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九章 最高貴的血統

更新時間:2018-06-22  作者:小妖方狄
沈飛你理解我的意思嗎,我們的體內留著最最高貴的血,上千年甚至上萬年的近親婚育讓我們高貴的血統一直保留至今,我們和人類是不一樣的,我們是高于人類的存在卻遭到了滅族!為什么,就是因為太過安于現狀了,你身為現存唯一的王族,有必要結束本族的悲哀,結束這場噩夢,給族人帶去新的希望難道不是嗎。”

“我很想這么做,但你也知道這很難。”沈飛無奈地表示。

“難不難的起碼你要努力去做,就像傳道一樣,也是困難重重,但你從不放棄,一直為之努力,這就行了。不管結果如何,起碼你的心意要是對的。”俊雅仍不放棄。

“俊雅,不要再逼我了好嗎。”沈飛被她逼的頭痛。

“不,我一定要逼你,我要喚醒你。”

“你想要我怎樣。”

“退一萬步,沈飛,看看我可憐的現狀,看看我身上的骯臟,你的心里肯定是同情和厭惡并存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請你可憐可憐我,睜開眼睛去看看其他承受了更多苦難的同族,去率領他們,起碼,最起碼重新找到一塊屬于自己的土地,能夠勉強維持生活,不至于繼續流離失所,不至于繼續被他人奴役。”

“當然可以,我答應你自己會努力的。”

“答應我沒有用,你要在心里面真的認可我的愿望,幫我實現它好嗎。”

“我愿意。”

“這就夠了。”微揚的下巴垂下,俊雅忽然間離開了凳子,不管沈飛愿意不愿意,牽起他的手在屋子里轉起了圈,跳起了舞,“這就夠了。”

能夠遇見沈飛,她從內心深處感到快樂,雖然也有悲傷,但快樂更多,因為沈飛的出現讓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來。無論結局怎樣,起碼這一刻,她那被烏云遮蔽的內心總算出現了一道光,一道直達心靈的光。

“這是什么舞蹈?”沈飛問俊雅,他總感覺自己正在跳的舞很熟悉,似乎很久以前就見到過,嘗試過。

俊雅拉著沈飛的手,兩人同時旋轉,利用彼此間存在的向心力保持平衡,快樂而又自由:“這是咱們羅剎族人人都會跳的舞蹈,叫做大風車。”

“大風車!樸實而又形象的名字,我們的族人便是如此的性格吧。”

“那當然,羅剎人嫉惡如仇,別人對我好,我便十倍百倍償還他;別人對我不好,我同樣也是十倍百倍償還回去。”

“哈哈哈,真是自由又快樂的民族。”

“可惜族人已經沒剩下幾個了。”

“無論承受了怎樣的災難,我們都應堅持本心。”

“所以才要復仇。”

“又說回來了,讓我們暫且忘記仇恨,開開心心地起舞好嗎。”

“仇恨永遠無法忘記,但此刻我愿意與你一道起舞。”

“就這么說定了。俊雅,你真的就叫俊雅啊。”

“我本姓軒轅,名俊雅。”

“軒轅俊雅!好名字!我們族內就只有沈和軒轅兩個姓氏嗎。”

“只有這兩個姓氏。”

“我怎么感覺軒轅姓比沈姓霸氣多了。”

“你是說為什么更加霸氣的姓氏反而不是皇族嗎。”

“你可真聰明。”

“其實我以前也有同樣的疑問,后來聽母親說,沈其實是個代稱,皇族的本姓需要隱藏,便以沈代之。”

“原來如此,那么軒轅呢,真的像你說的是萬年前神明黃帝的后裔嗎。”

“皇帝本姓姬,戰勝蚩尤稱帝后改姓軒轅,毫無疑問,我們是神的末裔。”

“不會只是巧合嗎。”

“天下間哪有無緣無故的巧合。”

“可是說不通啊,皇帝是萬年之前的帝王,是姓軒轅的,按理說不存在比之更高貴的血統,那么我們沈氏是從哪里來的。”

“過去的事情誰都說不清楚。”

“我說軒轅俊雅小姐,這些不會都是你自己的臆想吧,你為了鼓勵族人認清自己的血統凌駕在人類之上,故意宣城咱們是黃帝的后裔。”

“去去去,事實擺在眼前,怎么是我的臆想呢!咱們和皇帝的姓氏本來就是一樣的,不是神的后裔還能是什么。”

看到俊雅臉紅了,沈飛知道她估計也拿不準自己到底和萬年前的大帝有沒有關系,羅剎族信奉強者,很有可能當年被軒轅氏打敗了逃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再不出山,從此以軒轅氏為名牢記曾經打敗自己的強者的姓氏!這也并非沒有可能,“那可真是太榮幸了,原來咱們的祖先是血統高貴的神,好開心啊。”沈飛不想戳破俊雅的小心思,本來兩種猜測都有存在的可能,那干嘛不相信自己是神呢。

“我們是神的后裔,我們是最驕傲的民族,哦哦哦。”沈飛一邊蹦跳一邊哼唱,仿佛回到了無憂無慮的童年。

“我們是神的后裔,我們是比人類更高貴的種族,哦哦哦。”俊雅從未這么開心過,把鞋子脫了赤腳踩在地板上隨著沈飛一起唱歌跳舞。

兩人這輩子從未如此開心過,從未如此敞開心扉過,因為他們是同族,是同病相憐的同族,在同族面前是不需要設防的。

“沈飛,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哦,咱們羅剎族的圣山之中藏著財寶。”

“圣山里藏著財寶?你聽誰說的。”歡快的腳步變慢了,沈飛蹙著眉看著俊雅,看到三縷發絲從她的發髻中散落下來,粘在臉頰上,汗珠順著發絲淌下。如此近的距離,對方的每一個毛孔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沈飛發現,俊雅真的是一個美的不可思議的女人,他心想,難道羅剎族男人都是帥哥,女人都是美女?很顯然,他將自己歸入了帥哥的行列。

俊雅喘著氣道:“是真的,羅剎族上下都知道這個秘密,咱們的圣山中埋藏著寶藏,富可敵國的寶藏。”她喘息不是因為疲勞,而是開心,和沈飛在一起是她這輩子都沒有過的開心時間,她覺得一直埋藏壓抑著的心事終于有了吐訴的窗口,心里面頓時開朗了很多。

沈飛看到她額上帶汗,忍不住伸手替她擦去,這一動作引起了俊雅的誤會,她用自己細長的頸子溫柔地夾住沈飛的手掌,輕輕摩挲,“圣山中有結界,就連大多數皇室成員都無法打開,據說只有被選中的歷代王才能開啟那個結界。”

“你的意思是?”

“老國王當年在暗殺中死掉了,在那之后我族經歷戰亂,新任國王始終沒有出現,換句話說,圣山中的結界直到今天仍無人開啟。”

“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說的都是真的,幾乎羅剎族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秘密,否則你認為以族人們好戰的性格為何心甘情愿承認沈氏為歷代王,始終對他們心悅誠服,就是那個寶藏的原因,傳聞那里面不只有財寶,還有武器,若國王沒有死掉的話,只要掌握了那個武器就足以扭轉乾坤,改變局勢。”

“原來如此,難怪他們一定要先將國王殺死。”

“暗殺老國王是件一舉多得的好事。”

“但也很奇怪,按理說一個善戰民族的國王不會因為一次暗殺便如此輕易地丟掉性命。”

“對他下手的是身邊親近之人。”

“身為國王怎會對身邊人沒有防備。”

“是有些蹊蹺,可惜當年的事情已無法還原。”

“會有機會的,我沈飛便是為此而來。”

“為此而來?你什么意思?”

“其實我離開蜀山進入人間之國有兩個目的,一是傳播蜀山道統的教義;二是調查當年羅剎族被滅亡的真相,為族人報仇。說實話俊雅,你從頭到尾都誤會我了,不管我是不是羅剎族的王子,我都不會忘記族人,忘記圣城坍塌的恥辱,我來本就是為了復仇才來到人國的。但和你的想法不一樣的,我認為冤有頭債有主,不應該一個人做錯了事就否定所有人類,更何況,還是那句話,我不認為羅剎族不屬于人類。”

“看來真的是我誤會你了。”

“俊雅,其實我并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但是沈飛,我也要告訴你,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你將自己視作人類,人類卻未必將你視作同族。別說是羅剎族,塞外六部如何,他們和中原的民族長相基本相同,還不是遭到屠殺,遭到攻伐,所以啊,你不要太天真了。”

“不,俊雅,我沈飛是一個務實的男人,我便是為了改變現狀才會來到人國的。”

“你想怎么做。”

“人國的體制是從上至下的,要想改變人國只能成為上位者。”

“你還是太天真了,你不了解人類的本性。他們天生善戰,喜歡互相攻伐,充滿占有的,這是永遠改變不了的事實,無論誰去做人國的帝王都是一樣的。更何況,放眼九州,中原自古就是百戰之地,蓬萊仙島,蜀山,魔教,這些凌駕于凡人的存在其思想早已根深蒂固,豈是隨意能夠改變的。”

“不管他們,先說人國,畢竟人國是迫害羅剎族的直接兇手。”

“算了沈飛,不要再說這些事了,咱們的想法始終不一樣。”

“不開心的事就不說,如你所愿。”

“繼續跳舞唱歌。”

“繼續跳舞唱歌,起碼這一刻咱們是快樂的。”

“俊雅,如果現在讓你回去,你還能找得到回家的路嗎。”

“一定可以找到的,因為那里是孕育了我的土地,是陪伴我出生長大的地方,是我的家啊。”

“有機會我們一起回去。”

“在復國以后。”

“一定要等到復國嗎。”

“只有復興了國家,我才有臉回去面對死去的親人。”

“哎,你對人類的仇恨真的太深了。”

“不要試圖改變我,就像我現在不會再試圖改變你。”

“就這樣忘掉不快,幸福地活著。”

“以同族的身份,充滿默契、互相扶持地活著。”

“俊雅,記得你上次說過,鳳鳴院幕后的老板是拓跋鳳凰。”

“這是你真正感興趣的問題嗎。”

“忽然想起,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

“那便告訴你好了,誰讓我們是同族呢,理應無話不說。”

“謝謝你相信我。”

“鳳鳴院幕后的老板確實是拓跋鳳凰,拓跋鳳凰與我們首領的關系非常好。”

“你見過他們兩個在一起?”

“剛來這里的時候見過幾次,首領的臉上帶著面具,拓跋鳳凰在他面前像個下人。”

“這個人到底是誰,能夠讓身為皇族的拓跋鳳凰屈尊降貴甘心為其驅使。”

“這就不好說了,但我覺得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首領只怕其陽光下的身份也是很了不起的。”

“你給我打開了一條思路,如果從真實身份的角度展開推測的話,能配的上這個身份的也就那么幾個人。”

跳累了,俊雅松開了沈飛坐會原處:“沈飛,我得提醒你,首領是個很了不起的人,你調查他的真實身份很有可能被對付的。”

“現在這個局勢,帝都中的任何人都已無法脫身。”

“我愿意成為你的暗線。”

“不,不必了,這是我最后一次光明正大地過來找你,以后再也不會了。”

“為什么!”

“因為這很危險,我現在在帝都幾乎人盡皆知,我出現在哪里必會引起他人的關注,咱倆的接觸會引起你的組織,或者其他人的調查。”

“我不怕。”

“但我怕。”

“你在擔心我?”

“咱倆是同族。”

“沈飛你為什么就不愿意承認我是特別的呢。”

“俊雅你確實很特別,因為咱們是同族。”

“好吧,不逼你了,你不愿意大白天的過來找我,可以夜里來,這間屋子的密室你也知道,在那里可以找到我,而且絕對安全。”

“有需要我會的。是時候道別了,感謝你告訴我這許多事情。”

“沈飛,其實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秘密被我藏在心里,你想不想知道。”

“是什么?”

“等你下次到訪的時候我再考慮告訴你算了。”

“故弄玄虛,再見。”

“再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