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十一章 拓跋鳳凰(一)

更新時間:2018-07-04  作者:小妖方狄
沈飛越來越發現清純的女人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才是最適合男人的類型,不要接受風人的花言巧語,因為只有見識過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才會如此了解男人們的心理,才會知道男人們需要什么,而這樣的女人接近你都是有目的的,能夠對一個男人好,也能對其他男人好,就是要溫順煮青蛙讓你離不開她,最后再反過來榨干你,利用你。↓雜志蟲↓

毫無疑問,院子里的侍女們雖然一個個打扮淳樸,但從那婀娜多姿的步態,從那充滿魅惑的眼波不難看出,她們都是經受過特別訓練的,是稍加拾掇就能化作一方名妓之人。

“看來俊雅沒有騙我,拓跋鳳凰的身上果真藏著秘密。”坐在花瓣云上,沈飛成為了藍天下的一個點,很難被人發現。

他繼續探查,蘭花的枝莖極為自然的向上生長,自然地彎曲勾卷住窗戶的外壁,沈飛終于找到了自己要尋找的正主拓跋鳳凰,此時她坐在臥室里,一個已經上了年紀但仍可看出輪廓英俊的男人跪在膝下為她敲腿。

沈飛從未見過拓跋鳳凰的樣子,卻第一眼就認出了她,因為那萬中無一的氣質。拓跋鳳凰做了長公主那么久是很有一股氣派在的,身體明明已經走形了,頭發也花白,卻給人端莊大氣的感覺,手中拄著一根雕刻鳳頭的木質拐杖,身穿明黃色袍子,這個顏色大多數皇室中人都不敢用,是最接近龍袍金黃的顏色,是犯忌諱的。

不用多想,跪在地上為他敲腿的自然就是安玲瓏的父親安旭了,作為一個地位遠遠低于妻子的男人,安旭將自己的角色扮演的很好,無論在外人眼里承受了多少男人不該受的東西,他總是能坦然自若的面對,并且化作前進的動力對自己老婆拓跋鳳凰千倍、百倍的好,像這種男人確實是少見的,所謂男人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安旭連自己的老婆也要跪,而且跪的心甘情愿、理直氣壯,可見非同凡響。沈飛早從拓跋烈那里聽說過他的事情,此刻親眼見到,見他那溫順的樣子如同一只忠心耿耿的小狼狗,既驚嘆,又佩服。

為了榮華富貴,有些人真的什么都能放棄,看起來下作,但你決不能因此輕視他們,因為這些人既然連身為男人最重要的東西都舍棄了,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呢,還有什么事情能夠難得倒他們呢,他們一定是存在大志向的。

安旭的年紀已經很大了,身材卻依然沒有走樣,又瘦又高,頭發梳的整整齊齊,穿戴講究,一看就是那種典型的成功人士。他做著與年紀不相符的事情,跪在地上為拓跋鳳凰敲腿,恭謹順從的樣子像是慕容白石親手調教出來的小丫鬟。

兩人在屋子里,外面全都是年輕貌美的侍女,不得不說拓跋鳳凰的心可真大,不得不說安旭真的守得住自己,忍的了誘惑。

仆人不用俊美這是前人總結出的經驗教訓,因為仆人本身做的就是伺候人的活事,懂得主子的心思,如果再長相俊美的話很容易反客為主,為主子看重,遭到重用,由此人國的家族都很忌諱使用俊美的仆人。當然有一點例外,那就是門不當戶不對的貴族,這個時候一方作為主導自然喜歡用一些符合自己心意的,隨時能夠對其下手的俊美仆人,好滿足自己的私欲。像拓跋鳳凰這樣養虎為患的簡直見所未見,卻也更證明了她的不同凡響。

沈飛剛好看到夫妻臉膩乎的一幕,見那安旭一邊為夫人敲腿,一邊道:“鳳凰啊,帝都最近不太平呢,咱們家不會因此受到牽連吧。”他這個人除了長相英俊確實沒其他本事,凡事都要詢問自己的夫人。

拓跋鳳凰像主人愛撫寵物那樣拍拍他的頭,對他道:“皇兄做皇帝,再大的事也有我頂著,你怕什么。”

“鳳凰啊,你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也不行啊。”

“看你個烏鴉嘴,就不會說幾句好聽的。”

“是是,是我不好,我打自己的嘴,打自己的嘴。”

“好了,不要再打了。安旭你給我記住,只要有我拓跋鳳凰在一天,你們安家就能夠享受取之不盡的財富和權利,沒有人會拿你們怎么樣的。”

“鳳凰,你為這個家真是付出太多太多了。”

“不用耍嘴皮子,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前一陣子咱們剛剛與女婿皇子烈結盟,這才過了沒多久皇兄已然退居幕后,將帝國交給了護國公拓跋子初全權掌管,你是怕安家就此受到牽連吧。”

“鳳凰,果然什么都瞞不過你的眼睛。”

“放心吧,沒事的,有些事情我不愿意讓你知道,但既然你心中擔心告訴你也無妨,其實咱們和皇子烈結盟一事皇兄他是知道的,而且也是他授意允許我這樣做的。”

“陛下他知道?甚至還授意于你?鳳凰你說的是真的!”

“你在質疑我嗎。”

“不不不,我只是覺得你說的事情太震撼了。”

“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兄也不能掌握一切,他的心態也是隨著事情的發展而不斷演變的。當初,皇兄因為某些原因想要扶持皇子烈,將很多勢力都交給他控制,這是有意為之,現在形勢有變皇兄改變了主意,沒什么可值得大驚小怪。你完全可以放心,諸位黃子中皇子烈和你們安家會是待遇最好的,在這場爭斗中受到的沖擊也最小。”

“鳳凰,你是早就知道會有什么事情發生嗎,你可不要嚇唬我啊。”

“該來的總歸要來,皇兄年紀大了,所有人都盼著他死,皇兄當然不能順了他們的意,所以反過來盼著他死的人都全部要下地獄,皇兄會為自己的繼承人掃清所有障礙,讓他辛苦打下的基業能夠一代代的傳承下去。”

“鳳凰,你是說帝都會掀起一場大清洗。”

“那是自然的,否則為何會鎖城六個月!不過你完全可以放心,皇兄已經和我交過底了,咱們安家和皇子烈都不會受到牽連。”

“真的?你沒有忽悠我吧鳳凰。”

“你不信任我?”

“不不,我是覺得這次的事情好像很嚴重,似乎沒那么容易收場。”

“嚴重,當然嚴重,幾乎所有朝臣都盼著當今帝國的最高統治者去死當然是件嚴重的事情,皇兄的心真是被他們傷透了,所以一定要做一個徹底的了斷。”

“是要像三十年前那樣搞一次大屠殺嗎。”

“只怕會比三十年前更加慘烈。”

“更加慘烈!”安旭驚地出了一身冷汗,明明只是家庭秘議,可當提起三十年前的事情還是忍不住全身打顫。三十年前是老皇帝拓跋初登基的時候,當時前朝的舊部還有很多,老皇帝為了坐穩帝位就展開了一次大清洗,整個帝都據說總共殺了六萬多人,護城河的河水都被人們流出的鮮血染紅了,尸體統一遭到焚燒,濃煙聚集于山谷久不消散長達一年時間。

那一次,老皇帝也是整整封城六個月,六個月的時間里,所有反對他的勢力就都被徹底根除,再也沒有人膽敢質疑他的合法性。

老皇帝的心狠手辣千年以來未有,司馬氏篡權的時候只是將前朝的皇帝逼下了位在幽禁中度過晚年,拓跋的篡權卻將前朝的人殺了個一干二凈,他最近幾年的頹廢溫和讓人慢慢忘卻了對方當年的兇殘,現在想想,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老皇帝就算年紀再大也是一手開創了帝國盛世的人,他要真的下定決心做某件事情,那真是不管你身份如何,一個都跑不掉。

帝都會成為煉獄場,禁衛軍就是劊子手,所有曾經期盼過老皇帝早點死去的人都會先他一步離開人間。

太可怕了!局勢是如何墮落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前一刻還在討論誰會是帝國下一任繼承者的帝都,是怎么在轉瞬之間成為了皇帝清理門戶的煉獄了呢。

想一想都不寒而栗,當年的血腥安旭是見識過的,因為見識過,所以對拓跋鳳凰的話不寒而栗。

若真是再來一次,那真是比死都不如。

人和人的較力容易達成平衡,也容易造就極端的失衡,當失衡出現,其中一方會以極端的方式去終結彼此的較量,讓一切歸之為無,從而達到新的平衡,也就是所謂的起點。

之所以老皇帝宣布旨意后朝中群臣反應都是如此強烈,都馬上生出了不祥的預感,就是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都經歷過三十年前的血腥事件,極少數從父輩們的口中聽說過當年發生的事情,出于條件反射本能的產生了憂慮,他們千算萬算,即便做夢也想不到那把鋒利的屠刀會在三十年后落在自己的頭上。

安旭心有余悸,明知真相就在眼前還是忍不住再問一次:“鳳凰,陛下是真的鐵了心要這樣做了嗎,就沒有絲毫緩和的余地了嗎,你和陛下這么親近就不能再勸勸他嗎。”

“你真是糊涂啊,皇兄做下的決定豈是他人能夠更改的,豈是他人幾句話就能夠阻撓的,如此關系重大的決定一定是醞釀已久,是身邊人將他逼到了這個份上所以不得不為。你也不看看,皇兄的那些兒子們,有哪一個不是盼著他早點去死的。”

“可是將皇子們都殺了也不是事啊,帝國豈不是要落在外姓手中了。”

“這個嘛,皇兄早已經有了打算,不需要你來擔心。”

“鳳凰,我安旭與你夫妻四十年,始終將如掌上明珠般將你捧在手心里,生死存亡之際你可千萬要保全安家的周全啊,算我求你了。”

“這一點你大可放心。夫君你對鳳凰的好,鳳凰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的,你會如三十年前那樣安全度過難關的,不僅如此,我還可以向你保證,經歷了這次的事件安家當可更進一步。”

“鳳凰,你說的是真的?”

“我何曾騙過你。”

“這樣說來,安家的未來可都要仰仗你了。”言罷,安旭緊抱拓跋鳳凰失聲痛哭起來,也不知是被嚇得還是被感動的,拓跋鳳凰摟他在懷中,一邊安慰,一邊愛撫,反而像個男人。

“大風大浪走過來的,何必像小孩子一樣哭哭啼啼。正所謂風雨過后才能見到彩虹,你想想看,經歷這一場風波朝中這些占據重要位置的大臣們都死的差不多了,皇兄他急需要用人,不正是你們安家崛起的最好時機。”

“鳳凰,我安旭不圖什么大富大貴,能夠安安穩穩地了卻殘生,得到善終就是我最大的福分了。”

“夫君,你的愿望是一定可以實現的。”

坐在高空中,沈飛以蘭草為引聽著兩人對話,那真是心驚肉跳。他此行本為了探探拓跋鳳凰的虛實,哪想到居然陰差陽錯地了解到如此重要的機密。

原來老皇帝封城六個月居然是為了搞大屠殺,他要完成楚繡死的時候沒有完成的事情,搞一次大清洗,將所有懷有異心的大臣和皇子們全部屠殺干凈了,好為接下來的冊封太子留出空間,如此看來,那帝都真的是危險了。

沈飛本為傳教而來,為了讓道宗在人國享有國教之禮答應和皇子烈結盟,扶持皇子烈上位在將來享受擁立之功,若真如拓跋鳳凰所說,皇子烈上位無望,那便間接表明自己的傳教事業被毀,之前所有的努力前功盡棄,是決對不能夠允許的。

沈飛攥緊了拳,他知道身在帝都這個亂局之下,每個人都有著自己計劃,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目的,就看八仙過海最后誰的本領高,誰才能真的達成心愿。

沈飛的目的是傳道,與此同時向當年滅族的兇手復仇,兩者缺一不可,拓跋鳳凰說的若是真的,那么老皇帝的計劃就與自己的目的形成了鮮明的矛盾,自己和老皇帝便是對立關系,需要與他斗一斗法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