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六章 白繭

更新時間:2021-09-30  作者:小妖方狄
當繁華散盡,當朝拜的人群離開,在心中留下的只有失落的感覺。

空蕩蕩的地淵神殿中,黑暗的環境下,一人七獸相依相伴,在人群散盡的時候,沒有一個知心人能夠陪伴葉飛,這是生為至高的悲哀。神殿里甚至連一張柔軟的床鋪都沒有,冷風吹來,在殿內不斷兜旋,仿若鬼魅。

六小和葉飛依偎在一起,做他的枕頭,做他的被子,龍龜趴在遠遠的地方,不斷啃著進貢來的食物,它畏懼六小,又很能吃,自從進入了神殿便吃個不停。

丹海世界只有混沌氣和元素精靈存在,龍龜食此長大,當有一天吃到真實的美食的時候自然欲罷不能。

葉飛躺在六小的身上,軟軟的,滑滑的,雖然很舒服但卻不能排解心中的寂寞,他又在想念若雪,想念對方的音容笑貌!現在才知道,每天被若雪粘著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冷風吹,神殿空,代表了至尊的神殿卻只有他葉飛一個人,連個能說知心話的人都沒有。葉飛很無奈,葉飛感到一絲悲涼,一份無趣。

“是時候離開了!”他做下了決定,“龍龜,你以后就住在這里,每天會有人送來食物,你隨便吃,不夠就找他們要。”

“好的好的。”龍龜一心放在吃上面。

夜晚,葉飛以主宰者的威能進入星空世界,在主宰者威能釋放下,他可以輕松的出入這里。這是一個充滿玄妙的世界,是一個充斥著純粹法則的世界,深沉的黑暗如同宣紙,閃亮的星點是書寫在宣紙上的法則。

雖然山河世界和九州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但是它們遵循的法則是一致的,這是一個契機,一個讓葉飛獲得成長的契機。

扒開華麗的外衣窺視事物的本質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葉飛利用主宰者的身份能夠輕松窺視到星空的全貌,這感覺只有一個字能夠形容——爽!

在這被星空點綴的黑暗夜空下,葉飛貪婪的汲取知識,或許,或許無涯道祖倒騎黑驢登蜀山夜觀星象的時候,看到的是和葉飛相同的東西吧。存在于世的真理有些容易掌握,有些不容易掌握,便如同一個平靜的水池,只需要隨便舀一勺便能受用無窮。

而這也正是葉飛突破九州困局的關鍵。

曲線救國!一直強調開山而去的他此刻也不得不另辟蹊徑,因為敵人過于強大。

這一夜過去,葉飛重新站起來時已和曾經大不一樣。過去的他以主宰者的身份擁有一切,最深奧的法則自動為他掌控,現在的他掌握了一一部分法則的本質,這變化就像是死記硬背和靈活掌握的區別。葉飛走出了地淵神殿,拍醒跪睡的黑袍祭祀:“珍惜身體才能夠更好的侍奉我。你的態度我已看到,去吧,去完成我交代給你的使命,作我的手下除了要足夠忠誠,還要特別能干。”

“謹遵神的旨意。”

在山河世界葉飛是王,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和取之不盡的財富,但他并不快樂,因為缺少了挑戰強者的滋味,缺少了友情和愛情,缺少緊張刺激的冒險。缺少了這些,便如同熱菜里缺少了調料,嚼在嘴里總是缺了點什么。

葉飛飛行到山河世界的最高處,最后深深地看了腳下的土地一眼,這里是自己的巢穴,是自己擁有絕對統治力的地方,但畢竟不是自己的故鄉,葉飛要去往故鄉,去接受命運的拷打,去觸碰亂世的脈動。

一道金光直通云霄,葉飛消失在藍天下。

回到蓬萊仙島,時間已是深夜,夜晚代表著危險,自己突然的現身很有可能已被敵人察覺,很有可能兇悍的獵手已在路上。

站在原地,葉飛深吸口氣,此次山河世界的旅行不僅成功避難,還讓他受益良多,最大的收獲是領悟了法則的力量,而被葉飛掌握的法則中其中有一條特別珍貴,它的名字叫做空間!

空間法則,相傳只有化幽境以上的高手才能觸碰到,葉飛已經邁過化幽門檻很久,但始終無法掌握空間奧妙,此次誤打誤撞反被他掌握,必然讓實力再上一層樓。

空間法則是僅次于時間法則的第二大法則,只有掌握了空間,才與真正的強者有了一戰的資格。

猶記得南山月下,葉飛和化身黑衣人的云師叔第一次交手,云師叔隨風而來,隨風而去,無跡可尋,葉飛只能被動挨打,毫無還手之力,足見空間法術的厲害。

葉飛在山河世界領悟了空間的奧秘,他要試驗一下,看看在九州世界的效果如何。

對葉飛來說,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真正掌握空間法則對他來說太重要了,是成為強者的關鍵,也是離開此地的關鍵,他是否能夠成功。

黑暗的夜,冰冷的風。無論是九州世界還是山河世界,夜都是肅殺的,仿佛死神穿上了外衣。

站在風中,葉飛感受到危險在迫近,那是排山倒海的力量,是傾世巨妖的力量,那樹妖已和葉飛撕破臉皮,不計一切代價也要滅殺掉他。

葉飛作為闖入者,地頭蛇想要殺他無可厚非,但地頭蛇也不過只比他早到了一會兒,憑什么就要在此作威作福呢。

葉飛為了不死仙藥而來,敵人再強大他也必須前行。

葉飛閉上眼,寧靜的風吹拂,他沒有騰起仙罡,沒有多余動作,只是輕輕地往前邁出一步。

排山倒海的力量從身后涌來,那是巨大的樹根和生著眼睛的枝蔓,敵人明顯派來了更強大的戰斗力。

葉飛往前邁出一步,消失在風里!

成功了!這確實是值得慶祝的一天。

葉飛成功掌握了空間系法術,他出現在……一米之外的地方?

“噗!”排山倒海的力量到達,將葉飛卷入力量的漩渦。

“這他媽也太坑爹了,辛辛苦苦領悟的空間系法術,居然只往前挪動了區區一米!”葉飛殺人的心都有。

與他一起受到牽連的還有六小,一主六仆天昏地暗的滾在一起,被巨力裹挾著不斷在陡峭的山地上碰撞。

葉飛危難之際涌起超人的力量,大喊一聲:“空間移動!”

他再次消失了,帶著六小一起消失,這一次到達的目的地是……敵人的老巢?

視線中,巨大的樹根起伏、搖曳,樹根中纏卷著不生不死的人類宿主,源源不斷地送入一個烏黑的洞口,那洞口,活像是某個巨大生物的血盆大口。

很快,便有負責警戒的枝蔓發現了他,四周的石壁睜開無數雙眼睛,同時盯向他。

葉飛知道自己來錯了地方,以仙力兜住六小,雙手持飛天印:“走!”誰知法術又失效了,這一次產生的后果更加坑爹,居然把葉飛直接傳送到怪物的嘴里,這結果連怪物自己都愣了。

“死定了,死定了。”葉飛呼喚六小發足狂奔,沒頭蒼蠅似的奔跑,跌跌撞撞地狂奔,后面沒有敵人跟上,葉飛停下來喘息,往身后看看,再往四周看看,確定沒有敵人,心想:難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但六小卻忽然對著前方狂叫。葉飛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穿過干木頭圍成的甬道,在拐角處看到一個正方形的房間,房間里懸掛著很多人類,它們全部被植物的根須包裹著,不斷被榨取生命的精華,又不斷的創造再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承受世上最殘忍的刑罰還要難過。

“殺死我,求求你殺了我。”他們最大的愿望是一死了之。

與之前看到的人類宿主不一樣一點的是,面前出現的這些人都被一個白色的繭包裹,植物的根須從繭中探出,進入到他們體內。

葉飛又一次看看四周,確定沒有任何敵人跟進來,思忖道:“不能確定這里是否就是植物的口腔,但肯定在它體內沒錯了,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這里很安全,比外面的森林安全的多。能夠看到很多被白繭纏住的可憐人,前面還有更多,數量不知有多少,可見蓬萊島的森林已經吞噬了數不清的生命,沾染了無數的鮮血。為植物控制的宿主可以不老不死,不斷再生,說不定不死藥就是樹妖產生的東西,自己要好好探查一番才行。”

順著白繭往前走,葉飛離開了這個四方形的房間進入甬道。甬道都是枯木頭圍成的,四通八達,雜亂無序,分不清哪里是出口哪里是入口分不清去向何方。

葉飛在其中完全找不到方向,干脆便順著倒吊著的白繭一路往前走,越往前越是心驚肉跳。

太多太多了,完全數不過來了!這里面倒吊著太多太多的白繭,每一個白繭都是一具鮮活的生命,看數量,絕不僅僅是外來者所能提供的,一定還有其他島上的人在里面,說不定還有本地人,有以見不得光的手段擄來的人。食人樹妖已很可怕,更加可怕的是與食人樹妖狼狽為奸的蓬萊仙島,這自稱為名門大派的島嶼暗地里做出如此齷齪之事,簡直人神共憤,自己若能出去,一定要戳穿這些偽善者的丑惡嘴臉。

葉飛完全憤怒了,無比憤怒,出離憤怒,他根本想不到與蜀山并列的正道名門蓬萊仙島居然暗地里用人命供養樹妖!

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他們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有什么東西值得他們如此冒險?難道真的有不死藥存在!

想到這,葉飛精神為之一振,“但為什么,為什么從沒聽過蓬萊仙島出現不死之人?”

迷霧重重,葉飛入島已經三天了,對這里的一切還是一頭霧水,只知道整座島嶼盤亙著一只吃人的樹妖,能夠讓為它占據的宿主不死不滅,僅此而已。

葉飛再往前走,看到一些干癟的繭,繭絲已經枯黃了,里面的人變成了和枯木一樣的顏色,干癟干癟的,眼眶無目,嘴中無牙,死狀極為凄慘。

“嗚嗚!”

不,居然還沒死,它們還在痛苦的呻吟。

但顯然生命的精華已被榨干,插入體內的根須全部枯掉,不再產生作用。

“原來他們并不是不死的,他們的再生也是有極限的。”葉飛心往下沉,“那不死藥……”

放眼望去,更多生命被榨干的人出現在前方,從方向來看,這些人都來自植物身體的更深處,被占據榨取的時間應該更久遠。

“這世上果然不存在違背自然定理的事物存在,宿主的再生和重塑一定是以付出某些特定代價為前提的,他們付出的代價會是什么呢!”

通過現象看到本質,進入樹妖體內,葉飛才知道為它攥取生命的人類其實并不是永生的,它們也會有能量耗盡的一天,也會有被榨干的時候,只不知道這個時刻會在什么時候、什么樣的情況下出現。

走過前方甬道的時候,葉飛看到很多中空隔斷的房間,房間中全部吊掛著白色的繭,繭中固定著人類。那些人類都已經被榨干了,大多數都沒有死,還在無比艱難而痛苦的呻吟。8)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