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四章 滄海有淚

更新時間:2018-06-07  作者:小妖方狄
霎時間,凜冽的風刮起,灼熱的火舌讓地面上的人須發盡燃,大家從未見過此等恐怖的事情,有的嚇尿了褲子跌坐在原地,有的倉皇逃離,唯有上官虹日和他那班手下仍舊一個個穩如泰山。

同時有十個移植了五溪族靈角的戰士出列,以頭上靈角釋放沖擊波硬憾隕石降臨,居然起到作用。

巨大的隕石包裹著火焰從天而降,居然被十道逆天而起的光芒頂住,兩者互相抗衡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其間罡風四溢,力量外涌,沖擊波一圈圈地從半空擴散,引起全城人的關注,引發整個皇宮的震動,等到雙方較量終于見了分曉的時候,隕石上的火焰熄滅,隕石體積逐漸縮小。

上官虹日由此露出一絲笑容,從始至終他都未從位子上站起,正想開口嘲諷,忽然間神色一變。便見那一望無際的天際盡頭,三顆裹挾著火焰的體積更大的隕石快速穿破大氣,從天而降,它們剛好飛過沈飛的頭頂,仿佛是被沈飛召喚而來的,由此引起民眾的沸騰和頂禮膜拜:“天神啊,真的是天神啊,求您饒恕小的的罪過吧,求您寬恕小的罪業吧。”

當日光被隕石龐大的體積遮掩,當灼熱的火浪從天而降,當大地出現裂縫,院墻如雪片般塌陷,一切一切,仿若夢魘。不知前程和未來,無法掌握命運的人們只能面相天祈禱,用真誠的期待去感動上蒼保全性命,他們并不知道,其實無論是沈飛還是楚邪,都和他們一樣是血肉之軀。

隕星降臨,毀天滅地!楚邪的招數端的霸氣外露,震懾人心。

穩如泰山的上官虹日終于從位子上站起來了,他曾經見識過沈飛使用花瓣攻擊的招數,再見到這一招,直覺地感到這并非是沈飛的技能。卻也無暇他顧,因為天威在上保命要緊。

“好,沈飛!我上官虹日南征北戰,殺敵無數,你算的上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對手。”上官虹日忽然夸贊沈飛,是因為他已經找到了沈飛打響指的含義,他已經發現了沈飛所運用的戰術,高手過招才能讓精神興奮,讓血液沸騰。

他站起來,向著身后發號施令。

又有十人竄起,張開的蜓翼顯示他們移植了蜓翼族的器官,隨著這十人的飛起,凜冽的風潮席卷,狂風形成憾天柱抵住了三枚隕石中的一枚。

再十人從地面下面爬出,他們雙手粗糙巨大,是移植了菩提族土掘掌的戰士,他們出現的時候,已經將地面挖開了一個洞,將大量的土壤挖掘出來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球。

這個巨大的石塊幾乎與隕星大小相同,被以鋼盾為首的橫練功高手合力扔出,與三枚隕星中的第二枚狠狠碰撞。

最后十人站出來,他們有著武陵族的翅狀腮,通過翅狀腮噴出水柱,抵擋住了最后一枚隕星。

至此,海量的蒸汽沸騰、海量的土石飛射、如刀子般鋒利的風浪狂潮席卷,整個院子,整個道觀被夷為平地。而楚邪召喚的總共四顆隕星,全部被抵擋了下來。

——集體的力量實在不可忽視!

——哪怕硬碰硬居然都不落下風!

——人類確實已經成長到需要被關注的地步了!

人,世界上最可怕的物種,居然用匪夷所思的技術增強了集體的力量,從而獲得了與仙人對峙的資本。

很強啊,強者之強在于壓倒性的實力;很棘手啊,上官虹日給沈飛帶去的壓力越來越大。

兩人的過招仿佛代表著人與仙的抗爭,代表了經過千年和平繁衍的凡人已經獲得了與仙人持平的力量。

不愧為帝國大將軍王,上官虹日很強很強,強大到能夠取下天狼老大的心臟,強大到能夠與沈飛和楚邪的聯手一擊硬憾,這個男人放眼人國全境,當是凡人中的最強者。

沈飛的眼睛一直緊盯著紫靛,有了上一次的教訓,他很清楚紫靛很有可能隨著雙方攻勢的僵持而發動奇襲,而她奇襲的手段實在凌厲,不能給予絲毫的機會,不能露出絲毫的破綻。

沈飛重新望向老大,自己飛起的時候老大并沒有一道升空,他那龐大的身軀已然隨著雙方力量的交鋒而被大火吞噬,心里面雖然難受卻也暗自送了口氣,老大的存在始終是一個變數,一個讓沈飛感受到被反噬可能性的變數,就這般葬身火海其實也好。

盡管它是為了救自己而死亡的,盡管對于它的死沈飛感到異常自責,盡管已經傾其所能的挽救它,但老大的死卻也讓沈飛感到釋懷,老大的存在就如同一根刺一直卡在他的咽喉之中,讓他不舒服。

總歸,沈飛也是人,仙人也是人,既然是人便有七情六欲,便有利己之心,葬身火海之中在沈飛看來是老大最好的歸宿。

零星燃燒的火焰算不上炙熱,如同盛開的火樹為這場人與仙的戰斗增添了一抹艷麗的色彩。

藍天白云,古院愚民,隨著澎湃力量的激烈交鋒,看客們終于意識到了危險,退避到更遠的地方,為沈飛和上官虹日清出了作戰的場地。

“辛苦打造的道觀就這樣毀了,心疼嗎。”上官虹日出言挖苦譏諷。

沈飛站在花瓣云上,舉起朝花夕拾劍遙遙指點,不怒自威地道:“信仰不滅,道觀永在。今日大難不死的弟子們便是道觀傳承的星星之火,我要將正統道術傳授給他們!”

“沒有機會的。”

“上官虹日呦,你會為自己的狂妄自大付出代價。”看著上官虹日肆無忌憚的表情,沈飛忽然間明白了一件事——上官虹日膽敢在帝都如此大鬧特鬧一定是經過了佛宗的特許,甚至暗自授意,說不定在上官虹日失敗的時候,佛宗還會親自出馬與自己為難。一定是這樣!否則對方決不敢如此放肆!看來朝局確實已到了最艱難的階段,敵人已經開始攜起手來,共同出擊了。

人與仙,本該存在不可逾越之鴻溝,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渺小的凡人也擁有了與仙一戰的資本,甚至令仙人為己所用,令仙人談之色變。

沈飛不過化幽境初期階段,算不上特別強大的仙人,但其身懷法寶眾多,被逼入如此境地可見得凡人的成長已然不可小覷。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當人群被迫后退,留在場地上的人,他們的生死之戰悄悄迫近,他們雙方面臨的選擇越發殘酷。

生存還是死亡,要生存便需無所不用其及。

拓跋烈帶領皇城禁衛軍佇立遠方,默默注視一切發生,像是負責看場的保安,看熱鬧的人群被禁衛軍擋在更遠處。道觀院墻坍塌,空地留出,即便站的遠也不會影響他們的視線。

周遭院落或多或少受到波及,皇城道路狹窄,想獨善其身本不可能。

沈飛和上官虹日,兩人在對峙!

從人數來看,上官虹日占有著絕對的優勢,沈飛處于被壓制的一方。

然而人數多并不能代表一切,沈飛不會逃,沈飛要破局,只有打倒了上官虹日他在長安城才能真正站穩腳跟。

朝花夕拾劍的劍刃上有凜冽的罡氣外涌,平地起風,劍意四射。

一道道劍意如有實質,以沈飛為中心向著四方沖嘯,與此同時,千萬片花瓣從天上襲來,每一片花瓣都是一把鋒利的劍,這正是劍道精髓萬物皆可為刃。

上官虹日是見識過這一招厲害的,他想好了應對的手段才會來此,他從不打無把握之仗。

左手之上握著鮫人族的瑰寶,深藍色的水晶球滄海之淚;右手之上赫然出現了一個純金打造的缽盂,此缽盂一出,一聲歷盡滄海桑田的長嘆于眾人耳邊響起,九天之上云開霧散,仿佛有佛宗大能即將破云而出。

上官虹日沒有道出此物的來歷,上官虹日的嘴角噙著冷酷的笑,他的行為印證了沈飛的想法——果然他和佛宗已然勾結在一起了。

金色光輝流連,化作一個金鐘外罩將上官虹日和他隨行的護衛軍全部籠罩在其中,千萬把利刃激射其上,無法令其動搖分毫,遠方的看客們見此景象,心有所感,相繼跪倒在地,雙手合十齊呼:“大慈大悲的佛祖啊,請您寬恕我等罪孽,寬恕我等信仰不堅。”他們如同是墻頭的小草,會隨著清風的吹拂左右傾擺,毫無底線。

金色光輝映照,將沈飛的所有攻擊阻隔在外,上官虹日左手持滄海有淚,右手持佛宗法器,既能防御元素系仙術,又能抵擋近乎所有物理攻擊,得意非凡,哈哈大笑。

沈飛眉頭蹙緊,右手握緊長劍身子前傾離開了花瓣云,一式一瀉千里伴隨著裂帛之聲呼嘯而出。

此式一泄千里,劍威赫赫,眾人只見的光蘊繚繞的天際上,一個渺小的人影急速墜落,隨之而來的是一把擎天巨劍,劍罡早已暴至三丈長了。

與此同時,楚邪出現在金鐘罩的根基處,持重劍畢集全力用出了一式橫掃千軍。

雙管齊下,“轟!”金鐘震撼,腳下地面激烈的顫抖了一瞬,護城河激顫出數米高的浪花。

沈飛和楚邪,置身帝都的危險之中,讓兩人之間產生了難能可貴的默契。

“轟!”身處金鐘庇護下的人們同時感到心頭一顫,氣血翻涌,而沈飛和楚邪則紛紛后退,一擊功成絕不戀戰,退到十米之外,緊鄰院落的屋頂上。

一人站著,一人單膝跪地,兩個手持長劍的男人像極了云游詩人口中彼此心照不宣的絕頂劍客。

“很難對付!”楚邪是跪著的那一個,他之所以如此并非受了多重的傷而是姿勢足夠帥酷。

“他是佛宗派來的探子。”沈飛深吸一口氣,目光又一次望向老大所在的地方,隨著那一番激烈的交鋒,零星燃燒的火焰大部分都被吹滅了,唯有燃燒在老大尸骸上的那團火,不知為何非但沒有熄滅,反而燃燒得更加旺盛。

先是努力救治老大,又主動放棄了它,沈飛行為矛盾,對老大心中有愧,時刻關注著它。

“情況不太對啊!”沈飛轉目望向老二,后者立刻率領六小飛行到旁邊,用極為特殊的語調短粗的叫了一聲。狼嚎是幽長沙啞的,它如此短叫肯定是在表達什么。

沈飛猶豫,他不知自己此刻該當如何,天狼是承載無限成長可能性的種族,老大又是天狼中意志力最堅強的那一個,若它真的還有生機,甚至能夠借此再上一層樓,自己此刻是否應該出手救助呢,若是助它免于一死,再進一步,七小內部會否產生新一次的動亂呢。

大概是天性導致的,老大的進步總是較同伴更早,總是給沈飛帶去不安,給七小這個團體帶來不穩定的因素。

救還是不救!

對方拼命護己,自己沒道理不投桃報李!

想明白了這一環,沈飛打了個響指,六小與他心有靈犀,即刻沖向老大的尸體,圍著它徘徊了三圈之后,拍打翅膀掀起狂風,妄圖將燃燒在它身上的火焰熄滅,居然無法做到!那團火焰仿佛來自幽冥的烈火,不將生者燃燒殆盡絕不泯滅。沈飛微微蹙眉,試著用五行創生術與燃燒在老大身上的火焰溝通,居然也失敗了。

“看來真的有變數。”沈飛心里嘆息。

與此同時,上官虹日也發現了異樣,他何等聰明,馬上便猜到了老大的身上存在的變數。費盡心力殺死一只最嗜血的狼,他可不想橫生枝節,便對黑蝠使了個眼色。

后者會意,四條殺人鏈從袖口掠出,如同狂蟒出巢直撲全身浴火的老大。

燃燒的火焰代表著什么?

——死亡亦或重生!

就在沈飛深感糾結的時候,九龍忽然在他內心深處開口了:“哎,你們人類啊,花花腸子實在是多。那狼崽子拼命護你,反而遭到諸般懷疑和猜忌,甚至遭到無情的拋棄,真是可悲。”“九龍?”沈飛心中一凜,活了無盡歲月的九龍怎能看不出他真實的想法,但聽對方繼續挖苦諷刺道:“表面上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不計一切代價的予以挽救,心里面卻始終存在著顧忌,畏懼著狼崽子死而復生可能帶來的變數,我說沈飛,你們人類可真是這世界上最無恥最下作的生物,沒有之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