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章 斗爭的核心,帝國的王子們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沈道尊你的訴求是。”

“沈某希望皇子能夠許諾,有朝一日榮登大寶,能夠讓道教和佛教共享國教之禮。”

“原來如此,當然沒有問題,只要本王有朝一日榮登大寶,一定將道教提升到和佛教相同的地位上。”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兩人雙手交叉,有力地攥緊,卻各懷心思,沈飛想的是,自己提出這般嚴苛而難以達成的訴求,你都如此干脆的接受,想必是沒有完成承諾的意思了,自己見面之后做出的選擇果然是正確的,豎子不與謀;三皇子拓跋伯夷想的卻是,呵呵,你雖然難堪大用,卻總歸是道宗在人間的代理人,我拉攏了你便等于拉攏了道宗,獲得了一個強大的助力,先登上大寶之位再說,至于是否兌現承諾,就要看到時候的情況,看我的心情了,哈哈。

兩人各懷鬼胎,都不是善茬,不一樣的地方在于,沈飛現在被封印了穴位,使不出仙力,為此不得不虛以為蛇,來保全性命;三皇子本來也不準備殺掉沈飛,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拉攏各方可以拉攏的勢力,不能隨便與人結仇,所以對沈飛始終沒動殺心,只不過如果能再真誠一點,說不定已經與沈飛達成真正的同盟關系了,可惜他沒有。

在他心里面,始終堅定地認為佛宗才是自己必須拉攏,不能得罪的對象,所以完全不想在明面上和沈飛扯上關系,又妄圖從沈飛身上得到一些好處,因此做出這般前后矛盾的舉動出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兩人相視大笑,沈飛說道:“皇子,還沒有用過晚膳,肚子有些餓了,可否……”

“當然可以,哈哈哈。”三皇子對沈飛的評價更是大打折扣,卻仍如往常一般行事,向身后揮手道:“來人,設宴。”

他大聲呼喝了一聲,廳堂的后面馬上有人動作,當是護衛始終藏匿在側,沈飛點點頭,一顛一顛地跟在皇子身后,“皇子啊,咱們得好好研究研究未來的計劃。”

“道尊說的極是,只有完善的計劃才能幫助我們達成目標,是得好好研究研究才行了。”

飯菜很快備好,一名聲音尖細,略微駝背的男人出現在走廊的盡頭,當是皇子貼身的太監了。皇宮貴族與外姓貴族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可以享有太監。太監這職業是人國建立之后最大的特色,男人們被去勢之后,淪為不男不女的奴才,任勞任怨地完成體力活,還不會后宮,更對主人忠心耿耿,是大多數皇親貴族最信任的心腹。太監的命運與他們跟隨的主子緊密相連,本朝規定,只有皇族之人才可擁有太監,若凡民膽敢將太監作為仆從,將受到斬首之刑。

因此,辨認皇族的最好方法,就是看他身邊有沒有一個尖聲細語,一副奴才樣子的太監。

隨著三皇子走入后廳,偌大的桌子上擺放著二十多道精美的菜色,這些菜色在短暫的時間內準備好,可見皇子往日的排場便如此奢華。沈飛心中嘆息,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三皇子是個善于隱忍的陰謀家,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你便不是真的善于隱忍。

入座的時候,芊芊仍站立在皇子的身后,沈飛看在眼里,倒是真的有些不解,三皇子這般虛偽的樣子正常人大概都看得出來,芊芊姑娘一身神通了得,如此忠心耿耿地跟隨在皇子左右,著實令人費解。

“難道是覬覦了未來的王后之位?可如果跟隨其他皇子的話,以芊芊姑娘的姿色才情,得到王后之位也應該是易如反掌的才對。”

凡人的世界太過復雜,每個人都是心懷鬼胎的,沈飛想不明白,便對王子說:“芊芊姑娘功法奧妙,令人佩服,皇子能降服這等奇人,真是讓人羨慕啊。”

說到降服二字的時候,芊芊的目光中透出一絲陰冷,沈飛假裝沒有看到。

三皇子的面孔上得意之色一閃而過,笑道:“遇到芊芊是我平生最大的幸運,不瞞沈道尊,其實我與芊芊早就相識了。”

“果然。”沈飛心中想:“如果是近來相識的話,兩人的關系不會如此親密。”

“猛虎遇見真龍,也不得不俯首帖耳,哈哈。”沈飛有意說道。

“芊芊是本王的紅顏知己,絕沒有沒有主仆之別,沈道尊不要再取笑本王了。”話是這樣說,不過芊芊出身紅樓,若三皇子他日榮登大寶,也是萬萬不會娶她為妻的。

“皇子過謙了,皇子過謙了。”沈飛瞇著眼睛偷瞧芊芊,看她面容不善,露出笑容,“斗膽請問,三皇子和芊芊姑娘是怎么認識的呢。”

“我和皇子是如何認識的,用的著知會于你嗎。”芊芊終于爆發了。

“誒!”三皇子抬起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沈道尊以后是自己人了,對咱們兩人認識的經歷感到好奇也是正常的。”

“當然了,自己人,自己人。”沈飛笑嘻嘻地賠笑,不無得意地瞅了芊芊姑娘一眼。

三皇子望向桌上的飯菜,道:“這樣,咱們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可好。”

沈飛當先端起酒杯:“甚好,甚好,沈某人先敬皇子一杯,祝皇子殿下心想事成,早日得償所愿。”

三皇子看沈飛身為仙人,卻有著一副市井的樣子,與常人端得不同,也是開心,同樣端起酒杯與他碰杯,“祝沈道尊位位列道宗至高,創前人所未有。”

“同樂。”

“同樂。”

杯中酒一飲而盡,沈飛不是第一次喝酒了,每一次飲下酒水的時候,都能感受到一股子發自內心深處的喜悅,像是喝了興奮劑似的,牽動心境。再夾了口菜,砸吧著其中滋味說道:“味道還真是不錯,肯定出自大廚的手筆。”

“吃飯的事宜,都是管家準備的,可口便好。”

“三皇子身為皇子,身份尊貴卻為人簡樸,著實令在下佩服。”

“沈道尊過謙了。”沈飛溜須拍馬的本事那真是杠杠的,幾乎句句都是夸贊之言,而且見縫插針,善于觀察,把三皇子心里面說的美滋滋的,沈飛畢竟是修仙之人,地位凌駕于普通人之上,被他這般追捧,三皇子的感覺真的很良好。

沈飛繼續說道:“剛才的話題還未說完,三皇子是如何結識了芊芊姑娘的?”

“這……”皇子目光一變,像是在猶豫,片刻之后說道:“我與芊芊從相識到相知有著不少運氣的成分,其中的過程太過復雜,改日再和沈道尊詳談,今日難得相聚,不如抓緊商量一下未來的大事如何?”

沈飛早料到如此,趕緊打住,不再追問其中的細節,說道:“皇子殿下所言極是,還是大事要緊,大事要緊。”

“來,沈道尊,喝酒。”

“皇子在上,沈某人先干為敬。”

“哎呀哎呀,沈道尊真是太過客氣了。”皇子印象當中,幾乎所有接觸到的仙人都是一副牛逼哄哄,高高在上的樣子,類似沈飛這般自降身段的,當真沒有出現過,這種感覺絕不是單純的生命受到威脅所產生的應激反應,而是融入骨子里的一種品行,難怪是他接受了下山傳道的任務,說不定能夠接受這個任務不是因為他的功法有多么的玄妙,而是由于,沈飛身上有著其他仙人所不具備的某種品質。

——說不定以后真能好好合作呢!

兩杯酒下肚,三皇子越看沈飛越是順眼,沈飛則始終保持著冷靜,他要進入帝都需要一個借口,需要左右逢源,三皇子為了和另外兩位皇子爭斗,也需要方方面面力量的支持,所以皇子殿下現在是求賢若渴,來者不拒的,這個時候的人最好相處,不過以之前的種種表現來看,三皇子絕不是可以交心之人,可以先借著他進入帝都,再視環境變化而做出應對。

沈飛最擅長的就是隨機應變,心想:既然已經坐在了一個酒桌上,那我就施展渾身解數來討好你,把你迷暈了再說。

探出筷子,取出龍魚之眼,放在嘴里砸吧其中的滋味,沈飛認真問道:“皇子深謀遠慮,對于帝都內外的事情想必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需要沈某做什么,您就明說吧,在下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見面以來,沈飛一直在表露忠心,初時覺得突兀,習慣了反而感覺很好,沈飛的出現著實令三皇子感到驚訝,心中竊喜之余,端起酒杯道:“喝酒,喝酒,我們邊喝邊聊。”每到兩人飲盡杯中酒之后,便會有仆人為他們將酒水斟滿,從來不用自己倒酒。

“爽快,咱們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沈飛哈哈大笑。

“沒錯,沒錯,是這個道理,沈道尊啊,如果不是幕僚之中有著幾位佛門的高僧,本王真想與你結拜為異姓兄弟。”

沈飛心說:表面文章都不愿意做,看起來你這個所謂的心機深沉的評語也是和其他皇子比較得來的,并非真的有多深沉的心機,沒意思,真的不是我要找的人了。

當下賠笑回應道:“萬不敢與皇子大人稱兄道弟,萬不敢與皇子大人稱兄道弟啊。”

“沈道尊你真的是太客氣了,別這樣一口一個皇子大人地叫了,把咱們兩人的關系都喊得疏遠了起來。”

“不不不,地位和身份是與生俱來的,無論何時,您在我心中都如太陽般光輝耀眼,如星辰般璀璨奪目。”

“噗。”旁邊太監聽了沈飛這番話,忍耐不住笑出聲了,心說,這世上真是什么人都有,居然有位高高在上的道爺比我這個狗奴才還會拍主人的馬屁呢。

身在皇子身后的芊芊姑娘認真打量沈飛,也是一臉的驚奇,暗自琢磨:這人真是蜀山掌教派下山傳道的人嗎,怎么連一點仙人的尊嚴都沒有。

他們哪里想得到,沈飛在人間摸爬滾打多年,求生保命,虛以為蛇的本事早已深入骨髓,越是在人多的場合,越是阿諛奉承,拍足主人的馬屁,好換取更多的信任和利益。

“不過,稱呼您為皇子大人是難聽了一些,還是叫您殿下吧,您看如何?”沈飛話鋒一轉說道。

“甚好,甚好。”三皇子欣然應允。

“殿下,你奪得王位的計劃是?”

“不瞞沈道尊,帝都之內風云變幻莫測,父皇他總共有九個兒子,其中有靠邊站隊的,有隱忍不發的,也有站在風口浪尖的,幾乎每一位王子都有著自己的勢力存在,而我們又不得不受到父王一個人的操控,究竟是誰繼承皇位,都是父親一個人的意思,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僅僅是盡量討他老人家的歡心,不斷壯大己身勢力才行。”

“久聞始皇帝對權力把控極嚴,想不到行將就木之際仍然如此。”

“誒誒誒,道尊萬不可亂說,父皇乃人中之龍,萬壽無疆的,哈哈哈。”這樣說著,皇子自己也笑了起來,始皇帝放任諸位皇子爭奪龍位,自己居中調和保持兩邊勢力平衡已是不爭的事實,大家幾乎都在等著老頭子行將就木的那一天,這般說著,他自己都覺得虛偽呢。

沈飛自己掌嘴道:“皇子所言極是,老皇帝人中之龍,萬壽無疆,哈哈哈哈。”

“哈哈哈。”三言兩語過后,三皇子對沈飛越加放心,一來,沈飛處在權力核心之外,連老皇帝的面都沒有見過,根本沒必要對他隱瞞自己的野心;二來,老皇帝獨尊佛宗一家,向來對道宗深惡痛絕,絕不會對沈飛敬以顏色,所以,三皇子在他面前特別的口無遮攔。

“沈道尊,我父皇的膝下的九個兒子關系錯綜復雜,互相爾虞我詐,爭斗不休。撇開本王不談,大皇子拓跋元吉和十皇子拓跋真是現在爭斗得最兇,勢力最大的兩股勢力了。拓跋元吉是當朝慕容皇后的兒子,是嫡子,按理說是最適合繼承皇位的人選,朝中一班守舊老臣以及多位年幼的皇子全部依附于他,更得到了靈隱寺住持開光的佛信,勢力很大。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