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十五章 紛紛登場的重要人物,九五至尊拓跋圭

更新時間:2017-08-10  作者:小妖方狄
“沒錯,只有大皇子死了,娣長之位才會出現空缺,其他皇子也才能有機會趁勢而起。”黑衣人冷笑著攥緊了拳。

洛薩悻悻地回應“其實以我的能力,暗殺了他也不是不可能的。”

黑衣人擺手道:“大皇子的府邸有佛門圣光庇護,你進不去的。”

洛薩爭辯:“我可以等他出來。”

“在皇城內殺人太容易露出馬腳了,不能為了殺掉大皇子,就將自己犧牲了。”

“我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只是等待小娃娃們互斗的過程真的太漫長了一些。”

“忍忍吧,小心駛得萬年船,老皇帝拓跋圭人雖然老了,心卻不糊涂,我們還不能走到明面上來。”

“你說的對,那就再忍耐一小會兒。”洛薩忽然露出一絲邪惡的笑容,“另外,有一件事情被你猜對了,沈飛果然沒有死。”

“正道三大派系之一,蜀山劍派派下山傳道的使者,如果就這么輕易地死掉了,才不可能呢。”

“可我怎么覺得他是個攪局者,說不定會破壞咱們的計劃呢。”

“有個攪局者出現難道不好嗎,有他牽制佛宗,計劃的實施會容易很多。”

“你說他會投靠哪位王子。”

“說不定會是大皇子,據我所知沈騰和他有過接觸。”

“沈騰?呵呵!那個家伙壞了老子多少次好事,早晚收拾掉他。”提起沈騰,洛薩的語氣明顯變冷,看來兩人之間存在著不小的過節,“他和沈飛都姓沈,又主動前去接近,不會兩人認識吧。”

“這不好說,不過沈騰希望招安沈飛的意圖非常明顯,沈飛沒有來,證明他的好意說不定已經被拒絕了。”

“就算來了也不怕,我一只手殺死沈飛輕而易舉。”

“你也不要太輕敵了,下一次,他說不定沒那么好對付。”

“你太過悲觀了。”

“對了,拓跋真到底給你安排了什么任務。”

“他讓我去盯著一個人。“

“誰。”

“當朝左宰相拓跋子出。”

“讓你去盯著拓跋子出,有意思,這小子果然是深謀遠慮。”

“拓跋子出是老皇帝最信任的人,無論什么事情都愿與他商量,掌握到他的動態就等于是知曉了老皇帝的意圖,拓跋真這一招的確高明。”

“拓跋真確實有著過人的地方,我們當初選擇他并沒有錯。”

“就怕養虎為患啊。”

“放心吧,拓跋真不但私自修行秘法,而且長期與被佛宗支持的大皇子交惡,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得到佛門認可的,我們利用完他再臨陣反水,拓跋真馬上落入腹背受敵的局面,就此萬劫不復。”

“你說的我懂。”洛薩目光一亮,“記住,無論是誰殺死的三皇子都要想盡辦法查出來,攥住了這個把柄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呵呵,還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啊,三皇子一死,長安城再難太平下去嘍。”

“只怕是開了一個不好的頭啊,以后的爭斗只會越發血腥起來。”

“這不正是我們需要的嗎。”

“沒錯,確實是我們需要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帝都之內,層層暗流激涌,各懷鬼胎的人們施展渾身解數,為了同一個目標而互相傾軋,一場饕餮盛宴即將開始,能夠笑到最后的,一定是生性最為貪婪的那個人。

同一時間,王城禁宮一片死寂,寬敞氣派的光明殿內,坐在王座上的男人望著跪在殿下,叩伏在地的臣子,面色陰沉。許久許久,才開口說道:“夷兒死了……”

殿下的臣子深深叩首,不發一言,老皇帝繼續說道:“死在金陵城仙女湖畔暗殺者的背后偷襲之下,隨行的兩名仆從在他死亡以后,全部失去了蹤影。”

又沉了沉,老皇帝繼續說:“這件事情你怎么看。”

直到此時,殿下的臣子,作為老皇帝兩大心腹之一的拓跋子出才回應道:“請陛下節哀,注意保重身體。”

“客套話就不必說了,朕要聽的是你對這件事情的真實看法。”

“皇族內部的爭端,微臣只怕不便參與。”

“連你也不對我說實話了嗎。”

“微臣只是擔心……”

“此刻光明殿上除了你我之外,一個外人都沒有,你可是不信任朕。”

“請陛下明察秋毫,微臣斷不敢懷此不軌之心。”

“那又是在擔心什么。”

“哎,既然如此,那微臣也只好照實啟奏了。微臣認為,三皇子的隕落開了一個非常不好的頭。”拓跋子出恭敬地跪在殿下,他已經跪了很久,卻仍舊一動不動,如同一尊石像,從遠處看,只能看到滿頭白發銀霜,一副過度操勞的樣子,“本來潛藏在暗流之下的王位爭奪戰,從此以后怕是要擺到明面上來了,而且,很可能以特別慘烈地方式展開。”

“你認為這件事情會是誰做的。”老皇帝端坐在王位上,居高臨下,“或者說,誰的嫌疑最大。”

“請皇帝陛下恕罪,此事關系重大,微臣不敢胡言亂語。”

“在朕的面前,有什么不敢的,照實回答就可以,把你心中的想法都說出來。”

“微臣不敢妄言。”

“隨便說,朕賜你無罪。”

“事關重大,微臣實在不敢妄議,只能就事論事,把事情捋順了分析給陛下聽可好?”

“你說說看。”坐在王座上的老皇帝諱莫如深地笑了起來,拓跋子出跟了自己一輩子,是他身邊最聰明也是最知道分寸的臣子,這就是為什么夷兒一死,他立刻宣旨,宣拓跋子出入宮。

“微臣把事情的脈絡捋一捋,看看可否能為陛下排憂解難。”

“你說說看。”

“開皇三十年八月到十月,十皇子拓跋真屢次向您進言,闡述金陵城存在的城防空缺問題。開皇三十年十一月,您降旨于三皇子拓跋伯夷,命令他帶旨出宮,去往金陵調查金陵城存在的問題。就此消停了四個月,到三月初,三皇子從金陵傳來消息,對金陵防務只字不提,直言寺廟建設在當地有所缺失,人民對佛祖的信仰不深,需要大大加強才行。月中,陛下您頒布詔書,委任三皇子拓跋伯夷為金陵城城主。沒想到詔書晚上到達金陵,皇子殿下在下午遇害。”拓跋子出一氣呵成地說完這些,話音一頓道:“陛下,上述內容,臣說的可對?”

“從真兒進言,到夷兒遇害,這里面的詳細細節你作為當朝的宰相,了解的都很清楚,證明你是真的心懷國事的,很好。”老皇帝拓跋圭夸贊。

拓跋子出繼續道:“上述便是事情發生的整個過程,由此不難得出三點結論。

“說說看。”

“其一,十皇子非常希望陛下您派人去查一查金陵;其二,三皇子奉旨出城,知道其詳細目的的人不多;其三,某些人非常不希望三皇子坐上金陵城的城主之位。”

“你說的這些朕都知道,然而又能說明什么問題呢。”

“能夠說明金陵城這個地方很不簡單,真的需要派人去查一查了。”

說完這些,拓跋子出便沉默下來,老皇帝端坐在皇帝寶座上,俯視著他,也跟著一起沉默,許久許久,才嘆息一聲:“子出啊,你還真是誰都不愿意得罪呢。”

“啟稟陛下,微臣只是根據現有的事實,做出客觀的分析,不敢隨意猜測,更不能對兩位王子做出侮辱性的評價。”

“既然這樣,那朕再問你一個問題好了。”可惜老皇帝并不想放過他,“夷兒的死,你認為是他大哥元吉應激過度,做下的愚蠢行為;還是他十弟真兒,有意栽贓嫁禍給他兄長呢。”

話音落,光明殿內驀地卷起一陣風,拓跋子出與地面接觸的額頭汗如雨下,花崗巖地面被汗水浸濕,他費力地咽下口水,深刻意識到自己接下來的發言可能關系到很多人的性命,乃至帝國的未來。

“說吧,朕想聽聽你的想法。”老皇帝平靜地說。

拓跋子出將頭埋得更深了一些,沉了很久,仔細權衡利弊才說道:“啟稟陛下,微臣認為大皇子才干方面雖然稍有不濟,但其身邊能人輩出,更有著圣母慕容皇后在背后指點,應該不會做出謀害兄弟這樣愚蠢的行為來。”話音一轉,又道:“十皇子雖然精明強干,善于謀劃,可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參與進來,如果說真的是栽贓嫁禍的話,未免太過顯眼了一些。所以微臣認為,說不定是有人魚目混珠,妄圖把帝都這攤水攪渾,而故意做下了這樁大案,以引起大皇子和十皇子兩位殿下更激烈的內斗。”

“這是你真實的想法?”

“不敢隱瞞陛下,這就是微臣最真實的想法。”拓跋子出的頭始終緊貼著地面不抬起,“請陛下圣裁。”

老皇帝又一次沉默下去,往日的他在說話之前便習慣于沉默思考一段時間,而今天,他的這個習慣更加凸顯,每一次聽過拓跋子出的發言,必然會沉默一小會兒,這一次,顯然他沉默的時間更長。

最終發問道:“單從元吉和真兒兩人身上來看,你覺得誰的可能性更大。”

“這……”老皇帝步步緊逼,實在已經將拓跋子出逼到了不得不回答的死角,拓跋子出終于意識到今天無論如何自己都脫不了身了,無論如何都要做出選擇了,沉默良久之后,終于說道:“啟稟陛下,微臣認為,如果沒有第三方勢力出手的話,那么三皇子的死有兩種可能性。其一,是大皇子位于金陵的手下在沒有提前稟報的情況下做出的過激反應,派出殺手把三皇子給刺殺了。不過從三皇子遇害后,身邊兩名侍衛的消失來看,微臣認為這種可能性成立的概率非常小,刺殺了三皇子的人幕后一定擁有著非常龐大的勢力,可以悄悄買通了王子身邊的護衛,關鍵時刻命令他們反水,能夠做到這些的人,一定不會是金陵城的地頭蛇。”

“那么第二種可能是……”

“微臣認為,有可能是十皇子故意殺死了他的三哥。”終于說出了心中的想法,光明殿上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靜,老皇帝拓跋圭獨坐在象征至高權力的王座上,目光如炬的盯著殿下的臣子。他身下的王座由黃金打造,椅背為一只正在騰云駕霧的五爪金龍。十步之外,有著三重臺階,步步向下,緊貼著臺階的地方左右各立著一樽金相,立在南側的是面目猙獰的猛虎金相,立在北側的是氣勢昂揚的雄獅金相。兩樽金相分立東西,虎視眈眈地望著殿下群臣,警示作用不言而喻。頭頂一方匾額,由當代靈隱寺主持親手題字,上書“光明殿”三個大字。

臺階之下便是拓跋子出跪拜的地方,那個男人身形瘦削,跪拜在殿下始終不曾抬頭,卻從斷斷續續的對話中可聽出皇帝陛下對他的看重,為人處世的老道,以及對待國家大事的用心。

所謂宰相,便是幫助九五之尊處理國家大事的人,皇帝不累的時候,多批閱一些奏折,皇帝累了,宰相便要承擔起整個國家的重擔,代替皇帝批閱奏折,處理國家大事。因此做宰相是很累人的一件事情,拓跋子出這個宰相當的不容易,從他滿頭的白發就看得出來。

而皇帝陛下最看重他的還不是這一點,而是拓跋子出的忠心耿耿,當朝文武百官,只有兩個人是皇帝陛下最信任最親近的,也是隨著他一路走來的開國重臣,這兩人一個是當朝左宰相拓跋子出,另外一個是當朝大將軍王上官虹日。他們二人一文一武,是皇帝陛下的鐵哥們,也是滿朝文武中,為數不多的兩個還沒有選邊站隊的人,他們只忠心于皇帝陛下一個人,他們一直保持著中立,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旦站隊,王子們的勢力平衡就會被打破,而這不是當今圣上愿意看到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