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章 結黨營私之罪

更新時間:2018-07-20  作者:小妖方狄
但是,帝都風云詭詐莫測,拓跋壽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十弟會以那樣匪夷所思的方式出局,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父皇會暗中授意左宰相拓跋子初圍剿大哥的勢力。

簡直像是一場噩夢,以拓跋壽的隱忍也開始辨不清方向了。

此刻,作為一名得到了異常力量的支持,有資格競爭王位的皇子,是應該堅定地支持父皇的決定,像皇子烈當初做的那樣堅定地站在父皇一邊獲得他老人家的好感;還是應該有所行動,不再坐以待斃了,他究竟應該何去何從!究竟該怎樣抉擇!

王府中嘰嘰喳喳的人很多,真的能為他排憂解難的人卻很少,拓跋壽清楚地知道命運要由自己掌握,能夠最終做出決定的人只有自己。他望著煙塵滾滾的東方,聽著喊打喊殺的聲音,用力地握緊了拳。

事發突然,正在為岳母拓跋鳳凰失蹤一事憂心忡忡的十一皇子拓跋烈突聞禁衛軍同時包圍右宰相、帝國大將軍、大哥宅邸的消息,先是有些欣喜,緊接著一陣彷徨,更甚之產生了一絲隱憂。

他馬上找到了沈飛,后者昨天陪他奔波一夜,今日天明時分方回屋小憩。

“咚咚”敲門,沉了許久屋門才打開了一條縫,納蘭若雪站在屋子里頭發凌亂,臉上掛著一絲慍怒,見是拓跋烈方才將這絲慍怒壓下:“王爺,沈飛剛剛睡下不久,有事嗎!”

拓跋烈抱歉地道:“弟妹,有事!麻煩把道尊喊醒吧,帝國發生大事了。”

“這……”納蘭若雪還是不愿意開門,她在心疼沈飛的身體,后者卻已經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她的身后:“究竟發生什么事了,讓殿下如此憂愁!”他順勢將手伸過來,捏住了若雪涼絲絲的小手讓她不要說話。

拓跋烈道:“打擾你休息了,道尊。不過真的是有大事發生,本王不得已才來拜見的。”

“是長公主有消息了嗎。”

“不,更大的事。”

“走,咱們書房里談。”話是這樣說,沈飛反而關上了房門,不一刻功夫,房門重新打開,他已換上了干凈的衣服,與殿下一道往書房去了。

一邊走著,沈飛一邊道:“我感到東南方向殺伐氣甚重,殿下要說的事情莫不是與此有關。”

“不瞞道尊,本王現在內心彷徨,急需要找個明白人來商量一下呢。”

“看來真的與此有關聯了。”

“道尊,大哥的宅邸被圍了,同時被圍的還有帝國右宰相慕容南和大將軍王上官虹日的府邸,拓跋子初,不,父皇恐怕是要對大哥的勢力動手了。”

“有這樣的事情?未免太突然了。”話是這樣說,沈飛心里想的卻是,一定是拓跋鳳凰的死刺激了老皇帝,讓他提前動手實施計劃,對皇子的勢力們大開殺戒。第一個是大皇子,第二個是十皇子,再后面就是十一皇子和六皇子,諸位皇子一個也跑不了,“由頭是什么?”

“巫蠱之術?有人參奏大哥以巫蠱之術詛咒父皇,所以父皇才會終日惡疾纏身。”

“這種荒唐的說辭明顯只是個借口。”

“本王也有同樣的感覺。到了。”一邊說著一邊前進,兩人走到了書房門前,拓跋烈直接推門進去,屋子內部陳設照舊,只是放在桌案中間的宣紙上以濃墨寫著一個大字:“思!”可見殿下近些日子對老皇帝的行為深感迷茫。

進屋之后隨即把房門闔實,沈飛和拓跋烈站著說話:“大皇子是殿下最大的敵人,陛下對大皇子的勢力動手,按理說殿下應該開心才對,不是嗎。”

“按理說本王是應該開心,但不知為什么就是開心不起來啊。”

“殿下在擔心什么。”

“本王擔心父皇的目標不止大哥一個。”

“殿下打算如何做。”

“本王就是不知應當如何才來請示請教道尊的。”

“容我想想。”沈飛背過身走到窗前,種種念頭快速從腦海中閃過,良久,終于做下了決定:“殿下,這句話或許是重罪,沈某只能對殿下一個人說。”

拓跋烈露出一絲惶恐,道“屋子里只有你我二人絕不會有第三人知曉咱們今日的談話,道尊請放心直言。”

“您的父皇身上有問題。”

“父皇?”

“也就是當今萬歲,九五至尊!”

“父皇的身上能有什么問題?”

“他的身上有妖氣。”

“道尊你開玩笑了,父皇的身上怎么會有妖氣呢。”看沈飛表情不似作偽,拓跋烈心往下沉,遲疑地道:“道尊,你說的是真的?”

沈飛坦然道:“我何時騙過你!”

“但這又能說明什么!”

“說明老皇帝他很可能已經找到了長生的法門!換句話說,他已經不再需要接班人了。”

此言一出,如同五雷轟頂,拓跋烈面色大變跌坐在椅子上。

“殿下啊,其實有些話在拓跋子初被冊封為護國公的時候沈某就想說了,或許,咱們是時候考慮武裝奪取政權了。”

“你是說造反?”

“否則,皇子們只會被一個個殺死,您的大哥只是個開端。”

“但本王憑什么,憑什么與父皇對抗,憑什么能夠造反呢!”

“記得青州城城主昂山青嗎,如果能把他爭取過來,咱們就有了一戰之力。”

“道尊已經有了打算?”

“我想親自走一趟!”

“去青州?”

“去說服昂山青,讓他從你父皇的人變成殿下的人,率領青州城防軍北上勤王。”

“憑什么說服他?”

“三寸肉舌而已。”

“有多大把握。”

“五成!關鍵是殿下要做出決斷。”

“容本王仔細想想。”

“殿下,您應該知道,帝王冢里本就沒有骨肉親情的。”

“話是這樣說,但真的起兵弒父本王還是難以做到,而且父皇他也未必就……”

“等到大皇子的府上被攻破了,一切就都來不及了殿下……”

“這……再容本王想一想,容本王想一想……”

“殿下,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大丈夫在關鍵時刻可不能優柔寡斷啊。”

“道尊,本王再問你一句,到底有幾成把握說服昂山將軍!”

“實話實說,昂山將軍是陛下一手栽培起來的,要說服他并不容易,但事在人為,如今咱們都是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沈某一定會盡力去做。”

“有道尊這句話本王就放心了,本王這就書信一封,請道尊轉交給昂山城主。”

“殿下能有如此決斷,沈某自當竭盡所能完成任務。”

拓跋烈走到書案前,提筆疾書,“刷刷刷”筆勢雄健揮毫地寫下一封信,又誦讀幾遍方才裝入信封,蓋上身為王子特有的印信,親自交到沈飛手中,道:“若此次事成,道宗將在人國享受國教之禮,本王拜道尊為國師。”

“沈某相信殿下一定能夠踐行諾言。”沈飛將信封放入懷中,與皇子烈雙手緊緊相握,接著轉身而去,大手一揮推開房門,“我要找一個人與我同行,殿下您等我的好消息吧。”

大皇子的宅邸內,弩矢飛射,殺喊之聲不絕于耳。

當王子府的大門從內部打開的時候,成百上千的弩矢齊發,就要將東方長青以及包圍了王子府府邸的禁衛軍士兵射成了篩子,卻萬萬沒有想到,伴隨著一條青龍升騰,東方長青寶刀橫掃將所有飛來的弩矢全部擋下。

昂山青有虎威斗勁,東方長青則會施展青龍真氣,伴隨寶刀出鞘,一條青龍栩栩如生,橫掃一切,在擋下弩矢齊射的同時也破壞了王子府的大門,破壞了大門口的園林造型,將坐落在院子中間位置的青銅鼎掀翻。

東方長青不愧是禁衛軍統領,撇開人妖合一的身份不談,單單一身武者斗勁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抵擋的,遠在昂山青之上。

東方長青隨著青龍一馬當先的沖入府中,迎接他的是異人們的聯合攻擊,上官虹日此時一定后悔極了,早知道陛下如此絕情就不該先與沈飛火拼一場,折損了手下幾員大將,現在追悔莫及。

異人們的聯手一擊終于將東方長青前進的步伐擋下,禁衛軍士兵魚貫而入雙手持矛與負責守衛王府的少量士兵對峙起來。

“放下刀劍,本官既往不咎,若執意抵抗下去,不僅你們要死,你們的家人也會被誅連。”東方長青威逼利誘,他作為將軍要做的是打擊敵方的士氣,讓軍心產生動搖。

王府士兵們確實如他所料的面面相覷,雙手顫顫發抖,滿頭大汗,禁衛軍是奉陛下的旨意而來,負隅頑抗下去相當于公然抗旨,罪行極重。

卻有一道嚴厲的聲音在他們身后響起:“你們都是王子殿下的奴才,王子府一旦被破,株連九族,你們還有生還的可能嗎!不要犯傻了,那個人是在忽悠你們的。”伴隨著這個威嚴的聲音,身穿戰甲的上官虹日踱步而出,他步伐穩健,手持雙斧,目光銳利,從人群之后走到了人群之前,站在了東方長青的對面,“東方將軍,想不到你我有一天會兵戎相見。”伴隨著他的出現,搖擺的軍心立刻安定下來,畢竟那可是綽號人屠的戰神,是帝國第一大將軍。

“老皇帝卸磨殺驢,屠殺功臣的同時連親生兒子都不放過,真是好狠的心吶。”大將軍王上官虹日全然沒有了下作惡心的做派,儼然一副身穿鎧甲手持利器的戰神模樣,殺氣騰騰,威勢凜然。他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終日過得是刀口舔血的生活,這點場面在他看來本就不值一提。

“食君之祿,分君之憂。爾等身為陛下的臣子,卻恃寵而驕,恃功而傲,妄圖勾結朋黨,顛覆社稷,枉顧君恩的同時也令帝國陷入戰端,陛下已經忍耐了太久,今日不得不動手了。”東方長青義正言辭地說,目光在士兵們身上一一掃過:“你們還不放下兵器嗎,那么就統一按照謀逆罪論處,誅九族!”

他的話語直刺人心,士兵們又有了動搖的跡象,眼見局勢就要壓不住了,大皇子拓跋元吉在沈騰的陪伴下親自現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父皇一向將兒臣視若掌上明珠,與母后恩愛有加,這才剛剛稱病不久,禁衛軍便包圍了王子府可見是代理朝政的護國公在暗中搗鬼!眾將士你們聽好了,今日與本王沖入皇宮誅殺了護國公,即刻論功行賞,每人賞金百兩,官升三級,本王決不食言!”當一向傻里傻氣的大皇子展現出驚人冷靜和底氣的時候,所有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說出如此一番話語明顯比上官虹日高明了很多。要知道帝國中沉浸著忠君的思想,貿然搞對立就是反叛謀反,是不義之舉。但大皇子就不一樣,大皇子將所有罪名全部推給了護國公拓跋子初,坦言陛下已經被對方控制起來,自己要誅滅拓跋子初救出陛下,那么本來的不義之舉就變成了師出有名,再加上超高的封賞,士氣立刻大震。

“殿下,一直以來你果然都是在裝瘋賣傻啊,真是好演技。”東方長青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他清楚地記得老皇帝曾經說過元吉的憨厚老實很有可能是裝出來的,因為他不相信自己的血脈會如此不濟,今日真的應驗了。

“東方將軍,如果你真的忠于父皇的話,此刻就應該隨本王沖進宮去,本王相信父皇他老人家一定已經被所謂的護國公控制起來了。”大皇子一身正氣地徐徐道來,說的和真事一樣,演技確實逼真。

“你心理清楚,派兵來捉拿你本就是陛下的意思。”東方長青道。

“不可能的,父皇他老人家有什么理由捉拿自己的親生兒子。”

“就憑著你們結黨營私,意圖謀反這一個理由。”

“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那殿下你要怎么解釋上官將軍出現在此地。”

“本王和上官將軍本就私交甚好。”

“這就是結黨營私。”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