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四章 主宰者的威嚴(二)

更新時間:2021-09-30  作者:小妖方狄
光明方派出的代表有三個人,分別是光明大祭司,太陽鹿一族的族長和牛頭人一族的族長。

太陽鹿一族大概是從麋鹿群演化而來的,此時的族長已非當年接受自己一滴神血的白鹿,而是一頭健壯的雄性麋鹿,身形體態與過去大不相同。此時的它們已可以像人類一樣直立行走,而且是完全以后肢為支撐,不需要任何輔助,曾經的前肢進化成人類手臂的樣子,堅硬的蹄子分出了三個岔變得能夠順暢的抓取武器。其他地方倒是沒有改變,頭頂的鹿角巨大而美麗,如同生長在頭上的華麗王冠。

太陽鹿一族進化出了語言、文字、冶煉技術等方方面面的能力,它們已經和人類沒有區別,奔跑的速度甚至比人類更快。

現下的光明世界,太陽鹿一族的人口數量是最多的,它們的鐵蹄遍布大陸六分之一的領土,占據了肥沃的草場和廣袤的平原。太陽鹿一族的首領自認為本族實力最為強大,它作為首領理應接受神的安排參加這次訂立和平契約的儀式。

介紹完太陽鹿一族,再來說一說牛頭人一族。它們身高三米到五米,擁有著牛頭的腦袋和身體以及人類的半身和手臂,牛的四蹄著地沉穩有力,人類的上半身挺立便于觀察危險,人類的手臂抓取武器,巨大的牛頭喘著粗氣一副不好惹的樣子。從它們的外形上看很明顯是葉飛當初以主宰者身份親手創造的牛頭人守衛,其存在的目的本來是守衛白塔的,后來白塔被攻破,葉飛本以為牛頭人守衛們應該都死了,卻萬萬沒有想到,它們不止活了下來,還獲得了繁衍生殖的能力不斷發展壯大。

牛頭人一族內部,至今仍然保留著作為神的仆人守衛白塔的訓戒,為此它們一族的主要活動范圍都在白塔四周,它們高大威猛,孔武有力,數量遠沒有太陽鹿一族多,但是戰斗力不俗,光明大陸幾乎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敢于冒犯它們。

牛頭人一族的首領在葉飛出現的瞬間就確定了祖宗留下的訓戒是真實的,它們曾經是神的仆人,奉命為神看守白塔,它很快便向葉飛表達了衷心,領著所有族人向葉飛叩拜表達心愿希望繼續侍奉神,敬仰神,葉飛接受了他的好意,允許他前來參加此次的儀式。

還有一人是白袍祭祀。白袍祭祀是葉飛的同族——人類。人類在山河世界數量最少,卻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這是因為當年帶領光明世界擊退黑暗世界進攻的英雄便是人類,而那位英雄在與黑暗一族首領的對抗中遭到重創,縮入一個白繭內一直沉睡到今天。英雄的后人便是祭祀,只有人類才能做祭祀,就是在祭祀的組織下光明一方重建了白塔,達成了各族休戰共抗外敵的平等條約。葉飛的出現實際上是以神的身份賦予了祭祀更大的權力,增加了祭祀的合法性,讓原來對祭祀有所懷疑的種族不敢再懷疑下去。

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人類在山河世界的繁殖能力受到了抑制,它們無法像九州那樣不斷繁衍,生殖,祭祀們數量一直很少,他們擁有著強大的力量卻只能生活在白塔周圍,算上老人孩子,其規模頂多是個小型村莊。

葉飛認為,人類數量少大概和近親繁殖有一定關系,當時被自己帶來山河世界的就兩個人,一個是云師叔的老相好霞兒,一個是承受剝皮之苦將童子金身賜給自己的坐井觀天佛。這兩人本來都死去了,卻在山河世界得以轉生,雖然失去了曾經擁有的力量和記憶,但總歸是復活了。

葉飛雖然不清楚具體情況,但按照常理推測,能夠產生人類后代的只有他們兩個,也就是說他們兩個在自己走了以后彼此結合了,產下了后代,他們的后代在之后無數年的時間里因為周邊沒有其他人類,只能不斷近親繁殖,導致生育率越發低下。

若不是自己傳授了一部分修煉心法給霞兒的話,她的后代以這樣微小的數量肯定活不了。

誒?不對!

思及此處,葉飛又想起了一個人,便是那個后來出現的小孩,那個小孩曾被自己懷疑是阿修羅的轉世,幾次試探過后最終饒了他一命,后來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那個小孩有沒有可能和霞兒結合呢?山河世界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么造成的,最后一戰中受傷的兩個英雄究竟是誰!

歷史太混亂了,因為山河世界與九州世界奇特的時間對應關系,自己每次進入山河世界都會橫跨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時間,而大多數時候哪怕進來也只是短暫停留,才會導致今日的亂局。

不管怎么說,今日的亂局已經造成,葉飛要以神威促成光明一方和黑暗一方簽訂和平契約,讓兩族人民走向和平從而達成自己的目的。

你沒有聽錯,是達成葉飛自己的目的,現在的葉飛可不是什么大慈善家,他覺得各物種之間良性競爭其實有利于淘汰劣質種族,讓優秀種族占有更多資源的,沒什么不好的,只是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才讓葉飛決定必須讓光明和黑暗保持和平。

隨著三位代表走上光明岸,隨行而來的光明軍隊停在了原地,他們的數量在兩萬上下,是一支由各個種族共同組建的軍隊。身穿布甲,手持武器的軍人們目視光明一方最高層向著海岸邊走去,保持戒備隨時迎接來自各個方向的危險。

光明一方和黑暗一方的恩怨由來已久,想要化解他們對彼此的仇視沒有那么容易,特別是對軍人來說,軍人們見慣了自己的兄弟,親人為對方殺死,對敵人充滿了仇恨,若不是葉飛以神的身份降臨,而大祭司和各族高層又對葉飛充滿尊敬,軍隊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直到此刻,他們中的一部分仍在懷疑,這次和談可能是邪惡的黑暗一方布置下的陷阱。

葉飛站在眾人視線不可及的云端深深看了光明一方為首的軍人一眼,心道:“軍隊里不需要那么牛逼的人物存在。”他以主宰者的力量彈出一朵火焰,這團火與太陽光幾乎同色,輕飄飄地飛出從那名將領的脖子鉆入他的身體,將領只當是被蟲子咬了一口沒有在意,殊不知三天之后他便將自焚而死。

黑暗一方的代表自然就是黑暗女王和黑袍祭祀,他們都是葉飛親點的代言人,一個掌控軍隊、治理國家;一個掌控祭祀團,收集人民對自己的信仰。

他們兩個相互配合、相輔相成,葉飛給他們兩人各賜予了一滴神血,為他們提升實力。雖然同時獲得了神血,但這兩人和白袍祭祀卻不一樣,白袍祭祀獲得神血的同時簽定了主仆契約,從此以后必須服從葉飛的命令,對葉飛唯命是從;好處是神性的提高大大增加,這是因為主仆契約簽訂的本質是互換,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雖然作為仆人與主人的關聯不大,但葉飛可是山河世界的主宰,哪怕只有一點點,都是常人所不能及的。而黑袍祭祀和黑暗女王則僅僅獲得了葉飛的一滴神血,他們如果有歹心的話隨時可以反叛,不過,諒他們沒這個膽子。

黑袍祭祀和黑暗女王站在一只海獸的背脊上,慢慢靠近了陸地,在他們身后,大量軍隊駐扎在兩公里外,只要形勢稍有不對,就會毫不猶豫地沖上來。

兩方人馬都在戒備對方,稍微想想就可以理解,畢竟是多年的世仇,怎么可能為葉飛三言兩語輕易化解,他們都是屈服在絕對的威嚴下不得不做出讓步。

看著慢慢走近的雙方代表,葉飛反而蹙起了眉,他忍不住想,自己的行動之所以如此順利都是因為兩個祭祀很快的認出了自己,而祭祀們又在本方勢力中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這里便產生一個問題:祭祀們為什么那么信仰尊敬自己這個消失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神呢,白塔明明早已經坍塌,那是自己親眼看到的,為什么又得以重建呢!重建之后為何又立起自己的神像,不斷有信徒虔誠的膜拜呢。這一連串的改變明顯不正常,自己第一次離去的時候可從沒有生物對著神像甚至對著虛空祈禱過什么,是誰教導他們這樣做的?

葉飛很疑惑,從祭祀的記憶中找不到有用的信息,那是被歲月遺忘的遙遠歷史,演化至今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一種慣性。

雙方代表慢慢走近,在相距十五米的地方止步,葉飛知道那已是他們所能接受的最近距離,是雙方認為安全的距離。他降落下去,黑色的袍子被陽光鍍染成黃金的顏色,如同穿上了一身黃金鎧甲,黑發黑眼,睥睨一切,唯我獨尊。

葉飛往下降落的過程中有意釋放出主宰者威壓,黑暗一方和光明一方的代表以及他們身后的軍隊全部跪倒下去,虔誠叩拜:“神啊,我等真誠地尊敬您、信仰您、贊美您。”

葉飛從幾萬米的高空順著光明通道筆直降落,速度極快,越來越快,馬上接觸地面的時候卻戛然而止,空讓一陣狂風沖向地面。

在幾位代表眼里,這是一陣圣潔的風,沐浴其中能夠感受到神的愛護。

葉飛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冷冰冰地道:“站起來吧。”

各方人馬先是將額頭埋到最低,低無可低,算是又叩了一次頭,方才一一站起。

他們隔著十五米的距離遠遠看著對方,大概是第一次如此正式,如此認真地觀察曾經的死敵,好像外貌上真的和自己沒有太大區別。

葉飛右手從前往后指出,兩方金卷飛出各自飛行到白袍祭祀和黑袍祭祀面前,在那虛空中凝立,散發出神圣的光。

葉飛充滿威嚴地宣讀道:“神臨元年,光明大陸與黑暗之海自愿簽訂和平契約,雙方自此以后永久停戰,以光明海岸為界劃疆而治,永遠不再踏足對方領土。若有任何一方膽敢違背條約,則天下萬靈共誅之!光明方代表……(省略)黑暗方代表……(省略)。”

“簽字吧,用你們的血。”葉飛完全是命令的口氣,但在絕對力量下沒有人敢于質疑他。白袍祭祀和黑袍祭祀率先咬破手指在神卷上簽字畫押,令他們沒想到的是,想要在神卷上簽字遠遠沒有想象中來的容易,那散發著微光的神卷仿佛是具有靈性的,源源不斷地吸取他們的精血,等到名字簽好,他們早已經面無血色。

接下來的幾個人有了心理準備,比他們相對容易一些。代表和平的神卷終于簽訂,葉飛心頭的一塊重石算是放下了,但他并未流露出絲毫喜悅,仍然是板著臉,指尖一鉤一點,便將他們各自簽下的條約進行了交換。

“這份停戰協議便在祭祀手中保管,簽訂條約的今天便是神臨元年一月一日,之后的時間以此開始,之后的歷史必須有專人負責記錄,記錄的工作仍由祭祀團負責。”

“吾等謹遵神諭。”

雙方代表的態度都很誠懇,但葉飛仍不罷休,他調動主宰者的威能從極北之處挪來一座高山,再將一團火焰投向山體讓整座山巒熊熊燃燒起來,最后雙指并攏成劍,以大法力在其上寫下了十個大字。

破壞和平者,天下共誅之!

兩邊人馬,看著他以莫大威能移來神山,看著他將神山安安穩穩地放在光明岸北側,看著他用一朵小小的火焰讓整個山巒燃起了永不熄滅之火,再看著他在山上留下的十個大字。萬分震驚之余也感到深深后怕,心底里殘存的那一絲不情愿也煙消云散了,三度叩拜下去。

“和平條約終于簽訂好了,了卻我心中一件大事。你等同為我的子民,若干年來卻互相征戰導致生靈涂炭,本神早已不忍。今日降臨,便是要撥亂反正,令你們放棄以往的仇怨,擁抱和平的未來。”

“全知全能的神啊,我等知錯了。”

葉飛看著他們第四次叩拜下去,兩眼瞇起,話鋒陡然一轉變得寒冷起來:“此外,我此次降臨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

“請大神明示。”

“白袍,還記得我初次現身的時候發生了什么嗎。”

“回稟主上,老奴沒記錯的話,在您出現后不久,便有一座巨大的山巒幻化成精,領著數不清的石頭人士兵前來進攻,差點就攻破了光明的防線,還是您出手才將其滅去。”

“不錯!那座巨山就是我此行到此的第二個目的。實際上,這個世界上一直潛伏著一個不和諧的因素,妄圖顛覆人民對我的信仰,他一直潛伏在暗地里,潛伏在最惡劣的環境下耐心等待推翻人民信仰的時機,雖然是癡心妄想,但其野心不小需要早做應對。我身為神,常年居于神界不方便頻繁下凡尋找異端、消滅異端的任務便交給你們,你們要組建征討軍隊,四處尋找它的蹤跡,毫不留情地將之鏟除。

切記,信仰是現世存在的根本,對神的信仰不容許存在絲毫的動搖,清除異教徒的戰爭是維持心中信仰的圣戰,再多的流血都是值得的。”

“我等一定盡心竭力,維護神的信仰,完成神的諭令。”

“記住,這場圣戰關系到的不僅僅是我這個神,也與你們自己息息相關!那股妄圖顛覆我的力量一旦壯大,你們現有擁有的一切都將幻滅。”

“謹遵神的旨意。”

“好了,都回去吧。今后白塔和地淵深宮便是我的暫居之地,除了大祭祀之外任何人不得進入,即便是大祭司也只能在每天的午時進入一次,一個時辰之后必須離開。”

“謹遵神的旨意。”

“記住,我所需要的是秩序,你們的統治是建立在秩序的基礎上,要維持君權、神權、人權三方面的平衡,打破平衡者便會受到懲戒。”

“吾等明白。”

“就這樣吧!黑袍,地淵深宮要抓緊修建了,我會在深宮中養一個寵物,你們建造的宮殿要足夠大才行。”

“請您放心,我等一定緊鑼密鼓,打造一座無與倫比的既奢華又神圣的宮殿。”

“我要看的是結果。”

言罷,葉飛往前邁出一步,消失在風中。他是真的要在地淵深宮中圈養一頭強大的魔獸,因為黑暗女王和黑袍祭祀都沒有與自己簽訂主仆契約,不能完全信任,他作為神必須上一道保險,防止他們叛變。

正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便是如此。為此,他要將一個寵物放進去,替自己看守地宮。”

寵物他已經找好了,是早年間隨自己登上蜀山的老朋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