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三章 人面妖

更新時間:2018-01-05  作者:小妖方狄
“好好好……果然沒有讓本大爺失望!”楚邪一代武癡,對手越強便越是充滿干勁。絕境下,對肌肉的控制發揮到極限,面門驀然下壓,咬住了鳥妖蛇狀的頸子。他不像沈飛那樣,擁有佛門圣體童子金身,卻擁有著另外一項他人望塵莫及的本事,那就是控制肌肉。楚邪對肌肉的控制能力絕對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在長久的鍛煉與自身天賦雙重作用之下,他能夠將身體上的每一塊肌肉當成手腳那樣靈活使用。

對方纏卷住他的脖子,他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驀然下壓面門,反咬住對方的頸子。肌肉或收縮、或曲張,反而將鳥妖首領的頸子陷了進去。

“以為本大爺是吃素的嗎!”凝聚了仙力的肌肉,進可攻,退可守,在小范圍內搏斗無堅不摧,鳥妖的頸子反被咬住,再加上楚邪的左手從外面撕扯,片刻時間,軀體堅韌如它也稀里嘩啦的破碎了,一時間腥血四射,如雨降落。

“哼!”鮮血之中含有著極強的腐蝕性,但在護體仙罡的保護下,也不能傷害楚邪分毫,被他使出仙力震爆的招數,輕松震碎干凈。

重新望向高處,曾經威風凜凜的三頭鳥妖首領,此刻便只剩下一顆頭顱,一張人面,反而順眼了起來。它兩翅拍打,保持身體能夠漂浮在空中不墜落,頸子逐漸向中間移,直至完全占據中央的位置,外伸的長度不變。仔細看,它身上羽毛的顏色并非屎黃一色,而是漸變的,雖都是黃,但翅尖顏色最重,頭部頸子顏色最輕,耳輪上甚至零星分布著幾根白羽,有些像是配狗的時候,種類混得太雜造就的殘次品。

足爪有酒壇大小,鋒利的爪尖反射出滲人的光,翅膀開闊有力,幾乎不用如何扇動,便能夠保持身體懸浮,不至墜落。

連續失去了兩顆頭顱,鳥妖首領的氣息非但沒有變弱,反而更加凝聚增強了,殺戮與怨恨的氣息隨之增加,恍然間,似乎有一顆滿是裂紋的骷髏頭幻象在它身后凝聚成形,與月輪合為一體。

“嘰嘰喳喳!”鳥妖首領一聲銳叫,一眾鳥妖全部聽從號令,快速移動開來,圍繞著楚邪兜轉,伺機而動。它們同時進攻,同時后退,攻守有序,完全就是訓練有素的戰士模樣,令人畏懼。

換做常人,只怕早就在鳥妖們近似瘋狂的進攻下敗下陣來,只可惜它們今天的對手是武癡楚邪。

楚邪身為白鳥峰峰主的三公子,楚氏一族的后人,體內流淌著戰士的血,好戰、善戰,是個千百年不遇的奇才。幼年時期便自己下山打拼,挑落山門無數。客觀些講,他和炎天傾有幾分相似之處,都是敵人越強,自己就越興奮的類型。沈飛雖然也充滿了敵強我強的韌性,但見到了強大的對手,不會如他們兩人這般興奮到熱血沸騰。

巨劍揮舞,伴隨著雷霆劈里般的厲吼,楚邪用之前擊退它們的辦法再度迎敵,仍有奇效,鳥妖們聽力太好,因此承受的傷害過重,楚邪幾聲厲吼出去,它們便潰不成軍了,陣勢大亂。

群妖退避中,兩只巨大的鳥爪逆襲而來,抓向楚邪背脊空門。

后者早已將仙力之網鋪開,對于身邊的一草一木了若指掌,腳踩隕星旋轉身體避過鳥妖首領的突襲,反手就是一劍。

“噗嗤!”在對方羽翼和身體的連接處留下了深可見骨的傷口。大量慘叫著的冤魂從傷口中爬出,爭相踩踏,痛苦咆哮,楚邪看著冤魂們可憎的嘴臉,戳之以鼻,卻忽然覺得指尖一痛,好像被什么東西咬了一口。定睛看時,居然發現有一只細小的冤魂順著劍刃爬來,抱著他握劍的右手手指狠狠咬了一口。

楚邪的手掌被仙力覆蓋,冤魂一口咬下能夠穿透仙罡的防護,證明其冤煞戾氣絕不在小。與此同時,楚邪感到一股冷汗的氣息順著指尖被咬破的地方進入身體,為經絡帶去痛苦,心中一凜,使出仙力震爆的招數,將攀附在身上的冤魂震碎,徹底泯去了留其存于世的所有痕跡。

“很煩!”仙力震爆過后,楚邪的身上出現了短暫的破綻,群鳥一起下落,全部足爪向前,猛抓過來,“很煩!”招來了楚邪的第二聲抱怨。

站在商道上的士兵不禁驚呼,他們看得清楚,群鳥被首領命令,在楚邪最脆弱的時候同時發動攻擊,全部以最快的速度逼近過來,距離最近的,其鳥爪甚至已經接觸到了楚邪的皮膚,眼看就要刺入皮肉了。千鈞一發之際,三千烈馬自動護主,化作幻靈之態從楚邪身體中奔襲而出,將飛襲而來的鳥妖們全部撞開,前仆后繼,在海碗大小的鐵蹄下踩踏無數次。

“以為自己數量多?開玩笑!”楚邪的臉上洋溢起狡黠的笑容,身負三千野馬的戰魂,楚邪自己嫣然就是一支小型的軍隊,不懼怕任何圍攻。

召喚三千野馬應付鳥妖,楚邪終于可以專心對付鳥妖首領了。定睛細看,看到對方肩胛處裸露的傷口已被冤魂填充,冤魂們互相攀附、互相啃食、共同哀嚎,嫣然一副末日的景象。

“不好對付啊,這些古怪的鳥妖不僅有三顆腦袋三條命,還有冤魂厲鬼填充身體,彌補傷勢,真的不好對付。”在地面上觀戰的沈飛著實為楚邪捏了把汗,從鳥妖群剛剛出現的那一刻開始,他便感受到了威脅的降臨。

納蘭若雪同樣仗劍而立,嘰嘰喳喳的鳥妖們讓她惡心:“沈飛哥哥,這些鳥妖像極了古書中記載的三頭金烏,卻不知為何長出了人臉,全身又流露出邪惡的氣息,讓人反感,不如咱們一起出手,將它們全部誅滅干凈吧。”

沈飛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以為我不想早些出手解決了它們嗎,只是楚邪的脾氣你也知道,若咱們貿然出手,他非但不會領情,反而會跑過來興師問罪的,你說咱們這是何苦呢。”

“哎,楚邪哥哥的怪癖實在讓人沒話說。”

“耐心看著便好,區區小妖他一個人對付的了,勝利只是時間的問題。”

有三千野馬助陣,楚邪再也不用為鳥妖的人多勢眾煩惱,專心對付它們的首領。楚邪為了磨練自身的功力,輕易不愿動用三千野馬的力量,這是為什么每次都到最后關頭才召喚出它們的原因。

凝望鳥妖頭領良久,楚邪忽然揮動重劍斬出一道劍罡,后者用出之前的辦法,兩爪向前,硬接了這一斬。卻萬萬想不到,劍罡的余勁尚未散去,楚邪已經出現在了它的身后,揮劍橫斬,仿佛這一劍過后,整個空間都會被切割為兩半。

鳥妖首領意識到危險的時候已經晚了,只能扇動翅膀拔高所處的位置,卻仍然躲不過楚邪的奮力一斬,被重達百斤的巨劍斬斷了身上最為致命的利器——鋒利至極的鳥爪!

如之前一樣,冤魂厲鬼爭先恐后地從傷口內部向外爬,填充了本該是鳥爪的位置。

鳥妖首領被斬去了利爪,女面之上并無多少痛苦神色,頸子向前,蟒蛇一般纏卷盤踞,晶狀眼瞳仿佛一扇大門,將數不盡的冤魂厲鬼阻擋在后面,楚邪距離它頗近,能夠看到冤魂們正在晶狀體的后面抓咬、咆哮。

“到底做了多少惡事啊!”連一向不關心人命的楚邪都對鳥妖首領產生了憤怒,眼見它人面之上,嘴部夸張爆開,似乎要吞吐出強大的能量流“鬼怨什剎炮”,腳踩隕星向前,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重劍擲了出去。

劍刃刺破虛空,快速逼近了鳥妖,刺穿它的肚子猶不罷休,徑直向前,撕裂云層,斬開暗夜,化作一個光點,消失在黑暗天際的盡頭。

與此同時,楚邪雙手結印,嘴中念念有詞“干已申辛更生——五行創生,風卷殘云之術!”

沈飛還是第一次見到楚邪結印使出蜀山基礎仙術五行創生術,但見黑暗的天空在短暫的時間里風云變色,狂風肆意吹拂,化作無形的刀,撕裂云層,撕裂鳥妖首領,同時撕裂了正在它口中孕育的“鬼怨什剎炮!”

五行為金木水火土,楚邪使用的卻非其中的任意一種,而是凌駕于五行之上的存在——風!堪比雷縱橫所使用的雷。大招風卷殘云使出,天地變色,日月無光,狂風肆意吹拂,化作鋒利而密集的刀刃,將所有敵對的生命體切割為碎片。

鳥妖的首領承受了風刀所帶來的成千上萬次切割,軀體慢慢消亡,從體內涌出的冤魂厲鬼全部都是同樣的待遇,無一幸免,最終消失殆盡,泯滅了存在于世的所有痕跡。

首領慘死,鳥群轟然退散,被三千野馬之靈一路追殺,直至星空的盡頭。

楚邪以一己之力大戰邪惡鳥群取得大勝,意氣風發地從高處降落,沈飛笑臉相迎道:“你的五行力量如此特別,為何在與我對戰的時候不使用出來?”

“沈飛你這家伙是個縮頭烏龜,遇到強大的招數肯定往氣吞山河卷里面鉆,我就算使用出威力強大的五行創生術也是徒勞。”

“不過你今天使用的風系創生術倒是讓我想到了一位故人。”

“故人?”

“恩,那個人是風的使者,名叫百花野。”

“除了本大爺之外,還有其他人能夠使用風?有機會一定要和他切磋切磋。”

“他與你可不一樣,他是個和平主義者。”回想起南山月下的過往,已經消失了許久的冷艷身影躍然出現在眼前,揮之不去。那道身影高傲出塵、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沈飛心中永遠的痛。

“和平主義者?如今的年頭還有這樣的蠢蛋嗎!”楚邪不屑地笑。

他的笑容刺痛了沈飛的心,回想起百花野臨別時絕望的眼神,沈飛點點頭,小聲自語道:“是啊,一個人總會為自己的天真付出代價,這是一條亙亙古不變的定律。”

“當然。”

沒想到沈飛下一句卻道:“但若失去了天真,世界便丟失了最重要的一抹色彩,我沈飛要做的,便是要將世人心中的天真永遠留住!”

“妄想狂,脫離現實的理想主義者,不過我喜歡,沈飛呦,和你這樣的人在一起,生活才不會無聊。”

“哈哈,總有一天,我的理想會化作現實。”

“哈哈,若真有那一天,我楚邪必然是最大的功臣。”

“楚兄弟神功蓋世,讓人佩服。”拓跋烈見大局已定,趕來湊熱鬧。他稱呼沈飛為道尊,稱呼楚邪為兄弟,耐人尋味。

楚邪目光冷冷地看了拓跋烈一眼,在他想來,區區凡人膽敢打擾自己和沈飛的談話,實在是不知好歹。

沈飛瞧他表情,已知道沒什么好話要說,不等楚邪開口,當先說道:“皇子殿下,今日橫生枝節,反正酒館里的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干脆就再原地修整一晚,等到明天一早再行軍趕路不遲。”

拓跋烈同樣看出楚邪表情不善,意識到對方壓根沒有將自己放在眼里,之所以會加入這趟旅程,完全是因為沈飛的關系,自尊心很是受挫,強顏歡笑道:“便如沈道尊所言,眾軍原地修整,明日一早啟程。”

鳥妖們退去后,烏云散去,露出了漫天的繁星,高達三米的巨大火堆燃燒,火光照出了千名軍士互相依偎的影子。

沈飛將納蘭若雪摟在懷里,背靠老大松軟細膩的皮毛,目視滿天繁星,思緒久久不能平靜。楚邪的一句話喚醒了他沉睡已久的記憶,那道冷艷而無法親近的身影,不知道在自己離去后是否有所改變,不知道是否有一天,冷宮月能夠回憶起來,南山月下,曾與自己生死相依。

不知為什么,沈飛的內心深處對于冷宮月總是存在著一絲期盼,期盼她終有一天能夠回憶起過往的經歷,從而回心轉意。明明已經被傷得如此徹底,明明已經被傷得體無完膚,可是這絲期盼還是無法被抹除,不知道為什么。而當每次回想起那個人的時候,沈飛的心里面又會涌起另外一種感覺,一種深深的負罪感,對于納蘭若雪的負罪感,同樣無法消除。。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