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十八章 死無葬身之地

更新時間:2017-11-28  作者:小妖方狄
“羽兒這孩子太重情義,不愿意你濫殺無辜,也不愿意身邊人因自己而死。”

“朕以為他經歷了失敗已經有所改變了呢。”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羽兒受他師父影響太大,正氣十足,不吃過大虧是永遠沒辦法改變的。”

“真是夠讓人生氣的。”

“生氣,少裝蒜了,你早該對今日的狀況有所準備才是,話說,你到底預感到了什么,需要親自來到山上幫助白羽度過難關。”

“災禍!朕看到了災禍!青牛老兒我告訴你,如果你不主動點的話,心里面的如意算盤肯定會落空的。”

“我哪有什么如意算盤,不過你說的災禍指的是什么,可否說出來聽聽。”

“朕看到白羽的死亡,輪回之門的崩塌。”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別忘了朕可是能夠預知未來的。”

“可是白羽他明明是天選之子。”

“所以我才要親自過來挽救這一切。”

“你要怎么做。”

“消除白羽身邊的一切隱患,特別是……拆散他和冷宮月!那個女人,就是所有災禍的根源。”

“你不會是為了占有白羽故意編出這樣的謊話吧。”青牛上仙有些不相信,畢竟冷宮月是天上地下最獨一無二的女人。卻聽女帝道:“信不信由你,但任由白羽和冷宮月在一起,他將死無葬身之地。”

回到后花園的獨棟臥房,邵白羽不禁思忖:“青牛上仙說的不錯,閻羅王對他沒有惡意,如果不知好歹地開罪對方的話,不僅顯得過于矯情,也會失去閻羅王對他的信任。”邵白羽很清楚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壯大主峰的實力,閻羅王毫無疑問是一個強援,尹朝華是他的死對頭,何必為了一個死對頭就放棄強援的幫助呢。

猛烈的搖搖頭,白羽心想:“大概是被師父身上的氣質影響了吧,以前的自己絕不會生出如此怪異的想法。”走到后花園,緩緩抬起右手,金光泛起,鴻鵠仙劍現于掌中。為了解救吞噬了黑鳥內丹的小金燕,鴻鵠劍將大部分的靈魂之力注入小金燕體內,以至于現在劍身之上的光芒較之往日黯淡了不少,靈力的波動減弱了很多。邵白羽卻不覺得后悔,在他看來,沒有什么能比鴻鵠投胎轉世更值得了。

劍鋒一掃,整個身子與手中的仙劍合二為一,舞動開來,邵白羽將劍意收縮到極限,劍鋒所過,僅僅能在粗壯的樹身上留下短又薄的口子,“降妖伏魔、萬魔皆退、劍在九天、拂云開霧、云中探月、斗轉星移、萬里長屠、叱咤天下、玉石俱焚。”伏魔九劍行云流水一般施展出來,自從掌握了這一套劍法,他便深深地陷入其中,感覺其中的劍招與自己的心意很相符。他邵白羽不僅僅要登頂人皇,君臨天下,更要降妖伏魔,建立不世之偉業,為此伏魔九劍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招數。

等到招式用老的時候,邵白羽又想起了沈飛下山之前,師父特意傳授的需要損耗本源力量才能發動的劍招——萬物歸寂,神劍無情,歸元寂靜劍!

按照師父他老人家的說法,歸元寂靜劍是一套不知道具體出處的劍法,為歷代掌門與親傳弟子之間的必傳之秘,與其說是一套劍法,倒不如說是一套仙術,威力大小與動用此仙法者的心境有很大關系。劍出之時,天地滅寂,劍掃八荒,以一己之力,將天地之間的一切歸于死亡,使得一切喧囂的人世歸于絕對的安靜,是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它以施術者鮮血和本命修為為驅動力,被損耗的部分永遠不能復原。

掌教之所以將這套兩傷之術傳授給他和沈飛,是希望他二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能夠擁有一套超常爆發潛能,發揮出百分之三百實力的自保之術。

邵白羽試著使用歸元寂靜劍,感受到了與剛開始學習的時候同樣的,近乎于無止盡的消耗感,感覺從動了施展歸元寂靜劍念頭的那一刻開始,便有一個夢魘般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后,用口器中的吸管插入全身上下的每一處柔軟地方,吸取他的精血甚至神魂。

“太可怕了。”在天地歸寂的同時,自己先要陷入到絕望之中,這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刻絕不能使用的劍術。

短暫的時間里,邵白羽已然全身濕透,冷汗直流,口干舌燥,夢魘一般的眼睛留刻在腦海最深處,無論如何都揮之不去。

邵白羽大口呼吸,不禁想:“道生萬法,端的玄妙。”

忽然聽到腳步聲,警戒地望向聲音的來源,卻是穿著青天碧水衣的柳鶯鶯身姿婀娜地走了過來。后花園的結界在自己出關的時候就已經被掌教撤掉,即便如此,這里依然是方栦主峰的后花園,平日里進入的人很少,柳鶯鶯到來的時間在他剛剛詢問了青牛上仙怎樣對付閻羅王的方法之后,明顯過于巧合。

大概是因為心虛吧,邵白羽露出警戒的神色,握住仙劍的右手攥得更緊,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柳鶯鶯一邊向后退了半步,遭到后者一陣陣的嘲笑:“邵師兄,人家是大老虎啊,你看見人家往后躲什么。”

邵白羽心想也是,自家后花園,見到了自家師妹,如果沒做虧心事的話有什么好躲的。當下道:“練功正入神呢,難免有些警覺,師妹見諒。”

“師兄的意思,是師妹打擾了師兄練功嘍。”

“師妹你太多心了,師兄不是這個意思。”說話間,柳鶯鶯走了上來,凹凸有致的身材即便身在青天碧水衣的覆蓋之下依然可以辨認清楚,精致的面容施以濃妝,兩片豐唇笑起來的時候引人遐想萬千。柳鶯鶯也是典型的瓜子臉,下巴頦尖尖的使得臉型看上去很好看,天然自帶一股子騷媚的氣質,在加上百米之外,便能夠嗅聞到的說不出具體味道,卻讓人心曠神怡的香味,單從誘人來講,柳鶯鶯是遠遠凌駕于冷宮月之上的,因為冷宮月給人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似乎在遠處欣賞很合適,但握在手里把玩,就是一種褻瀆,會讓把玩的人心里面不舒服。

走近過來,以白羽的定立也對柳鶯鶯舉手投足間展現出的迷人氣質深深折服,今天的她似乎更有味道了一些,更能讓男人升起占有她的。

“白羽哥哥,你干嘛緊盯著人家看啊,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柳鶯鶯走近過來,用后背對著白羽,做出扭捏姿態,這感覺就好像是等著邵白羽從后面抱住她。

如此近的距離下,邵白羽能夠清晰感受到柳鶯鶯身上的味道比往日更加好聞,就如同一只小手溫柔地把他拽向對方。邵白羽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忽然之間對柳鶯鶯如此沒有抵抗力了,只能又向后退了一步。他哪里能夠想到,柳鶯鶯今天帶在身上的香囊叫做“醉夢枕”,具有著挑起男人的強烈藥效。

眼見白羽又往后退,柳鶯鶯小嘴噘起,不高興了:“白羽哥哥,你干嘛一直后退啊,人家是妖魔鬼怪嗎,你一直躲著人家,讓人家好傷心呢。”柳鶯鶯作勢抽泣起來,從后面看,眼睛紅紅的,竟是真的有些濕潤。

桃花紛飛的后花園,一人白衣盛雪,一人藍衣如水,不遠的地方便是假山的出口,景色美的不像是真的。邵白羽為柳鶯鶯的眼淚亂了陣腳,手足無措之際,剛好有一只鳥兒從天上撲下,推了他一把,使得他連著往前上了兩步,將之前后退的距離全部返回去了。

站在柳鶯鶯身后,與她相隔不足半尺,兩只手掌懸浮在對方的肩頭,想要落下,又不敢落下,由此糾結著,直到柳鶯鶯用力地跺腳,踩疼了他,才終于把雙手放在了對方的肩膀上:“鶯鶯,你不是老虎,別鬧了。”

“不是老虎你干嘛不敢碰人家啊,干嘛總是躲著人家啊,好像人家是瘟神一樣,人家不依,人家不依。”

“鶯鶯,咱倆是師兄和師妹的關系,平日里保持一定距離是應該的啊,你不要誤會。”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柳鶯鶯大聲抽泣起來,模樣好可愛,惹人憐愛,忽然間撲入白羽懷中,眼淚打濕了白羽胸口的衣衫:“邵師兄,你以后能不能對人家好一點啊。”

邵白羽看她哭得實在可憐,恍然分不清這一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到底是柳鶯鶯還是閻羅王,不忍將她從胸口處推走,兩條手臂筆直向下,兩腿繃得筆直,支撐身體不倒,勸慰道:“鶯鶯師妹,哎,閻羅王,其實……”

“邵白羽!”卻在最緊要關頭,被一片風雪當先截斷了所有的聲音,白衣素雪的冷宮月站在假山的入口,向著白羽拔出了雪塵劍!

天高地廣,柳鶯鶯趴伏在白羽肩頭,狡黠的目光順著手指縫隙射來,與站在假山出口的冷宮月遙遙對峙,或許根本就沒有什么所謂預言的存在,壓根就是一場單純的,女人之間的戰爭而已。

為了爭搶同一個男人——邵白羽!

山上不太平,進入人國傳道的沈飛卻在罪惡之城中混得順風順水,他和蓑衣客一起,在氣吞山河卷內度過了長達一個月的時間,通過朝夕不休的學習,將劍法圓之道,以及君子望氣術兩樣朝華峰頂尖仙法學了個透徹。

所謂圓之道,便是本著“萬法歸宗,唯圓不破”的理念,將圓弧作為行劍的出發點,大開大合,后發先至,以圓破直的一種防守重于進攻的劍術,配合有去無還這樣的殺伐之術,簡直是天衣無縫。

而君子望氣術,則是通過開啟人的靈竅,辨認天地間的氣運運轉,操控氣運達到控制敵人行動,轉變天下大勢,甚至看破陣法陣眼的作用。普通的仙法頂多可以操控存在于身邊的仙靈之源,而君子望氣術通過開靈竅,能夠查看到一個人的氣運是什么,非常不可思議。靈竅開啟的時候,沈飛感覺天地間的顏色完全不一樣了,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現下,兩種仙法都已入門,沈飛等于說成為了半個朝華峰弟子,拜在蓑衣客膝下連連叩首:“前輩不吝賜教,晚輩感激不盡。”

蓑衣客能觀天下氣運,怎會感受不到沈飛的特別,之所以將這兩項仙術傾囊相授,是懷有著一定的私心的,希望能夠以此建立師徒之誼,他日登山向尹秋水討要山主之位的時候,沈飛能夠站在自己這一邊。

眼見沈飛雖然沒有稱呼他為師父,卻向他行師徒之禮,已感欣慰,緩緩道來:“沈飛啊,君子望氣術脫胎于天子望氣術,本是一件逆轉乾坤的本事,學成之后可以觀天地之氣運,測六道之吉兇,除了在戰斗中應用之外,還能夠用來查人、辨人,這也是我將此套功法傳授給你的主要原因,于人間行走,最重要的便是要認對人,否則將死無葬身之地。”

“晚輩領受了,謝前輩栽培。”

“是你在戰斗中證明了自己的實力。”蓑衣客盤膝而坐,與同樣姿勢的沈飛面對面,“兩件本事你雖然都學會了,但距離在戰斗中應用還有很大的距離,需要千錘百煉,不斷雕琢才行;另外,我畢竟曾經是朝華峰人,與朝華峰有著非同一般的感情,兩件本事,禁止你使用在朝華峰弟子的身上,否則就算拼上我這條老命,也要向你興師問罪。”

“前輩請放心,蜀山同氣連枝,晚輩絕不會將從您那里學來的仙術用來對付同門的。”

“記住你今天的話。”

“我沈飛對天發誓,絕不會用君子望氣術和圓之道這兩樣仙術中的任何一種,來對付蜀山同門,如有違背,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沈飛當然知道蓑衣客的顧慮是什么,他身為朝華峰弟子,按理說應該禁止本峰秘術的外泄,今日卻將之傳授給了主峰弟子,打破了千年以來的慣例,一個不好就可能遭來六峰共同的責難,所以沈飛一旦在蜀中千山施展這套仙法,會讓蓑衣客遭到六峰的唾棄,要回山主之位的目的幾乎就不可能實現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