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章 三千兵甲

更新時間:2018-08-22  作者:小妖方狄
沈飛成功說動昂山青率領三千手下來帝都勤王,而這三千士兵每人都被分配了一匹野馬之靈為坐騎,擁有了超凡的戰斗力。

“咴咴咴!”野馬之靈時不時的抬起前腿,表達它們參戰的興奮。

東方長青見到如此陣容不禁動容,道:“烈殿下,你這是何意?”

“你是東方長青嗎!”皇子烈一身戎裝,腰挎邊塞寶刀,目光冰冷地注視過來。

后者從他的話語中意識到了什么,有些心虛地道:“殿下不認識我了?我當然是東方長青!”

“既然你是東方長青,便該知道本王來此究竟是何意,”

“呵呵,如此說來殿下你也要造反嘍?”

“帝國的領導者不能是一群妖魔鬼怪。”拓跋烈瞇著眼睛,目光凜冽地注視成群的鳥妖,“本王萬萬想不到,金陵城的實際控制人居然是父皇,殺死三哥的人,營救令狐懸舟的人,也都是父皇派來的,你們隱藏的實在太深,本王被騙的好苦。”

“殿下你糊涂啊,帝國都是陛下的,區區幾座城池怎能落空。陛下只不過是用了一種特別的手段變相的控制它們而已。”

“本王很好奇,以你們現在的樣子不會引起僧人們的敵視嗎。”

“方圓五十里有結界覆蓋,外面的人是看不穿里面的事的。”

“原來如此,難怪本王一無所見的時候道尊卻執意要來,想必他能夠感受到此處藏污納垢。”

“殿下,我們只是換了種方式生存而已,我們因此得到了永生。”

“如此得來的永生有意義嗎!”

“當然有意義。”

“你們不止身體變成了禽獸,就連思想也一樣變了。虎毒尚不食子,父皇對親生兒子們下手,如此惡劣的行為連禽獸都不如。更何況,你們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帝都中人各個眼光雪亮,怎會視而不見。”

“這個嘛……完成計劃的過程中確實出現了一些沒有預料到的地方。不過這些并不能影響大局,陛下的千古偉業一定可以實現。”

“你們做不到的。”

“你太自信了皇子殿下,決一死戰吧。”

“決一死戰!”沈飛代替拓跋烈宣布開戰宣揚。

“以多打少是不是不太公平!”東方長青有著狐貍般的狡猾,眼見敵人人多勢眾,自己又剛剛經過兩場苦戰勝算不大,所以這樣說。

“對付你這種人談什么公不公平!”昂山青義憤填膺地駁斥他。

沈飛卻道:“不,我們蜀山道統向來不會趁人之危,既然你要公平,就給你公平!反正皇宮里的戰斗還在進行,咱們還有很多時間等到他們分出勝負。”

“這就對了。一對一的進行主將戰如何?”

“可以,小爺我和你打!”楚邪舉起重劍指過來,他被人稱為武癡,自然最喜歡臨陣打斗,也是抱著這個目的才隨沈飛來到帝都的。

“楚邪?”東方長青是做情報工作的,一眼就認出了楚邪的身份,“殺死你哥哥的兇手此刻就在皇宮之中,你不想為他報仇嗎。”

“路是哥哥自己選的,被殺只怪他自己沒有本領,我作為親人會為他默哀,但絕不會矢志為他報仇。”

“你果然是個怪人,如江湖上傳言的那樣。”

“我是楚邪。”

“既然要做我的對手,那便如你所愿地開戰吧。”

“你口中的結界會遮蔽你我戰斗的場景嗎?”

“你想怎樣。”

“想要更多人知道小爺的厲害。”

“結界是通過法器布置的,是幻境結界,除非找到陣眼否則不會破除,你不要動歪腦筋了。”

“如此說來就沒辦法了,小爺可沒有那么多的耐性。”

“這就對了,抓緊時間開戰吧,打敗你之后還有三個對手等著我呢。”

“不,你的對手只有一個——白鳥峰三公子楚邪!”

“戰!”

楚邪和東方長青正式開戰,兩人纏斗在一起的時候,沈飛環視四周一寸寸的尋找,他在尋找沈騰的蹤跡,那個人是他的同族,是他的至親,無論如何都要找到。

終于有了發現,沈飛沒有和身邊人說明理由,自己駕馬過去。

來到近處,看到沈騰凄慘的樣子,心中一陣顫抖。

“你來啦!”沈騰的上半身只剩下了三分之一,是羅剎族的血脈支持他如此樣子仍然不死:“沈飛啊,我的年紀比你大,經歷的事情比你多,但是無論是眼光還是修為都比不上你,你才是我族的救世主,也只有你才能夠帶領我族重新興盛。”

沈飛緊蹙著眉盯著他不發一言,他沒有將將頂級仙丹喂食給對方,因為深知吃了仙丹只能暫時延長他的壽命,無法讓他起死回生,而延長壽命對于現在的沈騰來說反而是一件殘忍的事情。

沈騰整個身體都被撕裂了,傷口從左肋骨一直延伸到右側胸骨,只差一點點就將胸腔一起撕碎,卻反而給他造成更多的痛苦。羅剎族超強的回復能力促使他即便身處絕望也沒那么容易死去。

“沈飛,東方長青告訴我,當年的事情可能并非人隊的單獨行為,還有著道宗、佛宗、魔教等多方勢力在背后支持,目的遠沒有想象中的單純,我覺得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么咱們羅剎族的身份就要繼續隱藏起來,要隱藏好,就算老皇帝被推翻了也不要表露,因為一旦表明身份很可能招致各大勢力的仇視,從而陷入被圍剿的險境。

你要先讓自己變得強大,強大到足以保護自己迎接各種危險,再有所行動。”

“當年的血仇我一定會報,上官虹日是第一個,東方長青是第二個,老皇帝是第三個。我會用他們的血祭奠我族之亡魂。”

“你和以前比起來似乎堅定了很多。”

“我已不是過去的沈飛。”

“我相信你,羅剎族的復國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本來還想著帶你去見更多的族人,但是現在沒機會了,我長話短說,將重要的事情交代給你。你聽好了,等下去我的屋子一趟,在第二層抽屜的夾層中找到一張紙,那里面畫著去往羅剎圣城的地圖,有空就過去一趟吧,也好認祖歸宗!”

“圣城?”

“通向我族城池的路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我怕自己忘了才故意畫下了那張圖。”

“我知道了。”

“還有!地圖的背面記錄著巫族的術法,你修習了道術已不適合再學,將它轉交給俊雅吧,俊雅一直在渴望力量,是最適合修習巫術的人。”

“你放心,我一定會做到的。”

“沈飛,我現在才明白你是對的,你有著卓越的眼光和超凡的實力,你才是羅剎族的未來,我們所有人在你面前都是陪襯,都是為了成全你而存活到現在的,羅剎族要復國只有依靠你了,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對不對。”

“放心,羅剎族一定會復國,但絕不是以人類的滅亡為前提,羅剎族和人類會實現共存,而我會將當年主導我族滅亡的兇手全部清理干凈。”

“你自己問心無愧便好。還記得村嗎,那里面關押著大量我族子民,如果你能夠成功推翻老皇帝,一定要推倒村將我族解放出來,一定要那樣做。”

“放心,如果有那一天我一定會做的,將他們救出來,呼吸新鮮的空氣不再恐懼的活著。”

“沈飛,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明白,你是救世主,是我族的未來,代表著我族往日的榮耀,只有你才能夠撥亂反正,實現羅剎族復興的大業。”聲音戛然而止,沈騰斷絕了所有的氣息,腦袋一歪,血液順著眼耳口鼻汩汩流出。

他死了,死的很痛苦,沈飛看著他的尸體有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但沒有哭,他再也不會哭了。既然世界不同情弱者,那么我便要成為最強大的那個人。

原本的雙向路口在沈飛的道心變得堅定以后成為了單行路,那雙深邃的眸子里映照出的只有一條路——強者之路。

沈飛仿佛已經抓到了自己出生的目的,存在的目的,活下去的目的,他要變強,只有強者才能完成亡者的遺愿,才能完成恩師的重托,才能夠與邵白羽攜手共進,開創新的局面。

沈飛沒有關心那兩人的戰斗,他徑直來到后院,以狼之嗅覺尋覓沈騰的味道找到他的房間,在抽屜的暗格中翻找出了通向羅剎族圣城的地圖,地圖的背面記錄著巫術全解,沈飛會在適當的時候將它轉交給俊雅的,以完成沈騰的心愿。

他仔細看過綢子的正反兩面,確保即便他日丟失了也能記住其上記載的全部內容,然后將之放入芥子袋中,乘墨玉返回戰場。

此時,東方長青和楚邪正斗到激烈處,東方長青妖身強悍,楚邪大招頻出不能傷其分毫,他返璞歸真,以劍技對之,無雙劍法依次使出。

無邊落木、青山隱隱、長虹貫日、天坤倒懸、天下無雙。

無雙劍法看似只有五式,其實變化無窮,充滿奧妙,再加上楚邪特有的一身蠻力,重劍在他手中虎虎生風,防不勝防。

東方長青完全是硬碰硬的打法,六顆虎頭每一個都是以冤魂鬼煞氣息凝聚成的,劍鋒斬入其中如同斬進棉花套里軟綿綿地陷進去無法自拔。虎齒卻是鋒利的,和劍鋒擊撞摩擦出星星點點的火花。

兩者貼身肉搏,很快已過了幾百招。不得不說,東方長青確實是位頂尖強者,先后與上官虹日、沈騰這等一頂一的好手交戰,再面對楚邪時仍能不落下風,實力讓人敬佩。

它的妖身展現出過人的長處,六顆虎頭伸長時脖頸超過一米,縮短后可以完全融入身體,擁有相同的意志能夠進行統一的攻擊,就好像一個人同時控制住六把長劍,威力可想而知。不僅如此,他還具有生滿鱗甲的堅硬身體,有著鋒利的爪子、粗壯有力的尾巴和看似短小但足以支撐飛行的翅膀。

應該說,乍一看上去英招的形象沒那么厲害,但是從實際用途來說,是非常實用的,東方長青變成英招后擁有了令人心悸的威力。

東方長青和楚邪斗的難分難解,沈飛遠望皇宮,發現那邊的氣息有所衰弱,擔心勝負已分,援兵到來,對楚邪道:“你行不行,不行的話換我上!”

楚邪最討厭別人質疑自己的能力,沈飛如此一說立時眼放兇光,狂性大發:“大混蛋,小爺這里只有行!”

當下雙手持劍,大開大合,出招的幅度和威力較之前強了數倍,招招奪命。

“東方長青,納命來吧!”

后者冷笑道:“想要我的命,你還不配!”眼見得重劍劃出耀眼的光弧劈頭蓋下,東方長青全力施為,六虎頭一齊向上撲咬,誓要將重劍劍鋒撕碎。卻就在此時,異變突生,看似下劈的斬擊突然收回,楚邪向后退開一步,單手持印道:“辰午未申甲生——五行創生,風刃刮骨之術。”

到目前為止,楚邪是唯一一個能以蜀山道術施展風系創生術的人,所念誦的口訣就是蜀山最正統的六字創生訣,但是施展出的卻是不在五行之內的風。沈飛曾數次詢問楚邪為何能夠使用風系創生,都被他拒絕回答。

此術一出,狂風刮骨。無形無質的風化身為刮骨剃肉之刀,沖向東方長青。后者本有能力抵擋此招數的威力,奈何楚邪先是佯攻一手,繼而快速后撤用出這一招,使得東方長青空門大開,失去了抵擋蓄力的時間。

“呼呼呼!”轉瞬間被風刃割傷身體,虎頭、蜥蜴軀干,翅膀上全部出現傷口,傷口中流出黑色的血,惡臭撲鼻。

東方長青吃痛狂嘯,六顆虎頭凝聚冤魂鬼煞之力同時釋放意圖反擊,卻又再遭遇變故,一顆坑坑洼洼的鐵球無聲無息地從天空中落下,砸中東方長青的腦袋,強迫虎口閉合妖力全部炸裂在嘴中,或者近身處。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