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六十五章 芊芊的秘密

更新時間:2017-08-29  作者:小妖方狄
這四種人共同組成了紅樓的生態圈最下游,來往的客人是他們的上游,姑娘們每日里濃妝艷抹,打扮的花枝招展,目的就是為了把來這里玩樂的客人們伺候舒服,把他們伺候舒服,自己才能有錢掙。

至于姑娘們的身份,又分為兩種,有的是奴級,也就是通過各種渠道,賣給令狐懸舟的女人,被破心之后隨即便被送到此處;還有一種便是家里需要錢,或者希望過上更好的生活,所以來到此處靠賣身賺錢的,這種人也不再少數。世人皆被所支配,誰不希望改變現有的生活,改變現今的地位,成為人上人,為此不惜付出最寶貴的貞潔。

當然還有一類人比較特殊,就是所謂的只賣藝的女人,這些女人真的是只賣藝的,他們的安全受到地方勢力的絕對保護,需要擁有絕佳的才藝才能吸引來客人為她們花錢。說來也怪,賣藝賣的好的姑娘她們吸金如土,每日里的入賬比之單靠賣身掙錢的姑娘多了百倍千倍不止,地位也完全不同,可以說是天下男人爭搶追逐的對象,往往到最后嫁了很好的人家。

這類人大多生活在紅樓中心地帶,和同樣具有才情的姐妹們生活在一起。

芊芊一直向著群樓環繞的中心地帶走著,終于到達了目的地,站在門外等候客人的漂亮侍女恭敬地向她問好,芊芊一一回禮,笑容并不溫暖,倒像是上級對下屬特有的回饋。

沈飛在屋頂上跟蹤她,保持最遠的距離,直到她進入了紅樓內部,才從樓頂變幻角度,努力從敞開的窗戶里搜索她在樓宇內的行蹤,看她一路向上,到達了頂層推門進屋,再反手將屋門關好,徹底失去了蹤影。

沈飛來到紅樓下方,這里他上一次路過的時候便到達過,樓宇的名字叫做彩云坊,是個頗有詩意的名字。從大門走進去,沒有老鴇迎接,樓宇內部呈現出一個個獨立房間平行排列的狀態,房間以每一層樓為基準同等大小,往上走房間面積逐漸增加,到最頂層整層樓都屬于芊芊姑娘一個人。

上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沈飛并沒有發現,此次進入才發現了,房間里的姑娘們不單單氣質與普通人不同,身材也有些特別,都是一水的苗條纖細的身材,手指細長,無一人佩戴假指,倒像是經過專門的挑選,有過專業的訓練一樣。

“這……有意思!”門外有人走過,姑娘們也并不抬頭,專心忙著手里的事情,或撫琴、或作畫、或寫詩,做什么的都有,非常專注。桌子旁邊往往站著一兩個附庸風雅的男人,遠遠地看著,偶爾搖搖頭,晃晃扇子,絕少說話。

“有點怪啊!”彩云坊一共有五層,走到第二層的時候,沈飛便發現了異常,來來回回地走了兩圈,隱約聞到濃烈脂粉香氣中間,夾雜著的一絲絲血腥氣,暗道:“這里面不會是賊窩吧?看令狐懸舟的實力不像能做出這般大手筆的事情來啊!”

沈飛感受到一絲壓力,趁著還沒有被人注意的時候,慢慢退了出去。站在門外,往四周看,兩邊屋舍張燈結彩,住滿了招呼客人入門的妓女,唯有此處色彩單調發冷,隱隱約約地覺得有些滲人。

沈飛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想到船上男人慘死的畫面真是不寒而栗,“令狐懸舟要的是錢,這片小樓的存在卻有些特別,感覺其中隱藏著巨大的秘密。”

看四下無人,沈飛又一次躍上屋頂,趴在屋頂上定睛打量芊芊的居所,思忖良久還是離開,有過上一次被擒住的教訓,他可不想再陰溝里翻一次船。回去的路上心情難安,自語道:“要不要警告一下拓跋烈呢,或許應該告訴他芊芊這個人最好不要查,免得惹上麻煩。”

仔細想了想還是算了,總要找到突破口的!

轉天下午,畫舫出行的時間,沈飛又一次來到彩云坊,直接乘花瓣云降落在屋頂上,用仙力探查頂樓屋內的動靜,確定里面沒人,繞窗進入。

回去之后思前想后良久,沈飛最終決定探一探這里,且不說三皇子的死可能和芊芊有關系,單單他們昨日身在畫舫之上的殺人手段,那份血腥和冷酷,絕不是一般殺手能夠做到的。

小心翼翼地推開窗戶,香氣迎面撲來,若不是有童子金身庇護只怕已經中招了,沈飛暗呼僥幸,同時更加加深了對芊芊的好奇,肯定是有秘密存在于屋里,才會讓她如此謹慎和小心的。

從窗口潛入進來,盡量不弄出太大的動靜,進屋的位置在頂樓客廳處,后面連接著兩間廂房,客廳與廂房貫通,沒有屋門阻隔,擺放在中間的桌子上燃燒著煙香,香氣從那里飄來。

屋子里光照不足,以至于不開窗的情況下顯得頗為陰暗,陳設簡單,家具與一般家庭沒什么區別,不像是一個日進斗金的人應該有的。

“芊芊姑娘,你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沈飛四處查看,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因此覺得疑惑,暗道:難道是害怕有人在屋子里埋伏她,所以才設下的煙香?

仔細想想還覺得蹊蹺,芊芊姑娘是紅樓頭牌,每日隨畫舫出行,白銀千兩才能見一眼真顏,這樣的一個人每日回到紅樓頂層居住,其他附庸風雅的男人居然都對她看都不看一眼,也沒有人專門跑到這里等候她,這明顯不正常。

是因為暗殺者特殊的潛行能力,使得她的行動并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嗎?可是為什么芊芊一定要回到紅樓居住呢,以她的財力,在當地購買一處宅院應該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沈飛又一次將仙力全開,他覺得這里面一定存在著古怪,將仙力全部釋放出去的時候果然發現了些許的異樣。原來,芊芊居住的屋子看起來很大,其實也只是占了樓層的三分之二而已,以她睡覺的床為終點,床后面倚靠的白墻似乎被一層能夠阻絕一切的結界所籠罩,連自己的仙力都無法探查進去。

“如果是一面實心的墻,有必要特意地罩上一層結界嗎!”沈飛的眼睛里露出狡黠的光,心說:芊芊一定沒有想到,來自蜀山的道士能夠將仙力當成觸手來使用。

當下走到床邊上,定睛打量。看到窗幔粉紅,被褥折疊完好堆在床尾,沒什么異樣的感覺。伸手過去摸,左摸摸右摸摸也沒什么不對勁的地方。正覺得喪氣,驀然發現立在床首附近的燈柱有些古怪。

這燈柱大概一米多高,佇立在床頭,頂端平整專門用來盛放酒精燃燈,乍一看沒什么奇怪的,可是結合芊芊姑娘的身高就顯得怪異。芊芊身材欣長,身高一米七左右,按身高計算,酒精燈所在的位置她需要舉起手,仰著頭才能夠放上去,可大家知道,酒精這東西本身是液體,容易泄露,是易燃品,舉手往上抬的話非常不方便,特別是對穿著相對繁雜的女人來說。左右也沒看到能夠鉤舉酒精燈的工具,這樣一來,似乎它的存在顯得有些特別了。

芊芊是紅樓的頭牌,如果她覺得不稱心的話,一定早就更換掉了,既然沒有更換,就說明這件東西的存在有其必然的目的,聯想到昨日她獨自進入房間,沈飛隱約猜到了什么,伸出雙手試著調整酒精燈的位置,果然發現酒精燈燈座是可以旋轉的。但是這還不夠,燈座大概連接著一個非常緊密的機扣,沈飛無論怎么轉動它,機扣就是不啟動,這說明,對于旋轉的圈數和角度也有要求,又試了幾次都以失敗告終,無奈之下只能放棄。憑著過目不忘的本事,將燈座的角度歸到原位,沈飛左右看看,決定冒一次險,從窗口出去,潛伏到屋頂上,將屋頂的瓦片用手指鉆出一個小洞,整個身子壓在上面,眼睛從小洞中往下看,盡量降低呼吸的頻率,減少動靜的發出。

一直等啊,等啊,等了好幾個時辰,很晚的時候,芊芊才回來,果然又是一個人進屋,甚至連隨行的丫鬟都不能跟隨,進屋之后大概是熱了,即刻寬衣解帶,香嫩誘人的身子暴露在沈飛偷窺的視線中,擾亂了他的氣息,卻總歸沒有被發現,看起來晚夜歸來的芊芊姑娘也有些累了。

薄如蟬翼的披肩被解去,月白長裙從乳峰處開始慢慢褪下,露出粉紅色的肚兜兜,肚兜下擺是中空的,如果沈飛此時是從下往上看,而不是從上往下看的一定能看到驚心刺激的畫面,也一定會因此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從而暴露了行跡;還好是在上面。即便如此也能看到兩團白花花的棉花團傲立,那是只有長久經歷男女之事的女人才能擁有的傲人“兇器”。

沈飛咽下了口水,雖然和納蘭若雪在一起呆久了,再見到其他女人誘人的軀體也還是難以自控,畢竟是男人,沒有辦法。

芊芊卻向著遠離床的方向走過去了,原來最遠處那間被屏風遮掩的空屋子里,安放著一個足夠容納兩三個人共同沐浴的澡盆,盆底與下層連接,在芊芊回來之前便已經放滿了燒到適合水溫的清水,芊芊自己把玫瑰花瓣撒進去,踩著樓梯坐在木盆邊上用光溜溜的小腳丫試試水溫,褪下肚兜跳到水里面去了。

沈飛全程參觀,在芊芊姑娘褪下肚兜的時候,雖然只是看到了她的裸露著的美麗的背影,仍然覺得欲火焚身,整個身子火辣辣的燙,幸好童子金身是貞潔之身,自動降下一道涼爽,緩解了罪念在他心中炙烤所造成的痛苦。

一邊泡澡,一邊哼歌,伸到桶外的裸露玉臂,引人遐想萬千的粉嫩香肩都讓沈飛難以自持,如果懂得佛門靜心咒的話,他此時此刻一定要默念一段,好壓一壓心中的毒火。

等到芊芊姑娘終于玩夠了出水的時候,卻是正面出水,之前沒有看到的,略感遺憾的完美軀體暴露在沈飛的目光下,因為太過耀眼,沈飛只能低下頭,避開了目光,再也不敢看了,直到芊芊的腳步聲出現近處,才重新睜開眼,看她圍了一條毛茸茸厚實吸水的浴巾,赤著腳站在床邊,點燃了身邊的酒精燈,站在燈下擦干頭發。整個過程沈飛都能看到她完美無瑕的頸部線條,難以自持地咽下好幾次口水。

等到長發差不多擦干了,芊芊姑娘的目光忽然冷冽了起來,沈飛明顯能感覺到屋內的氣氛瞬間變了,只見芊芊圍繞著窗戶走了一圈,確定四下無人之后重新回到酒精燈柱近前,按照特有的角度旋轉燈座,果然如沈飛所料,只聽“咔嚓”一聲輕響,床后面的墻向后退,退出了一條縫,芊芊穿好鞋,從墻縫中走了進去,沈飛計上心頭,從房頂躍下離開了此地。

這一夜可說是驚心動魄的,一來,芊芊姑娘和她手底下的人展現出的殺人手法冷酷而殘忍,讓沈飛這樣鐵骨錚錚的漢子都覺得有些害怕,以致于整個晚上都異常緊張;二來,全程目睹了芊芊洗澡的過程,雖然是工作的需要,身上也是燙燙的,沈飛最不熟悉的便是男女之事,對其中細節充滿遐想,又懵懂無知,情竇初開。無意中觀看了芊芊姑娘洗澡讓他身體火辣辣地燙,血液加速流動,腦袋發沉。

牢牢記下了芊芊轉動燈座的角度和圈數,沈飛快步離開紅樓,如同逃命一般。好不容易逃回客棧卻迎上納蘭若雪氣嘟嘟的眼神!

若雪倚靠著床的外邊緣坐著,兩條讓男人血脈噴張的白皙長腿交疊在一起,繃的緊緊的,嘴巴快要噘到天上去了。看到沈飛進屋,用眼白掃了一眼,滿是怨氣地道:“沈飛哥哥,你這一整天都去哪了,也不和人家說一聲,不知道人家擔心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