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章 付出一切

更新時間:2018-10-13  作者:小妖方狄
(不好意思哈各位,由于工作原因以后只能不定期更新了,每章更新的也不再是四千字,而是以一段內容的完結為標準,怎么說的,更新雖然變慢了,但確實是由于迫不得已的原因,希望各位能夠諒解。∮雜∞志∞蟲∮毫無疑問本書是一定會完結的,有始有終,結局早已決定,這點各位大可放心。)

“是挺累的,所以跳了舞一般就不回去睡了。一是身體疲勞,需要休息;二是夜深了,紅娘獨自折返,害怕路上遇到危險。”

“你們想的真的挺周到的。”

“我都是把團員們當成家人看待的。”

“團長你是九州人還是蓬萊人啊?”

“我出身九州,十三歲來到蓬萊謀生,至此定居在這里。”

“感覺蓬萊和九州有什么區別嗎?”

“其實九州人來到蓬萊,多數聚集在梟陽和繁嶺這兩座小島上,其他島嶼基本嫌少踏足。久而久之,兩座小島生活的九州人越來越多,慢慢的和大陸文化也就沒多少差異了。真正的蓬萊其實是以主島為中心,環繞主島存在的島嶼群,那才是蓬萊的原著島民,他們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外人不得而知。”

“這么多年了,就沒有人上去探個究竟嗎。”

“有啊,當然有!蓬萊號稱仙道起始之地,有著不死藥、神仙草等等令人心馳向往的東西,每年不知有多少不知死活的家伙冒險前往,可惜沒有一個能活著下來。

近些年來,主島處罰外來者的手段越來越殘忍,貿然進入的人大多被做成了花池,給鮮花生長提供肥料。”

“那就奇怪了,如果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又為什么會有種種流言蜚語傳出呢。”

“這我就不得而知了,那是你們仙人的事情,而我只是個普通人。”

盛大的演出以紅娘的第二支獨舞為終結,跳完舞的她保持著優美的身姿飄下擂臺,卻在脫離觀眾們視線的時候跌倒在沈飛懷里。兩支獨舞之間間隔時間太短,已經上了年紀的她身體是吃不消的。

沈飛攙扶著紅娘坐下,將裝滿水的杯子送到她面前,紅娘點頭致謝。沈飛坐到她旁邊,有一搭無一搭地說道:“你跳的舞很好看。”

紅娘說不出話來,靜靜地聽著。

“我知道你帶我過來的目的,謝謝了,我已經找到方向。”

紅娘打了個寒顫,估計是有些冷了,沈飛貼心地將道袍脫下,披在她身上。

紅娘縮在道服中,感到溫暖。氣氛沉默了一會兒,她拍拍沈飛引起他的注意,又指指外面。

沈飛很快明白她的意思,問道:“還要回去嗎?”

紅娘點頭。

沈飛知道一定是這里沒有多余的房間,紅娘才執意回茶館休息的,對她說:“我自己回去就行,你留下休息吧。”

紅娘卻連連搖頭,做出要和沈飛一起回程的手勢,還露出微笑,擺出武器用力下揮的動作,好像要沈飛做她的護花使者。

沈飛看到她滑稽的動作忍不住笑起來:“那好吧,便讓我做你的護花使者,護送你回家。”

美好的月,恬靜的夜,紅娘和沈飛在門口坐了一會兒,凝望天上的月亮各自出神,直到團長從面前經過才站起與他道別。團戰露出壞壞的笑容,又一次叮囑道:“你個臭小子,可不許欺負紅娘哦。”

沈飛只能苦笑。

兩人沿原路返回,來的時候有四人抬轎,返程卻只能步行,街道上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全然沒有了白天的繁華和熱鬧。沈飛深深感覺到紅娘獨自在外漂泊的艱辛,看她脫了鞋子,一瘸一拐地走路,心生不忍,便道:“來吧,我背你。”

紅娘連連擺手,不過沈飛執意堅持便也照做了。

除了納蘭若雪之外,紅娘是沈飛第一個背起來的女人,對九州人而言,只有媳婦才會背在背上的。紅娘笑的很甜蜜,不管沈飛是否屬于她,這段離奇的經歷都讓她沉醉。沈飛也很愜意,紅娘的身上讓他看到了納蘭若雪的影子,和紅娘在一起,會讓他自責的內心得到短暫的安寧。

兩人就這樣行走在黑暗的長街上,像一對生活在一起很久的老夫老妻,偶爾笑笑,但是彼此不發一言。

前路漫漫,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轉天一大早,紅娘來敲沈飛的房門想要和他一起吃早飯,可惜沈飛已經不在屋了。

——夢,終有醒來的時候!

沈飛很早出門,去了聚仙閣,因為已經想到引出閣主的方法。

與張團長的對話讓他茅塞頓開,其實想要引出對方有一個簡單而直接的方法,自己之前一直都忽略了。

沈飛徑直前往聚仙閣,他必須抓緊時間,拖得時間越長對若雪的復活就越不利。

時間尚早,掛在門外的燈籠還沒有熄滅,小童站在門口清掃灰塵、落葉,沈飛直接沖進去,揪起一名小童的衣服對準了鼻梁骨狠狠打出一拳。

小童瞬間蒙了,至今為止他從來沒有經歷過同樣的事情,其他正在忙活的童子們也驚了,紛紛愣在原地。仙人們互相之間偶爾發生口角,但直接對童子們動手的絕對沒有,沈飛真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做了驚天動地的事情。經他這么一鬧,等于說直接向聚仙閣宣戰。

而沈飛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一拳不夠又打一拳,打的小童滿臉是血,然后揪著他的領子高高舉起。這個時候,聽到動靜的仙人們陸陸續續走出來,為眼前出現的一幕所震驚,而其他沒有被毆打的童子則扔掉手中打掃衛生的工具,快速向著后院去了,打開了那扇緊鎖的大門。

看到他們去后院叫人,沈飛終于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剛剛睡醒的張團長迷迷糊糊地從屋子里走出來,看清楚他的面容后以為自己眼花了,用力揉揉眼睛,確定是昨夜遇到的少年才尖叫一聲,大呼:“你小子瘋了,搞什么鬼!”

沈飛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露出一抹壞壞的笑,更讓團長出了一身冷汗。

沈飛不再毆打小童,反而將一粒丹藥送入他的口中,和他一起耐心等待援軍的到來。他的目的沒有落空,不一會兒功夫,兩名手持仙劍的老者便從門后走出,出現在了場間:“貴客,請放下那名童子。”

沈飛順從地將小童慢慢放下,一句話不說,再舉高了雙手。

小童顯然沒有從一連串過于激烈的變化中清醒過來,落地后露出一副茫然無措的表情,許久沒有動作,還是那兩名老者道:“去,把他接過來!”他們吩咐的是沒受傷的童子,后者依言而行,很快把同伴接過來了。待確保了門人的安全后,兩名老者才加重了語氣說道:“貴客,我不知道你攻擊童子是何目的,但道童拜在聚仙閣門下,你攻擊他們等于在打聚仙閣的臉,理應受到懲戒。

我們現在便要將你緝拿,交給閣主親自定奪。”

沈飛露出笑容,這絲笑容在外人眼里難以理解,在團長眼里充滿瘋狂,他仿佛意識到了什么,驚訝地捂住了嘴。

沈飛高舉雙臂證明自己不會反抗,極為配合地往前進了一步,兩名老者完全被他的舉動驚呆了,彼此換過眼神之后,其中一人上前,用一條粗麻繩捆住沈飛的雙手,反縛在身后,整個過程沈飛沒有任何反抗。兩名老者從未見過如此的事情,意識到背后可能有什么文章,向眾人揮手示意他們趕快散去,此處沒有熱鬧可看了,自己則親自押解沈飛,走入了那扇曾經緊鎖的門。沈飛便用這種特別的方式,見到了聚仙閣的高層人物。

走過那扇門,前方是一條蜿蜒崎嶇的回廊,兩名老者沒有搜沈飛的身,因為他們感覺到,沈飛的目的恐怕不那么簡單,沈飛的來歷很可能也不簡單,畢竟敢公然攻擊聚仙閣童子的放眼天下沒有幾人。

兩位老人只是象征性地捆住沈飛,其實還是蠻客氣的。一路壓著他向前,回廊連接著很多的房間,像是一座迷宮,他們徑直走到盡頭,將沈飛關押在一個黑暗的房間中。這不是牢房,只是一個略顯陰暗的房間,聚仙閣是沒有牢房的。

“貴客,請在這里委屈一下,怎樣處理這件事情還要等閣主回來拿個主意。”兩位老者說的很直接,因為旁邊的童子早傳來話了,說那名被毆打流血的童子在吃了施暴者給予的丹藥后,傷勢很快就痊愈了。這證明打人并不是目的,沈飛其實另有所圖。

兩個年紀加起來超過一百歲的老者很快明白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沈飛放在手里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又不能隨便扔出去,只能暫時將他安置在一間相對破漏的房間里。

兩人離去了,房間用鎖鎖好,留了兩名童子看守。其實他們心知肚明,這個簡陋的房間和區區兩名童子根本奈何不得沈飛,他們甚至沒有問沈飛的名字,怕問出了名字事情變得更加麻煩。兩人快速離開,沈飛獨自站在屋子里,只是輕輕用力便將捆縛住雙臂的繩子拉斷。

他靠著墻坐下,耐心等待著結果。這間屋子四壁白墻,一件家具沒有,窗戶很小開在緊鄰屋頂的地方,估計是面壁思過用的。沈飛坐下,腦子轉悠起來,兩名老者全部穿著正統的道服,手持仙劍看上去和蜀山的道士沒什么區別,領口沒有繡著日、月、星的花紋,證明他們和三大家族無關。

等啊,等啊,等了很久也不見來信,沈飛心想:怎么著,還不出來,要我把動靜搞得更大一點是吧。

沈飛已經打定了注意,如果再像昨天似的遭到冷待,他就搞點石破天驚的事情出來,逼得聚仙閣高層現身。

經過山上山下連番歷練,沈飛早已今非昔比,他有著過人的膽略,有著直達目標的決心,更有著達成目標的手段和實力。現在的沈飛毫不夸張的說,就算是九州最頂尖的人物降臨在面前,多少也能走幾個回合,普通仙人在他面前根本不夠瞧的。

沈飛雖然失去了靜修的時間,但他在持續的戰斗中越戰越強,儼然開辟出了一條修仙變強的歧路,他是九州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是九州大地上最頂尖的那幾人之一。再加上納蘭若雪的死給沈飛造成了極大的沖擊,讓他變得無所畏懼,可以說現下支撐他活下去的唯一動力就是復活納蘭若雪的目標。

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