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四章 父與子(二)

更新時間:2018-08-27  作者:小妖方狄
諸多皇子中,老皇帝唯一看不透的,唯一需要戒備的就是皇子真,當年他主動進入軍隊從底層坐起一步步向上爬直到前鋒官的位置,已令老皇帝產生了重視;還朝之后獲得一身異能強大無雙,更讓老皇帝不得不戒備。皇子真是真的靠著雙天下一步步拼到這一步的,他體內的潛能仿佛無窮無盡,實在讓人不能置信。

眼見到皇子真在七顆虎頭夾擊下非但沒有受傷,反而越戰越勇讓英招身上掛了彩,老皇帝心中起急,從單手控符轉為雙手控符,進一步加強對英招的控制。

英招身軀由此膨脹,七顆虎頭從內向外脹大,怨煞之氣從膨脹身體的縫隙中溢出,它的身體變成疙疙瘩瘩的,外形比之前難看了數倍,張牙舞爪地撲向皇子真,將后者囫圇吞進肚去。

“結束了嗎!”老皇帝深感疲憊,皇子真的實力讓他出了一身冷汗,心有余悸地注視左右,確定對方并沒有在間不容發的時間內從英招的齒縫間逃走,心中稍定。

“看來是真的結束了,他總歸是斗不過英招的。”話音未落,坐下英招身軀劇烈的顫抖起來,吞下皇子真的虎頭頭皮忽然鼓起,脖子劇烈搖擺像是非常痛苦。老皇帝心中生出不詳的預感,果然片刻后,一只血爪從內部刺穿了虎頭的頭蓋骨,從那裂開的皮縫中伸了出來。海量的冤魂煞氣飛出,它們全部躲著血爪飛行,因為一旦靠近它就會遭到腐蝕,永世不得超生。

血爪向下摁,虎頭的皮膚立時現出腐蝕的跡象,皇子真在血爪摁壓下自虎頭內部出現,在他脫困后,更多的怨煞戾氣涌出,一整顆巨大的虎頭頃刻間干癟下去。

王者歸來,皇子真霸氣外露,距離他的父親已經非常近了,近到一只手便能夠捏死對方,目光平靜地注視自己的父親,沒有特別的感情流露,仿佛這個狀態下的他已將七情六欲封印了起來。

“英招很厲害,不過看起來仍舊威脅不到我,父親,現在的形勢你要怎么辦!”

龍生龍,鳳生鳳!

一代真龍拓跋珪當朝三十二年,所生的十個孩子全部都是聰明絕頂之人,仿佛天生就能掌握權術;而在他們中間,拓跋真是絕對的佼佼者,是完美繼承了血脈中的力量,強大到不可思議的一個人。

若說十個皇子中最有能力繼承皇位的,當屬拓跋真了,可惜他的父親并不當算讓位。

當玄術進入人間,當凡人獲得了改變自然法則的能力,擁有了逆天改命的力量,世俗倫常被徹底改寫,骨肉親情就此失去效力化為烏有。或許這就是天道制定秩序的原因吧,只有在秩序的影響下,世界的運行才能夠平穩康健。

老皇帝是絕對的強者,在強者面前一切都是浮云,妄圖從他手中奪走權力的人必將遭到最為兇猛的反撲。

人心不變,天就不變,帝位不變?

面對強勢的皇子真,老皇帝長嘆一口氣,松開了手中的結印,仿佛由此卸去一身的甲胄,卸去了肩上的擔子。成年英招在那之后陷入短暫的沉默,像是睡著了,任憑黑血汩汩外涌而無所動。但緊接著,英招瞳孔中的黑暗潮水般褪去,它的瞳孔現出本應擁有的層次,這頭強大的冥界之獸陷入到狂暴的境地里。

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獸無可懼!

英招怒了,為自己被渺小人類控制折辱而怒,它的怒火必將令繁華的城池化作灰燼。

皇子真疑惑地注視自己的父親,毫無感情地問:“是打算自暴自棄了嗎,這是你的皇宮,化作烏有我一點都不憐惜,別以為我會和那個大家伙硬碰硬。”

“你沒的選擇,皇兒呦,你確實很強,但強大也正是你最大的弱點,使你輕敵和大意,你自負擁有力量隨便朕挑選戰場,已是踏入不歸路了。”老皇帝縱身一躍高高飛起,籠罩了宮殿的結界分毫不能傷到他,被他徑直穿過毫無所動,而皇子真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他離開,不得不直面狂暴異獸英招的強勢進攻,直面它被控制二十年積攢下來的怒火。

“這個該死的混蛋!等我出去一定將你碎尸萬段。”

老皇帝脫離了結界,徑直返回戰場,那里激斗正酣,皇子真身邊的四個貼身高手正和劉易、劉進以及一眾美女刺客戰在一處,老皇帝歸來時不做一聲,直接從天而降對著他們發動進攻。

戰場之上兵不厭詐,老皇帝可不像仙人那樣有著高高在上的驕傲,在他心中只要能夠勝利,一切詭詐之術都是可以施展的。老皇帝悄無聲息的發動攻擊,猶如從天而降的一片云,當你發現它逼近時已經避無可避。

右手化爪,掌心里凝聚金龍真氣能夠撕裂一切,直接兜頭罩下。老皇帝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和大太監劉易激斗正酣的風波道人。后者以天外飛劍對付劉易的見縫插針,濤濤劍氣與無孔不入的銀針激斗正酣,忽然感受到一道殺伐果斷之氣從天而降,風波道人心中大驚,氣力強出震碎滿天銀針,再雙手提劍逆天而起,迎上了老皇帝的金龍真氣。

“喝!”老皇帝鬼魅一笑,比陰謀耍手段凡間之國沒人是他的對手。但見掌、劍交界處,兩條金龍從掌心滑出,順著劍鋒游走一口咬中風波道人的虎口,劇烈的爆炸即刻產生,風波道人被炸飛,寬袍大袖空蕩蕩的,一條手臂就這樣沒了,血污密布。

風波到人倒地不起,冷汗涔涔,面如金紙,一條手臂失去的痛處令他身體顫抖不止,長劍在側,明知危險猶在卻許久起不得身。

老皇帝一招得逞哈哈大笑,雙手左右畫圓,兩條金龍隨著手掌的移動而游弋,隨著手掌的前沖而撲出,迎風便漲,從天而降!

風波道人自知大難臨頭無可逃避,往皇子真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看他還在與英招魔獸纏斗,苦嘆道:“總歸棋差一招!”忍著痛往前竄出,以僅剩的左手握住掉落在地上的劍,向上舉起,來了一招“反戈一擊”,凜冽劍罡瞬間暴起十丈,逼得劉易和他的干兒子分別躲向兩側,將偌大的宮殿一劈兩半。

這一招孤注一擲,已然是風波道人全身精氣所在,兩條金龍被斬斷產生爆炸,巨大且鋒利的劍罡直奔老皇帝去了。

后者眼見逼來的劍罡不單單破了自己的金龍真氣,更是反撲而來勢大力沉,好勝心起,居然不躲不閃再度運氣,金龍真氣源源不斷自體內涌出,老皇帝雙手成下壓之勢呈現龍口吞吐狀態咬住了風波道人的劍罡,由于沖擊力太強而向天上倒飛一段距離之后穩住,用力一扯居然將之生生掰斷。

老皇帝哈哈大笑,將那即便掰斷仍不馬上散去的實質化罡氣反手扔向風波道人,將之縱貫立斃。

承襲正統仙術的風波道人由此慘死,死狀凄慘,不忍直視。

風波道人一死,皇子真方面實力大減,另外三名貼身護衛在老皇帝、大太監劉易、美女刺客的圍剿下逐個慘死,將他們全部殺死之后剩下的人就不足為懼了,軍心已散的他們頃刻之間就化作烏有,尸體橫陳,頭顱被切下確認死亡,無一生還。

此時,遠方的結界終于發生震動,英招慘死,皇子真一身赤紅罡氣鎧甲,以英招獸身稍稍借力,便橫跨數百丈距離降落在此間,眼望滿地尸骸,皇子真氣的唇齒打顫道:“好一個不要臉的畜生,父親,你給皇兒上了最后一課。”

“皇兒啊,現在你的同伙都死了,即便逼朕退位也得不到響應,干脆放棄如何,朕允許你和貴妃一起離開帝都,平安度日。”老皇帝退到人群中,左手劉易、劉進,右手美女刺客,身后還有許多黑影蠢蠢欲動,儼然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拓跋真不為所動地道:“即便只剩下我一個人又能如何,只要你死了,所有朝臣都會做出響應。”

“朕一旦死了,其他的皇子不會放過你。”

“你一旦死了,誰還敢對我說一個不字。”

“皇兒呦,你力能降獸,有大勇又有大才,按理說真是國之棟梁,只可惜實戰的經驗還是欠缺的。你不想想,朕寧可犧牲了英招也要脫身出來干掉你的一群手下,只是為了孤立你那么簡單嗎?你要知道通天教可是連冥界最強大的妖獸都能控制的教派,你就算再強又能怎么樣呢!你真的太小瞧眾人的合力了!你只適合做個孤膽英雄,不適合為王。”語罷,一股詭異的力量驀然升騰讓本就搖搖欲墜的宮殿徹底坍塌,地面沉降,放眼望去不僅僅是這一處宮殿,整個后宮若干宮殿都開始剝落、坍塌,露出藏身在宮殿中的八角形水晶體以及奉命守護水晶的老邁道士。道士身穿明黃色道服,背背雙劍,頭頂高帽,高帽中心畫著一個圓,圓中以紅色的朱砂寫了一個看起來有些邪異的“道”字,象征著通天教的妖道。道士們全部雙腿盤坐懸浮于地,守著結晶體閉目養神,每一個身上都有著層層能量流環繞庇護。

見到他們,皇子真深感驚訝,每一間宮殿他都命人搜查過,得到的結果都是空無一人;而隨著地面的沉降,這些古老的結晶柱和守護結晶柱的強者卻顯露出了真身,很明顯,這些人一直藏在地面以下。

兩眼瞇起,定睛望向老皇帝,拓跋真道:“原來你已將皇宮布置成了一座地下堡壘。”

“兒啊,想和為父斗你還不夠火候!”由始至終,老皇帝最大的敵人不是自己的兒子們,而是佛宗是靈隱寺,老皇帝最擔心的事情是一旦自己墜入妖道,佛宗那班僧人會反戈一擊。所以他一直在布局,一直在暗中籌劃保護自己的力量,防備佛宗反水的可能。

令老皇帝萬萬想不到的是,原本為了防備佛宗而存在的力量現在需要用在自己兒子的身上。皇子真應該為此感到驕傲才對,這證明他的實力已然得到了老皇帝的充分認可。

可惜,僅止于此了,任他實力再強也是無用,這個陣法曾經令冥界最強大的妖獸三頭金烏束手無策,是那個人研究出來的終極陣勢,無論皇子真還有多少潛能沒有發揮,身在陣法之中都是甕中之鱉。

老皇帝面向天空深深呼吸,飄蕩在鼻端的熟悉味道令他精神抖擻,眼望九天之上的風起云涌,露出了穩操勝券的笑容。

“去吧,去誅殺,去毀滅,朕的兒子呦,你便帶著體內的怪物一起去死吧。”衣袍烈烈作響,老皇帝目露兇光,忽然出手用掌刀刺穿了美女刺客的頸動脈,滾燙的鮮血噴涌出來,美麗的女人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望著自己的主人,卻已經說不出來話了。

緊接著,隊伍中的美女刺客們紛紛遭遇毒手,是那些藏在隊伍最深處的人動的手,他們都是通天教的高等級道士,是知道教派內核心秘密的人。

老皇帝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親手培育起來的美女刺客紛紛凋零,將一道燃燒起來的黑符丟在她們身上,無奈道:“不要怪朕,啟動陣法需要血祭,而血祭中用到的是不潔女人的鮮血,這其實是你們得以存在的根本原因,安心去吧,會有后來者取代你們成為朕新的助手的。”

老皇帝輕描淡寫地道出了令人恐懼的事實,原來美女殺手誕生的初始原因是為了獲得不潔女子的血。這其中有兩個關鍵點,一是女子,需是女人男人不行;二是不潔,需是破過身被玷污過的女人,純潔無瑕的女人不行。

為了滿足陣法啟動的要求,老皇帝才會從全國各地搜羅大量身世悲慘的女子,因為搜羅到的人數過多,所以才想出了將得到的女子們加以訓練選羅精英為己所用的法子。

如此看來美女殺手自誕生之初便已注定了悲哀的結局。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