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九章 從死斗中崛起,獨眼狼王的誕生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許久未露面的李婷希居住的地方距離此地不遠,也能看到這邊的景況,當下對身邊的老者說:“伯父,就是這兩只狼,明明同屬天狼,卻進化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婷兒在想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搶一只走,帶到島上飼養。”

被他稱作伯父的男人站在窗前,遙望遠方的戰斗回應道:“天狼的強大在于結群行動,互相配合,真說單體的戰斗力,比不上鯤魚、大鵬等上古神獸,除非能找到母狼,否則只得到其中的一只根本起不到作用。”

“可您看,那兩只天狼互相之間明顯存在著矛盾。”

“有矛盾才好,放任它們爭斗成為沈飛身邊的不穩定因素,我們才能有機可乘。”

“還是伯父深謀遠慮。”

“你的提議也很好,只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天狼不成群,發揮不出威力的。”

“原來如此,婷希明白了。”

視線的盡頭,老二和老大的戰斗越發激烈,另外五小從旁觀戰,居然全部保持緘默。從小時候開始,老二和老大就一直在為了頭狼的位置大打出手,最終還是由沈飛居中調停,奠定了它們之間的尊卑次序。可是好景不長,隨著老大兇性的升起,沈飛親手毀掉了老大的一只前爪,不得不廢棄了自己曾經做下的承諾,將老大趕下頭狼的位置,擁立老二做頭狼。

可是狼群信奉的是實力,在沈飛以主人的身份做出這般的安排之后,老大并不服氣,其他五小畏懼于老大往日的兇殘,以及狼群信奉強者的本性,也對兩者究竟誰是頭狼保持了異議。直到今天,老大和老二因為一點小事大打出手,這個潛伏已久的危機才終于爆發了出來。

結局是,老大和老二浴血奮戰,老三到老七從旁觀戰,全部保持沉默。

從老二翅膀中間形成的風彈,炸裂在老大的腳下,狂風螺旋狀肆虐,每一道風流都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利刃,威力巨大,春風來客棧的屋頂被整個破壞,其他房間里的客人暴露在陽光之下,驚聲尖叫逃出屋子。

老大所有獸毛全部回縮,形成盾牌,以大量獸毛的斷裂為代價,阻擋住了風流的攻擊。卻仍然處在下風,老二在空中兜轉盤旋,伺機而動,撲下之后,狼爪揮舞,將老大身體抓傷。

后者嘴邊息肉顫抖,卻是因為憤怒,唾液滴趟在地面上,巨大的犬齒外露,獸爪抓地,等著老二又一次飛撲下來的時候,忽然間啟動,迎面撲了上去,它身高體壯,力量更強,老二借著下墜的勢頭撲擊,仍然比不上它的健壯有力,“砰”的一聲,把老二頂飛了,緊接著追上去,把老二摁在爪下撕咬,過程中,有些不要命的看客被兩獸的纏斗撞飛,鮮血橫流。

風流亂竄,老二被老大壓在身下,發揮不出靈活多變的優勢,非常被動,卻也因此開啟了體內的潛力,風之力自行涌出,這種力量并非五行元素中的任何一種,與蜓翼族的御風能力很相似,是天生的本能,風之力量涌出形成鎧甲,為它地擋下了一些傷害,老二趁機撲扇翅膀回到空中,一番激烈的戰斗之后,它和老大都掛彩了。

進化以來,兩者第一次交鋒,斗爭慘烈,沈飛初時由于自己的失神沒來及阻止它們,等到兩者斗在一起的時候卻已經不想阻止了,狼群信奉強者的領導,老二如果沒有相應的力量的話,早晚會被推下臺的,倒不如就此機會,來個了斷。

沈飛心里其實挺擔心的,畢竟老大與他不睦,如果老大勝出重新成為狼王的話,不是一件好事。

看局勢,兩者之間也確實還是老大稍占上風,就如同嗷嗷待哺之時的情景一樣,老大始終是它們七個里面最強大的那個,看起來行動不便,但是勢大力沉,根骨堅硬結實,老二咬它兩口,抓它兩下根本不在乎,反而是老二,在一輪反撲之后,即刻掛彩流血了,進化之后化作潔白的羽毛也因此臟兮兮的。

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兩者對峙,另外五狼圍了個圈子,將老大和老二圍在中間,由此形成了對戰的擂臺,再仰天長嘯,為它們兩兄弟助威。

這場戰斗遲早要來,強者戰敗弱者看似殘酷,卻是狼群久盛不衰的有力保證。

老二氣喘吁吁的,和化作兇狂的老大比起來,他此刻的樣子更接近于狐貍,眼睛呈桃胡狀,眼尾上挑,一身白毛似云,爪子不用的時候便收攏在肉墊中,口吻相對沒有那么突出。按智力程度而言,老二覺得自己應該在老大之上,幾個同伴的反應它并不意外,它早已料到,這場戰斗遲早會發生的,幾塊雞肉不過是導火索。如果在戰斗中落敗了,即便主人沈飛力挺它,它可能也由此永遠失去了競爭狼王的機會。

所以它必須要勝!

因為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始終坐在又深又窄的井底看月亮,而是已經爬到了井邊,可以看到井外花花世界的全貌了,又被一腳踹入井下,回到那暗無天日的狹窄地方。它要贏,一定要!

老大的進化更像是狼,體格粗壯,身體結實有力,獸毛可攻可守,非常厲害,與老大相比較自己唯一的優勢在于御風,如果能用風攻破老大鋼筋鐵骨的防御的話,它就能取得勝利。

打定了主意,老二扇動翅膀,在空間中快速的移動起來。

“嗖嗖嗖嗖嗖。”借助翅膀和風的雙重加成,老二的移動速度很快,它的傷口正在往外流血,時間拖久了對它不利,所以要盡快結束戰斗。

沈飛坐在原處不動分毫,嘆息道:“欲速則不達,老二你太心急了。”

視線中,老二在快速的移動過后進入到老大視線的死角當中,從高云之上極速墜落,狼爪前伸,誓要給老大以致命的一擊。

后者引頸長嘯,獸毛全部往空中伸展,交叉縱橫,編織成一張張互相平行的巨大網子,老二從空中下落,一路沖殺,將網子一層層地撕裂,卻在突破到最后地方的時候,才發現老大早已消失在原地。或許是它太天真了,老大看起來是進化得更偏重于力量,其實不然,他是往嗜血的方向進化,老大天生就是戰斗狂,對于危險和戰斗機遇的把握有著敏銳的直覺。

撕破最后一道封鎖即將落地,老大卻已經不在原地,邁著形如鬼魅的步伐到了老二的身后,狹長的狼眼血紅一片,其中涌動著殺戮的光芒。

納蘭若雪驚聲尖叫,捂住眼睛不忍再看,沈飛卻更加用力的注視過去,呢喃道:“天意嗎,難道只有老大才適合做狼王?”身體卻繃緊了,似乎隨時可能彈射出去。

老大身上的獸毛短了很多,像是被裁剪過的樣子,卻因此顯得更加兇狠,驀然前沖,血口暴張,噬向老二的頸子。

“要見血了。”

觀眾們這樣想。

群狼同嚎,似在迎接新狼王的誕生。

“結束了。”方婷看著戰局的變化,遺憾地搖搖頭,“老大太擅長戰斗了,老二輸了。”

卻在話音落地的時候,看到空間之中,疾風狂卷,老二的翅膀不可思議地長大了,將身體包裹在中間,擋住了老大致命地鎖喉。

“垂死掙扎嗎?”觀戰的眾人尖叫。

沈飛猛拍桌子站起了,驚喜道:“不是!還有機會。”

果然,變大的翅膀被老大咬中,遭到瘋狂的甩頭和啃食,血肉模糊,甚至齊根斷裂,老二卻始終隱忍著,沒有痛叫一聲,再趁著翅膀斷裂的空檔,穿破血幕沖出,一口咬在老大唯一完好的前肢上面,占著它另外一條前腿殘疾的優勢,用力撕咬,將老大掀翻在地。這是開戰以來,老二第一次將老大摁在地上,它無論如何都要把握住眼前的機會,觀戰眾人的心情由此緊張到了嗓子眼。

靠著僅剩的唯一的翅膀,老二拼勁全力將老大壓在身下,在翅膀與背脊連接的地方聚斂風之力,形成風旋,風旋降落,炸裂在老大的肉身上。這還不足夠,為了徹底破壞老大的鋼筋鐵骨,為了奪得狼王的榮耀,老二甚至不惜在風旋炸裂的時候仍不離開,保持壓制老大態勢,讓對方身體最柔軟的腹部始終向上,暴露在風旋的轟炸下。

“轟隆隆!”強光放射,風旋炸裂了,刀子一般的風向外狂涌,在周圍的建筑物上留下清晰可見的傷痕,炸裂的風旋不斷放大,強光跟著變得刺眼起來,所有人都被光芒照射得睜不開眼睛,可還是努力地往光芒聚集的中心地帶觀瞧,“是誰,是誰贏得了最后的勝利?”

但見光芒落處,煙塵滾滾,兩頭天狼的身影全部隱藏在灰塵之中,看不清楚。“難道是同歸于盡了?”大家充滿悲哀地聯想。

沈飛卻毅然站立,身體繃的筆直,他始終相信,這兩獸中間,總歸會有一個勝者出現。

遠方的李婷希對她的親伯父說道:“伯父依您看,它們兩個誰能稱王?”

“很難猜測到,實力太接近了,不知道希兒你注意沒有,那只體型更大的天狼在最后時刻仍反咬過去,其兇悍嗜血的本性令人心驚;而那只長相稍微俊俏的,擁有翅膀的天狼則勇敢的放棄了一只翅膀,以它為代價進行反撲,這種勇于犧牲的精神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所以它們兩個無論最后是誰贏了,都是取得了光榮的勝利,只怕日后再不會為族長之位爭斗了。”

“這么說我們的計劃豈不是泡湯了。”

“世間這點事,有誰說得清楚呢,總之,單獨一頭天狼威力有限,對我們蓬萊仙島沒什么作用。”

“婷希明白了。”

最后一縷夕陽的光輝終于消失,皎潔孤冷的月盤出現在天空中,是滿月!

游云隨風走,砂石飛滿天,炸裂的煙塵遲遲沒有落下,眾人心里充滿了期待,忽然之間,守護在外的五頭天狼神色驟變,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對著煙塵之中即將出現的王者彎下了兩只前腿,擺出了人類雙膝跪地的匍匐姿態,以此宣誓臣服。

觀戰的眾人能夠從它們的行動中依稀猜測到一些東西,緊張地望向塵埃的盡頭,見那最黑最深沉的地方,忽然間卷起了一陣旋風,將周遭的塵埃全部吹散了,孤高的狼王便這樣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是那只帶翅膀的!

沈飛激動地攥緊了拳,他萬萬沒有想到,老二真的能夠憑借自己的力量奪得狼王的寶座。

老二左邊身子的翅膀被齊根扯下,身體之上傷痕密布,很多地方傷口深可見骨,一只眼睛更是被老大最后的反撲抓瞎了,成為了和它父親一樣的獨眼狼王,不過不要緊,這并不能掩蓋老二身上的王者之氣,不能掩蓋它通過殺戮和斗爭所取得的煞氣和戾氣,其他五小對它的王者之位再不敢覬覦,因為從生死邊緣走過的老二,其野性和斗心已經達到頂點,再沒有任何同伴是它的對手,哪怕為此損失了一只翅膀、一只眼睛。

老大臣服在它的爪下,胸前的十字形傷疤歷歷在目,是年幼的時候對抗沈飛留下的傷痕,胸腔仍在起伏,可見還有氣在,不過全身上下密布著觸目驚心的傷痕,特別是肚子和腿上面,這些傷痕都是風旋炸裂造成的,很多地方深可見骨,鮮血汩汩外溢,一身引以為傲的獸毛幾乎被剃光了,老大這一戰算是徹底的敗了,敗得很徹底,毫無緣由可言。

圓月升起到頭頂正上方,全身是傷的老二仿佛正披著國王的盔甲,傲氣逼人,引頸長嘯“嗚嗚嗚嗚嗚……”這是真真正正的狼嚎,低沉而壓抑,讓人心生惡寒。

“嗚嗚嗚嗚……”另外五小跟著一起嚎叫,嘯聲連綿不絕,此起彼伏,響徹金陵城內外。嘯聲落盡之時,老二露出肉掌中的爪子,抵在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氣的老大的脖頸上,一雙狼目之中含著不怒而威的煞氣,那意思好像在說:“臣服還是死,你自己選擇吧。”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