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十六章 露出真容(一)

更新時間:2018-06-29  作者:小妖方狄
拓跋子初一生無后,他兢兢業業地耕耘,在帝國內政外憂問題上絕不含糊,在老皇帝面前小心謹慎。他是中樞省的首腦,所有發往帝都的折子都會由他親自審閱,篩選,再呈交給陛下。他本該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但拓跋子初對于國務之外的一切東西都不感興趣,從不經營人際關系,以至于官員們對他毫無敬意,甚至在背后惡言相向。

在立儲問題上,他是帝國最有影響力的幾個人中唯一一個還沒有站隊的人,大將軍王上官虹日站在了大皇子拓跋元吉一邊;長公主拓跋鳳凰站在了十一皇子拓跋烈一邊,這兩個此前一直沒有站隊但地位不容忽視的人在近一年內紛紛選邊站隊了,代表著皇子們對于皇位的爭奪已到了最后的階段,唯有拓跋子初,這個被朝臣們視作異類的老臣仍舊耐著性子按兵不動。

拓跋子初是最了解老皇帝心中想法的人,他始終不動就表示儲君之位懸而未決,老皇帝主動找上門或許便是為了此事。

這一天,毫無疑問是個大日子,前有貴妃娘娘玲如意只身進入天牢與皇兒作伴;后有皇帝陛下下榻宰相府與帝國左宰相密聊,相信不久之后還會有更大的風波掀起,波及身在帝都的每一個人。

在陛下擺駕宰相府的決定作出后不久,另外一個位高權重的男人,一個習慣藏身于慕容家族光環下容易被忽略的男人,帝國右宰相慕容南從他安插在皇宮中的暗線那里得到了這個消息。

他得到消息的時候陛下尚未走出宮殿正門,消息來源之快之準確可見他已將后宮置于自己的監視之下。慕容南得到一個紙條,讀罷以后又重新審視了兩遍即刻扔進燈籠里,讓蠟燭的火焰將之完全燃盡,狼獾一般特別的眼睛盯著燈籠內明滅不定的火苗,臉上的表情幾度變換:“貴妃出了一記狠招,陛下他果然就坐不住了,且按兵不動吧,看你能變出什么幺蛾子來。”

“舅舅,發生什么事了。”原來,大皇子拓跋元吉就坐在屋子里,貴妃娘娘一入獄他就主動來找慕容南商量對策了。

后者看了他一眼道:“山雨欲來風滿樓,元吉啊,你的好事估計不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慕容南似乎是預感到了什么,笑的很開心很開心。

長安城有四間宅邸的位置距離皇宮最近,是其他所有人的宅邸都無法比擬的,這四間宅子的擁有者分別是當朝左宰相拓跋子初、當朝大將軍王上官虹日、當朝大皇子拓跋元吉、以及當朝十皇子拓跋真。隨著十皇子被抄家皇子府就此荒廢,現只剩下三間宅子距離皇宮最近,就是十皇子以外的那三家。

長安不比其他地方,在長安城里混是要講規矩的,你住的宅子、坐的轎子、用的餐具、包括吃什么東西都有著嚴格的規矩,一旦僭越便是重罪,是要殺頭甚至誅九族的。

四個人的宅邸,大將軍王因為常年領兵在外,宅邸之內只有一家老小,平日里與人走動相對較少;十皇子拓跋真好結交天下豪杰,客人最多;大皇子拓跋元吉的賓客多是些和尚和官員,相對來說出入府上的人員也是比較繁雜;唯有拓跋子初,照實際權力來講他是僅次于陛下的帝國二號人物,他家宅子的門口卻總是冷冷清清的,就連護衛都是老的不行,估計已經跟了自家主子很多年了。

拓跋子初的家宅向來是大門緊閉,里面沒有聲色犬馬,沒有歌舞升平,只有味道獨特的水墨味,拓跋子初生平唯一的愛好就是作畫,他的畫每一張都張弛有度,價值連城,卻從不外賣,因為擔心有人以此向他行賄,這個習慣從他成為帝國左宰相的那一天開始一直維持到了今天。

老皇帝的到來在宅子里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那些下人們跟了自家老爺一輩子,自然也由此見過不少次皇帝。

老皇帝到來,輕車熟路地稟報伺候,一切有條不紊,有理有序。

拓跋子初從書房中趕來,跪地叩首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老皇帝親自上前將他扶起,笑道:“君臣之間不必多禮,快起來吧子初。”

“陛下,屋里坐!”

“好久沒來了,還是以前的樣子,子初你可真是數十年如一日啊。”

“老臣對陛下的忠心也是幾十年來沒有變過。”

“好了,好了,朕知道你忠心耿耿,走吧,咱們進屋聊,朕有事想要問你。”

“陛下請隨我來。”拓跋子初引著陛下到了后院一間隱蔽的房間前,對下人說,“你們都退到院子門口。”再面相老皇帝,“請進屋吧陛下。”

老皇帝兩眼瞇著點點頭,他心中感慨,果然只有子初最了解朕的心意,舉步和對方一起走進了屋子。

待屋門觀好,老皇帝站在書案對面墻上懸掛的水墨前,低聲念出了上面的字:“鞠躬盡瘁,勿忘圣恩!子初啊,你的忠心真是令朕感動。”

“為帝國盡忠,為陛下分憂是臣子應盡的本分。”拓跋子初謙虛的回答,他身材偏瘦,一身儒雅裝扮很有文人風骨。

“這幅字是誰提的。”

“不瞞陛下,是子初的老師方敬孝。”

“你到現在還掛著那個人的字畫?”老皇帝語氣忽然就變了,因為他清楚地記得是自己賜死的那位前朝的大儒。

“老師雖死,老師的教導卻絕不敢忘,我輩儒生,生為國君分憂,死為國家盡忠。”

“哎,可惜了,那名大儒。”

“老師一生恪守儒生本分,終于君主,死后亦落得聲明,算是死得其所。”

“你們儒生就那么在乎名聲嗎。”

“儒生將名聲視作生命,士可殺,不可辱。”

“此話聽起來雖然奇怪,但帝國就是需要你們這樣的人才能興旺,才能發展。”

“不,帝國需要的是陛下這樣的蓋世明君。”

“子初,你也學會奉承朕了。”

“子初絕不是奉承。想陛下在位三十二年,帝國疆土擴張千里,帝國百姓安居樂業,可謂鍛造了一番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盛世,陛下的英明理應為世人所膜拜,陛下的功績理應為后人所銘記。”

“子初,你真的這樣認為。”

“子初絕不對陛下撒謊。”

“真的?”

“陛下有事,子初萬死莫辭。”拓跋子初像是知道老皇帝要說些什么,直接跪在地上叩拜下去。

老皇帝負手而立,目光從書畫上離開轉身看著他:“子初,朕現在確實有事,而且是非常難以解決的事情需要你的幫助。”

“陛下,子初無兒無女,只想著能夠安度晚年才始終不介入皇子們的紛爭。”

“記得你之前說過的話嗎。”

“子初記得。”

“誰是你君。”

“陛下。”

“那你是否應該為朕分憂。”

“陛下,您可愿聽臣一句心里話。”

“你但說無妨,這間屋子里的談話即便冒犯了朕也恕你無罪。”

“那就恕臣大膽直言了,微臣有些話一直想說,也曾經旁敲側擊地跟你提過,可惜您都是無動于衷。所謂帝在上,國事為大,儲君不過是陛下您下屬的臣子而已,君主在位的情況下怎可縱容皇子們互相爭斗呢,如此做法無疑會在無形中消耗國力。”此言一出,掀起驚濤駭浪,原來這才是拓跋子初一直以來不介入皇子們斗爭的原因,原來這才是他的真實想法,“君主有馭下之術,左右制衡只是其一,但如此縱容皇子們做大勢力,縱容皇子們互相內斗,無疑會加劇朝局的分裂,無疑會讓國力消耗,讓國家處于內耗之中,臣一直認為是不可取的。”

老皇帝看著低頭垂首的子初,聽他直言不諱終于說出了心中一直以來的想法,非但沒有感到被忤逆,反而覺得欣慰,這證明拓跋子初真的是一心為帝國,為自己的,即便如此,從陛下口中說出來的話卻是嚴肅的,“子初哦,你想想看,皇子們斗爭加劇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如果朕能夠青春永駐,像過去那樣精力旺盛,會對他們互相之間的爭斗坐視不管嗎。”

“臣以為您若是自感心力交瘁,便應提前立下儲君,使得朝局穩定群臣可以依附。似這般欲罷還休的做法,才是造成現在混亂的真正原因。”

“你是在責怪朕嘍。”

“事已至此,臣無話可說。”

“子初啊,你不在朕的位置,不會了解身在帝位的難處。有些東西,有些事情,朕不得不防啊。”老皇帝重重地嘆了口氣:“整個人國都為朕掌控,有多少人盯著朕的位置,時刻準備出擊等待取而代之呢。即便是朕的親生兒子也不得不防,歷史上不是沒有過此種的例子你應該明白。”

“臣知曉陛下的難處,所以始終按捺,不發一聲。”

“是啊,朕也隱約能夠猜到你的想法,確實如你所料的朕現在遇到難處了,需要你的幫助。”

“臣已為陛下訂好三條計策,分別是上策、中策和下策。”

“哦?下策是什么。”

“剝奪大將軍王上官虹日的軍權,削去慕容南的相位,繼續關押貴妃和十皇子。”

“中策呢。”

“接貴妃娘娘回宮,解除十皇子的監禁。”

“上策呢。”

“即刻立儲,上官虹日、慕容南、拓跋烈還有微臣全部剝去官職,幽禁在家。”

“哦?三條計策沒有一條對貴妃一系有利,你怎知朕不要立他。”

“貴妃一系向來沒有立儲的資本,只是牽制他人的棋子。”

“那你倒是說說看朕想要立誰。”

“不會是大皇子拓跋元吉,因為元吉昏聵無能,不堪大用;也不會是六皇子拓跋壽,拓跋壽直到今天仍像個沒事人一樣作壁上觀,城府太深,只顧自己沒有國家。除了這兩個人之外,其他皇子就更不值得選擇了。”

“呵呵,你果然是最了解朕的。”

“陛下唯一的選擇,就是繼續做皇帝,千秋萬代的執掌朝政,只有如此才能夠讓人國的事業越來越興旺,讓人國終有一日掌控九州大地。”

“永生永世地做皇帝,你這句話說的很奇怪。”說著說著,老皇帝的聲音變得古怪了起來。

“陛下,臣跟隨了您一輩子,沒有誰比臣更了解您了,只怕未來的事情您早已計劃好了吧。你之所以縱容皇子之間互相爭斗,就是在削弱他們彼此的勢力,為您日后的計劃做準備。”

“子初,果然什么都瞞不過你的眼睛。”

“您需要一個強勢的臣子在您不能直接掌控朝局的那段時間壓制群臣,維持朝局的穩定,而那個人選你現在顯然已經確定了,就是微臣。”

“子初,你簡直是朕肚子里面的蛔蟲,朕無論想些什么都瞞不過你的眼睛。”

“請您放心陛下,臣一生一世忠于皇權,忠于萬歲,永遠不會改變。”

“是啊,只有你才能讓朕放心。朕確實需要永生永世地執掌帝位,因為只有這樣帝國才能長治久安,但朕不能永生永世的存活,因為人國之外還有著各方奇人異士,他們不會對朕的異常坐視不管,所以朕需要布一個局,一個能夠順理成章連任帝位的局。”

“棋子就是新誕生的皇子拓跋瑞!”

“不錯,他會為能夠與朕融為一體而欣喜萬分的你說對嗎。”

“臣相信一定是這樣。”

“考驗了這么長的時間,臣子們、皇子們的秉性一個個表現得淋漓盡致,該處罰誰,對付誰,重用誰朕已了然于胸,是時候收網了。”

“微臣為陛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子初哦,到你上場的時間了,發揮余熱為朕盡最后的忠心,去吧,去大干一場,放手去干。”

“臣領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吾皇千秋萬代一統江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皇帝張揚無所顧忌地笑,笑的很開心,很開心。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