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七章 越階挑戰

更新時間:2018-03-06  作者:小妖方狄
霎時間,巨浪一般拍砸下來的風向著一個點聚合,很快形成連天接地的龍卷風與骨墻發生激烈的摩擦和碰撞。一次又一次,龍卷風一次次試圖向前推進都被骨墻攔下,楚邪再加一把力,將龍卷風催持成直徑超過三米的超大型,操縱龍卷風二度進攻骨墻。這一次終于有了成效,互相交叉堆疊的白骨從中間裂開一道口子,口子一旦形成,很快便形成潰敗之勢,不一刻工夫,整面骨墻都被深刻的裂紋所覆蓋,隨著“咔嚓”一聲脆響,徹底崩碎掉,被龍卷風卷著殘骸升到空中。

趁此機會,骷髏骸骨終于從地底爬出,兩腳踩實地面,軀體竟然高達二十米,是個徹頭徹尾的巨人。與其他生物從沉睡中蘇醒表現出的瘋狂不同,好不容易從地底爬出的骷髏骸骨并沒有表現出絲毫的興奮,仍舊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如同被人操縱的傀儡,向著楚邪伸出了它的骨爪。

后者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驀然散去持印,下一刻,龍卷風崩潰爆炸,之前被卷入風暴之中的累累白骨、石塊墓碑、灌木殘骸失去了強大的向心力,發瘋似地沖向四面八方。

“砰砰砰砰砰……”由此造成超大范圍,慘不忍睹的破壞。

“砰砰砰砰砰砰砰……”飛散的骨頭如同劍雨一般撞擊在骷髏骸骨的軀體上,后者遭到重擊,步步后退,卻沒有吐露一聲哀嚎,可見它早已失去了靈魂,不過一為人驅使的傀儡而已。

沒有與骷髏骸骨發生碰撞的骨雨傾灑在方圓千米的每一塊土地上,有的撞破墓碑、有的撞入灌木、有的插入小道,如同一片白骨森林鋪陳開來。

激烈的碰撞使得骷髏骸骨一步步向后退卻,它堅硬的骨骼上由此留下稀碎的裂紋,有些沖擊力過強的骨刺甚至插入它堅硬的骨頭里,拔也拔不出來。

不知道具體過了多久,瘋狂地撞擊終于停止了,骷髏骸骨止住了后退,位于它身后的主人毫發無損,飛射而來的骨刺大部分都被骷髏骸骨龐大的身軀阻擋了下來,零星遺漏的,也被他護體的力量所阻擋,所以毫發未損。

黑袍人目光幽幽地望向楚邪,看到他仍然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沒有絲毫緊張的情緒,心有不快:“武癡楚邪,有傳言稱越是強大的對手,越能令你興奮,看來是真的了。”

“嘿嘿嘿。”楚邪的目光中燃燒著躍躍欲試的光,身體放松地站在原地,重劍插在兩腳中間,“準確地說,只有強者才能讓我楚邪真正興奮起來,讓我覺得世界沒那么無聊。”

“真是個狂人啊,你這個樣子倒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不會是炎天傾吧。”

“哦,你認識少宗主?”

“好想和他再打一場。”

“沒機會的,你再也別想離開這片墳場了楚邪,永遠別想離開。”

“就憑你?你做不到的。”

“難道你還感受不到嗎,自己與我在力量上的絕對差距,至今為止,我都是在逗你玩啊楚邪。”

“力量上有差距又能說明什么呢,仙魔之戰,生死論輸贏。”

“可惜,楚邪你已經敗了。”

“開玩笑。”狂妄的聲音戛然而至,因為一把骨矛從楚邪身后的地面冒出,射穿了他的肚子。楚邪瞪大了眼睛,看著黑袍人無比冷酷地說道:“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來到我的地盤撒野啊。”

強者的必備要素有哪些,冷靜、沉著、不為外物所擾、能夠在戰斗中尋找到敵人的弱點,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血厚!

真正的強者必然是打不死的小強,能夠在一次次生死決斗中頑強地生存下來,活到最后,這是成為強者的必備條件,同時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條件!

沈飛的童子金身、炎天傾的傀儡之術、邵白羽的天道加身,這些都是促成他們在戰斗中不會輕易死亡的原因。與他們相比,楚邪的抗擊打能力稍弱一點,但也是萬中無一的,因為他可以控制肌肉。而肌肉在人的身體中占有著超過三分之一的比重。

突兀從身后射來的骨矛,貫穿了楚邪的肚子,讓他整個身體呈現出向上飛起的姿勢。

楚邪的眼睛瞪大了,表情在片刻的猙獰之后化作兇悍,牙齒夸張的咬緊,愣是將涌到喉頭的腥血重新咽了回去。快要離地的身體也在片刻之后,由于頑強毅力的支撐而落回地面。

楚邪身體傾斜著,兩臂夸張地張開,腰前突,被骨矛固定在地面上動彈不得,鮮紅的血流出一瞬,創口很快被兩邊的肌肉夾緊,但沒有辦法完全停止流血,因為寒氣森森的骨矛仍留在身體里。

楚邪很痛,目光兇狠地望向黑袍人,看到對方饒有興致地望著自己,似乎一點都不急著下殺手,似乎在準備著一點點地折磨自己,享受折磨所帶來的快感。他咬緊了牙齒,感受到冰冷的力量順著骨矛流入體內,蠶食自己的身體,帶來前所未有的痛苦。他知道正在折磨自己的是寒毒,他清楚意識到自己中了對方的暗算,處境非常危險。

已經多久沒有體會過這般的痛處了?楚邪不知道!他能夠知道的是,絕不甘心就這樣死在敵人的手上。

旺盛的求生欲化作精純的仙力,仙力從丹海流出正待有所動作,卻忽然渙散,使得楚邪的傷口更深了一些,涌到喉頭的鮮血終于繃不住了,噴射出來。

“傻孩子啊,我的骨矛貫穿了你的丹海,仙力怎么還能聚集得起來呢。”黑袍人陰沉的聲音可以為他人帶去絕望,卻更加激起了楚邪心中不服輸的勁頭,激起了他求生的。

又一次凝聚仙力無果,楚邪知道黑袍人說的肯定是真的,忍著痛發出一聲怒吼。

“哈!”聲貫群山,可惜只維持了一瞬,因為下一刻,更多的骨矛從地下射來,貫穿他的身體。

“咻咻咻咻!”

月慘夜黑,絕望降臨。

從山下那一刻開始,楚邪便知道,天地之間,再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到自己。

他雖是個沉浸在自我中的人,但失去親人,背井離鄉的滋味并不好受。楚邪身為白鳥峰峰主之子,蜀山公認的絕世天才,平日里過著眾星捧月、衣食無憂的生活。下山之后卻全然不是這樣,失去了父母,失去了親人,失去了隨侍的丫鬟,世界里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孤獨而又寂寞。

楚邪下山的真實原因從來沒有對人提起過,當時,最疼愛自己,唯一懂得自己真實想法的爺爺剛剛去世,大哥在一眾支持者的慫恿下前來與自己單挑,楚邪下手沒輕沒重贏了自己大哥,雖然取得了勝利,但看到大哥絕望的眼神心里并不好受,這才毅然決然地決定下山,一是試著換個環境不會再時時刻刻回想起爺爺的音容笑貌;二是表明自己的態度,讓大哥無需再擔心自己搶奪他的峰主之位。

作為楚氏一族的孩子,楚邪六歲甚至更早的年齡便知道,自己和親人之間,必將為了峰主之位發生爭斗,與峰主之位相比,他更在乎親人之間的感情,所以選擇放棄。

這番話,他從未道與過任何人,甚至連大哥楚方究竟是否理解他的良苦用心都不知曉。

總之,早熟的孩子就此離開白鳥峰,過上了一切靠自己背負的日子。年幼的楚邪是個武癡,是個狂人,從小開始便是如此,但孤獨背負一切的滋味絕不好受,很多時候,他都想要回去,重新和父母團圓,卻又再回到峰上,觸及大哥的復雜目光,感受到師兄弟們的畏懼和孤立之后無奈放棄,重新回到旅途當中,做回孤獨的自己。

時間久了,便也習慣了,習慣于被別人形容為怪物,習慣于被人畏懼,習慣于不被人理解,楚邪開始越發的我行我素,他終于找到屬于自己的路,一身修為、實力與日俱增,一日千里。

就這樣過了十幾年,楚邪歷經斗技場的磨練,鐵劍挑群山的洗禮,這份彪悍與無畏越發成長,楚邪早已經不在乎他人的看法,他便是個狂人,是個武癡,是個人人畏懼的存在,反而開始享受這種感覺,直到遇見沈飛。

沈飛帶給他的感覺很奇怪,說不清,道不明,但真的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就如同黑漆漆的路上忽然照入了一道光,讓他意識到,黑暗的世界里原來并非只有自己一個人。

楚邪很喜歡與沈飛在一起的感覺,他覺得沈飛活成了自己理想中的模樣,他有些羨慕沈飛但絕不嫉妒,看著沈飛開心成長,自己也會變得開心,看著沈飛與納蘭若雪如膠似漆,就會想起在那個人的身影,楚邪想要保護沈飛,保護若雪,保護兩人一直開心幸福地生活下去,活成自己沒有做到的樣子。

“咔嚓!”刺穿楚邪身體的堅韌骨矛之上居然出現了細密的裂紋,海量的氣機向著楚邪匯聚過去,將他逐漸化作冰冷的身體重新點燃了,楚邪驀然睜開了雙眼,下一刻,光芒萬丈!聲勢巨大的爆炸將固定了他身體的骨矛炸裂,楚邪由此重獲生機!

“既然從體內無法凝聚仙力,便將空間中的仙力吸引過來,再加以引爆,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只是這樣一來,你的將承受與壓碎骨矛同等的壓力,吃的消嗎。”黑袍人完全沒有生死相搏時應有的緊張,在他看來,與楚邪的戰斗就像是人類在戲耍猴子,無論過程多么精彩,結局都是一樣的,猴子根本無法逃脫人類的擺控。

楚邪脫困而出,如黑袍人所料身體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傷害,骨矛被震碎不過片刻,便摔倒在地,許久爬不起來。整個身上總共四處貫穿傷,傷口之上殘留著細小的白骨碎片,黑褐色的鮮血汩汩流出。

楚邪蜷縮著身體,扭曲的表情可見出痛苦異常,目光中的神采卻沒有渙散,反而越發凝聚,這個過程說起來有些復雜。一般情況下,楚邪都是一副備懶、打不起精神的樣子,眼睛瞇瞇著,看起來有點色;等到高手出現,他的眼睛會睜大一些,目光會變得明亮;等到打不過的高手出現,眼睛會睜到最大,目光會變得極為閃耀,甚至接近兇狠,如同沈飛憤怒時候的樣子。

壓力山大!活了接近二十年的楚邪不是第一次無限接近死亡了,天下強者無數,他一個弱冠少年打不過對方是很正常的事情,按照以往的慣例,到了這個時候,他應該召喚出野馬之靈準備逃跑了才對。

今天卻不一樣,楚邪并不打算逃,不逃的原因不是因為體內的熱血作祟,想要找回剛才的場子,而是因為如果他此刻逃了,那么接下來,沈飛將面臨更大的危險。

有了這個判斷,楚邪不會逃走,他還要再戰!

“戰!我要戰!”攥緊的拳頭有力揮下,造成轟鳴巨響,他是個十足的戰斗狂,但只有在今日不是為了自己而戰,“來,戰斗還沒結束呢,你為什么停下,來啊!”

他晃晃悠悠地站起,再再晃晃悠悠地試著拔起重劍,可惜沒能成功,反倒是整個身子趴倒在重劍上。

——帝都之內,藏龍臥虎,血雨腥風,殺伐無邊,真正的挑戰剛剛開始。

這一戰,蜀山白鳥峰少年天才武癡楚邪對魔教拜鬼宗前輩名宿黑袍客,天時地利人和具不在我,唯有一顆初心始終不變。

——我戰,故我在!

仙道之上,從未有越階挑戰之說,因為仙人境界每向上一個臺階,己身實力都會成幾何倍遞增,能夠使用的仙術種類幾何倍遞增,擁有的眼界同樣幾何倍遞增,所以仙人世界,絕少有越階挑戰成功的案例。除非你手中懷有一把類似于王劍九龍或者壽劍星魂之類的足以逆轉乾坤的寶器,而敵人又恰好武器平平遠遠不如你,只有如此,武器才能彌補境界上的差距,挽救戰局。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