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六章 蠱惑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小妖方狄
此刻,九龍就在沈飛體內,如此兇器,沈飛卻嫌少用到它,兩個原因:一來,沈飛牢記‘藥’人的叮囑,王劍九龍是為正邪兩道覬覦和忌憚的法器,一旦出現會招致正邪雙方的爭搶,沒有足夠實力的話切勿如此;二來,九龍是邪惡的化身,越多的使用九龍的力量針對它的封印力就會減弱的越厲害,有可能反噬己身。

兩點原因導致沈飛明明身懷絕世兇器,卻嫌少動用它的力量。

此刻,已到生死存亡之際,沈飛雖然仍不想使用九龍的力量,但他決心解封另外一樣仙術,那便是五行創生術中的火系創生。

沈飛是火木圣體,理論上可以使用木系和火系兩種元素的創生術,然而天地之火無出龍炎,火焰與九龍是共鳴的,沈飛使用火系創生術可能引發體內九龍的力量所以輕易不愿動用。

面臨絕境,他決定冒險解封這項仙術,讓正義之火燃盡邪惡。

“滄海有淚畢竟是一件法器,它能夠吸收的元素力量應該是有上限的,楚邪配合我!”‘花’瓣云瘋狂沖向糾纏著楚邪的三個人,將他們避退。

楚邪退到與沈飛平行的位置,看了他一眼道:“你恢復了。”

沈飛點頭。

“怎樣配合你?”

“林間大火你應該見過,零星的火苗遇到山風馬上變得不可控制,我們便要效仿山火。”

“你的意思是我用風,你用火?”

“咱倆同時使用創生術,一定可以掀起一陣滔天的火‘浪’,如果火勢足夠大的話,應該可以燃穿滄海有淚的防御。”

“是個好主意,試一試吧。”

“一次便要成功。”

“我肯定沒問題就不知道你行不行。”

“你錯了,關鍵點在你不在我,你要控制風向把火往敵人的身上引。”

“好好好,我知道啦,快點行動。”

工作分配完成,沈飛和楚邪并排而立,同時結印:“干己申辛更生!五行創生風‘浪’滔天之術,飛火燃盡之術!”

霎時間,狂風肆虐,火流,一派野火燎原之勢!

五行創生術,是無中生有的招數,能夠將空間中的各系元素聚合成為實體。

風本不在五行之列,然而能控制和制造風暴的人依然很多,比如楚邪、比如蜓翼族、比如六小,本質上和五行創生術是一個類型的仙術。

眾人只見到隨著沈飛和楚邪的結印,一道巨大的火‘浪’乘著風勢向著上官虹日沖去,那情景就如同決堤的洪水,只不過比之洪流,更多了幾分灼熱。

“快退回來!”以上官虹日的見多識廣面對如此景況還是心中一慌。火是天災,人類對火有著融入骨髓的畏懼,當如此盛大的火勢以如此快的速度沖向自己的時候,任何人都不能視若無睹。

上官虹日高高舉起滄海有淚,一道蔚藍如同大海的結界籠罩了他們一行人,盛大的火勢沖撞在結界上如同泥牛入海,很快便被吞噬干凈。

“有作用!哈哈哈。”上官虹日哈哈大笑。

借著放生池的池水觀戰的凈心見此情況不禁嘆息:“善哉善哉,滄海有淚是鮫人族的瑰寶,是鮫人族先祖從深海之中探尋到的寶物,能夠形成結界抵擋大多數自然災害的侵襲。

鮫人仗著有結界守護,終日歡聲笑語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只可惜他們萬萬想不到,真正有威脅的并非是天災而是!當人類進化出了可怕的文明,潛藏在內心深處的野心會促使他們征戰南北。”

凈靈附和道:“鮫人的眼淚可以結成珍珠,長相又天生俊美,生‘性’柔弱,根本就不適合眼下這個殘酷的世界。本來,它們一直生活在深海中,人類估計連發現他們的機會都沒有,可是偏偏自己作死,一部分對岸上世界感到好奇的鮫人經常出現在岸邊,好奇地打量陸地上與自己體貌相近的人類捕殺海魚,更甚之隨著船一道前進,為漁船導航。他們暴‘露’了自己的軟弱,卻彰顯了自身的價值,被踐踏是早晚的事情。”

“善哉善哉,眾生本應平等。”

“自從轉世投胎,見慣了太多的殺戮與流血,我已無法忍受,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建立起一片極樂凈土。”

“師兄一定能夠做到。”

“需要你的幫助。”

“自當傾其所能。”

“沈飛他們太天真了,滄海有淚絕不是一般的寶物,尋常的火焰是不可能突破其防御的。”

凈靈說的沒錯,滄海有淚結界覆蓋之下,再盛大的火勢都被吸收,無功而返。沈飛額頭見汗,聽九龍在內心深處蠱‘惑’道:“小子,滄海有淚是遠古蛟龍王的眼睛,只有我的滅世之火能夠突破其防御,你想要活命,便需解開我身上的封印,讓老子重見天日助你。”

九龍的話讓沈飛一陣猶豫,確實,自己現在需要它的力量,如果能像上一次一樣,只解開封印的一小點,稍稍借用一點它的力量應該沒太大問題。

沈飛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九龍蠱‘惑’,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開始想著借助九龍的力量去完成一些事情,畢竟這股力量的得到方式廉價而輕松,比之辛苦修煉來得容易多了。

猶豫片刻之后,沈飛打算按照九龍說的話去做,借助它的力量,將體內的封印解開更多一些。

如果他這般做了,這便是第三次,是沈飛第三次解開九龍的封印從它那邊獲得力量,要知道他最早和九龍定的規矩是,每次借用九龍之力都會撕開封印條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說理論上講他只有十次機會,十次機會一到九龍便會從他體內解封。

而現在,他能夠使用的招數種類雖然繁多,但境界畢竟還停留在化幽初期,算是個剛剛入流的修仙者而已。

“快,釋放我的力量,眼前這些雜魚頃刻之間就會灰飛煙滅!”無論和沈飛在一起多久,無論與沈飛產生多少的瓜葛,活了上萬年的九龍本‘性’都是邪惡的,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一旦有機會就會挑唆沈飛解開封印以此達到脫困的目的。九龍是青山道祖從不可知之地帶來的神器,它是萬劍之祖和其他仙劍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理論上講,任何人類都不配做它的主人,不配做王劍九龍的持劍者。

對力量的渴求讓沈飛產生了進一步解封九龍的想法,但是理智又不斷警告他不可如此,這樣做會一步步墮入深淵。

戰斗進入到白熱化階段的時候,沈飛反而彷徨起來,體內的強大力量究竟是用還是不用!

“沈飛哦,你還在猶豫什么,你不過是解開封印的一角,并不能使我馬上脫困,有什么好猶豫的。”九龍的聲音猶如一條滑刺溜的蛇,一步步鉆入沈飛的內心深處,“而你得到的將是毀天滅地的力量,不要忘了,就連那個境界高出你兩個層次的蓑衣客都被老子的龍炎燒掉了眉‘毛’,你只要解封我,世上將沒有對手!”

“是啊,現下的形勢,解開封印動用九龍的力量當是最好的選擇。”絕境中,沈飛選擇了妥協,他將意念深入丹海,著手將張貼在‘混’沌深處鐵牢內的封印符撕去,“以自己現在的境界,想要完成師父‘交’托的任務只能和魔鬼做‘交’易以換取力量。”

彷徨的心冷卻,沈飛孤注一擲,目光變得堅定起來:“為了蜀山,為了心中理想的達成,即便就此墜入萬丈深淵,即便就此成為魔鬼的傀儡,我也在所不惜。”

人,特別是偏執的人是最容易做傻事的。

當現實的殘酷令他絕望,當心中的志向無從伸張,為了達成目標,便容易做出一些瘋狂的舉動。

掌‘門’真人的委托,沈飛無論如何都要完成,兩個原因:一是掌‘門’李易之是他的師父,對他有傳道授業之恩,沈飛重情重義不愿意辜負了對方;二是沈飛心中的自尊心在作祟,有些話他從來沒有對外人說過,但這些話一直存在于心中。誰都知道他和邵白羽是同時拜掌教為師的,理應受到相同的對待,但是掌‘門’真人將他派下山,將白羽留在身邊悉心教導,傾囊相授,白羽是他的兄弟,沈飛替白羽開心的同時,也為自己不被重視感到難受,因此,才會努力特別重視這次的旅程,無論如何都要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讓師父,讓天下人看看,究竟自己行還是不行,在所有人面前證明自己的價值。

這個想法一直存在于沈飛心中,他從沒有向任何人說起過,他不想表現得自己小肚‘雞’腸一樣。

更何況,隨著下山日久,沈飛越來越發現自己身上的使命,自己此次傳道旅途的重要‘性’,他感覺自己便是需要完成這樣旅程,來撥‘亂’反正,還人民一片蔚藍的天空。

他決心完成肩膀上的重任,為此,不惜與魔鬼做‘交’易以得到力量。

其實仔細想想,從未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陪著沈飛歷盡滄海桑田,走過大大小小的難關;從未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真正明了沈飛的內心,明了他肩上的背負。

邵白羽不行,納蘭若雪也不行,在他們兩人面前,沈飛有些話能說,有些話不能說,他們兩人也不可能時刻伴隨左右,永不離身。

能夠陪伴他的,只有七小,只有王劍九龍,只有氣吞山河卷。

天地何辜,蒼生何負。

我沈飛替天行道,遭遇重重阻力,只能犧牲自己,成全大業。

萬劫不復又能如何,天塌地陷又能如何,都已不重要,我沈飛決不能允許身邊人因為自己受到傷害;決不允許發生在羅剎族身上的慘劇就此被歷史淹沒;決不允許自己在人間匆匆走過一遭,不留一點痕跡。

我沈飛需要力量,我沈飛渴求力量,我需要極致的力量去對抗強敵!

“刷!”沈飛將張貼在牢籠上的封印條完整撕下,火龍特有的三角狀狹長上揚的眼睛在牢籠內部閃耀出光芒,一雙又一雙,這一次九雙龍眼全部睜開,每一只眼睛里其瞳孔深處都呈現出數不清的輪廓,帶給人魅‘惑’和邪惡的感覺。

“沈飛哦,你這樣做就對了,我九龍一旦解封別說是這些不入流的敵人,就連整個帝都都會被燒成灰燼,哈哈哈,哈哈哈哈!”火焰燃燒,隱藏在黑暗中的巨物化作燃燒的火焰,逐漸將鎮壓他的鐵籠融化。

“帝都?帝都中還有數不清的百姓,你可不要胡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爺最討厭的就是人類了。”九龍肆無忌憚地狂笑起來。

正在得意的時候,一道梵音在‘混’沌更深處響起,金‘色’的光輝閃耀于丹海深處,霎時間,一切化作靜止,繼而回溯,回溯的腳步無法阻擋,即便是九龍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好不容易揭下去的封條回到原處。

一切都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沈飛回到了自己剛剛出現在牢籠前的狀態,等待著做出二選一的選擇,完全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情;而那個不可一世的九龍則放聲狂嘯。

“是誰,是誰在暗中搗‘亂’,老子好不容易有了脫困的機會是被誰破壞掉的!”它的怒嘯引起‘混’沌巨顫,引起丹海的翻滾,沈飛本打算完成魔鬼的‘交’易,解開施加在它身上的封印,但見它如此狂態立時打消了想法:“還是算了,這種‘精’神不正常的魔鬼,和它做‘交’易對自己完全沒有好處。”就此轉身離去,頭都不回。

九龍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想要彌補,在他身后苦苦哀求道:“喂喂喂,回來,快回來,咱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回來,你回來啊,,你給老子回來!”可惜已經于事無補。

九龍無論多么兇威滔天,也總歸無法改變時間的遷移,無法對抗時間的法則。

沈飛恢復了清明,楚邪明顯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變化,問道:“你晃什么神啊,再加把勁,結界說不定就碎了。”

“沒用的,尋常的火焰無法突破滄海有淚的封鎖。”

“那怎么辦。”

“用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你行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