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六十五章 榮妃(三)

更新時間:2018-07-18  作者:小妖方狄
老皇帝安排下來,榮妃自然照辦,畢竟兩人不單單是夫妻的關系,更是上下級的從屬關系,榮妃對老皇帝下達的指示會言聽計從。

她很順利的接近了九皇子,那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想要接近本沒有多難,順利將他接入自己的寢宮收為義子。對九皇子來說,一定認為自己的命運就此改變了,自己就要時來運轉了,可是他不會想到,天上是不會掉餡餅的,看似轉運的時候其實是悲哀的開始,他無論如何以前都是個王爺,是皇親國戚,可很快就要為此丟掉性命。

搬入寢宮,老皇帝有意對九皇子示好,讓他深信被榮妃收為義子是一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孩子很容易就上當了,孩子總是那么容易哄騙的,從那以后,拓跋華的行事作風開始大膽起來,大膽過度就是沒有規矩。

在榮妃進入產期的時候,老皇帝為了確實把控所有環節將榮妃轉移到了一個更加隱蔽的地方,在那里榮妃完成了生產,嬰兒在產下以后立即被送去其他地方進行特殊處理,送回來的時候已和正常人無異。榮妃不知道孩子身上具體發生了什么,但她有感覺一定是很殘酷的事情否則不會連她這個做母親的也一起回避。

因為新生嬰兒的誕生,九皇子失去了利用的價值,他作為備胎的身份也就不存在了;更加不湊巧的是,九皇子年紀尚輕,活潑好動,有一次恰巧見到了老皇帝進入秘密通道的情景,雖然他自己沒有特別的感覺,可是老皇帝卻由此記恨在心里,趁著楚繡阻攔車駕的風口將九皇子貼身的護衛全部殺了,以防他們知道些什么,更于晚間親手殺死了九皇子,來個一了百了。

虎毒尚且不食子,老皇帝的狠辣手段令榮妃感到畏懼,從此更是低頭做人,不敢多說一句話。借著九皇子的死,老皇帝名揚正言順地將她和新誕生的龍子搬到了一個近乎與世隔絕的地方,過起了猶如籠中小鳥般的生活,榮妃知道,老皇帝一定是怕中間出現岔子,要將所有環節都把控起來使得計劃順利進行。便也聽之任之,扮演一個好妻子的角色,每天洗干凈了服侍他開心,自己借此得到安寧

以上就是榮妃知曉的有關老皇帝的所有秘密,她因為本身地位偏低對于老皇帝的底細了解的有限,沒能全程參與到計劃中去。在老皇帝眼里,她是作為生殖機器存在的,利用價值僅此而已。

即便如此,榮妃也為沈飛提供了幾條重要的線索:一是大太監劉易和禁衛軍統領東方長青都是內幕的知情者,是需要提防的人,回去之后一定要給皇子烈提個醒;二是完成奪舍之后的老皇帝非常脆弱,是需要有人保護的,榮妃就是負責保護他的護衛之一;三是皇宮地底密道四通八達,并非只有一條路,也并非只通向一個地方,甚至能去往城外;四是老皇帝和大將軍王上官虹日其實有一個共性,那就是兩人都打著屠戮異族的名義反過來利用異族的奴隸,利用異族懷有的超常力量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們此舉無疑是在引火,自掘墳墓;五是在獲得了妖力之后,老皇帝有意疏遠了來自佛宗的僧人,這就導致皇宮護衛缺少了最有力的一環。

有了這些重要的線索,沈飛忽然發現老皇帝的勢力其實并不像看起來的那么強大,并不是鐵板一塊的,他是有自己的掣肘在的,是有著弱點在的,有弱點就可以據此突破。更重要的一點是,沈飛終于明白了老皇帝為何急著封城,為何有意斬殺諸位皇子,那是因為在他奪舍完成之后會因為靈魂進入幼兒身體使得本身實力銳減,失去自保之力,老皇帝怕尾大不掉的皇子們趁此機會犯上作亂,所以要在施行奪舍之前將他們全部滅掉。換句話說,老皇帝現在是很著急的,他需要在嬰兒最年幼,對外物的抵抗力最弱的時候完成奪舍,又需要在此時間段內清除異己,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只要心急一定就會露出馬腳。

有了這些重要的線索,再加上獲得了榮妃這個強力的內線,沈飛這趟入宮真是沒有白來。

秘密說完了,榮妃轉過頭,嫵媚動人的眼波看得沈飛虎軀一顫,“本宮的秘密講完了,現在換做你了。”

“你想知道什么。”沈飛竟有些臉紅,榮妃實在太美。

“就說說你自己吧,你是怎樣從滅族的戰端中存活下來的,又是怎樣接受了道宗的傳承成為下山傳道的使者。”

這一次輪到沈飛轉身,借著回憶過去將目光延伸向九霄云外,榮妃美艷太盛,反而有了距離感,讓他不敢直視:“只能說,我的運氣比你和俊雅好很多,家國覆滅的時候我被一名人類男子收養,在他教導下逐漸長大,我對人類并沒有什么刻骨銘心的記憶,反而接受了他們很多的恩惠……”

隨著沈飛娓娓道來,時間一晃而過到了分別的時候,沈飛對榮妃道:“皇宮內外高手如云,我還是沿著原路返回吧,以免給你留下麻煩。”

“有什么需要的便來找本宮,本宮愿意做你的內應。”

“謝謝你的信任,但是伴君如伴虎,終日睡在老皇帝的身邊本身就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還是不要承載太多的秘密才好。便這樣吧,放心,咱們的族人終有一天會得到自由。”

“本宮相信你。”看著沈飛轉身要走,榮妃急著出水,向前伸出手道:“本宮還有最后一個請求希望你能夠答應。”

“什么請求?”

“可不可以親本宮一下,你是本宮遇到的第一個成年的妖族男性,本宮想得到你的吻。”

沈飛沉默了一會兒,往前邁步道:“下一次吧,活到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會滿足你的要求。”

“那萬一沒有下一次了呢。”

“一定會有的。大難不死的妖族是留在九州大地上的星星之火,終有一天會團結在一起,呈現燎原之勢。”

“本宮明白了,你放心,本宮這團火絕不會熄滅。”

“記住,在這世上,只要活著希望就永遠存在。”語畢,再不停留,快步向前走入暗道中去了。

沈飛沿原路返回,與榮妃的會面令他意猶未盡,他萬萬沒有想到不僅僅是同族之間會生出那種特別親近的感覺,即便是外族,因為有著相似的經歷,也會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如此看來,自己的支持者只會越來越多,而且全部隱藏在暗處,占據了天然的優勢。

沈飛沿著原路返回,他之所以敢這么做是因為走出暗道看見了藍天,掛在天上的太陽昭示了現在的時間,比沈飛預想的早了很多,估計安旭可能還沒回府,即便回去了也未必馬上開始尋找拓跋鳳凰的下落。

他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出口,擰動機扣釋放仙力探查四周,果然屋子里空無一人,沈飛順利駕云離開。站在花瓣云上居高臨下的俯瞰,沈飛看到皇子烈的車輦距離此地還有幾條路遠,終于放下了心。

接下來,接下來就該想想怎樣說服他與自己的父皇為敵了,對皇子烈來說,這個決定估計很難做出……

當天晚上,安府炸開了鍋,侍女衛兵上上下下的尋找,翻個底朝天都沒有找到拓跋鳳凰的蛛絲馬跡,無奈之下將這件事情上報給了陛下,希望陛下能派遣禁衛軍搜索全城。

老皇帝剛剛拿到折子的時候以為是拓跋鳳凰不忍心害死親生女兒,而自導自演了一出鬧劇,后來進入地道才發現,可能自己估錯了,地道內殘留著揮之不去的焦糊氣味,其中一條通道更被巨石掩埋,可見里面一定隱藏著什么重要的秘密。

老皇帝施展大能將甬道內的石塊全部清除,眼前一片狼藉有著大量打斗的痕跡存在,因為石壁過于堅硬,激斗的痕跡雖有保留但不算清晰,以至于無法用來判定兇手師出何門。老皇帝有些慌了,帶領手下四下找尋,只看到一堆堆灰黑色的灰燼。

注視著那堆成小山的灰燼他的心有些慌了——是誰,是誰在自己計劃啟動之前發現了密道?是誰殺死了自己最重要的手下?究竟是誰干的!老皇帝馬上命令東方長青放手去查,無論如何也要將兇手找到,但一定要私下里查,不要驚動太多。

同夜,拓跋烈找到沈飛,希望沈飛施展大能助他搜尋岳母的下落,沈飛自然不會將他們千辛萬苦找尋的人其實已經死了的真相說出來,裝模作樣的施展一番道術,最后表示毫無蹤跡,無能為力。沒辦法,拓跋烈只能帶著人每條街每條街親自去尋找。

比他更著急的當屬安玲瓏了,拓跋鳳凰是安玲瓏的生母,從小對她寵愛有加,母親忽然間失蹤了安玲瓏自然焦急萬分,一向堅強的她露出小女人的柔弱,忍不住哭泣起來;安父將她擁在懷里安慰,他也關心自己夫人的去向,但不是擔心夫人本身,而是擔心夫人失蹤自己會失去皇族的支持,他怕夫人的消失是有人精心策劃的,是要對安家動手的前兆。他如坐針氈,心中的焦急絲毫不少于玲瓏。

全府上下都被蒙在鼓里,真正的知情者冷眼旁觀,是絕不會將其中隱藏的秘密說出來的。

找到半夜,不得不放棄搜索,而更令他們失望的是,禁衛軍的搜城旨意遲遲沒有下達,皇宮之中老皇帝默不作聲,是真的將大權交出,連自己親生妹妹的死活都不管了嗎!

轉天,全城搜索拓跋鳳凰的旨意還是沒有等到,但是帝國禁衛軍忽然大規模出動,他們兵分三路,一路去往大皇子的宅邸,一路去往大將軍王的宅邸,還有一路去向右丞相慕容南的宅邸。禁軍到位后,將三處宅邸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圍起來,士兵們大白天的手持火把,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

官員們的宅子相隔不會太遠,從自己的地方能夠清楚看到遠方的情形,只見手持佩刀的東方長青走上王子府的臺階,宣讀圣旨道:“天恩浩蕩,護國公詔曰:拓跋元吉身為皇長子,未懷長子之德,勾結朋黨,巫蠱下咒,以致陛下身體每況愈下,私妄顛覆社稷,霍亂天下,其心可誅!現著禁衛軍予以捉拿,反抗者就地處決,欽此。”

東方長青在臺階上宣讀護國公拓跋子初下達的旨意,王子府的大門全程緊閉,只有兩個負責看門的護衛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聽完了旨意的全部內容,頭不敢抬。

東方長青收起詔書,拔刀指向緊閉的紅門,義正言辭地道:“里面的人聽著,速速開門,由本官緝拿歸案!否則,本官就要硬闖進去了。”

眼見宅子里沒有絲毫動靜,他手起刀落,將兩名看門侍衛的人頭砍下,血濺三尺:“再不開門,本官只能按負隅頑抗罪殺盡王府上下了。”此言一出,王府大門終于敞開,但是迎接他的卻不是趕來領罪的大皇子,而是大規模的弓箭齊射,大皇子居然早已做好了頑抗之心!

此刻,大將軍王上官虹日、帝國右宰相慕容南、大皇子拓跋元吉坐在同一間屋子里,他們早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

大皇子一臉絕望地面向皇宮,道:“父皇……父皇,想不到你竟以巫蠱之術這等莫須有的罪名治理兒臣,兒臣不服,不服。”他大聲咆哮,聲嘶力竭,眼淚嘩嘩流下不受控制。

慕容南早就料到會是如此結果,比他沉穩地多:“救兵未到,只能以私訓的死侍拖延時間,此刻,咱們三家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只有同舟共濟才能獲得一線生機。”

上官虹日齜牙咧嘴地道:“陛下,你真是好大的手筆,居然同時對拓跋、慕容、上官三家動手,你是自認為已經穩操勝券我們毫無還手之力了嗎!實在太天真了,我上官虹日豈是如此易與之輩。打,給我狠狠地打,不要以為人數多就能怎么樣,作戰取勝靠的斗心的整齊,靠的是排兵布陣的正確,靠的是武器裝備的精良,我們占據皇子府,以少打多,守住便好,只要援軍一到就是反擊之時。”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