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六章 夜下的潛襲

更新時間:2017-12-29  作者:小妖方狄
黑暗的天空,洶涌的波濤不時從海面拍打過來,在堤岸上留下星星點點的痕跡,凜冽的風聲中含有著嬰兒啼哭的聲音,含有著女人哀哀哭泣的聲音,同時含有著老人無奈的悲語。

某一個時間點上,士兵們同時打了個寒顫,并非是溫度的驟然降低所導致的,而是有某種恐怖的氣息擦身而過,緊握長矛四處觀望時,看到了游蕩在虛空中的淡淡白影。

或被攔腰斬斷,或被削去首級,鳥妖的身軀并沒有就此失去生機,反而凝立在原處,噴薄出更加不可思議的力量,冤魂煞氣彌漫,恐怖的死靈從肢體缺口處鉆爬而出,面目猙獰恐怖,一層層堆疊,猶如膨脹的惡獸。

“怎么回事?難道打不死嗎?”如此詭異的情景,常年身處浩氣長存之地的沈飛從來沒有見過,摸不透深淺,只能用仙罡護住身體,長劍向前保持高度的戒備,等待對方出招。

視線中,從斷軀之中鉆出的冤魂厲鬼越來越多,互相踩踏,互相攀附,努力將旁人壓下,讓自己露頭,到最后甚至互相噬咬成一團,彼此種下最惡毒的詛咒。也就是這樣,滲人的白光由此閃耀,疊加的冤魂在光芒中化作新的軀體,更加強大也更加霸道,所有受傷的鳥獸全部如此,以身上的創口為中心向外膨脹,長出新的身體。女面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三顆巨大的鳥頭,被又長又粗的脖子連在身上,軀體表面上看沒有太大變化,但體積向外擴張了一倍有余。

三顆鳥頭分別面向三個方向,再配上巨大的翅膀,鋒利的爪子,毫無疑問死后重生的鳥妖已經進化為了極其強大的妖獸。

見到如此景象,沈飛倒吸一口涼氣,馬上聯想到了擂主挑戰賽之前,曾經與蓬萊島主親子李廷方對戰過的三頭鳥妖。當時那只三頭鳥妖也是死后重生變得更加強大的,與出現在南通的這些家伙們如出一轍。

“難道當日擂臺上的鳥妖是被通天教控制的,而同等級的妖獸,他們手中還有很多很多?”出現在眼前的情景,不得不讓沈飛生出這樣的想法,鳥妖們太相似了,甚至可以說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背后肯定存在著某種關聯,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數量居然如此龐大。

進化以后的鳥妖行動更加瘋狂,面對曾經將自己斬首的仇人,“嘰嘰喳喳”地尖叫著撲上來,十二只,變成了二十四只,數量增加一倍,體積增加一倍,實力增加不止一倍。

身在空中的沈飛都感到有些棘手,持穩仙劍,凝聚戰意,眼見鳥妖飛來不退反進,破襲劍意凝聚在劍上,當先洞穿了一顆鳥頭。可惜這并不能給予對方造成致命的打擊,一顆鳥頭損毀了,另外兩顆獨占身體,更感輕松,脖頸高抬,鳥嘴之中凝聚冤魂鬼煞之氣,洶涌而出。

“鬼怨什剎炮!”這一招居然還有名字。

沈飛腳踩花瓣云,被鬼怨什剎炮追著,一路躲閃,其間沖擊波掃過鳥妖的同伴,引起同類的尖叫抗議。沈飛駕馭花瓣云圍著它繞圈,逐漸接近了刺出一劍,斬去它另外兩顆頭顱,三頭具斷,鳥妖再也無力支撐,從天空降落被無情的大海吞噬。

第一只鳥妖死了,還有二十三只活蹦亂跳的同伴躍躍欲試,自從它們進化以來,不僅軀體變大,鳥頭之中還能放射出將冤魂戾氣混合在一起的沖擊炮,非常厲害,沈飛在天空作戰,除了手中長劍之外,并無太多的對敵手段,腳踩花瓣云利用同樣的戰術殺入鳥妖群體,劍刃每一次揮過都有鳥頭落地,其間有一個非常古怪的現象,三顆鳥頭之中,如果斬去了其中一顆甚至兩顆頭顱的話,那么鳥妖的實力非但不會減弱,反而會增強,可一旦三頭具斷,鳥妖則會死亡,徹底失去所有生氣,長久以來吸食的所有冤魂厲鬼之氣也會紛紛逃離它的軀體,飛向黃泉奈落轉世投胎。

沈飛不僅僅是道士,而且是個能夠在戰斗中不斷學習、超越的戰斗狂,越戰越強,越戰越勇,片刻時間,實力大增的鳥妖們反倒被殺的丟盔棄甲,潰不成軍。

“無聊無聊,通天教就這點能耐啊,不過如此。”眼見進化之后的鳥妖在沈飛面前還是一副弱不禁風的小雞子模樣,楚邪興趣大減,散去護體仙罡,“一點意思都沒有。”跳下城樓了。

長劍縱橫捭擱,沈飛在鳥妖群中殺進殺出,他的實力已然非常強悍,兩個編隊的鳥妖根本不能奈何到他,很快大海之上便被一具具異獸的尸體覆蓋,近岸的水面上飄滿了腥紅的血。

徹底了結了后患,沈飛回到城墻上,受到王林的熱烈追捧:“沈道尊勇猛無敵,降魔衛道,實在令在下敬仰佩服,敬仰佩服啊。”

“王將軍過獎了,無端來了許多妖獸騷擾邊境,著實令人憂心,不過經此一戰應該不會再有余孽前來攻城了,王將軍趕快回去睡個安穩覺吧。”

“都是多虧了沈道尊的仗義出手。”

“舉手之勞而已,算不得什么。”其實沈飛和王林都是心知肚明,他們押送的犯人剛剛到此,南通城便遭受到如此多妖獸的襲擊,其間必然存在著必然的聯系,只是都不點破而已,因為現在的王林,已經完完全全地聽命于沈飛,這都是“南柯一夢”的功勞。

回到房間,沈飛脫去衣服悄然入被,納蘭若雪卻背對著他傳來了聲音:“沈哥哥,你的身上好重的血腥味啊。”

“你嫌棄了?”沈飛略感不悅。

沒想到納蘭若雪緊接著說道:“沈飛哥哥,咱們是道士,不是殺戮的機器,否則和那些魔教的妖人又有什么區別,自從下山以后,你的殺戮之心便越來越重了,這樣下去不好。”

沈飛被她說的心中一動,仔細想想,好像真是這樣的,自從來到人間,自己確實造下了不少的殺孽,可是轉念又一想,除魔衛道本來就是每一個道士應盡的本分,自己捍衛正道,斬除邪惡更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于情于理都是應該的。

不愿意和納蘭若雪辯駁,徑自躺下睡去了。

南通城的夜晚很冷很冷,冷的讓人難以入眠,沈飛輾轉反側,始終無法安然入睡,明明覺得納蘭若雪說的不對,可還是長久地思考她的話——難道為了斬妖除魔種下的殺孽便不是殺孽了嗎!

這天夜里,陰森森的風并沒有因為鳥妖的潰敗而消散,反而越加冷冽了,似乎在警告沈飛,一些更加可怕的事情即將到來。

火!明晃晃的火!火有很多種顏色,焚盡天下的火是紅的,像是人類身體中流淌的血;淹沒天下的火是藍的,能夠將時間和空間一起容納進去;自地獄中舔舐的火是黑的,散發著死寂而孤冷的光芒。

人心之中都存在著一束火光,以為燃料,越強的人心中的火焰燃燒的便越劇烈,火勢便越盛大;弱一些的人,火焰則很小,接近熄滅。

在沈飛輾轉反側的時候,屋子外面忽然出現了很多的亮光,亮光整齊分布,似乎是龐大數量的人們高舉著火把,排成整齊劃一的隊列佇立在屋子的外面。

正在熟睡的七小動了動耳朵,敏感地抬起頭,將目光望向門的那一側,不等有所動作,便聽到屋子外面有人喊:“瞄準!射擊!”似曾相識的聲音,此刻出現在睡榻近前,預示著可怕的事情已然發生。

“咻咻咻咻咻……”緊接著,大量的流矢從窗戶、門扇中飛入,將本來空蕩蕩的屋子扎的像刺猬那樣,桌子上、椅子上、床榻上,甚至連屋頂上都插滿了清一色的二尺流矢,那是只有帝隊才會使用的規格。

從友人到敵人,角色的轉換居然如此之快!

令沈飛搞不懂的是,王林究竟是哪來的勇氣敢對自己動手,見識過自己的恐怖實力,王林應該能夠理解彼此之間到底存在著怎樣的差距才對了啊。

“轟!”仙力震爆!

奔襲的氣流沖破門窗,吹散箭雨,掠過地面。士兵們手中的火把全部被吹滅了,整個院子陷入到極致的黑暗之中,伸手不見五指,唯有沉重的呼吸清晰可聞。

夜下,一柄三尺長劍反射出暗夜下唯一一點光芒,在短暫時間內劃破了屋子和士兵之間的距離,逼近到弩矢無法發揮作用的地方,眼看便要將偷襲者的首級切割下來,卻萬萬想不到,無數把長矛從士兵身后的黑暗中刺出,毫無征兆,毫無違和,前排士兵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驚訝,必然是長期訓練的結果。

“嘩啦啦!”可惜沈飛是仙人,一個善戰的仙人,無論是技藝還是實力都碾壓凡人的存在。

劍刃過處,矛鋒紛紛斷折,散落一地,沈飛如鬼魅一般在夜下穿梭,長劍過處,不斬人頭,而是斷兵器,等到偷襲者的兵器全部毀壞之后,曾在斗技場內見過的王林副將身后露出了一雙猛虎一般兇猛的眼睛。

“為什么這樣做!”劍尖抵著副將的背心,沈飛的聲音很冷很冷,冷的讓人如墜冰窟。他很憤怒,這種憤怒不斷催促他快點殺死對方,卻總歸不能這樣做,畢竟人不是妖,不能造下無端殺業。

副將卻不領情,鋒利的匕首向身后刺,扎沈飛的肚子,后者一劍斬去他握著匕首的手掌,居然一聲慘叫都沒有。沈飛心中一凜,向后連退三步,退到院子正中的大槐樹下,火把重新被點燃了,被黑暗籠罩的院落驟然間明亮起來,偷襲者的面目映照無余。

清一色的兩眼無光,表情呆滯,類似蛤蟆一般的綠色小妖趴伏在脖子上,細長的四肢扎入血肉之中,似乎是由此控制了他們的心智。沈飛這才明白,原來他們并不是有膽量為難自己,而是被人控制了成為傀儡。

“好狠毒的手段。”心里大罵。

南通城的士兵們都是普通人,自己對他們痛下殺手的話,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畢竟外人并不知曉他們已經被妖獸控制;可是如果不下殺手的話,他們卻要置自己于死地。

“原來世上還存在著能夠控人心智的妖獸。”沈飛心中驚嘆,意識到自己對于妖獸的理解實在過于膚淺。

離開金陵的第一站,來到被帝國重兵把守的軍事要塞南通城,接連遭受到詭異妖獸的攻擊,由此可見通天教的實力非同小可,解救令狐懸舟的決心異常堅定,金陵城王者的名頭實至名歸。

仔細想來,自從離開金陵便再也沒有和令狐懸舟交流過,很難想象他現在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是要至自己于死地嗎。

虎目之中兇芒聚斂,沈飛沒有持劍的左手雙指并攏,凜冽劍意自指尖飛射而出,準確地找到存在于士兵們脖頸上的詭異小獸,洞穿殺死它們。

小獸們一命嗚呼,士兵由此擺脫被控制的悲慘命運,紛紛倒地,他們并沒有死,只是短暫的昏迷過去。

“你們在屋子里等我,不要隨便出來。”做完這一切,沈飛向黑暗無光的屋子里說話,接著足下一點,從院子里掠出去了。

景物在視線中快速掠過,沈飛前進的速度極快,他很著急,因為有一個人的命比他更加重要。

距離尚遠,便已經嗅聞到了殘存在空氣中濃烈的血腥氣味,沈飛雙指并攏向前,凜冽的劍意立刻釋放而出,人未至,劍意先至,沈飛希望借此干擾了敵人的注意力。

黑暗之中風聲鶴唳,樹木傾擺如濤,月隱不出,一派肅殺,沈飛乘花瓣云飛入拓跋烈所在的院落之中,真如神仙降臨一般,自內而外的散發出赤色的光輝,照亮了黑暗的空間。

視線之中,尸體橫七豎八的排列,房門大開,箭矢隨處可見,沈飛仔細搜索了一番,并沒有找到拓跋烈的尸體,凝立遠處,仔細傾聽空間里的各種動靜,終于有所發現,駕云而起。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