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章 猛烈的反擊

更新時間:2017-12-13  作者:小妖方狄
辦大事者不拘小節,沈飛如此善良的性格,在令狐懸舟看來,正是適合被自己攻擊的軟肋。

箭雨刺破長空,傾瀉在乞丐們柔軟、骯臟的身體上,導致一個個生命的逝去。哀嚎、慘叫交匯成一首痛徹心扉的曲子,飄蕩于天地間。不一會兒功夫,地上、身體上、甚至連容納他們棲身的茅草屋上便都落滿了箭矢,殷紅色的血漿染紅了大地,零星幾個僥幸沒有死亡的,大呼小叫著向著遠方逃跑,看那樣子大概是瘋了。

從遠處偷窺的人群變得鴉雀無聲起來,前一刻還在表達厭惡的心情下一刻就變成了哀傷,同情,震驚等等復雜交織的感情,生命的逝去讓他們看到了軍隊的冷酷,軍人的鐵血,皇子的殺伐果斷,讓他們明白了這一場較量并不是簡簡單單的游戲,而是一首伴隨著無數生命陪葬的哀歌。

黑風慘月,夜晚的金陵城本該是最繁華的地方,卻在今日充滿了痛苦,將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表現得淋漓盡致。乞丐們壓根沒有選擇的權力,如落葉一般隨風飄逝,慘死在令狐懸舟與帝國十一皇子地征亂中,成為了犧牲品。他們的今天宛若自己的明天,讓所有看客都意識到了,其實自己本不該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趕來落井下石,因為就算遭到再大的波折,令狐懸舟仍然是令狐懸舟,與他們這些凡夫走卒有著天壤之別。

令狐懸舟能有今天,靠的是開拓進取的精神,靠的是勇于挑戰的勁頭,他令狐懸舟出身自底層,如果和身邊這些看客們一樣,整天關心著別人家的事情肯定也會碌碌無為地度過一生。可是他沒有,他仗著一雙鐵拳,仗著在生活中磨練的兇橫和實力,不斷向著金陵城的當權者挑戰,最終坐上了人人憧憬的那個位子,這一路走來,除了虎姐稍加援手之外,沒有任何人幫助過他。令狐懸舟的天下是真刀真槍打拼出來的天下,任何人想要將這個天下從他的掌中奪走,都必然會遭到狂風暴雨般的反擊。

沈飛千算萬算,還是估錯了這一點,低估了令狐懸舟反擊的力度,造就了現在出現在眼前的這一幕慘劇,使得折返帝都的路程不再平坦。這份算計的遺漏不是因為沈飛不夠聰明,而是由于他年紀太輕,經驗畢竟有限。

血如雨下,令狐懸舟的第一輪反擊,已讓沈飛堅定的心志產生動搖,讓他單膝跪地,沉浸在“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痛苦中,久久不能釋懷。

“哇哇!”視線中,一個襁褓中的小女孩還有著最后一口氣,身為乞丐的母親在臨死之前用身子守護了她,保證了她的安全。身邊到處都是死狀恐怖的尸體,他們幾乎全部被從天而降的箭矢扎成了刺猬,橫七豎八地陳列著。

孩童在母親的懷抱中攥緊了拳,仿佛是要表達內心的憤怒和復仇的意志,痛徹心扉的哭聲并不惹人心疼,反而覺得陰森恐怖。千人軍里走出了一個人,走入尸山給了襁褓中的孩童最后的一刺,終止了他的哭聲的同時,也終止了他活在世上的所有痛苦以及背負的仇恨。

沈飛目視這一切的發生,無力阻止,他清楚的知道,戰場便是如此殘酷,如果今天讓這個孩童活下去的話,將來很可能成為一把復仇的利劍,貫穿自己的心臟。其實這樣挺好的,與茍延殘喘,毫無尊嚴地活著比起來,或許死才是幼小的孩童最好的歸宿。

跪在濕軟的地面上,沈飛久久不能起身,遠處的人看不清楚他在做些什么,拓跋烈清楚得很,他并不覺得奇怪,當年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同樣的感覺也出現在自己的身上,習慣了就好,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如此,只有通過立威產生無法抗拒的威嚴,世界本身才能有條不紊地運行下去,懷揣各種心思的人民才能各司其職,各盡其責,便是如此。

主動下馬攙扶沈飛,發現對方身體顫抖的厲害,額頭盡是汗水,忽然意識到了看似完美的沈飛其實并不真的完美,他其實也是有著瑕疵存在的,寬慰道:“沈道尊,如果本王不下令的話,軍隊的威嚴就會……”

“不必說了,我懂。”沈飛抬起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聲音陰冷如同在威脅,“但你也必須明白,世界上大多數事情的解決方式并非只有殺戮這一種方式。”

拓跋烈沒有回答,也沒有爭辯,因為他分明感受到沈飛目光中的冷冽與憤怒,意識到了沈飛心中不能觸碰的柔軟。長久地沉默后,嘆息一聲道:“沈道尊的話,本王記住了。”

“上馬吧,該出發了。”推開拓跋烈,沈飛躍上墨玉的背脊,目視遠方,居高臨下地找到了令狐懸舟所在的車廂,聲音冷酷地說:“令狐兄,你可真是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啊。”

“駕!”駕馬往前去了,對身后慘烈的戰場再也不看一眼,男人拿得起放得下,既然事已至此,也只能勇往直前,努力突破困境了。

駕馬來到城樓下方,沈飛心中忽然產生了一絲警覺,釋放出仙力探查出去,發現城樓上隱藏著三個猥瑣的身影。

“恩?”定睛打量過去,那三個藏在城墻上的人顯然是被沈飛火炬般熊熊燃燒的目光刺痛了,拉起了手中的機扣,向著遠方逃離。

沈飛不知道他們在做些什么,但是感受到一絲危險,騎著馬往后退,同時制止了軍隊繼續前進的勢頭,果然,在那三人尚未脫身的時候,城樓之上便傳來了“轟隆”一聲巨響,緊接著火光沖天,煙塵彌漫,腳下大地晃動,金陵城本就破敗的城墻在巨大的轟鳴聲中斷折為幾節,向下坍塌。

“轟隆隆!”爆炸還有第二波,之前潛伏在城樓上的人沒能及時逃生,隨著火光的騰起丟掉了性命,與金陵城的城樓一起陪葬。

“咴兒,咴兒!”場間的幾匹駿馬同時直立而起,一副受驚過度的樣子,軍隊速度緩慢的向后撤退,眼看碎石落下,隊伍前排的人就要被石塊砸中了,關鍵時刻,還是沈飛出手,使出了仙力震爆的招數,振飛石塊,挽救了軍人的生命。

“轟隆隆!”即便如此,大地的震動也沒有停止,城墻的坍塌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諾骨牌,連綿不絕的發生直至擴散向整體,巨大的石塊落下,火焰包裹著煙塵,仿佛末日的景象。

火光沖天,映照得沈飛的面孔陰晴不定,如此巨大的聲響,將整個金陵城都驚動了,居民們紛紛放下手邊的事情往城門的方向定睛遙望,安玲瓏坐在窗戶邊上,懷中抱著已經沉沉睡去的安兒,望著窗外的火光不無擔憂地道:“烈哥哥,萬里行軍由此開始,你可千萬不能認輸啊。”

虎姐同樣坐在窗戶邊上,一口口地抽煙,面露愁容:“真的被沈飛料對了,懸舟不會束手待斃。”

慕容白石從女人的身上滾到了床下,匆忙穿好褲子,喚來管家急問:“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卻聽管家道:“老爺,不好啦,可不好啦,金陵城的城墻坍塌了,灰塵一直往咱們這邊撲呢,越來越大,好像沙塵暴一樣。”

“有這樣的事情。”慕容白石面色鐵青,馬上聯想到了始作俑者是誰,不禁覺得背后一陣發涼,默默低語道,“令狐老弟,你有什么怨氣都撒在沈飛的身上,可千萬別回來找我麻煩啊。”

想了想,又道:“沈飛,你可給我爭點氣吧,無論如何把令狐懸舟帶去帝都了,千萬別出什么差錯了。若讓他知道自己的老婆被老子給上了,做鬼也不會放過我的。”

之后便躲到屋子里面去了。

火焰升騰,煙灰彌漫,向著軍隊,以及軍隊后方的金陵城撲去。煙灰中含著硫磺劇毒,吸多了煙塵可以致命,沈飛或許沒事,但戰士們不行,正待召喚氣吞山河卷將有毒的煙塵全部吸入卷中的時候,身后的老二卻提前發出一聲長嘯,老三到老七緊接著附和,以極快的速度集合,全部飛到天上,大力扇動翅膀。它們能夠控制風流,隨著翅膀的扇動,狂風吹起,將迎面撲來的煙塵火灰推向相反的方向。

沈飛向著老二伸出大拇指,表示夸贊。

拓跋烈道:“他們引爆的是炸藥,而且是硫磺炸藥,肯定是一早埋在城墻里了,威力才會如此驚人。”

沈飛往令狐懸舟所在的車馬上看了一眼,看那車子靜謐,車簾紋絲不動,說道:“太低估金陵城王者的實力了,軍隊圍城的時候,令狐懸舟如果選擇開戰咱們只怕沒有絲毫勝算,還好他惦記著那點家產,沒有負隅頑抗,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很咱們對抗。”

“是啊,真的好險,這種規模和聲勢,不愧是金陵城的地頭蛇。”拓跋烈面露憂色,話鋒一轉說道:“怎么辦,沈道尊?現在城墻塌了,碎石摞成小山,咱們想要出去只怕是難了。”

“啟程不利是大忌,咱們今天晚上必須出城。”

“這點本王自然知道,可是現在火焰沖天,道路都被碎石掩蓋,咱們怎么能夠出城去呢。”

“只能找一個人幫忙了。”

此刻城墻的坍塌基本完結,原本完整的城墻在轟鳴地爆炸聲中分崩離析,坍塌如碎屑,碎石一層層堆疊,截斷了前進的道路,使得軍隊無法順利啟程。

遠處觀望的人群見到城墻上面發生爆炸,燃燒著的巨大石塊不斷從空中掉落下來的時候恍然以為是末日降臨了,等到群狼用風流壓制住火煙的前進,緊張的心情才稍稍平復下來,心臟快要跳到嗓子眼了,紛紛議論道:“我的媽啊,連城墻都炸了,令狐懸舟可真不是吃素的主。”

“簡直太嚇人了,我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死掉了呢。”

“我的心臟都快被炸出來了,真是夠嚇人的。”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其中的一個忽然手指前方,大聲地道:“你們快看,你們快看,沈飛在那干嘛了。”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確實發現沈飛的動作不太正常,他向著四處觀望,似乎是在找一個人。

“楚邪,楚邪你在嗎!”居然是在呼喚曾經在競技場上有過生死之戰的楚邪。

眾人以為他發了瘋癥,連連搖頭。

卻是沈飛不放棄地吶喊,也不知喊了多少聲了,一把巨劍從天外飛來,插入沈飛身前三尺的空地,楚邪緊跟著到來,流星一般墜落,造成又一次巨震。

沈飛等到他擺好了造型,慢慢站起以后,揮手拍散飛蕩而起的塵土,說道:“就知道你在附近,有事求你。”

“有困難找楚邪,你以為我楚邪是救世主啊?”后者一副備懶的樣子,不屑一顧地說。

沈飛笑道:“可忘了咱們之間的賭約?”

“我是說過會隨你去帝都,可沒說幫你解決所有麻煩。”

“你忘了要幫助我傳播道宗教義的承諾了嗎。”

“現在的事和傳播道宗教義有關系嗎?”

“當然有了,連城都出不去,要怎么進入帝都,傳播教義呢。”

“可真是夠麻煩的,不會自己想辦法嗎.”

“能想出來辦法,也不會找你了。”

“說吧,想讓我怎么做。”

“想借你的五千匹野馬一用。”

“就知道是這樣,麻煩。”楚邪完全明白沈飛的意思,所以不用沈飛多說就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么。

左肩上萬馬奔騰紋身氣勢騰騰地飄出,逐漸凝聚,形成五千匹兇神惡煞的野馬,野馬們眼冒兇光,鼻子里噴火,通體棕紅色鬃毛,威勢凜然,連續踱步,充分準備之后,步伐一致地向前沖鋒。“轟隆隆!”攔路的石塊在它們猛烈的沖鋒下被沖散,隨著馬蹄踩踏,生生開拓出了一條可以容納軍隊前行的道路出來。

“謝啦。”沈飛的臉上掛滿了笑容,“其實找你出來還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想跟你說,沒必要再在樹上藏著了,直接出來與我同行就好了。”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