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十章 兩輩人的紛爭(二)

更新時間:2021-10-01  作者:小妖方狄
葉飛喘著粗氣,蓬萊島主卻很從容,自從最開始的狠下殺手無功而返后,他就變得極為耐心,耐心地讓你覺得害怕,心態調整之快不愧為一派之首。看著他的笑容葉飛總覺得不太對勁,有什么不協調的地方存在卻說不出來。

“堂堂蓬萊仙島就這點能耐,可不要笑掉別人的大牙哦。”葉飛挖苦,他要激怒對方找到破綻,找到機會。

但身經百戰的蓬萊島主豈會輕易上當,蓬萊島主保持著優雅中藏著幾分邪異的笑容,淡定注視葉飛,目光中三分欣賞,三分遺憾,四分惡毒。

“你是個好苗子,不能將你收歸麾下本圣很遺憾。”

“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對于你的欣賞我都很感謝,但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你的好意我不能心領。”

“還真是個倔脾氣的家伙呢。”

“我一向如此。”說到這里,葉飛目光忽然一變,往斜刺里邁出一步大喊:“縮地成寸。”

蓬萊島主倒是沒想到他忽然如此,看他一步邁出的方向意識到了什么,馬上也往前一步消失在風里。

葉飛和蓬萊島主同時現身,很明顯空間法術的釋放也是有著快慢之分的,他們兩人同時出現湖水中央的立柱旁,葉飛把手伸向放在立柱上的仙丹,蓬萊島主以指中劍斬向葉飛的頭。

他心狠手辣,下手的時候從來是攻擊要害。兩人同時向著自己的目標去了,行動幾乎是同步的,在葉飛的左手無限接近不死仙丹的時候,蓬萊島主的指中劍也已經降落到葉飛的脖子處,只差一步就能讓他身首異處。

蓬萊島主感到驚奇,驚奇于葉飛無論如何也要拿到仙丹,甚至不惜犧牲生命,要知道,被指中劍砍中脖子,葉飛哪怕是大羅金仙,也是必死無疑。

“嗯”

“嗯!”眼看著葉飛奮不顧身,終于搶到了不死仙丹,而蓬萊島主的指中劍也已經降臨至他脖頸處,只差一點便要將之砍斷。

千鈞一發之際!

片片飛花到來凝聚成盾,將指中劍下落的勢頭緩了一緩,葉飛趁機抓住仙寶逃開,一頭撞入湖泊向下潛游。

“果然是壞小子的作風。”蓬萊島主站在原地不急著追擊,思考剛才的一幕露出深深的笑。葉飛從一開始就已經算計好了一切,他一直挨打,偶爾反擊,忽然撲入生命湖看似是為了復原傷勢,實則是讓身體距離不死仙丹更近,因為論空間法術的應用,他遠遠比不上自己;與此同時,葉飛不斷激怒自己,讓自己殺心泛濫,用最兇狠的技能出招,要知道,技能中蘊含的力量越強,蓄力時間就越長,進攻路徑就越好判斷。比如說自己斬出的劍罡,基本都要保持一定距離留出一段時間做蓄力,防止敵人接近,比如自己的最后一招,明明可以早些出現斬斷葉飛的腿,卻偏偏最后一刻出現砍他的脖子,就是這微小的差別讓葉飛不僅保全了性命,更是險中求勝,強取不死仙丹。現在看來,一切都在葉飛的計算之內,他的目標說到底只有一個神仙島不死藥!x

“好啊,好啊,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了不起,難怪能夠力挫那個人的兒子,難怪能夠將人間之國攪得天翻地覆,難怪婷希如此重視你,廷方如此崇拜你,葉飛呦,你的身上確實有著閃光的地方,連本圣都覺得了不起呢。

唉,但是可惜就可惜在,你和本圣不是同道中人啊,既然不是同道中人便需要及早殺了以防后患!你的存在對蓬萊仙島將是致命威脅。”

看著葉飛在水下的影子越來越小,看著他不斷努力在水下揮劍試圖斬開池底,逃脫升天。蓬萊島主露出一抹邪笑:“葉飛,你應該知道這里是本圣的地盤!要想在這里打敗本圣,就連李易之都做不到,更何況是你這個毛頭小子了。”

他右手舉高,須發上揚,整個身體形成一道向上的立場,緊接著,金色的生命之水居然被其倒吸過去,吸入掌心為身體吸收。0

“葉飛啊,本圣的能耐只發揮了百分之一都不到呢。”恐怖的吸力傳達過去,整個湖泊中的水旱地拔起,逆沖向天,流入蓬萊島主的掌心。

“藍鯨吸水!看你往哪里走!”

身處水下的葉飛驟然感受到一股吸涿之力從身后傳來,回頭一看才發現整個水池的水都被倒吸回去,納入蓬萊島主的掌心。

葉飛早已將仙丹收好,他轉過身子,右手持朝花夕拾劍在水下斬出一道劍罡。

“刷!”劍罡劃破水體沖向蓬萊島主,距離近了居然也是越來越小,為其手掌吸力所食,納入掌心之內。

“葉飛哦,本圣用的可是蓬萊仙島的正統仙法,比之你蜀山的道法如何啊!”蓬萊島主哈哈大笑,自他掌心透出的吸食之力越來越強,周圍水體盡皆上揚,連帶葉飛一起被吸取,不能自已地往上浮起。

葉飛管不了那么多了,在水下發聲,大喊:“縮地成寸。”卻萬萬想不到連空間系法術都不能奏效,蓬萊島主掌心的吸力仿佛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所有的法術、體術、劍術在它面前都會失效。

“太厲害了!蓬萊仙島的正統仙法太厲害了,與蜀山的法術比起來,蓬萊仙島的仙法更接近于鐘離師兄施展的逆轉乾坤之道術,能夠跳出五行之外,達到匪夷所思的效果。

“這樣下去可不妙啊!”眼看整個生命湖的水被吸收了大半,葉飛越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自己雖有童子金身護體,但被吸進那黑洞似的掌心被封印起來,就算復原能力再強也無處施展了。

“怎么辦!”葉飛隔著迷離的水波往蓬萊島主的身上望過去,忽然想到了一個法子。

兵法有云:圍魏救趙!

自己要想脫身,便需要避實就虛,讓蓬萊島主感受到危險自動解開仙術。

距離頗遠,葉飛操控花瓣云慢慢來到蓬萊島主的頭頂,忽然發動攻勢。蓬萊島主掌心的吸力是面向一個方向的,在這個方向上所有的攻擊都會被吸收,進而無效話,換句話說,這個仙術在它釋放的方向上是無敵的。但是,只要是仙法就一定會有弱點,這就如同所有人類一定會存在性格缺陷,不存在完人之說,根據這個理論,葉飛猜想只有從仙法釋放的背側發動攻勢,才有可能起到效果。

而花瓣云就是最好的攻擊手段!

葉飛操控花瓣云偷偷接近了蓬萊島主的后腦,等到距離得足夠近了再猝然發動襲擊,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蓬萊島主早就注意到花瓣云的存在,早前也見識過它的厲害,不得不以仙力震爆震開無所不在的血色花瓣。

他這邊吞吐仙力,可就讓正在釋放的“藍鯨吸水”仙法效果為之一減,葉飛趁此機會,連續施展縮地成寸遠逃而去。

“哪里跑!”蓬萊島主收回仙法一步邁出,這一步邁出比葉飛多次施展縮地成寸跨過的距離還要遠,直接出現在葉飛的身前,用指中劍攔住他的去路。

葉飛也不廢話,直接一劍捅過去。“砰!”指中劍和朝花夕拾劍硬捍一記,葉飛仗著前沖的勢頭硬是拼了個平手,凝望蓬萊島主冷笑著問:“你的仙劍呢,為何到了現在還不出劍!”

蓬萊島主反手一劍將葉飛逼退回去,目光中流露出幾分不屑:“就憑你,也配讓本圣出劍。”

葉飛卻看出他目光中的不屑是裝裝樣子,上下打量他的身體,忽然靈光乍現,突兀地問:“你你不會”

后面的句子尚未出口,蓬萊島主已然連出三劍。這三劍不僅大有學問,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做“劍三”,是蓬萊仙島遠負盛名的劍技。

此劍來歷不祥,大放光彩是在第一次正邪大戰的過程中,當時蜀山第三代掌門云中子孤身闖入魔教地穴遭到埋伏被斬去一臂,歸來之后便卸去了教主之位,隨之而來的是魔教席卷整個九州的瘋狂報復,導致佛宗、蜀山、蓬萊原本互有嫌隙的三個大派不得不被動結盟,與之抗衡。

在雙方你爭我斗的過程中,當年的蓬萊島主以劍三絕技橫空出世,殺敵無數,威名赫赫,讓蓬萊仙島的強大第一次為九州所知。

劍三分為劍招和劍意兩部分,兩者合一可以達到最大威力,但是在那一代蓬萊島主之后,接下來的島上人再也沒有能夠掌握劍三之意的,最多就是領悟劍招,即便如此已經很強。

現任蓬萊島主同樣沒有領悟劍三之意,所使用的是徒有其表的劍技,已很強大。

出第一劍,已給葉飛帶來如山的壓力,他這一劍刺出,葉飛面前仿佛出現了一座看不到盡頭的高山,筆直飛來,劍力之渾厚匪夷所思。

葉飛眼見根本無法抵擋這一劍的威力,連退三步,最后一步用出縮地成寸術消失在原地。

但當他再出現時,高山還是停留在眼前,距離未曾一分變遠反而是減少了很多,離他更近了幾分。

葉飛再退,無論怎樣都逃脫不了指中劍的追擊,面前的高山已可將他壓成肉泥。

再往后退,便是墻壁了!

葉飛知道自己已無路口走,干脆把心一橫,逆境之下用出一招有去無還。

強光乍起,葉飛和蓬萊島主交錯而過,蓬萊島主貼著脖子的衣領被劃破,葉飛胸前留下一道口子,看傷口的深度,也就是擁有童子金身的葉飛能承受,換第二個早就趴下了。

蓬萊島主冷笑一聲,足尖一點,像羽毛那樣飄然而起,在空中畫了個半圓,重新降落在葉飛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你這年輕人真是了不起,小小年紀居然能接住劍三中的第一劍,連本圣都不得不夸贊你。”

葉飛卻道:“知道我為何不逃走嗎!”

“因為逃不掉!”

“錯了!你剛才施展的劍招小爺我很感興趣,應該還有后續吧,快快使出來讓小爺我爽個夠。”

蓬萊島主萬沒想到葉飛會如此回答,葉飛突然暴起的時候,速度快的連他都看不清楚,兩人交錯而過以后葉飛雖然受了傷,確有短暫時刻可以逃走,但沒有逃,原來是想看到劍三劍法中的另外兩劍。他馬上明白了葉飛的意思,“你不會是想學習劍三吧!未免太過狂妄。”

“原來剛剛那一招名字叫做劍到這里,葉飛眉峰一跳,手持仙劍,右手和右腿同時上揚,舞了個金雞獨立式,“你算是說對了,小爺我就是要學你的劍技!”

“口出狂言!多少島主無法領會的至高劍技,你想靠區區一目便窺得其理,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知天高地厚嗎!”葉飛身法變換,手、劍、腿呈現不可思議角度,從未在蜀山劍法里出現過的角度,“依我說啊,鼠目寸光的是你才對。”氣流飛瀉,葉飛一劍刺出,劍出如山。

“難道”這一劍到來,看得蓬萊島主心中一顫,“劍三”

他做夢也想不到,葉飛只是看了一次,就能照葫蘆畫瓢將蓬萊仙島的成名絕技偷了去。

他哪里知道,葉飛之所以學的如此之快,一是因為資質無雙,千萬人中無一;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劍三的第一劍和葉飛精通的劍技有去無還有著相似之處,所以只看一眼,便能大概還原。

葉飛回憶著蓬萊島主出劍的畫面,學著他的樣子斬出一劍,劍勁強力剛猛,仿佛一座看不見盡頭的大山浮現而出,向著蓬萊島主傾軋過去。

后者連退三步,退不是因為怕,而是他確實為葉飛驚人的學習能力所震撼,等到第三步落地,蓬萊島主已經恢復了常態,目光一冷,道:“既然你想看完整的劍三,本圣就滿足你。”

長劍一抖,他往后退了第四步,這一步退出他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到十米開外,蓬萊島主凝心聚意,輕薄的氣刃在他手中出現千般變化,最終所有的變化又匯聚在一個點上,隱隱約約地,仿佛他的整個身體都變成了虛靈的狀態。

“劍三第二式,破碎虛空!”蓬萊島主離地而起,人劍合一沖了過來,整個人仿佛進入空靈狀態,似實若虛,看不真切。

“刷刷刷刷刷刷!”整個洞府被數不清的凌厲劍影所充斥。

葉飛和蓬萊島主同時沖向對方,越來越近,兩人一個用的是劍三的第一式“氣若雄山”,一個用的是劍三的第二式“破碎虛空”,是以蓬萊仙島劍法互攻。

“刷!”最終交匯至一處。

不可思議的,蓬萊島主的指中劍完全看不到具體位置,連同他整個人都是虛無縹緲的,是如真似幻的,葉飛如山的劍技在他面前失去了用武之地。

“刷!”兩人又一次交錯而過,這一次,蓬萊島主完好無損,而葉飛拿劍的右臂被砍斷了,整條手臂無力的垂下,鮮血浸透了半邊衣衫。

強者,終究是強者!

實力的鴻溝是不可逾越的。

葉飛在未盡全力的蓬萊島主面前像是個調皮的孩子,被一次次的鞭打調教,而每次鞭打調教過后,葉飛身上的傷勢就更重一些。

葉飛知道打不過了,他要召喚氣吞山河卷逃跑,但是已經暗中窺視他很久的蓬萊島主一看頭頂空間如蛋殼剝落便知道葉飛要做些什么,左手抬起,空間力量洶涌而出,居然生生將剝落的空間彌合,讓氣吞山河卷無法出現。

“天吶!”這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居然連氣吞山河卷都無法召喚出了。

實力真的過于強大。div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