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十一章 重情重義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回去?記得你拔出我的時候怎么答應的嗎,你說要帶著我去撼動九州。可是到現在為止,你甚至還一次都沒有拔出過我,甚至連練劍的時候,都還在使用那把破劍游龍,甚至連爭取心上人的勇氣都沒有。這樣的你,如何能夠撼動九州,如何能讓本大爺的驚蟄之名傳遍天下。”

“你好煩啊。”雷縱橫身上驀然閃耀起雷光,眼神灼灼,盯著驚蟄,顯出慍怒,后者全不在意,無比愜意地漂浮在半空中,“窩囊廢雷縱橫,你如果想要我住口的話,就需要做出令我信服的事情,給我充足的理由不再鄙視你,你能夠做到嗎!”

“驚蟄!我現在真的很煩,你能不能給我安靜一點。”

“很煩?我才是真的煩好嗎!好不容易出來散散心,卻遇見了你這么個沒用的持劍者,我才是真的煩好嘛!我才是真的心灰意冷了呢。”說話的時候,驚蟄翼狀的魚鰓互相拍打,像是人類的雙手,短小的身體,魚尾蜷縮,把天空當成了深海,說不出的可愛。

說起來,似乎任何劍靈都可以幻化出幼小可愛的模樣,鴻鵠如此、雪塵如此、驚蟄也是如此。幻化成這般的樣子,往日充滿戾氣的妖獸立時成為了可愛的絨娃娃,讓身邊人愛不釋手。

“哎,驚蟄,我就真的這么沒用嗎。”雷縱橫一屁股坐下了,顯得很頹廢。反而讓驚蟄慌了手腳,它本是故意譏嘲,想要激起雷縱橫心底里的好勝之心,萬萬想不到對方借坡下驢,居然就此頹廢起來,心說:可真是個沒用的家伙,我遇見你,也真是該著了。

驚蟄是馭雷之獸,附著在劍身之上,導致驚蟄神劍成為雷屬性第一仙劍,地位無可動搖。雷的特點是暴躁、奔騰,充滿殺傷性的,驚蟄的前幾位主人都是這樣,而驚蟄本身也是如此,往往導致互相間的不睦,進而心生厭倦,到最后驚蟄干脆反水,吞噬了主人的心神,造成嚴重的后果,這是它被封印的直接原因。

接受雷縱橫的邀請,脫離了沉睡的狀態,一者是因為長久的封印太過沉悶,驚蟄確實是有些煩了;二者是因為雷縱橫在殿上表現出的氣魄,令驚蟄很是中意,感覺跟著這樣一個人,說不定真的能夠獲得意想不到的未來。

卻萬萬想不到,一切都是假象而已,雷縱橫性格里的軟弱一點都不像是一個能夠將雷電使用得爐火純青的仙人,心中雖然懷有著雄心壯志,卻也總是在顧忌身邊人的感受,而不敢隨意地釋放出來。這樣的一個人,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讓驚蟄覺得非常驚奇,同時也深深感到天意的作弄,這個人或許就是命中注定的,能夠真正操控自己的持劍者,也只有這種軟綿綿性格的人,才不會時常和自己頂對,才能寬容和理解自己。

所以,雖然言語上一直挖苦,其實驚蟄對雷縱橫是非常中意的,它看得出縱橫心底里的善良,也看得出他驚天的資質,諄諄教導,希望他能夠趕快成長起來。

驚蟄的目的雷縱橫并不知道,在他想來,驚蟄和其他人一樣,有些看不起自己。

雷縱橫頹廢地坐在地上,沉重的身軀將軟綿綿的地面壓得凹陷,驚蟄反而慌了手腳,他可不想持劍者因為自己的兩三句話,就被打擊得信心全無,失去了所有的勇氣,它可不想好不容易抓住的機會,就這樣輕易地浪費掉。驚蟄雖然身處封印之中,卻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命運的齒輪已經重新開始轉動,一個新的時代,將在這些少年人的手中,前所未有地綻放出光芒。

驚蟄不想錯過這個時代,它很看好雷縱橫。

“喂喂喂,你這家伙不會這么沒用吧,被我說了兩句就自暴自棄起來了,修道者最重要的是堅韌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我真的越來越瞧不起你呢。”驚蟄努力地注意用詞,可還是忍不住批評他,畢竟對于雷縱橫抱有著很高的期望。

后者用力敲打地面,嘆氣道:“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這其中的苦澀,哪是你這個天生地養的家伙能夠了解到的啊。”他往下敲擊的時候,自然而然地流瀉出雷勁,將附近的花草樹木全部燒毀了,雷縱橫渾然不覺,“驚蟄,你是不是后悔跟著我了。”

“我那是恨鐵不成鋼。我實在是搞不懂,明明擁有著天下無雙的資質,卻為何缺失了與之相匹配的勇氣,我真的很好奇,你那一日來見我,是不是之前受了什么刺激,怎么和往后日子的表現完全不一樣了。”驚蟄身上泛著熒光,全身淡藍如同大海的顏色,在雷縱橫的面前游來游去。

“那時我剛剛被沈飛打敗,心中涌起了萬丈的豪情。”雷縱橫苦嘆一聲,搖搖腦袋,如是說道,“可是幾天時間過去了,我發現自己真的沒辦法如同那兩人一般,不顧一切地追尋目標!”

“沈飛是誰?”

“一個很快便會名滿天下的男人。”

“他曾經打敗了你?”

“我輸的不冤枉。”

“就是為了追上他,所以你才涌起了萬丈豪情?”

“不錯,有一段時間,我想要與之一爭長短,一較高下。可當回到主峰,見了君如妹妹之后,我才發現,與爭奪天下比起來,自己更享受的是身邊人的和睦,更想要過你儂我儂的日子。”

“你還真是胸無大志呢。”

“哎,驚蟄,或許你跟錯了人。”

“跟沒跟錯人我不知道,不過像你這么重情重義的仙人,真的很少見。”

“師父曾經說過,我不適合生在仙人的世界。”

“縱橫,我雖然不是人類,但是人間的悲歡離合看過不少。”驚蟄的語氣忽然間嚴肅起來,“我覺得人類中的雌性和其他任何生物都沒有區別,頑固地追求著帥氣、高大、能夠給自己帶來安全感,可以征服自己的雄性。縱橫不是我說你,你覺得自己現在這個樣子,那個叫做君如的小丫頭有可能喜歡上你嗎!

男人以武力征服世界的同時,征服世界中所有的女人。一個活在軟弱中的男人,就算再溫柔再善良也無法給女人帶去期待的安全感,君如那小丫頭跑去見誰了我是不知道,但想必是一個被她憧憬的人,你自己再這般頹廢度日,只會讓她更加瞧不起你,更加輕視你,聽我的話,你最好立刻遠離她,從內到外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否則永遠不可能俘獲她的真心。”

“雌性渴望被征服?可是我的長相……”

“縱橫,不是我說你,其實這段時間以來,我早就發現了,你雖然嘴上不說,其實心里面蠻介意自己的長相的,你對現在這副身材感到自卑,處處覺得低人一頭因此討好對方,做個老好人。”

“這種感覺……好像是有一點。”

“你覺得長相真的那么重要嗎,難道你不覺得廣闊的胸懷、遠大的抱負和至高的武力才是雌性更應該在乎的東西嗎,你難道沒有這種感覺嗎。人類也好,自然界的各種生物都好,任何雌性都渴望最強者的關懷,渴望被人征服,你如果連這些最基本的道理都不能了解,又怎么能得到君如的愛,得到她的關注呢,你不覺得自己走錯了路嗎。

沉浸在兒女情長中的男人永遠得不到真的屬于自己的愛情,只有不斷地提高自己,征服一切,才是男人應該做的。再說句不好聽的,你連自己的體重都控制不了,又怎么能指望一個女人相信,你能給她帶去幸福。”

驚蟄畢竟是活了近萬年的老怪物,一席話說的雷縱橫啞口無言,在他內心深處掀起驚濤駭浪。這些事情雷縱橫過去并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想歸想從沒有人這般明白的指出來,講給他聽,驚蟄的一番話如警鐘那般,敲響在他耳邊,讓他意識到了自己或許正在犯下一個巨大的錯誤。

他生性隨和,是個習慣于聽取和服從的男人,這段時間以來,驚蟄沒少在身邊訓斥他,雷縱橫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甚至慢慢開始習慣于被它教誨。今天正是心灰意冷的時候,不耐煩地聽了驚蟄一番話,卻覺得如雷霆霹靂一般,有著醍醐灌頂之效。

“驚蟄!”仔細琢磨了一會兒,雷縱橫望向對方,目光感謝:“你說的很對,可是我性格太軟,大概很難……”

“作為男人,沒有性格軟硬之說!縱橫,你好好考慮我剛才說的話,可能我這段日子一直數落你,讓你很不自在,其實我也不是有意的,我也是恨鐵不成鋼,你可不要自暴自棄才好。”

“我能明白你的好意,驚蟄。”雷縱橫正想在說些什么,忽然看到莫君如急匆匆地從山上跑來,眼圈紅紅的,看起來極為難怪。

見君如如此,雷縱橫面色瞬間變了,眼神之中現出一點戾氣,身化雷光消失在原地。驚蟄站在遠處,“悶悶”笑道,“這家伙也不是完全沒有血性嘛,只不過關注的重點,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所謂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綿綿無絕期,你深陷情網之中,早晚有一天要吃大虧的。”

卻是雷縱橫化作疾電,快速來到君如面前,看她眼圈、鼻頭具紅,露出狠絕的神色:“君如妹妹,怎么了,是誰欺負了你!”

“我被誰欺負,用不著你管!”君如這小丫頭自小驕橫跋扈慣了,現在又正在氣頭上,管你是不是為了我好,管你是雷縱橫還是誰,都和我沒關系,反正就是煩。

雷縱橫是真的關心君如,擋住去路,執著問道:“君如妹妹,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邵白羽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去找他算賬。”

“嗚嗚嗚嗚,我和白羽哥哥之間的事情用的著你管啊,你快躲開,我要找個清凈地地方呆一會兒。”這會兒功夫,莫君如壓抑的情緒忍耐不住,眼淚終于外涌,她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用力推了雷縱橫兩下看推不開,竟然凝聚仙力打了對方一拳,這一拳雷縱橫本能夠避開,卻最終沒有閃躲,等到拳頭挨到身上感到痛了,也忍著痛不吭聲,面色鐵青地看著君如,無論如何都不放她離開。

這幾日間,由于邵白羽一直獨自在山上修行,莫君如身邊沒個伴,就對雷縱橫特別的好,讓他產生了一些幻覺和期待,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對君如上山為白羽送飯的舉動如此在意。此刻被君如聚集了仙力的拳頭印在肚子上,才發現過去發生的事情,不過是一場美夢,是自己的一廂情愿,他心中很痛,可仍懷揣著一絲幻想。

君如打了縱橫一拳之后有些清醒了,可見對方死纏著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讓開路,又覺得氣往上沖,想起宮月與白羽癡癡纏纏的畫面,氣不打一處來,居然又是揮拳打過去。

“砰砰砰!”連續揮拳,“讓開,給我讓開!”雷縱橫不讓開,君如就一直打,將心頭的所有怒氣,全部發泄在了這個無私對待自己的男人身上,反正你是自愿的,那我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莫君如懷揣著這樣的想法一次次地揮舞拳頭,不知道為什么,對方始終不動用仙力抵擋,高大肥胖的身軀在自己的拳頭下,一次次劇烈的顫抖,直到吐血的時候,雷縱橫也是不吭一聲,只是用那細小如線的眼睛注視著自己,一眨不眨地注視著自己,像是要永遠地看清自己。

大概是被目光中仍然沒有褪去的期待刺痛了心吧,君如哼了一聲,使出仙力爆發將雷縱橫震走,自己駕馭仙劍往高處去了。卻沒想到還未飛起,又被雷縱橫攔住了去路,那張肥胖的臉在往日看來很是祥和,今天卻露出一絲決絕的神色,他神色決絕地盯著莫君如,有千萬句話盤踞在心中卻始終不發一言,從小到大,雷縱橫的心從未這樣痛過,對莫君如的癡情一片,換來的是徹徹底底的輕視和冷落,不過是過問了兩句她和白羽之間的事情,就遭至謾罵甚至毒打,雷縱橫當真心如刀割。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