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十五章 大戰蜈蚣精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放心吧,沒有人認識你的。”邵白羽說的對,進化后的彩兒不過是一只妖獸而已,就算被人看見也沒有關系,最關鍵的是,沒有人能夠認出邵白羽的身份,而他自認有天啟之眼注視四方,自信一定能早一步感知到旁人的到來。

他是故意帶著彩兒來到此地的,因為不久之前龍虎山兵敗,往蜀山飛行的時候,曾經路過此地一次,對此比較熟悉,加之虎頭山又是正邪交戰的戰場,所以白羽幾乎能夠斷定,來到這里給彩兒進食是花費時間最短,相對最安全的一處做法。他需要掌握彩兒真正的力量,由此判斷它最真實的樣子。

“去吧,你應該感覺得到,那些巖石后面有你需要的獵物,用最快的速度把它們捕食掉,越快越好,天亮之前,我們需要回到主峰!”邵白羽這樣吩咐。

“放心吧,老爹,我吃飯很快的。”看主人如此堅定,彩兒也終于放下了心,刀斧般的光芒從身體里放射出,可愛俏皮的模樣很快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全身黑羽的鳥類身影,喙中生齒,爪下開嘴,進化之后的彩兒比原來的嘴巴舌頭造型更加恐怖,卻沒有唯我獨尊的獸威放出。

轉化出真身的彩兒拍打翅膀,爪下的舌頭從嘴巴里伸出,貪婪地亂舔,從沒進化之前,彩兒就是一副舌頭和嘴組合而成的樣子,看起來恐怖至極,當初七小大概是能嗅出它身上的腐臭氣息,所以向它狂吠示警,可惜沈飛沒能及時察覺。

彩兒在空中拍打翅膀,外露的舌頭在風中辨認出了獵物的蹤跡,即刻追蹤過去,卻沒有像身在主峰后山那樣輕松吞掉獵物,等到彩兒逼近的時候,一只近乎與地面同色的奇特妖獸提前察覺到了危險,驀然直立起身體快速奔跑起來。

這妖獸長得像只巨大的壁虎,靠著天然的保護色隱藏了痕跡,感受到危險的臨近,馬上直立起來,向著遠方遁逃,簡直像風一樣快,在黑色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連串清晰的足印。

它直立起來有一棵小樹那么高,滿嘴獠牙,肯定是肉食性的,只不過遇見了比自己更厲害的彩兒,便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地逃跑。反而把彩兒嚇了一跳,短暫的愣神過后,拍打翅膀一路追擊過去。

彩兒身體的平衡性不好,飛行的速度甚至比不上地面上的奔跑來得快,眼見那妖獸就要跑遠了,彩兒忽然間張開喙。鳥類的嘴巴因為堅硬、狹長,構造特殊,所以被稱之為喙,喙里面一般是不會生長著牙齒的,因為那樣不利于吞咽。

彩兒卻不一樣,兩喙打開,鋒利的牙齒上下生滿,恐怖至極,“要跑到哪里去啊!”它吃了興奮劑一般尖叫,叫聲銳利而惡心,“無論跑到哪里都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話音未落,在兩喙之間,驀然射出了一道光芒,從背后貫穿了奔跑中的蜥妖。

“這是什么?”連天啟之眼都無法看穿彩兒是如何將仙力聚集起來,再如此有力地釋放出去的。

直立起來,以后肢支撐身體遁逃的蜥妖肩膀被貫穿,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面上,由于前沖勢頭很猛,這次摔倒給它帶來了不小的創傷,粗糙的皮膚上留下了不少的傷口。

即便如此,也是拼命掙扎起身,似乎馬上又要發足狂奔起來,畢竟能不能逃走關系到性命。彩兒卻不急著追逐,身在空中,血口洞開,連續吐出了兩道寒芒。

“嗖嗖!”同時貫穿了蜥妖支撐身體的兩條后腿。這一次邵白羽看清楚了,彩兒的體內存在著一般妖類所沒有的內丹,它就是從內丹之中釋放出的能量。生活在九州土地上的大多數妖類都是沒辦法結丹的,它們并不具有人類的丹海,沒有盛納內丹的容器,內丹的形成會損害經絡,海量的仙力因此擴散于全身各處,體積越巨大,仙力儲存量就越多。青牛上仙是一個特例,它在苦行之中獲得了力量,深淵般的肚子可以盛納世間萬物,由此不用增大體態;彩兒是第二個特例,進化之后的它,體內存在著一個天啟之眼都無法看清楚的黑色深淵,深淵中儲存著仙力,殺傷力極大的光芒便是從那里射出來的。

邵白羽心中惴惴,彩兒是異界的生物,和這邊的靈獸有區別很正常,可居然連內丹都存在,就顯得過于特異了,說不定在異界,它們一族和人類一樣是世界的主宰呢。

支撐身體的后肢被射穿了,綠色粘稠的妖血濺射出來,蜥妖一邊痛苦哀嚎,一邊努力掙扎爬起,哪怕用瘦弱的前肢支撐,也仍然沒有放棄逃走的打算。

彩兒不急著追殺它,進化完成之后,它對獵物的捕殺似乎由最簡單的吞食,轉變成了蹂躪和折磨。得意洋洋地伸長了脖子,彩兒飛低了一些,生長在尾巴尖上的肉嘴不安分地撲向蜥妖,它的尾巴可長可短,尖端生有著嘴巴和獠牙,似乎擁有著獨立的意識,居然不聽從彩兒的命令,自己伸長撲向了蜥妖。

彩兒因此大怒,血口閉合,狠毒的一口咬住了尾巴根,用力一扯將它撕碎,要知道,這可是它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撕碎起來毫不留情,端地讓人畏懼。尾巴被扯下了身體,彩兒猶不滿足,一口一口地吞噬了,殘渣不剩,尾巴骨由此變得光禿禿的,本來長出尾巴的地方現在空蕩蕩一片,看起來反而更像是鳥了。

強有力的威懾手段鎮服住了同樣長有嘴巴和利齒的雙爪,爪上的口器再也不敢將舌頭外伸出來,肆意舔舐了,老老實實地等待主體的命令,彩兒對此感到滿意。

撲扇翅膀從空中降下,雙爪踩住蜥妖的后背,它身體沉重,這一踩幾乎將蜥妖背脊踩塌,此時,眼前可憐的獵物已經沒有了掙扎反抗的能力,彩兒同時張開口器和翅膀,像是在歡呼,口器中的利齒觸目驚心,一口將蜥妖背脊上的血肉咬去了大半,大量的妖血涌出,蜥妖仍未死。

彩兒似乎是故意不讓它輕易死去,又一口,將脊梁骨的骨頭扯掉、嚼碎。吃得高興的時候,口器向著上下兩個方向更加夸張地咧開,從張開的裂縫中伸出了一根粗壯的管子,大概就是普通野獸的舌頭了,這管子尖端像花瓣那樣,是分叉的,叉口處生滿了密密麻麻的凸起,伸縮間,嘬住了蜥妖的頭,吸允其中的精華,不一刻功夫,一只壽靈不短的妖獸便成為了一具干尸。

換做其他野獸,也就就此作罷了,彩兒卻沒有就此罷休,爪子里的舌頭外伸出來,揪住尸體殘余的部分,拖拽到爪子下面的口器中,由它們分食干凈了。

卻在這以后,身體內部猛地一顫,被揪掉的尾巴空洞處,忽然向外鼓起出肉球,緊接著,一條新生的尾巴混合著粘液冒出,和原來幾乎沒什么區別,整個過程似乎不受控制,作為本體的彩兒顯得有些痛苦。

尾巴重新長出之后,先是不安分地甩動了兩下,接著從后面繞到前方,正對著彩兒的本體僵持了一番,最終上下搖擺了兩下,像是在宣示臣服。等到本體嚎叫了一聲,認可了它的道歉之后,這尾巴來回搖擺,伸長了無數倍,口器之中的舌頭將粘著怪獸體液的石頭全部吞下,一粒渣滓都沒有剩下。

站在遠方的邵白羽看得清楚,彩兒身上總共有四副口器,兩個爪子下面各有一副,尾巴尖上有一副,還有就是鳥喙之中的主口器。這四副口器就像是人類的四個頭,每一個都擁有著屬于自己的意識,能夠自由活動,卻又不得不聽從主口器的命令,因為主口器最為強大。此外,副口器損毀了可以再生,主口器大概也有同樣的能力,身體內部存在著結丹,能夠聚集仙力,說明彩兒的體積不會隨著進化一直龐大下去。

“呵呵!”邵白羽忽然笑了,因為意識到彩兒絕對可以成長為一大強有力的助力。

另一邊,殘渣不剩地吃掉了蜥妖的彩兒原地飛起了,翅膀拍打掀起狂風,奈何身子太過沉重,起飛以后仍然搖搖晃晃的,幾根舌頭吐露在外,四處搜索,很快便又鎖定了目標,搖搖晃晃地棲近過去了。

這一次目標距離較遠,邵白羽一起跟了過去。

搖搖晃晃的飛行,就體積而言,彩兒并不算大,也沒什么獸威釋放出,但只是遠遠地看著,就覺得非常強大。果然,當彩兒臨近了的時候,一只長達三米的蜈蚣精從山石裂縫中鉆出,蜈蚣精全身五彩,甲殼堅硬,身體兩邊生有著整整一百條螯足,每一根螯足都像鐮刀一樣鋒利,移動的時候速度奇快,擅長攀爬巖石。

與蜥妖不一樣,面對襲來的彩兒,蜈蚣精并沒有轉身逃跑,細長的身子攀住巖壁,巨大的口器正對著彩兒,似是準備應戰。蜈蚣精的口器和彩兒不一樣,里面只生長著一對巨大的螯牙,僅此一對,但特別巨大,而且螯牙的尖端是蘊含著毒素的,只要其中的一滴,就可以毒死一頭成年大象。

鳥類是蟲子的克星,鳥妖卻未必打得過蟲妖,很多進化之后的蟲妖都是非常厲害的。蜈蚣精便是其中之一,面對身在空中,占有了地利的彩兒,蜈蚣精吐出彩色的煙霧覆蓋方圓千米的范圍。這是瘴氣,不僅含有劇毒還能隱藏身形,對付天空中的鳥獸最是有效。

邵白羽從遠處看著戰斗的進行,心道:蜈蚣精實力不俗,殺性又強,彩兒是否敵得過真的很難說。

所有妖獸之中,蟲妖是最不容易開啟靈智的了,更不要說進化,擁有現在這般體魄的蜈蚣精,想必經歷過恒久歲月的淬煉,戰斗經驗豐富絕不容易對付。

“啊哈,挺厲害啊。”彩兒卻一點都不重視對手,身體一擰,拖在后面的尾巴就勢飛出,尾巴尖上生長著一張布滿利齒的嘴巴,嘴里有舌頭,因此彩兒尋找獵物蹤跡的方法并不是依靠視覺,而是味覺,它能夠品嘗出空氣中獵物的肉香。

尾巴越長越長,徑直沖入彩霧籠罩的地方,發出“哎呦”一聲,再收回來的時候,尖端已經被咬掉,彩兒并不覺得憤怒,稍稍努力,受傷的尾巴便又再恢復原狀。

身在遠方的邵白羽卻覺得心驚肉跳,他明顯看到退出彩霧的尾巴傷口之上殘留著黑色的腐蝕性液體,肯定是被毒牙咬到造成的。蜈蚣是五毒之一,蜈蚣精的毒素只會更加濃烈,卻無法傷害到彩兒一分一毫,可見彩兒的身體有著近乎變態的抗毒能力。

“好煩啊!”彩兒飛低了一些,像之前對付蜥妖那樣張開兩喙,強大的力量在喉嚨深處凝結,一舉吐出。

“轟!轟!轟!”連續吐出三道冷芒,全部射入毒霧之中。

卻沒有預想中的慘叫出現,如泥牛入海,一點漣漪都沒有激起。白羽身懷天啟之眼看得清楚,那些光芒雖然是奔著蜈蚣精去的,可是每每在快要擊中對方的時候,被蜈蚣精靈巧的躲過,無奈地射入巖石之中,正所謂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便是如此。

他心中想:看起來,這只蜈蚣精不好對付。

彩兒反而越發興奮了,語調尖銳地叫:“呀哈,有兩把刷子嘛,看我吃了你。”

正要有所行動,邵白羽卻忽然心生警覺,身形幻動,快速棲近了西南方向的高地,等到兩名巡山的道士露頭以后,用劍柄打中他們的肚子,將他們擊暈過去。

彩兒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干擾到了,在那短暫的時間里略微有些失神,身經百戰的蜈蚣精便利用它失神的瞬間,從毒霧之中撲出。身材扁平的地面生物,也不知怎么能跳得那樣高,一舉撲出,撞中彩兒的身體,靠著慣性將它帶往地面。與此同時,一對巨大彎曲的螯牙開合,奔著彩兒的脖子噬咬過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