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章 三皇子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自作聰明,我不殺你僅僅是因為不想臟了自己的手。”

“芊芊姑娘,帶我去見那個人,我想這次的見面需要秘密進行才好。”

“呵呵,你就篤定了我不會殺你?”

“如果要動手,我早已身首異處。”

“總歸是有點小聰明的,可惜你畢竟是道家的人,三皇子不會重用你的。”

“重用?呵呵,我要的是結盟。”

“那就更不可能。”

“帶我去吧。”

“小姐。”被點穴了的丫鬟小紅大聲抱怨起來,“小姐,你可不能聽信他的花言巧語啊,他剛才可還……”

“住嘴。”可惜被自家小姐訓斥,“這里的事沒你插嘴的份。”芊芊驀然收劍,用劍柄打中沈飛的穴位,封鎖了他四肢的行動能力,再點上啞穴,這才放心地走到沈飛面前,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果然是一個頂級的美人,“記住,談不攏的話,你就是一個死人。”

黑色的頭套出現在她手中,卻是套在了沈飛的頭上,“紅兒,跟我一起把他推到屏風后面去。”

“小姐,先給我解穴啊。”

到今天為止,沈飛曾有過兩次被黑頭套蓋住腦袋的經歷,第一次是在蜀山山巔,被明月峰主納蘭明珠陰了一遭,用黑頭套束縛了視線帶到明月峰洞府內,那一次如果不是他命大,肯定已經死了。現在想想,明月峰峰主納蘭明珠將九龍之卵放在自己體內,汲取九龍的力量,被自己和九龍聯手反制,現在那顆龍卵應該還藏匿于山河卷內某處,始終潛伏著,靜待破繭而出的時機;第二次就是這一回了,被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小丫頭陰了一遭,淪為魚肉蹂躪,可謂是陰溝里翻船。說到底,對于芊芊姑娘他是抱有著輕視的心態的,畢竟當著金陵城老百姓的面大敗了通天教三大高手的合擊,難免有些飄飄然了,被陰了一遭也是無可厚非。幸好沒有因此丟掉了性命,如果就這樣去地府報到的話,那可真是欲哭無淚了。

芊芊姑娘的點穴手法很特殊,用劍柄刺中穴位以后,并不是結束,為了保險起見,將特制的銀針刺入了穴位當中,以徹底封鎖血流運轉,鎖死自己的行動能力。

這招數非常陰險,連納蘭明珠當時都沒有這樣做,證明這個小丫頭有著縝密的心思和精明的頭腦。

沈飛的視線被黑色的頭套遮掩住了,動用仙力探查四周,發現自己身在一扇巨大屏風的后面,不遠處還有一扇屏風,芊芊姑娘會隔著屏風給出價最高的五個人彈琴。

那五個人經過攀比出價被挑選出來,在自己被安頓妥當之后沒多久,便進入了琴房。通過仙力的感知,沈飛能夠察覺到其中有著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身含戾氣。

那漢子頭發稀疏,身體精壯,大概是酒喝多了的緣故,搖搖晃晃地推搡身邊的人,與他一起到來的都是有錢的大戶,平日里前呼后擁的,為了上船沒有攜帶隨從,被他無理地推搡,也是不好發作。

沒想到這漢子越來越放肆,眼睛瞇縫的,露出色瞇瞇的笑容,聽了沒一會兒琴,便要跨過屏風去觸摸正在彈琴的芊芊姑娘。就在他快要把屏風推倒的時候,隨著纖細手指的撩撥迸射而出的琴音忽然變得急促起來,聲波之中仿佛承載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居然將這身高體壯的漢子推飛出去,后背重重撞在木質的墻壁上,將整間琴房震得簌簌發抖。

其他聽琴的人著實嚇了一跳,對芊芊姑娘的敬重更抬高了一個臺階,而那漢子被這般一鬧,酒勁也有所緩解,搖搖頭,挨著身邊的幾個人坐下了,琴聲繼續下去,芊芊身邊的丫鬟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里高興:還是我家小姐厲害啊。

沈飛坐在芊芊姑娘的身后,聽得清楚,在那壯漢探出身子的時候,芊芊以仙力波動琴弦,發出如有實質的音波,將那漢子撞飛出去。不止暗殺潛行功底了得,更精通以仙法駕馭聲波的招數,這個芊芊姑娘真的很不一般。三皇子有著這樣的助力,實力不容小覷。

不過話說回來,芊芊姑娘是令狐懸舟開辦紅樓的頭牌,和令狐懸舟之間肯定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如果芊芊姑娘全力輔佐三皇子的話,那么令狐懸舟是否也是三皇子的人呢?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不過沈飛又覺得,芊芊姑娘實力不俗,只怕更在令狐懸舟之上,這樣的一個人到底是否和令狐懸舟一條心還很難說。哎,總之人國的情形果然比想象中的還要復雜,各方勢力的互相交錯實在讓人理不出頭緒,自己要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沈飛從不覺得自己完不成任務,他總是充滿自信的,但對于布滿荊棘的前路含有著無奈。

現下的危機還沒有解決,這般大意輕敵的情況決不能再出現第二次了,否則小命不保,沈飛暗自打定了主意,以后無論進入何處,都先要用仙力探查清楚其中的情況才行。

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訓,沈飛從其中汲取經驗,為了往后的成功而努力。

琴聲綿綿,如河水溢溢,大概持續了兩個時辰的時間,終于止歇,得到五人熱烈的追捧,鼓掌。芊芊站起,命紅兒把五位客人送下樓,自己喊來了老鴇。

沈飛感覺,自己大概是被兩名壯漢架住了身體,抬到一輛馬車上,顛簸流離地拐彎抹角,最終停在了目的地的前方,再被人架起離開了馬車,全程套著黑色的頭套,看不到外面的景況。

等終于到了地方,他的衣服也被澆濕了,黑色的頭套被掀開來,眼前一片光亮,沈飛有些不太適應,緊張地閉緊了眼睛,卻早已將仙力釋放開去,覆蓋整個房間。

以仙力為觸角尋找空間內看不見的敵人,是百學堂內早已傳授的知識,此前因為心中的疏忽,沈飛只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才會使用這一招,以后可不會了,但凡是進入到陌生的環境下,他一定先要用仙力探查了四周的景物,確定沒有危險才會行動。

這樣想著,沈飛緩緩睜開了雙眼,隨著視線逐漸清晰,一個中年男人出現在眼前,此人穿著樸素,衣帽整潔,背對著自己,雙足有力觸地,顯得十拿九穩。

“人我們帶來了。”等到手下人這樣說了之后,那人忽然轉身,望了沈飛一眼,露出抱歉的笑容,緊接著快步上前:“貴客登門,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等走到近處,雙手觸及沈飛肩膀發現一片僵硬,又道:“芊芊,快給貴客解穴。”

沈飛被點了啞穴和天府穴,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等到劍柄在脖頸后面用力砸下的時候,才終于四肢一輕,身體可以動彈了,自己解開了啞穴,望向芊芊,看她沒事人一樣,娉婷走到那名男子的身后,并不取出自己穴道中的銀針,明白了這兩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的明確分工。

當下露出比三皇子虛偽一百倍的笑容,對之前的不愉快只字不提:“三皇子,總算是找到你了,我們道教在人國的立足全要仰仗于您啊!”

沈飛的心里快速做出決斷,面前之人心思陰沉,虛偽狡詐,萬不可跟隨。他在人間打滾了多年,對于外人的品行幾乎看一眼就能夠知曉一二,自己身在琴房之內的時候,芊芊姑娘曾對一打手耳語了些事情,那名打手即刻跑出去了,想必是來此過問三皇子的意見,等到他回去的時候,便一同捎回了三皇子的口諭。在此之后,自己接連遭受粗魯對待,黑頭套始終蓋在頭上,可見對方對自己并不重視,可在頭套取下的一瞬間,又馬上顯露出假惺惺的姿態,上前噓寒問暖,其虛偽面目可見一斑,這樣的人,萬不能跟隨左右。

因此,沈飛馬上做出決斷,要對三皇子虛以偽彌。

“久聞不如親見,皇子身懷九龍之威,將來必成一代真龍,可喜可賀啊。”沈飛毫無廉恥地夸贊。

三皇子嘴角些微抽搐,沈飛與通天教三名高手決戰的那一天他尚沒有到達金陵,即便如此,也從各方渠道,了解到有關沈飛大展拳腳的種種風采,今日一見,對方不僅被芊芊暗算制服,更是這般毫無廉恥地拍龍屁,著實出乎意料。

嘴角的抽搐很快止歇,三皇子拉著快要叩拜下去的沈飛,扶他站起道:“沈道尊萬萬不要如此客氣,萬萬不要如此客氣,芊芊出手無理,我替她向你賠罪了。”

沈飛倒也借坡下驢,雙手還沒被扶到,已經站起來了,望向王子身后的芊芊,看她一身輕靈貼身的衣衫,并無隨身佩劍顯露,大概與丫鬟紅兒一樣,都是使用的軟劍了。

夸贊道:“芊芊姑娘技藝了得,沈某輸得心服口服,王子殿下坐擁這般強力的外援,皇帝之位更是指日可待,指日可待啊。”

三皇子看沈飛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不禁蹙眉,且不說見面以后,沈飛和傳聞中的完全不同,單單這口無遮攔的勁頭,就讓他頗為掃興。身在皇家,最忌諱的就是口無遮攔,似沈飛這般嘴巴沒有把門的家伙,是存不住秘密的,也是不能交心的。對于沈飛的印象更是大打折扣。

卻沒有表現在臉上,同樣轉頭望了芊芊一眼,道:“芊芊為我做了不少事情,是我最重要的心腹,得罪之處,妄請沈道尊見諒。”

他又一次為芊芊向沈飛賠罪,且不說是真心還是假意,單單這副認錯的態度,確實非一般王子所能比擬,確實可以拉攏人心。如果不是沈飛被頭套蓋住的時候,仍可憑借仙力查細杜微,一定會被他展現出的虛偽面容蒙蔽了雙眼。

政客為了達到目的,大多以虛偽嘴臉示人,沈飛卻不喜歡,類似這般手段老道的政客,即便助他登基,將來也會翻臉不認人的。

繼續厚顏無恥地說道:“皇子,沈某攜師尊恩諭下山,力圖撥亂反正,溯本正源,還世以清流,愿與皇子同進同退。”

沈飛這般直白的表露忠心,三皇子反而猶豫起來,難怪他如此,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情從來都沒有,他本來確實有意拉攏沈飛,但一看到他此番的表現,這種想法就全然不見了,轉而變得謹慎小心起來。

“能得蜀山看中,伯夷自是受寵若驚,只是佛宗在人間勢力龐大,在下幕府之中更有著多位佛宗高手,若是道、佛恭然敵對,恐會影響團結……”后面的話,三皇子沒有說下去,但拒絕的意思再清晰不過。

沈飛心中冷笑,表現出無比遺憾的樣子,上前一步抓住了伯夷的雙手,與此同時,他身后的芊芊快速拔出長劍,殺意籠罩過來。

伯夷注視著沈飛的目光,默默搖頭,示意芊芊不要輕舉妄動,卻聽沈飛說道:“三皇子啊,廟堂之內看似是大皇子和十皇子龍爭虎斗的格局,實際上你才是真正的黑馬,一方面小心博取老皇帝的信任,一方面暗中積攢力量。單就這份城府來說,問鼎九五之尊之位已可十拿九穩,若再得到我蜀山的協助,當可如虎添翼,是否拒絕在下,您可要考慮清楚才好。”

沈飛苦口婆心地勸諫,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口鼻中流出的穢物抹在三皇子的身上,后者明顯厭惡,卻仍以一副溫和的面容相對:“沈道尊,若能得道家相助,對我而言自是一樁好事,只不過恭然結盟,確實與我此刻的處境不相符,我的實力畢竟在那兩人之下,只有坐看他二人兩敗俱傷,我才有機會破繭而出。”三皇子表達的很直白,現在諸王奪嫡的勢頭已成,朝堂之內明爭暗斗,拉幫結派已是慣例,沒有必要在沈飛代表的道教勢力面前吞吞吐吐的。

“皇子的意思沈某明白,我們大可以私下結盟,暗通款曲,只要皇子榮登大寶之時,不要忘記了沈某,在下就心滿意足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