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六章 魔教重現

更新時間:2018-03-05  作者:小妖方狄
四盞琉璃燈大放光彩,恐怖的陰煞之氣從地底匯聚過來,地面顫動,一層樓高的巨大骷髏掌從地底鉆出,光滑的骨膜如同鏡子一般,在凄冷月光的映照下顯得恐怖至極。

楚邪對魔教之人太熟悉了,若干年前,在競技場上給予他第一次失利的,便是一個魔教的少年,后來知道那個人叫做炎天傾,是魔教冥王宗宗主之子。

由此楚邪便明白了,從功法的威力來說,只怕魔教的妖術更在蜀山仙術之上。

除了炎天傾之外,于人國生活的楚邪曾與不少魔教之人交手,幾乎每一個都是高手,勝負參半,搞得楚邪對于魔教之人分外警惕。

又一次見到黑袍人施法,楚邪幾乎可以斷定,對方使用的便是拜鬼宗的術法,對方一定是拜鬼宗的高手。

“現在才知道我是圣教的人,太晚了!”與蜀山對魔教的稱呼反差極大,魔教之人向來尊稱本教為圣教,稱呼教主為圣宗主,以此表達敬意。

楚邪表情嚴肅,備懶的眼睛完全睜開,雙手持重劍連連后退,顯出如臨大敵的緊張。實沒想到居然是魔教拜鬼宗的高手暗地里向沈飛的臥房傾灑毒蟲,想不到他們如此懼怕道宗下山傳道的行為,居然比佛宗更早出手。

楚邪如臨大敵的樣子并不是出于畏懼,而是充分的重視,他清楚地知道魔教擁有的底蘊和實力。

站上一塊墓碑,楚邪俯瞰地面,兩只巨大的骷髏手掌從地面之下冒出,如同從土壤中生長出來的骨樹,在冷月下釋放著凄慘的光。緊接著,大量的土壤被頂得翻起,一顆巨大光亮的骷髏頭從地底冒出,跟著一起沖出地面的是肩膀、手臂,當頸部以上的部分完全顯露出來,其垂直高度已超過四米,可說是龐然大物了。

陰風怒號,骷髏骸骨的指節向下摁壓地面,似乎準備撐著身體從地底深處爬出。楚邪兩眼一瞇,便在此時起動,重劍向前,直接就開出了大招,一枚直徑過十米的圓形隕石從天外飛來,在月下汲取能量,燃燒著熊熊烈火俯沖而下。

“接我的隕星。”楚邪從未將隕星的真面目與任何人說起,包括沈飛也一樣,人們只知道,他一旦召喚隕星,便會有大小不一的隕石從天外飛來,直接對敵人造成傷害。

隕星降臨,攜帶著摧枯拉朽的氣勢,是萬千仙法中威力最大的招數之一。

“呼呼呼!”烈烈風聲作響,隕星從天外來,距離尚遠已為地面上帶來高溫,墳頭上的雜草全部燃燒起來,形成一叢叢的火苗。

楚邪望向黑袍人,看到他身在四盞琉璃燈的保護之下,臉上沒有絲毫怯意,右手高高舉起權杖,山羊頭蓋骨放出一道光芒,從腦后射入骷髏骸骨的身體。

后者激烈地顫抖了一下,仿佛由此獲得了無窮無盡的能量,抬頭向天,由于體型巨大,巨大頭骨的抬起緩慢至極,卻終究在隕石降落前強行抬起,直面從天而降的巨大壓力毫無畏懼,它嘴巴張開,嘴里空蕩蕩的沒有牙齒,也沒有舌頭,張開以后,喉嚨如同無底深淵,在最深處醞釀爆炸性的能量,短時間聚集之后,以光照的形式發射出來。

“轟轟轟轟轟轟……”極致的噪音導致極致的安靜,楚邪的耳中世界安靜的可怕,隕石降落的裂風之音全部沒了,眼前一片光明,這份光明是灰色調的,將世界映照得凄慘無比。

“好恐怖的力量啊,居然能夠與我的隕星硬碰硬。”楚邪如此低喃,卻發現耳邊一片嗡鳴,完全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視線中,從天而降、威勢無邊的隕星被海量的光明吞沒,完全失去了蹤影,等到光芒散去的時候,隕星化作巴掌大的圓球,飛回到楚邪近前。

黑袍人風輕云淡地端坐原處,似乎剛才的一招對他全無影響,“白鳥峰三柄鎮峰之劍,鎮魔、隕星和大七星流光劍。三柄石劍中,鎮魔和大七星流光劍早就現世,唯有隕星遲遲沒有認主,直到你的出現。”

“隕星是這世界上最高貴、最驕傲的仙劍,只有本大爺配的上它。”

“你獲得仙劍之后不久,便能夠使用召喚隕石從天外飛來的招數了,由此可見,從蒼穹之上飛來的隕石便是隕星的本體,并不是真的有一顆隕石從天外飛來,而你楚邪,只是利用自己武癡的聲明,將隕石墜落強行命名為一個招數,來凸顯自己在修道方面的天才,以此達到威懾敵人的目的。

楚邪,你雖然被世人貫以“癡”的稱謂,可實際上一點都不傻,縱觀你與眾仙對戰的經歷便可以了解這一點,你是故意揣著明白裝糊涂,故意將自己表現得瘋瘋癲癲的,以此降低敵人的戒心。”

“哈哈哈老頭子,你的意思是本大爺大智若愚嘍!那是自然的,本大爺當然不是一般仙人能比,只是有一點你說得不對,本大爺確實從小愛武如命,嗜武如癡,被形容為武癡并不過分。”

“原來你還有一張伶牙俐齒。”

“多謝夸獎。”楚邪望向懸浮在身前的隕星,懨懨地道:“你不是第一個將隕星打回常態的人,卻是第一個借著手下的小弟發功,與隕星硬碰硬不落下風的,可見你的修為在我至今為止遇見過的所有人里是最高的。”

“害怕了?”

“若真的怕了,又怎對的起武癡的稱呼。知道嗎,世人之所以稱我是個怪人,是因為本大爺越是遇到強者,就越是開心,越要一爭長短,完全沒有常人應有的畏懼。”

“呵呵,你這是在夸自己嘍。”

“我是在說,能夠在這里遇見你真的太好了,選擇跟著沈飛來帝都真的太對了,哈哈哈哈哈!”話鋒一轉,楚邪目光凜冽地俯瞰下來,“來吧,來迎接本大爺的挑戰。”

群星璀璨的年代,楚邪作為最早出名的少年英雄,在耀眼的繁星中占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重劍往天上指,黑暗的天空很快轉紅,如同鐵皮水壺放在爐子上炙烤,片刻之后,隕石撞入大氣之中,隨著下落產生熊熊燃燒的烈火。

隕石本不會燃燒,但大氣具有阻力,隕石在下墜的過程中克服阻力做功,由此產生火焰,為地面上的生物帶來高溫。

楚邪一次性召喚了三顆隕石降臨,產生巨大威勢的同時,帶來的壓力也是難以想象的。這三顆隕石直徑不等,但體積都在最早出現的隕石之上。

“呵呵,你這招確實挺唬人的。”黑袍人陰氣森森地笑,又一次舉起手中的權杖,四盞琉璃燈同時閃耀,分別向著權杖射出一道光柱,與此同時,黑色的道紋在地面上泛起,形成一個圓形的立場。

楚邪看得清楚,黑色的道紋浮現出以后,黑袍人身邊的立場徹底變了,龜裂的土壤化作熊熊燃燒的烈焰,黑袍人坐在烈焰之上,如同來自于地獄的魔神,琉璃盞上射出的光芒交匯于他手中權杖之上,與山羊頭蓋骨放射出的強光匯聚為同一個點,不可思議的重壓由此逆天而起。

“別以為我很好對付。”楚邪臉上浮現出狡黠的笑容,赤色仙罡從體內燃起,直沖云霄,“啊啊啊,看我的六星齊降。”竟是又有三顆隕石,撞入大氣之中。

千年之前,一枚天外隕石撞入白鳥峰,為白鳥峰二代峰主所用,創造出了震驚天下的三石劍。有傳言稱,三石劍中隱藏著天外天的秘密,三劍合一,可以開啟秘境大門,窺視異世界的真相,從而讓自身的力量達到極致。

千年以來,除了二代白鳥峰峰主無人使用過的隕星神劍重新認主,是否預示著異世界的真相即將開啟,不得而知!但隕石撞入地球所帶來的沖擊力,實在是震人心魄的強。

一次性召喚六顆隕石降臨,就連黑袍人都不能繼續淡定從容,四盞琉璃燈全部崩碎,露出藏在燈中的頭蓋骨,誰能想到,色彩鮮艷的琉璃燈盞,其實是以死者的頭蓋骨為根基制成的。琉璃燈盞表面爆碎之后,人類頭蓋骨凹陷的雙眼之中閃耀出光芒,鈴音大作。

與此同時,黑色的道紋釋放出黑色的光,如同來自于幽冥的烈火熊熊燃燒,黑袍人坐在烈火之上,手中的權杖高高舉起,權杖頂端山羊頭釋放出的光芒與四方頭蓋骨交匯而來的光柱合而為一,化作最為原始的胎動不斷向外擴張。

說是光芒,卻給人無比壓抑的感覺,非但照不穿心中的黑暗,反而映照得世界無比凄慘,以山羊頭為中心,凄慘的光漸進式地向外擴張,被光芒籠罩進去的生物很快便失去了生機,快速凋零,化作累累白骨。

“接我的破敗死光!”黑袍人道出了這一招的名字。

六顆隕石撞入光海之中,仿佛被一張看不見的巨口吞噬掉,失去了蹤影。

楚邪向后躍起,連退十五步才免去了被波及的命運,眉頭緊蹙著注視前方,向著視線所及的地方勾了勾手指,很快的,六顆巴掌大小的石球飛了過來,在他身前懸浮,算上最開始的那一顆,總共七顆石球自家孩子一樣圍繞著他。

石球離去之后,破敗死光顏色變淡,直至徹底消失,周圍恢復了夜的顏色,血月懸空。

“這就是隕星真實的樣子嗎。”黑袍人雖然嗓音沙啞,如同破鑼,但話挺多的。

“你猜。”楚邪狡黠的笑。

“看來是了,原來所謂的隕星不過就是七塊小隕石而已,連劍的形狀都沒有,相比較而言,反倒是排在三石劍最末位的大七星流光劍更有些樣子。”

“越是強大的東西就越是特別,這點道理你應該懂的。”

“在我眼中不過爾爾。”

“你的修為比我高很多,在魔教之中應該也可位列上乘,你到底是誰。”

“與其把注意力放在我的名字上面,不如多關心關心自己的生命安全,連最強大的招數都奈何不得我,楚邪你已經沒有戲唱了。”

“你以為本大爺行走江湖十幾年,依靠的單單只有這一招嗎。”

“這么說還有更厲害的手段嘍?趕快用出來給我瞧瞧!執行潛伏任務以來太久時間沒與人正式交手,早就覺得不耐煩了呢。”

“嘿嘿,你既然想看本大爺的真本事,那就看個夠。”說著,楚邪將手中的重劍插在地上,雙手快速結印:“干己申辛更生——五行創生,風浪滔天之術。”

“你當我傻啊,五行之中可沒有風這一行。”

所謂五行,是指金木水火土,五行創生術按理說只能創生出五行之內的元素,但也有例外,比如碧池峰召喚出的雷電;比如楚邪正在召喚的風,這些都是五行之外的元素,需要特殊的方法召喚出來,為己所用。

“五行創生——風浪滔天!”

到楚邪結印完成之時,平地起風,恐怖的風潮貼著地表呼嘯而過,如同海面掀起的巨浪拍下,一些根基不牢的墳頭被連根拔起,露出入土已久的棺冢,雖是對死人的不敬,卻也沒有辦法,誰讓正邪勢不兩立。

颶風浪濤一般掃過地面,將沿途遇到的一切化作烏有,黑袍人不為所動,手中權杖放射光芒,一排排白骨從地面下露頭,互相交叉堆疊,形成骨墻,颶風掃過,骨墻紋絲不動。不僅如此,體型巨大的骷髏骸骨嘗試從地底爬出,兩條骨臂持續摁壓地面,支撐身體向外攀爬,很快便露出半個身子,這一下,它顯露在外的高度已經達到十米。

“骨墻、骨兵、骨陣,拜鬼宗的功法處處與死人有關,就不怕自己死后,落得同樣的下場嗎。”楚邪冷笑,持續向法印中注入仙力以擴術的規模和強度。

“死后?呵呵,我寧愿一輩子活著。”黑袍人不屑,“楚邪哦,還有什么招數趕緊用出來吧,待會兒我出手的時候,你就沒機會了。”

“亂放狗屁。”楚邪大罵了四個字,重新結印:“干己申辛更生——五行創生,風卷殘云之術。”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