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章 血染王座,兄弟相殘

更新時間:2017-12-06  作者:小妖方狄
“還有,告訴外面的人,沒有傳喚不要進來打擾。”說話的時候,虎姐大有深意地看了慕容白石一眼,看得他心都快飛出來了,心說:媽的,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真的被老子遇見了,還好聽了沈飛的警告沒有出面援助令狐懸舟,否則不僅會受到沈飛的追殺,還可能被牽扯進三皇子遇刺的案子里,老子真他媽太聰明了。

當下大聲道:“對對對,聽到沒有,沒有老子的傳喚,讓他們都不要進屋。”慕容白石故意說得很大聲,是說給屋子外面的守衛聽的,他知道一個地位卑賤的侍女傳的話,護衛們一定不會相信。

侍女從地上爬起來,彎著腰,額頭對著兩人一步步地退出門去,重新將門闔實。屋子里重新安靜了下來,煙香從盛放煙葉的圓嘴處升起,霧霧蒙蒙,虎姐和慕容白石近在咫尺,中間只相隔了一張不足一尺的長方形木桌,這張小桌子是專門用來放茶水的。曖昧的氣氛不斷彌漫,等到虎姐露齒一笑,將手中的煙槍物歸原主的時候,慕容白石深深地允吸煙嘴,感覺魂都飛到天上去了。

說來也怪,他慕容白石從小到大什么女人沒有見到過,從六七歲的花姑娘,到三十多歲的美熟婦,只要他慕容白石一聲令下,還不都是哈巴狗一般地湊過來。

虎姐跟了令狐懸舟少說二十年了,肯定是大三十的年紀,按理說不應該讓他如此期待,可不知為什么,和她面對面的時候卻總是想入非非,似乎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次流連都是在勾引你,向你暗送秋波。

“真他媽的邪門了,難怪令狐懸舟不惜為了虎姐拋起患難與共的發妻,這個女人真他媽的夠邪門的。”

余光瞅到虎姐又一次端起了水晶煙槍,令狐懸舟將正在吸允的黃金煙槍遞了過去,煙肚相抵,燃燒的煙絲將火焰傳導過去,等到虎姐深深吸允的時候,她的水晶煙槍便也被點燃了。

“從愛好來說,咱們才是真正的一對呢。”虎姐嬌滴滴地笑,看得慕容白石眼睛都直了,用手中的黃金煙槍磕了磕虎姐手中的水晶煙袋,無限猥瑣地笑道:“這么說起來,還真是懸舟礙事了。”他有意試探,看虎姐沒有訓斥,心往下沉,終于確定了對方此行的目的。

這里面,有必要說一說虎姐和慕容白石手中的煙槍。慕容白石慣用的煙槍有三桿,兩桿由黃金打造,一桿由翡翠打造,翡翠打造的煙槍過于沉重,而且易碎,他平時用得較少,兩根黃金煙槍輪流使用,放不同的煙葉,一種煙葉出自北疆,力大勁高,心情煩的時候抽兩口;一種煙葉出自本地,勁道柔和,能使人心情放松。煙槍主體都是黃金的,上面鑲嵌不同種類的寶石,盛放北疆煙葉的煙槍煙桿上鑲嵌的寶石是三顆小拇指指節那么大的夜明珠;盛放本土煙葉的煙槍煙桿上鑲嵌的是一顆飽滿完整的紅寶石,以做區分。

再說說虎姐手中的水晶煙槍,此煙槍通體水晶材質,經能工巧匠精致打磨,是從一整塊巨大的水晶當中生生鏇下來的,通體境界無暇,外雕云紋,為令狐懸舟送給虎姐的禮物,造價遠在兩桿黃金煙槍之上。虎姐無論走到哪里,都端著這桿煙槍,一者是因為她真的有煙癮;二來也是一種交際的手段。虎姐曾經在青樓里呆過一段時間,當時青樓的老鴇有事沒事端著煙槍抽兩口,來店里同樣喜歡抽煙的顧客就與她特別接近,很有話說,所謂天下煙民是一家,虎姐看到了這個特點,所以故意在殺手訓練的時候培養自己抽煙的吸管,以此達到更好的接近他人,讓自己的行為更有特點的目的。

此刻便派上了用場,同樣吞云吐霧的慕容白石,越看虎姐越順眼,甚至在短暫的時間里,生出了其實最配的上這個女人的其實是自己才對,令狐懸舟根本就是橫刀奪愛的思想,卻也只是一閃而過,經歷過大風大浪,他的理智還是不容易被摧毀的。

目光落在虎姐抽煙的嘴巴上,感覺那張嘴外翹而且豐滿,真是誘人;再往下看,看到了尖尖的下巴頦、迷人的頸線以及……又一次咽下口水,慕容白石瞪大了眼睛,肆無忌憚地在虎姐若隱若現的部位舔舐,看了許久之后,才引起虎姐的嬌嗔,分毫沒有訓斥的意思,更像是一種抗議,或者說,虎姐道:“哎呦,不要這樣盯著人家看啦,人家會害羞的。”

慕容白石一臉壞笑,道:“令狐懸舟以前看你,也會害羞的嗎。”

“討厭的啦,沒個正行的。”虎姐銀鈴般地笑,“快別鬧了,人家找你可是有正事談的。”

“恩恩,是得說說正事了,懸舟的事情我聽說了,我這邊是……”

后面的話沒有出口,虎姐已經當先道,“懸舟的事情是得麻煩你了,但人家說的正事可不是這個。”

“不是這個?”慕容白石愣了一下,卻驀然感受到一陣香風撲面而來,緊接著身子一晃,被虎姐撲倒了騎坐在身上,“人家的正事是這個啦……”

慕容白石很想抵擋,因為他知道以虎姐的魅力只要有過一次之后,自己就再也拒絕不了對方了,可是他實在無法拒絕,因為虎姐雖然年紀已近四十,但絕對是一個能讓天下男人神魂顛倒,為之瘋狂的性感尤物。于是,便在那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在慕容府最隱蔽的一間議事廳內,在兩行桌椅并排,連張軟床都沒有的冰冰涼的空地上,虎姐在自家男人剛剛被抓走,尚且沒有離開金陵的第二天的早上,與自家男人在金陵城最要好的兄弟茍合在了一起。

——現實如此殘酷,但令狐懸舟即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想必也只會長嘆一聲,揚長而去罷了。從他當年拋棄發妻選擇了虎姐的那一刻開始,便該預料到有今天的結局。

越是英雄,越是容易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因為那強烈的近乎無止盡的占有,當這種在一個懂事聽話,看起來處處為自己著想的女人身上全部實現的時候,他便會真的喜歡上對方,而喜歡上的瞬間,便為他未來的隕落埋下了種子,只要不斷澆水,種子終有一天可以破土而出。怪只怪,英雄的眼里容不下平凡無奇的女人;怪只怪,有些女人太會賣弄風情;怪只怪,英雄做了違背原則的事情,做出拋棄妻子正等禽獸不如的事情來。

所以,令狐懸舟的敗已是定局,沈飛的出現,是加速他失敗繼而隕落的誘因。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慕容白石和虎姐的身體糾纏在一起,汗水浸濕了地面,喘息聲充斥整個議事廳。慕容白石很快便繳械了,略帶著歉意地望了虎姐一眼,后者不以為意,從他肥胖到如同一座小山的肚子上趴下來,像小羔羊似的縮在慕容白石的臂彎處,嬌滴滴地說:“你的身上好暖和,軟綿綿的比床還舒服呢。”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令狐賢弟肌肉發達。”慕容白石激烈地搗氣,以他的身材,稍稍動幾下就累的不行了。

虎姐道:“人家說的都是真的哦,跟你在一起好舒服,好舒服的。”

“呵呵。”慕容白石細小的眼睛望著天花板,雖然將虎姐抱在懷里的感覺很舒服很舒服,可心里面沒來由地感受到一絲悲傷,他有種預感,令狐懸舟的今天,映照著自己的未來。可無論如何都拒絕不了虎姐,因為虎姐為他帶來的感覺是其他所有人,都帶不來的,應該說虎姐的技術真的太棒了,簡直有一種上天了的感覺,不可思議。嘆了口氣,慕容白石一邊繼續盯著天花板發呆,一邊道:“好了,正事說完了,現在說說其他的事吧,你今天來我府里總不會為了這一件事情吧。”

“嘻嘻嘻,不愧是懸舟的兄長啊,真是料事如神,人家確實還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說的。”事到此處,虎姐終于露出了自己的狐貍尾巴。

“你直說吧,到底想要什么。”

“人家要的東西你一定給的了的。”

“說出來聽聽。”

“第一嘛,懸舟很快便要被帶去帝都了,懸舟的產業肯定會被很多人惦記上,人家可不想讓懸舟辛苦打拼下的江山丟失在人家手里,萬一懸舟哪天回來了,沒辦法向他交代的。”

“所以你要代替令狐懸舟,坐穩金陵城頭把交椅的位子?”

“嘻嘻嘻,小寶貝你真是聰明。”

“可以,但是每年分給我的紅利加一成。”

“加兩成都沒有關系,反正人家的就是寶貝你的啊。”

“你可真會說話。明天我就把消息放出去,凡是敢打我兄弟女人和產業主意的,都是和我慕容白石過不去。”

“嘻嘻嘻,謝謝寶貝。”

“還有嗎?”

“第二件事情,我希望小乖乖你能在帝都之內疏通關系,好好關照懸舟,讓他少受些苦。”

“少受些苦?”慕容白石面色一變。

虎姐緊接著道:“誰不知道懸舟這次被帶走,肯定是九死無生的,人家只是希望他走的不要太痛苦就好了。”

“這……”慕容白石倒吸一口涼氣,本以為虎姐此行,頂多是希望令狐懸舟被困帝都天牢,永遠無法脫身而已,卻萬萬想不到她要的是對方死,真是個狠毒的女人啊。沉吟片刻,還是答應下來,“可以,你放心,懸舟兄弟與我交情匪淺,走的一定會很安詳的。”

“還有第三件事情。”

“還有……”

“第三件事情是替沈飛說的?”

“沈飛,這和沈飛有什么關系?”慕容白石驀然轉身,看到了虎姐諱莫如深的笑意,終于恍然大悟,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沈飛在幕后操控的,原來真正要害死慕容白石的,是沈飛啊!

聯想到沈飛出關當天便派軍兵將令狐府團團圍住,聯想到令狐府被圍之前,沈飛插入自己床頭的飛刀,再聯想到虎姐今天的不期而至,種種看起來沒有任何關聯的信息全部聯系了起來,眼前豁然開朗。慕容白石忽然感到背脊發涼,感覺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正在黑暗中窺視著自己,一個青衣身影正在暗地里操控著一切,心里面沒來由地“咯噔”一下。

“沈飛有什么話說?”長久地思考之后,慕容白石終于平復了心境,如此發問。

“沈飛托小女子給你帶話,說十一皇子拓跋烈愿與大皇子結盟。”

“拓跋烈要和元吉結盟?”慕容白石更覺得不可思議了,感覺虎姐帶來的消息一條比一條勁爆,腦子完全不夠用了。

“后面還有一句話。”

“是什么,快說啊!”

“共同對抗十皇子拓跋真。”

——血染王座,兄弟相殘!

一襲青衣屹立于仙女河畔的脆柳樹下,衣擺如柳枝一般隨著河面上的微風輕輕搖曳,身體卻是一動不動,如同樹根深植于地面,任憑風吹雨打都是紋絲不動。

短發向天,虎目劍眉,沈飛的長相略帶些兇狠,目光中的凌厲更是會讓人退避三舍,又粗又硬的短發逆沖向天,耳朵很小,耳垂也不大,乍一看像是沒什么福相,仔細觀瞧,才發現像極了小元寶,是典型的元寶耳,預示吃穿不愁,一生福祿。身姿挺拔,背脊開闊,手掌骨節粗大,右手相較左手更加有力,其上布滿老繭,是長期握劍的結果。

再牛逼的天才沒有刻苦用功的決心也難以成事,沈飛今年十九歲了,為了習得這一身的本事,可謂是千錘百煉,忍常人之不能忍,如今意氣風發,指點江山不足為奇。

“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沈飛微揚著頭,張開雙臂肆意擁抱天空,或者說擁抱天下,令狐懸舟的投降增強了他心中的自信,讓他感受到自身力量正隨著生活的磨煉和摔打不斷增強。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