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十七章 終局

更新時間:2018-01-29  作者:小妖方狄
月光下,以一敵千的男人身材高瘦,大概是沒什么力氣了,身體站不太直,歪歪斜斜地好像一陣風都能吹倒,三米長的青蟒在他眼里不過是只寵物,像狗那樣主動索要獎勵。

士兵們明明人數占優,卻絲毫沒有群毆的氣勢,沈飛每向前一步,他們就后退一步,緊握在手中的長矛哆哆嗦嗦的,可見整個身子都在發抖。

沈飛的目光漫不經心地從他們身上掃過,士兵們如遭雷擊,如果不是訓練有素的話一定轉身就跑了,少年帶來的壓力如有實質,絕非尋常人。

“給我滾!”直到沈飛怒吼一聲,紛紛丟盔棄甲,往遠處逃了。

沈飛繼續前行,遙遠的天上現出一線光,那道光絕非月輪能夠照耀出的,是太陽初升的征兆。推開最后一扇門,前面的房子里,鶯歌燕燕,歌舞升平,距離很遠便能聽到鐘鳴鼎沸之聲,士兵們仿佛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看到沈飛和他身邊的大蛇,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持槍向前,將他們圍在中央,槍尖不斷逼近,殺氣騰騰,一點都不畏懼。

“嗚嗚嗚……”狼嘯之聲從身后來,一直趴在屋頂上暗中守護拓跋烈的七小見到主人到來,興奮難鳴,一舉飛撲上來,將士兵們圍合的隊伍沖了個七零八落。青蟒以為七小是敵人,重新作出盤踞的姿態,將沈飛保護起來,蛇信吞吐向外,蛇頭不時探出,對著七小示威。青蟒是化龍沒有成功,功力散盡的蛇妖,雖然實力遠遠沒有原來化龍之時強了,但是獸威霸道,不會在七小的王者威壓下屈服。

它時而吞吐蛇信,時而探頭作勢進攻,嘴里發出“嘶嘶嘶!”的聲音,給人帶去壓力。

七小起初有些不解,后來變得開心,圍成一個圈包圍了青蟒,似乎準備獵殺它。

沈飛看它們兩邊劍拔弩張,隨時可能開戰,出手阻止道:“停停停!都給我住手!你們都是自家人應該相親相愛才是。”

青蟒和七小都是開啟了靈智的靈獸,沈飛的話它們聽得懂,卻并沒有因此化干戈為玉帛,仍然緊張兮兮地對峙,將對方視為敵人。這情景讓沈飛想到了自己和七小中的老大決裂的時候,當時燕兒取走了一塊鹿肉,引起了老大的不滿,對它進行追擊和猛攻,要不是自己出手阻攔,燕兒一定死掉了。

想來,強大的靈獸雖然愿意臣服于自己,卻不想和其他種類的靈獸分享自己的關愛,彼此之間會有敵意存在。

沈飛明白了這些,釋放威壓朗聲說道:“怎么,不聽話嗎,你們應該知道誰是主人才對。”他的聲音如同悶雷,在天地間回響、震顫,七小和青蟒同時懾服,心甘情愿地跪在地上,肚皮緊貼地面,頭朝前向沈飛叩拜,以此宣誓效忠。

沈飛是主,它們是仆,主仆之間只有服從和被服從,只有命令和被命令,沒有緩和的余地。

七小早已對沈飛折服,青蟒更是將沈飛視為恩人,它們兩者互相間再有矛盾,再對立,也要為沈飛馬首是瞻。

沈飛很滿意現在的結果,語氣生硬地發言道:“聽著,從此以后你們都是伙伴,只能互相關照,不許找茬做對,懂了嗎。”

“嗚嗚嗚……”

“嘶嘶嘶……”

青蟒和七小紛紛仰天長嘯,像是在說,“我們知道啦。”

士兵們都被眼前的一幕嚇傻了,它們從未見過生著翅膀的狼獸,更沒見過身體如此寬闊的蟒蛇,更遠遠無法相見,如此面目猙獰的異獸居然會臣服在一個年輕人的腳下,大氣都不敢穿,槍尖沖外,頭不回的慢慢后退,一直退到了大門口,守住進屋的入口。

這個時候,一道利電從天空中降下,降落在沈飛肩頭,是貪吃好睡的燕兒來了,它圓圓的眼睛中閃耀著靈動的光,仿佛知道狂風暴雨已經過去,站在沈飛肩頭,開心地伸出額頭去磨蹭沈飛的脖子,表達親昵。由此引起青蟒和七小的不滿,它們身為王者,居然被一只平凡無奇的小鳥爭去了寵愛氣憤難平,虎視眈眈地望過來,鼻腔里直喘粗氣,可惜沒有沈飛的命令,不敢異動分毫。

沈飛和燕兒玩夠了,轉目望向它們道:“都起來吧。”七小閃電般的飛起,沖到近處撅起屁股對著沈飛摩擦,以最猥瑣的方式討好,是狼獸身上最脆弱的部分,其脆弱程度甚至超過肚皮,愿意主動用屁股對著沈飛,證明它們對沈飛無比信任。青蟒起身稍慢,試圖穿過它們圍成的圈子沒有成功,聰明地鉆入土下,再從地底冒出,拖著沈飛離地成為了坐騎。

士兵們只見到,一襲青衣的年輕人,腳踩青色巨蟒,身伴七只皮毛雪白,長有翅膀的頂級狼獸,肩頭還站著一只仿佛軍師一樣,目光凌厲頭腦聰明地小燕子,仿佛是獸王降世,壓力非同凡響。

士兵們后背靠著門口,槍尖沖外,天知道他們到底有多想遠離此地,是長期經受正規訓練所造就的帝人特有的使命感,促使他們即便面對明顯不可戰勝的敵人也沒有放棄長官交代下的任務。

蛇尾游弋,沈飛站在大蛇的頭頂上,隨著大蛇一起慢慢逼近了門口,清晨的第一縷日光從他的肩膀上顯露出來,如此耀眼,讓士兵們不能直視。

“讓開,否則死!”沈飛近似于冷酷的發言,預告了擋路者的后果。

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明顯產生了一絲猶豫,直到沈飛加重了語氣道:“我只說一次!”

也不知是誰第一個放下了手中的長槍,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無論多么訓練有素的士兵,面臨沈飛天災一般的威嚴也不能保持自我,最終選擇丟棄手中的武器,為他讓開一條路。

失去了士兵的封鎖,大門就在眼前,觸手可及,沈飛仍然是站在蛇頭上,徑直向前推開了屋門,大門敞開,冷風沖進屋內,致使屋頂上燃燒的火燈劇烈跳動,讓舞樂聲戛然而止,讓沉浸在玩樂整夜昏昏欲睡的人們產生了驚慌和不安,紛紛轉頭,望向沈飛所在的方向,看到一個少年趁著初升的朝陽,騎乘巨大蟒蛇的身體緩慢行來,充滿畏懼,其中的一些人甚至就此尿了褲子。

無需多言,沈飛站在大蛇的頭頂上穿過偌大的廳堂,七小的闖入引起了人們又一次的驚呼,紛紛向著兩邊躲閃,互相畏懼地擁抱,緊縮成一個團,生怕血盆大口降落在自己身上。

大蛇的身后留下一行粘稠的液體,顯露出它行進的軌跡,前路的盡頭,拓跋鈞充滿驚恐地端坐,目光緊盯著沈飛坐下的大蛇,他顯然是認識這條蛇的,肯定充滿疑惑為何令狐懸舟的寵物會對沈飛惟命是從,他一定在想,敗了嗎?通天教的人全部死掉了嗎?怎么一個個如此酒囊飯袋,是自己壓錯了寶啊。

他一動不動,保持著貴族應有的尊嚴,青蟒來到近處,猩紅的舌頭舔在他的臉上也仍然不能讓他移動,雖然身體在顫顫發抖,但畢竟身為皇族,尊嚴還是要的,不能舍棄。

他的親侄子十一皇子拓跋烈此刻便沉睡在旁邊的位子上,鬧出這么大動靜也沒有醒來大概是被下了藥吧,拓跋鈞沒有對侄兒怎樣,他只是按照無名交代的,將侄兒請了回來,遠離宗派之間的紛爭。

看到拓跋烈胸腔的起伏,沈飛面色微微改善,他從蛇頭上走下,湊近了老城主拓跋鈞,對他道:“你可知道自己做了何等的錯事!”

拓跋鈞不回答,他不知該怎樣回答,側過頭,不直視沈飛。

“做了錯事本應付出代價,但念在你是皇子殿下親叔叔的份上,我饒你一條狗命,但請記住,若再敢與那個邪惡的教派產生任何不恰當的接觸,我沈飛必定前來取下你的狗頭,沒有人會知道兇手是誰!”畢竟是皇親國戚,在拓跋鈞沒有傷害拓跋烈的前提下,沈飛不能拿他怎樣,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并不適用于九龍奪嫡的戰爭中,“記住了嗎。”

“本王記住了。”

“為士兵們準備好充足的口糧和水,明天一早我們就出城。”

“你放心,本王一定做到。”

沈飛抱起了拓跋烈,乘著青蟒慢慢退去,七小緊緊跟隨,廳堂的大門重重在身后閉合,等到他們徹底消失在視線中,在場的所有人都已被汗水浸透,特別是拓跋鈞,連著灌下幾口烈酒之后,猛拍桌子道:“那些沒用的廢物,可真是害苦本王了。”不易察覺的地方,他的耳后竟生著猴毛……

充滿血腥的一夜,充滿痛苦的一夜,充滿悲哀的一夜,然而,無論黑夜多么漫長,無論黑夜怎樣黑暗,也總歸有太陽重新升起的時候,也總歸會迎來新一天的朝陽,這是否象征著輪回的真諦,便如同晝夜的交替,是自然規律的一部分。

這一夜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其中最主要的一件,是拓跋烈貼身總管岳總管的死。他死在了沈飛的門口,死因是接受主子的命令前去尋找沈飛,遭到無名的阻撓和殺害。

岳管家即便在臨死前的最后一刻,也沒有忘記盡到忠誠,用快要變得僵硬的右手扯掉了兇手衣服上的一角,他無疑是可敬的,雖然卑微,但精神可敬。直到黑夜散去的時候,沈飛也沒能抓住殺死岳總管的兇手,無名趁著他與令狐懸舟對攻的時候逃走了,有可能回到總部交差,也有可能折返金陵,不知道具體的去向,沈飛現階段沒辦法一路跟蹤追殺他,因為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除了死去的岳總管,還有兩個人也慘死在夜里,一個是芊芊姑娘,另外一個令狐懸舟,他們兩個都是犯人,是被定義的殺死三皇子的兇手。在沈飛到來之前,先互相進行了一場火拼,結果是芊芊不敵慘死在令狐懸舟手上。

芊芊的死狀比岳總管凄慘的多,臨死之前經受了非人的虐待,尸體扭曲得不成樣子,似乎每一塊骨骼都已經碎裂掉了,臉孔早已沒有了原來的迷人。上路之前,沈飛臨時決定將芊芊之前的仆人全部留在金陵,只帶著一個芊芊上路,是怕他們同為一個組織的人,互相之間距離太近會謀劃出對軍隊不利的點子。這樣做確實是對的,芊芊一個弱女子對戰令狐懸舟討不到任何便宜,從死后的慘狀來看,令狐懸舟一定是從她嘴里得到了什么,才最終放棄了折磨,送她上路的,由此不難推斷虎姐即將面對危險。

當然好消息是,殺死芊芊的兇手,要對三皇子的死負責的另外一個重要的嫌疑人,同時也是沈飛進入人國之后明爭暗斗過好幾次的競爭對手令狐懸舟終于死在了自己的手上,這無疑是一件可喜的事情,證明兩人的爭斗終于可以畫上句點。

令狐懸舟是一個很有實力的人,以賤民身份起家,一步步向上攀爬,最終坐上了金陵城王者寶座,建立起繁花似錦的夢幻之城,令狐懸舟的進步史堪稱傳奇。沈飛和他第一次交手是在皇家賭場內,當時他先后和賭場的暗線、虎姐、令狐懸舟賭了三場,全部是大勝而歸,賭贏了令狐懸舟的身家性命,最后反而歸還給他,本以為可以賣個人情出去,沒想到令狐懸舟狼心狗肺,不知好歹,在接受了沈飛好意的情況下卻出爾反爾,在之后的日子里屢次下絆子,暗算沈飛。

與洛薩交手,買走全城上下所有草藥是一次;默許虎姐綁架納蘭若雪的行為是第二次,特別是將主意打到納蘭若雪的身上,徹底觸怒了沈飛,使得沈飛決心教訓他,為此借著皇帝陛下的命令,成功游說了十一皇子進攻令狐府,捉拿令狐懸舟,再在暗地里擺平了令狐懸舟在金陵城的同謀慕容白石,下命令給虎姐讓她勸說令狐懸舟投降。雙管齊下,令狐懸舟最終決定保全實力,不在明面上與沈飛爭鋒,走出宅邸直面了被捉拿的現實。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