么特點。”

“咚!”銅鑼聲響,“我宣布,斗技場主戰賽正式開始。”

比賽鑼聲剛剛響起,黑魔王就高高舉起手中的血劍,達到最高后再用力插入地面,綠色的光亮起,主擂臺化作巨大的法陣,地面翻起,恐怖的白骨歡快地爬出來。

“拜鬼宗高手!”方白羽瞬間認出了這套法術的來路。

魔教二宗三堂,二宗指的是冥王宗、拜鬼宗,三堂指的是烈弓堂、蚩尤堂、合歡堂,其中拜鬼堂的高手最讓白羽記憶猶新,那一宗的人擅長御鬼之術,既能駕馭怨靈,又可統帥骷髏輪回尸,非常陰森霸道。

拜鬼宗高手如鬼蛇,如陰長空,險些在龍虎山一戰中置白羽于輪回地。由于印象過于深刻,所以其宗派內的高手一出手便已被白羽勘破路數。

“血劍御百鬼,看他施法的速度應該是個高手。”柳鶯鶯也對魔教有著一定的了解。

“確實。”

兩人說話的功夫,上百只骷髏骸骨已然從地底下爬出來,張牙舞爪地向著萬妖王沖過去,被后者身下的蜥蜴尾巴一甩打倒一大片,再舌頭吞吐又打倒一片。

但那光芒不滅,從地底爬出來的骷髏骸骨便越來越多,仿佛沒有窮盡一樣,它們骨頭白慘慘的,眼眶的位置燃燒著幽綠的光,瘋了一般撲過去,前面的骷髏被打散架了,后面的立刻跟上,很快巨大蜥蜴的身上便爬滿了這種東西。

“滋滋滋!”威力巨大的雷霆從萬妖王燃燒的符箓中出現,在骷髏大軍中沖出一個缺口,直奔黑魔王而去。

“好大的雷霆啊!金木水火土五行,雷不在其中,屬于特殊的力量,放眼蜀山也只有碧池峰眾能夠駕馭,想不到這新近崛起的通天教竟然能用通過符箓將它召喚出來。”柳鶯鶯夸張地張大嘴巴,把彩兒抱得緊緊的。

“關鍵在那道符箓上,我很好奇那東西是如何撰寫成的。”方白羽以天啟之眼遠望符箓,能夠看出大概的端倪但不能肯定。

巨大的雷霆從符箓中產生沖向黑魔王,后者保持雙手持劍刺地的姿勢不變,身前的地面忽然亮起一道陰森幽綠的光,一只體型巨大的骷髏骸骨手持骨盾在綠光中探出半個身子,“轟隆隆!”雷霆沖來,與骨盾激烈交鋒,最終被擋下。

萬妖王手中的黃符燃燒殆盡,沒能擊破黑魔王的防御,坐下大蜥蜴身上已經爬滿了骷髏骸骨,那些恐怖的骷髏靈巧而具有攻擊性,趴在大蜥蜴的身上如同行軍蟻纏住了獵物,你一下,我一下,大蜥蜴很快就支撐不住了,踉蹌倒地再也爬不起來,臨輪回之前用舌頭卷起萬妖王將其拋到空中,在那里,早有一只大鳥等候著,萬妖王騰空而起站在了大鳥背上。

他拿出第二道黃符,雙手持劍刺入,黃符燃燒起來,萬斤巨石滾滾而下,手持盾牌的巨大白骨頂在黑魔王的前面,巨石每砸下一次,它的身體便劇烈的顫抖一下。

與此同時,又有一片幽幽的綠光出現,一只體型同樣巨大的骷髏骸骨手持骨弓在綠光中現身,張弓搭箭射向萬妖王。

“看啊,看啊,這場面真是壯觀極了。擅長馭獸的萬妖王卻在寵物的數量上被壓制住了,黑魔王真是厲害,其召喚的骷髏士兵仿佛無窮無盡,場面太嚇人了,好害怕!”伴隨著解說員恰到好處的解說,“嗖”的一聲,一支骨箭射上天空,擊碎一片翎羽,擦著大鳥的身體飛過沖入云層。

“嗖嗖嗖!”緊接著,第二支箭、第三支箭、第四支箭沖入天空,角度刁鉆,速度奇快,載著萬妖王的大鳥連續躲過了前兩支箭,到第三支箭到來時只聽“砰”的一聲,再也躲不過去了,柔軟的腹部被開了一個大洞,血下如雨,大鳥從天上墜落下來。。

“好遺憾,萬妖王的寵物被擊中了,比賽會就此結束嗎,賭局馬上就要關閉,快抓緊最后的機會為心儀的選手押上重金吧!”

“果然還是魔教中人更勝一籌。”柳鶯鶯遺憾地擺擺手。

方白羽卻說:“未必!”

大鳥下墜的過程中,萬妖王毫無慌張之色,他整個身體開始異化,全身上下長出屎黃色的毛,雙手變成翅膀,雙腿化作鳥爪,肩膀上長出長長的脖子,左右各生出一顆鳥頭。x

如果葉飛在場的話一定認識萬妖王化作的生物,正是三頭金烏,他直搗皇宮殺死了人國的帝王通天教的首領,卻沒能就此終止通天教的罪行,反而讓該教成長的更加龐大,現下,人獸融合的技術已在教派內大多數教眾身上應用,讓普通教眾戰斗力倍增,不僅如此,這項技術還得到了進一步的升華,以前人獸融合后若你靈魂過小會被妖獸吞噬占據主導,失去身體的控制權,現下大多數的通天教眾在人獸合一后都可以維持本我,不再被體內的妖魂所驅使。

這證明老皇帝仍不是通天教真正的教主,還有更強大的人站在他的身后。

人國這攤水太深了,葉飛以為自己捅破了天,卻哪里知道,他只是掀開了其中的冰山一角。

方白羽一行三人來到人國,看到了葉飛離去后人國出現的混亂局面,這個原本和平的國度似乎就要發生戰爭了,各方勢力都在蠢蠢欲動。

萬妖王在下墜過程中顯現出三頭金烏的妖獸形態,這個形態下,它長著一顆人類的頭,兩顆鳥妖的頭,身體增高到三米左右,后背長出翅膀,翅展五米,兩條腿化作爪子,鋒利而堅硬。

左右鳥頭一生出來,便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聲音刺耳不說似乎還能擾亂人們的心智。

鳥頭之上鳥喙鋒利,眼睛像蜂巢一樣布滿了網狀的小格,飛行的時候冤魂厲鬼圍繞著身體,顯得恐怖而猙獰。

萬妖王趁著下墜的機會沖向對手,化作一把沖鋒的劍!

“刷!”的一下子,將手持骨弓的巨大骷髏沖散了架,再凌空佇立,向著持盾的巨大骷髏釋放鬼怨什剎炮,“轟轟轟!”滿含冤魂戾氣的鬼怨什剎炮從鳥嘴中吐出,沖擊在巨大骷髏的骨盾上發出震天動地的巨響。

眾人清楚地看到,白骨之盾慢慢被融化了,鬼怨什剎炮最終穿透骨盾,再穿透巨大骷髏沖向骷髏身后的黑魔王。

“比賽要結束了嗎!”在場的所有人生出同一個疑問。

“轟!”鬼怨什剎炮落地,造成范圍巨大的爆炸,狂暴的氣流四散奔涌,為結界抵擋一部分,為觀眾們的肉身承受一部分,氣流沖過體表的時候,仿佛冤魂在身體上游過,遍體惡寒。

“只怕通天教的邪惡更在魔教之上!沖刷過地面的冤魂代表了死者的怨念,如此多的數量不知有多少枉輪回者了。”

塵土飛揚,光濤陣陣,一道人影手持血劍從塵埃籠罩的范圍內跳出來,雙手持劍一劍斬向身在半空中的萬妖王,后者鳥爪向前迎戰。0

兩者快要交匯至一處的時候,黑魔王卻忽然消失,再出現時已到了萬妖王身后,橫著一劍將一顆鳥頭斬下。

“嗷嗷嗷嗷!”鮮血狂飆,鳥聲尖銳,卻并非是憤怒而是興奮,仿佛一顆鳥頭被斬下,另外的兩個頭可以擁有身體更多的控制權從而興奮不已。

黑魔王又在消失,他所施展的是拜鬼宗特有的輕身功夫迷蹤步,拜鬼宗人大多數不擅長近身作戰,在敵人沖過來的時候需要靈巧的步伐用來逃生,迷蹤步便是在逃跑時發揮作用的,此人將此步伐用作進攻,是強行將缺點轉變成優勢,是個高手。

只可惜,同樣的招數不能奏效第二次,當他再一次出現的時候,萬妖王的鳥頭已然可以看破他的路數,鳥喙開閉將他手中的血劍咬住,再踢出一腳。

“噗!”那不是腳,而是鋒利的爪子,黑魔王的袍子被撕碎了,身上出現了觸目驚心的傷口,落葉般向著地面墜落。

萬妖王拍打翅膀追上,興奮的大喊:“哪里跑!”

卻沒想到黑魔王落地之后又一次雙手持劍高舉達到最高,繼而插入地面:“刷!”一道血色劍罡自地面沖出,將萬妖王一舉貫穿,定在空中。

萬妖王還沒有死,傷口之處冤魂厲鬼瘋狂地外鉆,撕咬劍罡,像要將其咬斷,黑魔王再加了把力,血色劍罡暴起,將萬妖王徹底化為齏粉。

“哦吼吼,出現了,本場戰斗的勝利者是黑魔王!這是他連續取得的第四場勝利,常勝將軍萬妖王被斬落馬下!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場比賽啊,讓我們鼓起熱烈的掌聲,向他表示祝賀。”

話是這樣說,觀眾席上卻無一人鼓掌,大家都心有余悸,大家都后背濕透,剛剛的比賽別說是凡人看了,就是在仙人眼里都是很恐怖的,那一具又一具的骷髏士兵,那恐怖的鳥妖,那透體而過的冤魂厲鬼,這一切一切都太詭異了。

“走吧。”方白羽站起了,彩兒圍繞他英挺的身軀飛舞盤旋,像是耀眼的星,“到了離開的時候。”

“白羽哥哥咱們接下來去哪里啊。”柳鶯鶯問。

“再轉轉,看外面燈火通明想必還有其他好玩的地方。”話鋒一轉,白羽指向黑魔王走出來的甬道,“彩兒,那條甬道里放著很多籠子,籠子里裝著不少獅虎,你去吧。”

“好嘞,爹爹你可真是善解人意。”

“去吧去吧。”

星星狀的彩兒向著黑暗的甬道飛了過去,燈火通明的斗技場沒人注意到它,進入了甬道的入口又往前飛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一個個籠子,這些籠子全部嵌入了兩邊的墻壁中,籠子里伺養著獅子、老虎還有豺狼,其中的一些身上有傷。

彩兒流動的身體化作一張臉,眉開眼笑的樂開了花:“嘿嘿嘿,爹爹說不定早就想這么做了,只是一直在掌教那糟老頭子的看管下不太好意思。”話音剛落,它流體狀的身體急速膨脹化作一個圓滾滾的球,球體從中間裂開一道縫,黏糊糊的舌頭吐出,牙齒從里向外生了一層又一層,里面的小而外面的大,東倒西歪的排列看上去很惡心,整個身體化作一張巨大的嘴,“小寶貝們,我來啦!”這個樣子是彩兒最喜歡的一個姿態,因為最適合吞咽,在這巨大嘴影的籠罩下,號稱萬獸之王的獅子和老虎全部瑟瑟發抖,彩兒才是真正的恐怖。

“白羽哥哥,那個小家伙干什么去啦!”柳鶯鶯一臉疑惑地看著彩兒消失在黑暗的甬道深處。

“它去找點吃的。”白羽知道柳鶯鶯的真實身份,對她沒有特意掩飾,“咱們走吧,斗技場之行真是沒有白來,收集到了非常有價值的情報,是時候離開了。”

兩人轉身準備離開,卻發現一個穿金戴銀的胖子帶著四個打手惡狠狠地堵住去路,他正是之前被柳鶯鶯一口迷魂氣搶走位置的那個人,柳鶯鶯不僅僅搶走他的位置,還放走了他獸欲發泄的出口舞女,這事情做的是不太地道。

胖子回來了,證明迷魂氣的效用已經過去,他是來算賬的。

柳鶯鶯正想有所動作,方白羽卻已經上前一步,鴻鵠劍出鞘,白羽雙手持劍水平遞出,“刷”的一下斬掉了胖子的頭,不,不是頭,是頭上的帽子,接著歸劍于鞘,握住柳鶯鶯的手,兩人手牽手從胖子身邊走過,往前去了。后者呆愣在原地,直到兩人走遠了才像一灘肉泥一樣跌倒在地,黃色的液體從褲襠里流出來,仔細看,他被斬掉的并不僅僅是帽子,還有一層黑發,那鋒利的劍鋒貼著頭皮表面斬過,分毫不差的將上面的毛發斬去,干凈利索,胖子身后的四個保鏢都是練武之人,見了白羽出手便知道實力差距太大,全部選擇為其讓路。

“白羽哥哥,你好帥啊!”柳鶯鶯摟著白羽的胳膊。

方白羽淡淡的笑,不置可否。div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