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五章 主宰者的威嚴(三)

更新時間:2021-09-30  作者:小妖方狄
山河世界的光明岸上只有大概三分之二的領土是適合居住的,還有三分之一領土,由于地理位置、自然環境、野獸出沒等等的原因,并不適合居住,這里被稱作禁忌之地!

凡人的禁忌并不是葉飛的禁忌,葉飛能夠感受到,禁忌之地內生活著一個熟悉的家伙!

——馬王!

獸如其名是野馬之王。它與麋鹿雜交產生的子孫全部保留了它不凡的體態,生長著麋鹿才有的山狀角。

馬王一直在沉睡,大概是曾經受過重傷,它的體積有小山大小,全身生著老虎一樣的斑斕花紋,胡須如同龍髯,四蹄有力,沉睡在一座活火山的旁邊為子孫照料。

葉飛降臨在這里,馬王的子孫們都是好戰分子,靈性不足,戰力有余,葉飛到來后直接被視作敵人,遭到它們的猛烈攻擊。葉飛沒有責怪它們,隨手一揮便將它們全部制服,癱軟在地不能動了。

它們的單體戰斗力比牛頭人稍強一點,但在葉飛眼里還是不值一提,葉飛要見的是它們的老祖宗——馬王!

如前文所說,馬王的軀體有小山大小,斑斕花紋,蛟龍胡須,它已經沉睡了很多年,沉睡在火山口附近,火山中噴出的巖漿無法傷害到它,火山口噴出的灰燼反而能被它吸收,化作養料。據說,當這座活火山噴發的時候,馬王就會醒來。

葉飛走過去,馬王的子孫們全部“咴兒咴兒”的咆哮,以此來威脅恐嚇他。葉飛聽煩了,又一揮手,它們便連聲音都發不出了。

葉飛一步步地走過去,雙腳踩在火山巖的灰燼上留下深刻的足印,在他一路走過去的過程中,躁動的火山安靜了下來,像是正在淘氣的小孩看到了自己充滿威嚴的父親。

葉飛站到馬王的近前,右手抬起觸摸它堅硬的軀體,來回撫摸,最后將半邊臉頰也貼了過去,閉上眼,輕輕道了一聲:“老朋友!”

“叮!”時光飛逝,歲月蹉跎,葉飛的話如同一塊石頭投入平靜的湖面,濺射起的波紋層層蕩開。

那一天,黑色的野馬與英挺的少年在馬廄里相遇,只一個打眼的功夫,少年便喜歡上它,傾盡所有將它贖走,再放歸自然。回家的途中再度偶遇,野馬滿身是傷,接觸了人類的它已遭到群體的排斥,和少年的境遇相似極了,一人一馬,就這樣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成為了親密無間的伙伴。

不久之后,黑馬載著少年踏碎通天路,登頂蜀山,何等威風,但蜀山卻沒有黑馬的位置,隨著一道封印訣黑馬與曾經的伙伴相隔兩界。

從那以后,少年只有需要的時候才會想起黑馬,偶爾進入山河世界也不是為了黑馬而來,但黑馬已將少年當做了至親,為了少年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少年要黑馬照顧霞兒,黑馬義無反顧地答應了下來,至此陪伴霞兒走過大大小小的難關,在此過程中獲得不小成長,終究變成了山河世界最強神獸馬王。

霞兒遇到危險,馬王挺身而出,最終遭到重擊沉睡。

即便如此,它也踐行了曾經的諾言,踐行了對伙伴的承諾,再見面的時候它可以毫不猶豫地挺起胸膛,告訴少年我做到了!我盡力了!

少年便是葉飛,而倔強的黑馬就是現下的馬王,過去的墨玉。

“好友!”這一聲呼喚道出的是一人一馬跨越種族的友情。

“好友!”這一聲呼喚來的有些晚了,來的有些遺憾,來的有些慚愧。若不是有求于它,葉飛會否還能想起這個曾經的伙伴?

“醒來吧。”一道光自葉飛指尖出現,快速在野馬身上流竄開來,流經它的奇經八脈,將那本已不可能修復的經絡重塑,將那漸漸失去的心跳找回。

野馬睜開了眼,刺眼的光從它小山般巨大的體內涌出,葉飛哭了,馬王也哭了,光芒散盡,馬王站起與葉飛相對而立,而一人一馬臉上的淚痕都被風抹平了。

“好友!”

“咴兒、咴兒、咴兒,”馬王揚起前蹄歡笑,鼻孔中噴出的鼻息仿佛是火山噴發時升起的灰巖,灼熱而有力,葉飛看著它,所有的懇求都咽回嘴里:“你能回來便好。”

馬王龍須伸出將葉飛卷上馬背,之后狂奔向遠方,它的蘇醒和奔跑看得一眾野馬目瞪口呆瑟瑟發抖,而它的鐵蹄則讓大地震顫,為山河世界帶來新的變數。

“轟!轟!轟!”它一次次地躍起,一次次地落地,載著葉飛狂奔,仿佛回到了少年的時代。可惜若干年過去,兩人的身份早已經變了,一個是不可一世的主宰者,一個是尊貴的馬王,再也找不到過去的童真了。

興奮過了,開心過了。馬王歸來,葉飛解放了施加在它族人身上的束縛,拍拍它厚實的頸骨道:“好兄弟,你已經在這里扎根了,好好生活。”

“咴兒、咴兒、咴兒……”馬王興奮地抬起前蹄,而葉飛已然往前一步,施展空間能力離開了此地。他本想著喚醒了馬王讓它留守深淵地宮做自己的護衛,卻在看到馬王的一瞬間散去了所有的念頭,他為自己產生這樣的念頭感到恥辱。

葉飛離去,馬王看著遠方葉飛的背影愣愣出神,龍須如活物,鼻息似火山噴涌,它的目光中沒有絲毫的雜質,只有留戀和依依不舍。

葉飛來到荒野上,他不想再讓任何一個伙伴為自己受苦,為此他決定創造一個仆人,就像牛頭人那樣,實踐證明,創造出來的生物是很可靠的,經過漫長時間的考驗仍然絕對服從于自己。

葉飛想,自己創造的生物看起來一定要是威猛的,讓身懷惡意的家伙們望而卻步;除此之外還要忠心,還要靈敏,還要甘于寂寞。

想了半天,葉飛琢磨出一個輪廓,召喚草木精華、水土精華飛行過來,匯聚成態。

草木、水土,葉飛上一次塑造生靈便是以此為根,現下重新來過,他要塑造一個看起來極為厲害的家伙,為此賦予它龐大的體態;他要這個家伙很忠心很忠心,為此給了它狗的臉,又要它很強大很兇猛,為此給了它龍的身子。快要完成的時候,九龍在體內很不高興的說:“我說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你懂不懂審美啊,這家伙如果創造出來一定會被你氣死,不咬死你才怪了。”

葉飛沒好氣地回它:“我說你這家伙管的還真寬啊,那你倒說說看,創造個什么樣子的怪物才是最好的。”

“您求我?”

“好吧,算我求你,給點意見。”

“看在你求我的份上就幫幫你。”九龍露出壞壞的笑:“其實最近幾天,有一個東西被老子玩膩了,今天正是時候就還給你把。”

說罷,一道金光從葉飛丹海中飛出,逐漸幻化成形居然是一只長著龍頭的烏龜。

葉飛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家伙,看他頭上長草一副慢吞吞、老態龍鐘的樣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遲疑地問:“這是……這是當年流落到你那里的龍龜之子?”

“這家伙越長越難看了,現在看上去比我還老,懶得玩了,還給你。”九龍毫無保留地挖苦諷刺。

那老態龍鐘的龍龜一副無奈的表情。它遠沒有父親的神武,龍頭長草,龜殼黢黑黢黑的像是長期架在火堆上烤過,爪子很油膩,指甲也不知多久沒剪了,卡滿污垢。

它羞澀地看著葉飛,憋了半天,居然開口說了一句話:“你……你好!”嚇得葉飛往后跳起:“你會說話?”

“廢話!它可是龍龜,是靈性最高的物種之一。”九龍肆無忌憚地挖苦葉飛沒見識:“這家伙與你簽訂過主仆契約絕對服從于你;天生動作緩慢不需要玩耍和奔跑;壽命冗長,需要長久的歲月靜養修煉;擁有近乎無限的潛力,成長起來的話連我都能過兩招,符合你的所有要求。再加上它足夠丑了,嚇唬嚇唬人沒什么問題。”

九龍一邊說,龍龜一邊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像個嫁不出去的大姑娘,看得葉飛一愣一愣的。

葉飛瞪大了眼睛,圍著龍龜轉了一圈:“怎么稱呼你!”

“小龜皮立時一陣發麻,“就叫你龍龜了!以后你便留在山河卷修行,我會給你找一塊安靜地方,會有人定期為你送去食物,會有人定期供奉你,你只需要不斷變強,當我去找你的時候充當護衛就可以了,愿意做嗎。”

“能一直吃東西,還能不斷變強,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好事啊,快帶我去,快帶我去。”

“還真被你說對了。”

“龍龜都是這秉性,改不掉的。”

葉飛呵呵地笑,想到蜀山之上看到的龍龜,再看看面前這只,實在無法相信它們同宗同源,不過轉念一想,這龍龜打小和九龍這個蠻橫無理的家伙生活在一起,不賣萌扮丑保命還能怎么樣呢,說不定過段時間就原形畢露了,先不要下結論,看看再說。九龍說的對,龍龜進化空間廣闊,不愛活動,需要時間靜修,正是守護神殿的不二之選,真是太合適不過了。

葉飛點點頭,高興地摟住它的龜殼,眉開眼笑道:“那便和我走吧,小龜龜。”

葉飛以雷霆手段彈壓光明和黑暗雙方,建立神的權威,組建起了以神為信仰的統治政權。這一系列操作手段不僅高明,而且果斷,但事情能進展得如此順利,根本原,還是在于他主宰者的身份和實力。

沒有實力,再多的計謀都是空談。

人屠白起一人坑殺十萬敵軍,霸王項羽一人便能戰天下,書生遇到兵,即便你口若懸河,滿腹韜略,也不是軍人一刀之敵。

擁有力量便是最大的優勢,葉飛越來越發現只有掌控力量,才能夠擁有一切。

地淵深宮建好的時候,黑暗祭祀組織了盛大的獻祭儀式,將十八歲的生命作為祭品獻祭。這很殘忍,以往的葉飛絕不會允許如此的事情發生,但現在不一樣,作為上位者的他覺得以死亡和流血的方式表達敬意是必須的,只有如此才能證明人民信仰的堅定,才能讓人民牢記神的恩賜不會無端降臨,是要付出代價的。

自己的神像正在石壁上雕刻,單一只右腳就有三層樓那么高,黑暗祭祀一定會讓自己的形象在人民的心中足夠偉岸和光輝,因為黑暗祭祀的力量是由神賦予的,他對外宣稱是神的代言人,神越神圣,越偉岸,他的地位才越高。

葉飛甚至可以想見,在自己離開以后,黑袍祭祀和黑暗女王會展開一系列明爭暗斗,來爭搶權力,最終的勝利者多半是黑袍,因為他是自己的代言人。

寬十米、長十米的祭臺上,四個邊角火柱騰空十米。

長著鱗片的純潔少女為父親領著平靜走上祭臺,她的眼中毫無畏懼,仿佛能夠獻身給神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少女的手被父親親自交給黑袍祭祀,后者引著她,平躺在冷冰冰地石床上,黑袍祭祀用一塊干凈的帕子蒙住她的眼睛,高高舉起仆人送來的彎刀。

“噗!”

血!一滴滴的流下,彎刀刺入身體的時候少女昏迷了過去,不是感受不到痛,而是刀上有劇毒,直接麻痹了她的神經,讓她死的不會痛苦,讓少女獻身的舉動在外人眼里更值得稱贊。

血,一滴滴向下淌,為黑袍祭祀以純金打造的圓碗盛納,等到碗中血盛滿的時候,他以一塊黑布蓋住了少女的整個身體,用刀子刺入她的心臟。更多的血流下,順著地面的縫隙流入正在修建的葉飛的雕像。

葉飛在此時降臨,他的身上閃耀著神圣的光,人未至,不可一世的威壓率先到達,黑袍祭祀領頭,在場的所有人全部叩拜下去,能夠來到此地的,都是黑暗一族的貴族。

葉飛凌空屹立,居高臨下的俯瞰,叩拜下去的人們如同螻蟻,這感覺很好,很美妙。在山河世界葉飛是絕對的主宰,任何生物都要服從于他,敬仰于他,葉飛便是這個世界的神。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