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六十四章 菩提樹下

更新時間:2018-04-22  作者:小妖方狄
“不會吧,難道是失神的時候疏忽了控制?”心中這樣想著,雙腳已然快要與地面接觸上了,馬上又生出疑惑:“怎么回事,自己距離地面有那么近嗎。”

“噗!”又是閃念的瞬間,沈飛已然落地,在被一棵樹木粗壯的樹枝攔了一下之后,跌坐在一片清野之上。

一點都不疼,沈飛很快站起了,抬頭望向頭頂的粗木,看到樹干粗壯,樹枝如太陽射出的光芒伸展向四面八方,滿樹枝杈接滿了大大小小的菩提子,納悶道:“郊外有如此粗壯高大的菩提樹嗎,怎么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腳下的草坪又是怎么一回事,剛剛開春會有如此茂密豐沛的草皮嗎,更何況,草坪上居然還盛開著各種顏色的花朵。”

沈飛驚呆了,沈飛感覺面前的菩提樹似乎在發光,他心想:自己不會是中了別人的道吧。菩提樹是佛宗的圣樹,相傳當年佛祖就是在菩提樹下頓悟的,難道是被佛宗高僧偷襲了?

能夠偷襲自己,又讓自己毫無所覺,如果真的如猜想的那樣,這個人的實力一定不得了。

菩提樹是植物的一種,沈飛試著用精神力深入其中探查,發現被阻隔在外。

“看來真的是中招了。”

卻忽然感到肩膀往下一沉,好像有一只手從后面拍他,沈飛由此嚇了一跳,馬上轉身,這個轉身的動作本來是伴隨著拔劍的,但不知為什么,朝花夕拾劍聽到召喚卻沒有回應。

扭過頭看到了一張紅光滿面的臉,一個身穿金色袈裟的和尚站在他的面前,雙眼的瞳孔居然和菩提子是同一個形狀的,目光中含有著仿佛能夠觸摸到的至仁至善的慈悲。金色的袈裟袈裟披在老僧身上,他身上的氣息祥和安然,趴在肩頭的彩尾鳥看都不看沈飛一眼,自顧自的梳理羽毛,肉滾滾的土撥鼠正在老僧足面上睡覺,整個身體蜷縮成一個球。

老僧站在那里,仿佛是燃燒在天空中的火日,給人榮光萬丈的感覺。

“你是!”沈飛驚呆了,在老僧的面前感到自己無比渺小,感覺是一座大山毅力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感覺對方的容顏明明就在眼前,卻無論如何都無法牢記在心中,感覺有一種想要就此跪拜的沖動,卻不是為他的威嚴所攝,而是充滿敬仰,滿含乞求的叩拜。

沈飛意識到,自己已然陷入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空間中,在這片空間里萬事萬物都能被老僧隨意控制。

卻又是心中一警:明明無法對對方的面容產生印象,卻又怎么能知道站在面前的是一名老僧呢。

沈飛長嘆一聲,感覺對方的境界自己根本無法觸摸,與掌教并列甚至猶有過之,這種無力的感覺告訴他,只怕已經處在對方的領域之中了吧。

一花一草一世界!所謂領域便是道心聚現形成的空間,是一片專屬于自己的絕對無敵的空間,在這片空間之內,一切規則由領域制造者制定。

云師叔的唯我獨尊,掌教的上善若水,沈飛都親身感受過,因為體會過那種無法形容的威嚴,所以知道白骨老祖召喚出的黃泉并非他的領域,所以有預感這名老僧的境界遠遠非自己能及,預感眼前出現的菩提樹和草坪根本就是他的領域,代表著特殊威能的實體化,與掌教聚現出的逆瀑是同樣的道理,都是超越常識的存在。

不可思議,很難想象自己的領域完成之后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呵呵!”面對無法被理解的存在,沈飛反而笑出了聲,這聲笑讓老僧生出奇怪的感覺,問道:“面對我,你是第一個笑起來的人,你在笑什么。”

“我笑啊,自己連道心都還沒有找到,卻去想著領域完成之后的樣子,實在是咸吃蘿卜淡操心,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樣說著,沈飛居然越笑越是大聲,越笑越是開心,以至于老僧都忍不住一起笑起來。

“笑聲是能夠感染人的,見到我可以保持不卑不亢的你不是第一個,見到我能夠笑出聲的你卻是普天之下第一人。”

“哈哈哈,想笑就笑嘍,難道要哭嗎,反正知道打不過你。”

“施主你是真的誠實。”

“有話直說嘍。”覺得這樣與對方注視,就像努力將一座高山盡收眼底非常疲勞,沈飛干脆坐下了,“說吧老和尚,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真的不怕我嗎,小施主。”

“怕有用嗎,如果你有心弄死我我現在早就死了,其他境界的人我或許還能過兩下招,但領域境高手根本就是完全打不過,就如同螳臂當車一樣,一切抵抗都是徒勞,明知如此干嘛還多此一舉呢。”

“你怎知這是領域?”

“因為見過相同的東西。”

“見過就能認可,不錯,你的慧根真是不錯,不如出家做我徒弟吧,我已經很久沒有收徒了。”

“才不要,你懂得領域,我的師父也懂得領域,我干嘛要跟著你學呢。”

“因為我欣賞你啊。”

“欣賞有用嗎,佛宗的力量從苦行中來,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才能達到你現在的地步。”

“呵呵。”

“不過說起來,原來不僅僅是道士,佛道修煉到,也會進入相同的境地,真是開眼不小。”

“道法、佛法、妖法,法生諸教,到達極致自然是殊途同歸的。只是小施主你要明白一點哦,以佛心進入領域者比通過道心進入領域的人難多了,我的實力說不定比你的師父高很多呢。”

“要不你去蜀山找我師父打一架,打贏了我就剃光頭,入佛教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真是有趣啊。”

“老和尚,我留心到一個奇怪的現象哦。”

“哦?說來聽聽。”

“一般上了歲數的和尚都會稱呼自己為老衲,或者灑家,怎么你總是我我的稱呼呢。”

“一個稱謂而已,有必要如此計較嗎。”

“我不相信一個不計較的人能夠修煉到如此高的境界。”

“你觀察的很細。”

“你到底是誰,為何不想讓我看到你的真顏,又為何不想讓我對你有更深的了解。”

“原來如此,你便是通過這些斷定我不會殺你,使得態度如此放松的嗎。”

“如果想要殺我,你沒必要在對話中將可能暴露身份的關鍵字都隱去了,更沒有必要隱藏容貌,說吧老和尚,找到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小施主,你真是相當自信啊!你知道有時候太自信其實未必是好事,因為對于某些人而言,他們便是喜歡看到一向自信的人吃屎。”

“我相信出家人不會如此惡趣味的。”

“沒準我是一個破戒僧呢。”

“你是誰并不重要,你為何而來才是重要的。”

“說的對,小道士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不如就跟我住在這里吧,不要走了。”

“會很無聊的。”

“習慣了就好。”

“關鍵不會習慣啊。”

“我如果非強留你在此呢。”

“我便咬舌自盡,讓鮮血污染了你的菩提樹。”

“好方法,你確實有趣。”

“說吧,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請你坐一坐。”

“做什么?”

“不是做而是坐,就像你現在一樣,坐一坐。”

“我真的會自殺的。”

“自殺不過是獲得了一次轉世的機會,能怎樣呢。”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類似你這樣的高僧不會如此無情的吧。”

“沒準會呢。”

“我覺得肯定不會。”

“其實我找你過來是想讓你聽我講一段經,不過和你說話好生有趣,便又臨時起意,除了講經之外還想送你一樣東西。”

“送東西是好事,但聽你念經不會被聽傻吧。”

“哈哈,你這個人實在有趣,怎么會這么想呢。”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僧人的經文中蘊含著力量,如果是法力強大的人念誦,說不定可以起到難以估量的后果。”

“你對佛宗真是了解。”

“這是戒備,俗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何必要戰。”

“佛宗正在為惡,若棄戰九州會墮入地獄。”

“你怎知佛宗正在為惡。”

“佛宗為了清除異教徒,鼓勵人國的君主南攻北戰殺戮無數,而最近,他們甚至妄圖以清除異教徒的名義與道宗開戰,只要條件達成,他們就會毫不留情地進行流血戰爭,坐看生靈涂炭,難道不該被阻止嗎。”

“善哉善哉,若真是如此,只能說明長久的安逸讓佛宗內部的少部分人墮落了。”

“他們不是墮落,他們是瘋子,我真想打開凈壇,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個情況的,怎么會派出凈靈這么個瘋子來到人國。”

“有可能凈靈本來不是瘋子,見過了黑暗而又無能威力,才被魔障困住了眼睛。”

“這么說你知道癥結在他嘍?老和尚你告訴我,你的地位是不是比凈靈凈心他們更高啊?”

“呵呵,小道士,別想套我話。”

“說說嘛,說說又怎樣。”

“呵呵。”老僧明顯不愿意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話鋒一轉道:“小道士,你既然想著阻止戰爭的發生,那為什么不馬上離開這片是非之地回到山上去呢。”

“回去?那不是坐以待斃嗎!多少無辜善良的種族就是因為坐以待斃而遭到殺戮的,我沈飛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

“你想著怎樣。”

“這個可不能告訴你了。”

“小道士,你可不要做糊涂事啊。”

“什么叫糊涂,什么叫聰明。”

“還真是被你難住了。”

“本來就是,糊涂和聰明只是站在不同角度上看待問題的不同方式而已。”

“有見解,越來越欣賞你了。”

“那就放過我吧,我可不想學什么經。”

“學學經,凈凈心沒什么不好,更何況不讓你白學,聽了經文之后能得到禮物的。”

“先把禮物拿出來,我也好多些干勁。”

“你可不要得寸進尺嘍。”

“你仔細想想,其實這主意對你沒什么損失的。”

“不管有沒有損失,聽不聽也不是你說的算的,也不是你能決定的了的。”

“你到底是誰。”

“一個不愿見到生靈涂炭的人。”

“你到底想做什么。”

“時候到了自然見分曉。”

“既然如此,那便聽你的,反正你不會害我。”

“沈飛,其實有一點你誤會了,記得你自己剛才說了什么嗎?”

“我問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對?”

“我問你到底是誰?”

“也不對,你剛才說聰明和糊涂只是站在不同角度看待問題的不同方式。”

“哦,然后呢。”

“同樣的道理,害與不害也是站在不同角度看待問題的不同方式,說不定在我看來是救了你,在你或者別人看來就是害了你呢。”

“我靠,不會吧,這種時候可別跟我開玩笑啊。”

“沈飛,世上本就沒有善與惡,對與錯,是與非,一切一切都是因為你站在自己角度上產生的判斷,有自我的人便不可能絕對公正,絕對正義,而我可以。”

“你的意思是自己已經沒有自我了?”老和尚雖然強,但是全身上下一點殺氣都沒有,沈飛在他面前就變得有些放肆。

“我做的事是公正的事,但并非一定招人喜歡。”

“那不對啊,你如果沒有自我又為什么會關心黎民蒼生。”

“沒有自我是你強加給我的,我可從來沒有承認過。”

“我靠,耍賴啊,不過你怎么開始直呼我的姓名了。”

“有何不可嗎。”

“感覺怪怪的。”

“沈飛你記住,你有天命加身,總能逢兇化吉,你任性的選擇或許不會給自己帶去災難,但身邊人卻不一樣,他們是沒有天命加身的,他們是無辜的,他們如果因為你受到牽連,你一樣會感受到痛苦,所以沈飛,做任何行為的時候都要三思而后行,千萬不要任性,因為那是對身邊人的不負責任,也是對天下蒼生,對佛道雙宗的不負責任。”rw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