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九章 兩輩人的紛爭(一)

更新時間:2021-10-01  作者:小妖方狄
這世上有兩種戰斗是無法避免的,一種是同惡人之間的戰斗,作惡之人以欺壓他人為樂,你不與他戰,他便欺壓你,為此必須開戰,一戰到底,將惡人打敗;一種是同意見相左之人的戰斗,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意見相悖的人不一定都是壞人,但意見相悖的人肯定會因為不同的意見產生分歧,嚴重了就會拳腳相向,會爆發戰爭。

這兩種戰斗,都是無可避免的,特別是與惡人的戰斗,對惡人的讓步是對自己的殘忍,對他人的不公,面對惡人你要一戰到底,將他揍趴下再也無法為惡。這是葉飛的道,是替天行道!

歲月無情,蒼天有眼,萬事萬物遵循其理,人生百態造化無窮,唯惡之一道需要除盡,斬草不除根,后患自無窮。

強橫的實力來源于強大的心,修道者認為:強大的修為是強大的心與強健的體共同造就的結果。凡夫俗子,走馬觀花;修我仙道,其樂無窮。

對普通生靈來說,活著便是勝利;對人類來說,活的精彩才是勝利。

想要活的精彩,便需戰天斗地,唯我獨尊,創造一條專屬于自己的霸道之路。

道路、道路,先有道,才有路!

狂風起兮,戰歌嘹亮;長劍舞兮,唯我獨尊;天地裂兮,我心依舊;路遙遙兮,神州華彩。

站在十字路口,你要做的不是選擇,而是開拓出第三條屬于自己的路,一條筆直的通向彼岸的自由之路。

路都是人走出來的,道只有人才能修煉,我自笑天高,我狂故我在。

蓬萊島主身為葉飛的長輩,卻毫無廉恥地率先發難,可見他是個不在乎世俗目光的人,不在乎禮義廉恥的人,他的心中只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八個字。

葉飛不愿意順從他,在他看來便需要被消滅。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處世哲理,不能說蓬萊島主這樣做有什么錯,只能說他的路走的有點歪了。

他這一揮掌,一股強大的氣機便撲出了,其間夾雜著旺盛而詭異的生命力,讓你感到是一團金燦燦的氣迎面撲來。

葉飛還有兩個疑問沒有解開,究竟服用仙丹的后遺癥是什么,為什么作為宿主的都是人類!

但他已無法得到解釋,因為蓬萊島主已經撕破臉皮。

看到偽善者真面目的人必須死,這是古往今來不變的真理,葉飛的命運似乎已經注定。

實力差太多了,蓬萊島主是與蜀山掌教并稱的人物,其存在太過強大葉飛怎會是對手。

葉飛明知實力差距太大,所以他選擇避實就虛的戰術,他往前一步消失在原地。

“轟!”再出現時已到了三米之外,他的空間跳躍實在太不穩定。然而蓬萊島主居然能將他不穩定的空間跳躍預測出落點,同樣動用空間力量出現在他現身的地方踢出一腳,“噗!”只一腳,便將葉飛踢出十一米,在水面一路跌跌撞撞,直到撞中墻壁。

葉飛后背緊緊撞在墻壁上,四肢和脖子因為慣性猛烈后甩,整個身體在劇痛中顫抖。

蓬萊島主出現在面前,他用出空間系法術的時候比葉飛流暢多了,一手捏住葉飛的脖子,一手攥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噗!”葉飛的皮肉骨頭為這拳上的巨力深深凹陷進去,胃汁連同鮮血一起噴出,眼睛都被打紅了。

蓬萊島主打了一拳還不過癮,捏住葉飛脖子將他猛烈摔在地上,高抬起右腿順勢下壓,“轟!”將葉飛的頭踩入爛木頭中。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要闖進來,這就是拒絕本圣的下場!”很明顯蓬萊島主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葉飛腦袋被踩住的時候整個頭“嗡”的一下,記憶陷入到短時間的空白之中,耳邊產生巨大的嗡鳴,四肢完全失去了控制。等到意識終于回復,蓬萊島主已然矮身,一條手臂高高舉起,手肘彎曲,手掌攥拳,沖著他的面門就砸了下來。

“他奶奶的,你以為老子好欺負啊!”戰斗民族的血液爆發,葉飛就算是死,也不能死的如此屈辱,也要讓對手付出代價。

瞬間!地面裂開了一道縫!

葉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爆氣,雙手像蛇那樣纏卷住蓬萊島主下砸的手掌,身體后傾,雙腿纏住蓬萊島主的胳膊,這是藥人交給葉飛的唯一一招防身技能“三角鎖踝術”。

葉飛這輩子什么都可以忘,唯有與藥人的一段經歷永遠忘不了,那是他人生中最艱難的一段時光,是與一個全身長滿爛瘡的壞脾氣老人共同度過的時光。

葉飛用出三角鎖踝術,蓬萊島主臉上的表情第一次有了變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終于知道李易之那家伙為什么不喜歡你了!這可是魔教教主水君月的成名絕技啊!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水君月又是什么關系。”

“什么水君月的成名技難道自己認識魔教前任教主的事早已被掌教洞悉了”來不及多想,葉飛以三角鎖踝術固定蓬萊島主的右手,誓要將他的手掌掰斷,將臂骨掰折。

后者居然完全不以為意,上一個如此不在乎疼痛的人讓葉飛想起了如瘋如魔的炎天傾。

葉飛看著他的表情很不舒服,雙手用力生生將對方的手掌扯斷。

“咔嚓!”一般情況下,在被葉飛以三角鎖踝術控制住以后,大多數仙人都會選擇用出仙力震爆的招數,以爆發性的力量將葉飛彈開。然而蓬萊島主沒有,蓬萊島主微笑地看著葉飛掰斷自己的手掌,像是故意的一樣,一點反抗都沒做,等到手臂被掰斷了,居然化作植物的枝蔓反纏向葉飛,驚的葉飛連連后退。

蓬萊島主站起,葉飛也站起,島主站起后拍拍身上的塵土對葉飛說:“看到了這就是服用仙丹的代價。”

葉飛想到來時的路上那些如同干木頭似的人類,遲疑地道:“吃下仙丹會變成植物”

“葉飛呦,世上除了植物哪里還有不死不滅,不老不壞的存在!只是,人永遠無法成為植物,所以便有了殘忍的副作用,那是服下仙丹者必須承受的代價。”

“代價到底是什么!”

“死人是沒必要知道的。”

伸出的枝蔓重新收回,化作完整無缺的手掌,蓬萊島主對著葉飛冷笑一聲,往前一步再度消失在視線中。

葉飛馬上警覺,往后一步也消失了。一旦領悟空間法則,仙人的戰斗就變成了空間大戰,時隱時現,時左時右,突破空間的束縛,完全無跡可尋。

葉飛再出現時,往斜后方退了三米,蓬萊島主先一步達到他出現的地方,兩指手掌抱在一起從高處向下砸,“砰!”又一次將葉飛砸入地面。但這次與之前不一樣了,葉飛這次是臉朝下摔了個狗啃泥,后腦整個暴露在外面,那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一旦受到傷害的話連童子金身都未必能復原。

“葉飛,你身上又有魔教教主的功夫,又有佛宗高僧的童子金身,徹頭徹尾是個異類,難怪李易之他懷疑你,不信任你,甚至將你派下山看看佛宗有何反應!只怕李易之一直都把你當作敵人安插進蜀山的間諜時刻警惕吧,你的命運還真是可悲。”

同樣的姿勢,蓬萊島主舉起右手,手肘彎曲,手臂拉伸蓄力完成,猛烈釋放:“葉飛,去死吧,你的存在根本就是個悲劇,無論在哪都不會討好,死是最佳的解脫方式。”x

葉飛的頭被蓬萊島主的左手摁進地面,用盡全身所有力氣才抬起一道縫,吐出鉆進嘴里的木頭渣子:“我!命!由!我!不!由!天!”

葉飛先蓬萊島主一步,抬起右拳往地面砸去。

“轟隆隆!”天搖地動,和蓬萊島主貓捉耗子似的玩笑不同,葉飛的出拳畢集全身所有力量,一拳砸下,氣流飛竄,天搖地動。

終于創造一線生機!葉飛緊接著大喝:“縮地成寸!”消失在風中。

這一次,他出現在金燦燦的湖水中央,像只青蛙那樣將整個身體浸泡進去,興高采烈的沐浴。

“老子躺在仙湯里和你打,看你能怎樣!”這整座湖都是從人類宿主身上提取的生命精華,無論是沐浴還是吞咽都能讓體力和傷勢快速恢復,葉飛沐浴其中,相當于是地痞耍無賴,既然打不過我就和你干耗,你也奈何不得我。x

可是,蓬萊島主可不是一般人,面對葉飛的無賴行為他一點沒用動怒,甚至連面色都沒有變一變。他右手雙指并攏,往斜上方指形成一把看不見的氣劍。

“很久沒有人能陪本圣過兩招了,葉飛你看似一根腦筋,其實油腔滑調,反應靈活,還真的是個人才。要殺你,本圣于心不忍,最后問一次:“本圣的要求你究竟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不好意思你打錯注意了,小爺我活到今天,從來是吃軟不吃硬的!能回答你的只有三個字不可能。”葉飛兩條腿浸入水中,右手虛握召喚朝花夕拾劍舞了個劍花,“小爺我從來沒怕過,放馬過來。”

“年輕人勇氣可嘉!只可惜本圣向來記仇,對于不識好歹的家伙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說時遲,那時快,蓬萊島主凌空而起,雙指并攏成劍,一劍刺出。

到目前為止他還未動用真正的仙劍,以他的性格絕不是一意托大,恐怕還有其他原因存在。

葉飛便抓住這個機會,和所謂的九州三大高手之一的蓬萊島主斗上一斗,沒有絲毫怯意。要知道,凈壇主持葉飛都硬剛過,他有殺手锏,那個叫做歸元寂靜劍的神技。感覺掌教無論出于什么目的將這套劍法傳授給他,都是變相成就了葉飛,因為葉飛外有氣吞山河卷加持,內有羅剎族遠古血脈的庇護,使用歸元寂靜劍根本就是無敵的!甚至能夠跨階挑戰!無非就是損耗壽命,但壽命損耗又能怎么樣呢,葉飛他壓根就不怕死。

蓬萊島主一劍刺下,葉飛手持三尺長劍應對,用出了最強防御劍技圓之道!

“刷刷刷,刷刷刷”眨眼功夫,葉飛和蓬萊島主連對二六一十二劍,蓬萊島主以氣劍對真劍絲毫不落下風,劍出詭異,靈幻如蛇,剛猛如虎,逼得葉飛連連后退。

等到第十三劍對拼過后,蓬萊島主忽然反手一劍,正刺在葉飛的肩膀上,鮮血瞬間涌了出來,血滴在池子里,居然沒有被金色的湖水同化,而是保持血滴的形狀繼續向下沉,沉入湖底。不單單這一滴血,剛才也是這樣,從葉飛體內流出的鮮血不能與金色的湖水相容,全部被金色的湖水包裹了,形成一個個微小的顆粒。這個細節葉飛和蓬萊島主都沒有注意到。

蓬萊島主一劍刺入葉飛肩膀,后者連退三步終于反手一劍將蓬萊島主的劍刃挑開,緊接著將身子沉入水下,借著湖水的滋潤快速恢復傷口。

蓬萊島主見此冷笑,雙指并攏成劍往前斬,一道劍罡快速形成劃過水面。

“刷!”切開水體,形成中空區域攻向葉飛。

后者站在原地,雙手持劍劃圓,劍刃從左后方挪動到右前方,畫出一個耀眼的光弧,“轟!”朝花夕拾劍與飛來的劍罡激烈摩擦碰撞,閃出耀眼的火星。

葉飛兩臂青筋暴跳,雙手蓄力,終于在最后關頭借著劃圓形成的向心力將劍罡推向高處。“轟!”飛往高處的凜冽劍罡將洞頂撞爛尤不罷休,一路向前不知將多少密室隔斷撕裂。

“刷刷刷!”蓬萊島主一點不在乎樹妖身體是否被破壞,連續斬出三道更強大,更凜冽的劍罡。

“圓之道!”葉飛站在原地,兩腿和手中劍同時劃圓,形成奇妙的半月光弧,看似緩慢實則迅疾,三道劍罡飛來,葉飛以下之圓將第一道劍罡挑飛至西南方,撞爛了一條輸送生命汁液的管道,使得大量的黃金色液體從管子里流出,“嘩啦啦”如同瀑布傾瀉。

緊接著,葉飛以上之圓將第二道劍罡挑飛至東北方,撞爛了厚實的墻壁,將一個個干枯的白繭切斷。

最后,葉飛以中之圓硬抗第三道劍罡,這道劍罡是威力最大的,朝花夕拾劍與它僵持了很久,好不容易挑飛了它,飛行的方向是原路折返,完整無缺的返還給了敵人,為蓬萊島主以指中劍斬成兩半。

上方的口子越來越大,金色的汁液噴射出來,形成小型瀑布,發出“嘩嘩”的聲音,葉飛和蓬萊島主隔著瀑布對望。

一個年輕,一個蒼老,一個堅定,一個邪異。

葉飛和蓬萊島主的會面代表了年輕一代和老一代兩輩人的紛爭,究竟是否能完成奇跡的逆轉,達到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高度且讓我們拭目以待。div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