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四章 妖氣

更新時間:2018-05-06  作者:小妖方狄
老皇帝心里面樂開了花,看著大將軍王狼狽不堪的樣子要多高興就有多高興,多少年了,多少年沒有人能夠讓堂堂大將軍王如此狼狽,今天總算遇見你的克星了吧。∥雜×志×蟲∥

果然啊,左右制衡才能夠永生永世地將權力保持下去的方法,朕提拔烈兒果然是對的。

心里面如此想著,表面上卻絕對不能表露出來,老皇帝清除的很,軍隊和佛宗都是維護他統治的核心力量,這兩方面的勢力他是絕對動不得的。因此他必須不斷地打壓沈飛以表明態度,讓沈飛在夾縫中尋找生存的空間,給予自己更多的好處。

老皇帝心里跟明鏡似的,他在思考這件事情應該如何收場才好。

正要開口說話,沈飛忽然蓋上了錦匣的蓋子,道:“尊敬的人國之君呦,若您不相信沈某的話可以請來僧人前去驗尸,看看被沈某殺死的究竟是人還是妖。”

“這一點你確實誤會了,他們幾個確實是人非妖。”話到此處,老皇帝深深地剜了上官虹日一眼,嚇得對方打了個寒顫,“殿下的臣子們你們也不必再議論了,大將軍王是為帝國做事的人,忠心耿耿朕有明察,一山二山三山四山五山他們幾個確實是人非妖,都是移植了妖族器官的貨真價實的人類,如此做對增強軍力是大有幫助的。”

“尊敬的人國之君哦,不管您是有意庇護上官將軍還是確有其事,但有一點顯而易見,妖怪的器官上殘留著妖怪的屬性和氣息,人一旦移植了它們的器官就再不是人,而成為了妖,您難道要培養一支妖族大軍嗎。”

“這件事情朕自有分寸。”老皇帝揮揮手,“上官你聽令吧。”

“臣上官虹日接旨。”

“即日起,針對妖族器官的移植不得再在朝中提起,移植了妖族器官的士兵不得再在帝都附近出現,聽明白了嗎?”

“陛下,士兵們為國捐軀,拼死移植器官,難道反而要背負上罵名為世人所厭棄嗎!”上官虹日流下了眼淚苦苦哀求,他的眼淚實在是過于廉價。

老皇帝道:“作為補償,給予他們十倍于正常士兵的俸祿,另,在家鄉購置良田十畝為其回鄉所用。”

“陛下……”

“不要再說了,整天讓一些奇形怪狀的人在街上晃悠確實不是什么好事情,容易在百姓中引起恐慌。更何況他們各個身懷絕技,沒事的時候還好,一旦發生變故不知需要多少士兵才能順利緝拿。朕過去也是大意了,忽略了這一點,其實在云臺上看過了他們的表演朕的心中就已經生出憂慮,正所謂超越常人之物必為常人所不容,他們太強大,太不容易控制,以后需要減少數量,針對異人的研究也要停止。”

“陛下,好不容易得到的成果難道便讓它付諸東流嗎。”

“虹日,你難道想違抗朕命?”

“臣不敢。”

“還不領旨謝恩。”

“臣……接旨。”上官虹日在被逼無奈之下只能領受上命。

“陛下英明,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群臣叩拜,齊呼英明。

就連沈飛都面露微笑,雙手拱起道:“陛下英明,沈某佩服。”

“不對,不對!”見到沈飛得意的笑容上官虹日驀然想起了什么,連呼道:“陛下,不對勁!這妖道明明知道異人是人非妖卻無論如何都要將之殺害,且在整個過程中表現出極端的殘忍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殺了人之后又將羅剎族火紅眼中蘊含的力量吸收殆盡,不對勁陛下,咱們都被蒙騙了,他才是真的妖,這個妖道才是真正的妖,陛下請您明鑒啊。”

“好了,你給我住口,不要再丟人現眼了,給我退下。”老皇帝有些動怒,因為動怒而咳嗽起來,大太監劉易連忙給他捶背,同時道:“我說上官將軍啊,異人異人,您都不敢稱呼他們是人更何況我們這些不知情的,被道士當做妖魔給斬了也是沒辦法的事,要怪也只能怪將軍您沒有本事,連手底下的人都保護不好。陛下身子不舒服,您難道想要氣壞了陛下不成,這個罪責您擔當的起嗎。”

從上官虹日率領異人來到帝都逼宮的那一刻開始,其實他們的結局就已經注定了,老皇帝是不允許能夠威脅到自己統治的力量落于他人之手的,打壓是早晚的事情。沈飛的出現讓打壓的動作提前,讓打壓有了明確的借口,在剛剛見面沈飛的時候老皇帝也沒想能夠做到如此地步,還想著給上官虹日保留一些情面。但隨著與沈飛的交談越發深入,老皇帝逐漸發現這是一個精通人情世故的仙人,是一個能夠入鄉隨俗的仙人非常了不起,有他支持烈兒堅定地站在自己一邊,那么上官虹日就算想造反都不敢,他只能更加依靠朕,博取朕的支持由此反擊對方。

老皇帝覺得現下的感覺相當舒服,因此決定借著沈飛的力打壓上官虹日,讓他搞清楚誰是主子誰是奴才。

重要的決策就在那旦夕之間做下,若不是沈飛表現出了驚人的實力,若不是沈飛有著超人的反應力,現在的朝局不會是這番結果。

所以,要想擁有好的結果,先要擁有與之相對應的實力,沈飛和楚邪站在那里,誰敢輕舉妄動?誰在輕舉妄動之前不要好好的估量估量!由此打消了人們動惡的念頭,由此扭轉局勢反敗為勝。

這便是強大帶來的好處,在你與別人進行利益交換之前,先要讓自己擁有不可動搖的實力。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天地蒼蒼,眾生浮云,上官虹日若是能在烈王府殺死了沈飛,便不會有之后這許多事情,可惜他做不到,因為做不到只能揪著沈飛來見陛下,期待得到陛下的幫助,可惜事與愿違,非但沒有得到絲毫幫助反而就此成全了沈飛的威名,讓沈飛終于在人國境內打響了名號,做到了帝都顯貴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便是天意,這便是強中自有強中手,就如令狐懸舟此前的隕落一樣,并非他弱小,而是沈飛強大,在以實力建設起來的秩序下,強大便是硬道理,遇到強大的人你只能退避三舍,因為你不退,未來等待著你的便是死。

在這場由突發事件演變成的直接較量中,沈飛巧妙地挽救了局勢,打壓了上官虹日,拉攏了帝國皇帝,抬高了自己的身份,打響了自己的名號。不僅如此,還將自己羅剎族的身份巧妙的掩飾起來,讓上官虹日對自己的攻擊無人再信,手段之巧妙算計之深著實讓人驚嘆。除了上官虹日之外,此次較量最直接的受害人當屬那些異人了,他們確實擁有過硬的實力,五名異人險些將沈飛逼入絕境,且絕對忠誠侍主,對于上官虹日忠心不二。可惜,他們站錯了隊,站在上官虹日一邊就等于與陛下對著干,為陛下所不容,被打壓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們幾個算是白死了。而沈飛則借此機會,好好地出了一口惡氣,為自己的族人,為天下的妖族。

你可以殺戮我,但不能虐待我,侮辱我,這是對我族尊嚴的踐踏,是絕對不可容忍的。甚至在這一場罕見的較量中,沈飛有了黑化的跡象,居然生平第一次給予敵人以蹂躪和虐待,這真是生平以來第一次,此前的沈飛無論遇到何等人,何等事,始終寬己待人,這次大概是真的忍無可忍,才做出了如此不善良的事情。

在朝堂上,沈飛從始至終都是站著的,他站著比身邊人跪著來得還要從容和淡定,在沈飛眼里,帝國的君主是平等交換利益的對象,是能夠合作共贏的,如此一比較,拓跋烈在沈飛面前都顯得渺小了不少,他與沈飛的合作關系一面倒的問題表現得越發明顯。

徹底落敗的上官虹日不得不悻悻地退下,沈飛走上前避開劉公公,將手中的仙丹直接交到陛下手中,后者打開錦匣的蓋子,凝望著那黑漆漆的丹丸再也掩飾不了內心的貪婪和喜悅,他一口將之吞下。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仙力快速在他體內發生作用,居然有一股奇妙的能量流溢出來,他的須發全部上揚,袍衣被從體內涌出的風吹到鼓起,面孔化作深紫之色,瞳孔收縮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沈飛露出驚訝的表情,東方長青居然膽敢在這個時候伸出右手拍拍陛下的肩膀,后者由此從那巨大的快感中清醒過來,重新望向沈飛,揮揮手道:“道觀是否能夠繼續存在需要朕與靈隱寺主持商量之后做出決斷,可以向你保證的是,在此之前道觀不會關閉。”

沈飛走下臺階,抱拳謝恩道“尊敬的人國之君哦,您的英明決定終將流傳后世,成為一段佳話。”

“好了,都退下吧,今天的早朝提前結束。”老皇帝揮揮手,在劉易地攙扶下,東方長青地陪同下第一個離開了光明殿。

沈飛待他離去方才轉身,與楚邪傳音道:“感受到了嗎,就在仙力入體的那一刻。”

“有妖氣!”

“是仙丹里蘊含的海量仙力讓他體內被封印的力量覺醒了。”

“這個陛下只怕不是什么好人。”

“需要小心戒備。”

“咱們走著瞧!”上官虹日忽然插進來一腳,對著沈飛惡狠狠地詛咒。后者完全不以為意,嘴角噙著笑道:“隨時奉陪。”

老皇帝走出光明殿的時候,東方長青湊近了在他耳邊低語:“不好,您剛才暴露了。”

“沈飛感受到了嗎?”

“他始終面無表情,不知道是否有了察覺。”

“沈飛這個人比想象中的厲害,我們以后需要多加小心。”

“要怎樣做。”

“先看著吧,主動挑撥試試,看看佛宗那邊有沒有反應,若佛宗還是繼續保持放任的態度,那便慫恿慕容家的勢力與他開戰。”

“十皇子還被圈禁著,過度消耗雙方的實力這樣做好嗎陛下。”

“照朕說的去做,什么時候你可以對朕的主意指手畫腳了。”

“是,臣知罪。”

“記住,沈飛早晚都會死的,無論是死在佛宗僧人的手上,還是慕容家勢力的手上,早晚難逃一死,誰讓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呢。”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他早晚需要付出代價。”

“不急,先讓他們去斗吧,咱們最后再出手。”

“陛下已經想到好的計策了?”

“那襁褓中的孩子就是朕最好的計策!”

至此以后,大皇子和十一皇子算是徹底敵對上了,朝臣們儼然一副懵逼的表情,不知道該在兩人之間如何選擇站隊。

上官虹日被奉為大將軍王,換句話說,他是帝國異姓家族中唯一一個被封王的人,他的經歷與老皇帝拓跋珪年輕的時候有幾分相似之處,同樣受到帝王的打壓和猜疑,同樣參與到皇位爭奪戰中,不一樣的是,上官虹日已經年邁,且膝下只有一個女兒。

上官將軍一生只娶一妻,只誕一女,表面上看是好丈夫的楷模其實是忌憚于慕容皇后的影響力,他的正房太太是當朝慕容皇后早年的陪侍丫鬟,上官虹日能夠發跡與慕容家的推薦提拔大有關聯,他忌憚于這層關系才不敢續弦納妾。

經過上次的事件,上官大將軍徹底站到了大皇子一邊,作為大皇子的堅定支持者,他主動發難不斷向十一皇子挑起爭端,在朝堂上凡是十一皇子贊成的他們都反對,凡是十一皇子反對的他們的贊成,由此造成朝局的混亂。

長久的爭執并未給沈飛給十一皇子造成明顯的傷害,這一天,上官虹日決定主動去找一找沈飛的晦氣,便在那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他領著一隊人馬,大搖大擺地走入了道觀。

“讓開,讓開,大將軍王上官虹日到了,都給我讓開。”士兵們分開人流,上官虹日走在最前面一腳踹飛了道觀的木門,“都給我讓開,讓開,官兵清道了。”他自己背負著雙手走入道觀,大搖大擺地踢碎門檻。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