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七章 論法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不過沈飛哥哥,你說凈靈小和尚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啊,我怎么覺得他的招數那么邪異呢。”

“呵呵,凈靈和尚的深淺好壞說實話我也摸不準,正是因為摸不準才更要和他較量一場,我有一種感覺,他這樣頻頻出現在咱們的面前,并不是簡單的緣分那樣簡單。”

“你說他是有意的跟蹤咱們?”

“說不準,云游僧凈靈和尚,這個人的身上藏著太多的謎團了。”

“沈飛哥哥,其他場地的比賽還繼續看嗎,我有些冷,咱們下去好不好。”

沈飛蹙眉,轉目望向下方,一號擂臺獅子和老虎的決戰勝負已分,居然是個平手,叢林王者和草原王者在一番決戰以后,各自傷痕累累,躺在地上謹慎地看著對方,氣喘吁吁,已經沒有了殺死對方的能力,。賭場管理人員正試圖用鮮肉挑逗它們重新爭斗起來,分出勝負。二號擂臺獅子和人類武士的搏斗,最終以獅子的開腸破肚而告終,那名武士身上的重甲在這場纏斗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獅子幾次將他壓在身下撲咬,都沒能給予致命性打擊,反過來被他瞅準時機,一劍刺破了肚皮。三號擂臺上的軍團大戰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看起來野蠻人軍團雖然裝備落后,但是更加勇勐,善于作戰,穩穩將重甲軍團壓制住了,只差最后的致命一擊。四號擂臺人類和大妖的戰斗也已分出勝負,那名看起來一身正氣的少年,手持仙劍將大妖怪大卸八塊,整個擂臺到處都是血,少年卻恍然不覺,如同從地獄里爬出來的魔鬼。

五號擂臺在完成了壓軸之戰后,今天的所有競技項目都已經宣告結束。

收回目光,沈飛駕馭花瓣云飄到競技場外去了:“走吧,我們去吃點夜宵。”

到了外面,卻正撞見拿了銀子走出競技場的凈靈和尚,原來,那只受傷的梅花鹿并沒有放歸自然,而是被凈靈和尚帶在了身邊,此刻小梅花鹿的身體已經粗壯了一些,蹦蹦跳跳地圍著凈靈和尚轉圈。

沈飛想了想,駕馭花瓣云飛了過去,離得尚遠,當先道:“阿彌陀佛,凈靈大師深藏不露,在下佩服佩服。”

凈靈和尚循著聲音望過去,看到了乘云飄來的沈飛,露出笑容:“阿彌陀佛,沈施主見笑了。”

“凈靈大師好。”隨著花瓣云的下墜,納蘭若雪終于清醒了過來,對著凈靈和尚見禮。

“女施主好!”凈靈和尚回之以禮,“女施主與沈施主形影不離,讓人羨慕。”

“大師好眼力,嘻嘻嘻。”納蘭若雪歡快地笑了起來。

沈飛道:“大師真是心善之人,將它帶在身邊。”沈飛口中的它自然指的是小梅花鹿了。

凈靈和尚笑道:“阿彌陀佛,沾染了人類的氣息,小鹿已無法融入從前的生活環境,小僧只好將它帶在身邊。”

“大師真是心善之人。”

“施主謬贊了。”

“想必以后還要朝夕相處下去,大師要不要給它起個名字。”

“這……”凈靈露出難色,“小僧還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叫茸兒可好?”

“不錯的名字。”

“就這么說定了。”

“施主這是要去何處?”

“肚子餓了,找點東西吃,大師呢?”

“口有些渴,買桶水喝。”

“大師投宿在何處?”

“城內客棧中。”

“咦?大師沒有投宿到廟宇之內?”

“小僧既然來到競技場挑戰,便需要時刻掌握此間的消息;更何況,身上沾染了血腥的氣味,再到莊嚴廟宇中去不合適的。”

“大師所言有理。”

“沈施主許久未見,一起可好?”

“當然好了。”一邊說著,兩人一邊走在了并排的位置上,沈飛比凈靈和尚高出一個眼眉,“大師,您剛才用的是什么招數,看起來好生了得。”

“佛家發夢。”

“幻術嗎?”

“佛法的一種,用來指引心境迷茫者以方向。”

“小弟果然沒有看錯,凈靈大師佛法深厚,不是華嚴寺那幫和尚能夠比擬的。”

“阿彌陀佛,施主說笑了,爭勇斗狠不是我輩之所長,佛門弟子引人向善,小僧只是通過自己的方式,踐行這條道路而已。”

“依我看,是大師太過謙虛了,您躲開雷龍攻擊,驀然間出現在楊齊近前的那一招,連我都沒有看清楚呢。”

“哦,那其實也是佛法的一種,說起來很復雜,因為沈施主并不信佛。”

兩人說話的時候,已經走到了小商販的面前,凈靈和尚取了幾文錢交過去,要了三竹筒水。自己拿其中一筒,另外兩桶遞給沈飛和納蘭若雪。

后者惶恐推辭道:“大師不必客氣。”

“緣起緣滅,緣何道哉,小僧與沈施主此世有緣,請不要推辭小僧的好意。”

“既然這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一筒水而已,不足道哉。”

“凈靈大師,你來到競技場的目的真像自己說的那樣,是為了改變此間暴力的氛圍嗎?”

“阿彌陀佛,似競技場這般直觀地展示暴力的場所,本不應該存在于世,小僧此行,希望盡己綿薄之力,行崎嶇險途,改變此處暴力的環境。”

“大師心有宏愿,在下佩服。”

“沈施主所為何來?”

“說出來可能被大師笑話,在下此行也是沖著競技場而來。”

“沈施主也要加入此間的戰斗?”

“這也是我修煉的一種方式。”

“阿彌陀佛,人各有志,施主之所思所想,小僧不便干涉,不過有一語想要道與施主。”

“請講。”

“阿彌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可思議的,在凈靈和尚開口說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八個字的時候,他斜向上望過來的目光,包括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改變了,仿佛有莊嚴的佛語在沈飛耳邊低喃纏繞,久久回響,揮之不去,而沈飛望向凈靈和尚的時候,更是感覺到他的整個身體金燦燦的,似乎有一尊寶相莊嚴的佛陀神像出現在他的身后。

這種感覺持續了片刻,便消失掉,恍然如夢,與沈飛緊鄰的納蘭若雪一點察覺都沒有。

心中對凈靈和尚的評價又一次提高,他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莊嚴和神秘,甚至讓沈飛感到恐怖。這樣的一個人,雖然平靜如常的站在身邊聊天,卻比與炎天傾持劍相對時,還令沈飛戒備。他又一次想起了下山時青牛上仙的預言你此行下山,最應該小心的是一個和尚!

和尚?凈靈和尚?

沈飛從凈靈和尚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無法描述的恐懼,這種感覺就像是你站在原野上,看著草浪隨風波動自然而然地生出正有一只兇勐殘暴的勐獸藏身在草坪深處,隨時準備撲咬上來。

穩穩心神,沈飛雙手合十問道:“凈靈大師,我心中一直懷著一個疑問,想要向大師請教。”

“施主但說無妨。”

“我想請問大師,佛家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對所有人都適用嗎?難道類似殺人、強奸,犯下累累罪行的暴徒,也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嗎?那未免他們犯錯的代價也太小了一點,被他們殺害的那些無辜者又該如何自處。”有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爭論,早在華嚴寺的時候,沈飛便和當寺的主持有過爭論,那個時候,主持給出了一個非常模棱兩可的回答,以至于沈飛由此對寺廟對佛宗大失所望。這一次,聽到凈靈和尚再提起這個話題,忽然之間來了興趣,想要和他爭辯一二。

道宗和佛宗的信仰之戰,說白了,是在爭奪對于信眾精神的統治力,只有把自己安放在至高點上,讓自己信奉的道理能夠服眾,才有可能取得最后的勝利,否則即便是暫時獲得了一些信眾,能夠形成僵持的局面,在未來的某一天,也會由于自己崇尚的精神沒有更好的說服力,而敗下陣來。

所以,沈飛干脆借著這個機會,問出心中的疑惑,看看凈靈和尚要怎樣面對這個問題。說起來,凈靈和尚年紀雖然小,其身懷的佛性卻似乎比華嚴寺主持還要深厚很多。

卻見凈靈和尚面容嚴整,飲水之后,將竹筒插入背囊中,雙手合十:“沈施主可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語的由來?”

“愿聞其詳。”隨著接觸的加深,沈飛越來越重視出現在眼前的凈靈和尚,就連和他對話的時候,都自覺地抱著謹慎的態度,好像每一次對話,都是一場辯論,是有關道與佛的辯論。道法佛法究竟誰者更勝一籌,其實沈飛的心中也有疑惑。

“阿彌陀佛,施主是否以為,放下屠刀便是放下手中殺人之刃?”

“難道不是嗎?”

“非也。所謂放下屠刀,其實是指放下心中的妄念惡念,摒棄他們信仰佛祖,便可走上成佛的坦途。”凈靈和尚往前走了兩步,“佛教創立之初,佛祖曾云游天下傳播自己的思想,因此得罪了一些當地的教派,經過舍衛國的時候,邪惡教派婆羅門門主唆使自己的徒弟無惱在佛祖經過之路上當街殺人,殺夠一百人,把每一個人的拇指切下來穿成一串鏈子,就能夠升天成神。佛祖來到街上的時候,無惱已經殺死了九十九個人,只差一個人的首級便可以穿成串子,因為佛祖本人身懷神通,金剛不壞,無惱殺不死佛祖,便打起了其親生母親的主意,想要殺死母親湊夠一百根手指指數,被佛祖勸諫道:“阿彌陀佛,苦海無涯,善惡有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無惱幡然醒悟,悔之晚矣。之后拜佛祖為師,成為了近身的一名羅漢。

在小僧看來,放下屠刀指的并不是手中的殺器,而是要放棄心中的罪念,只要能放棄罪念,一切都還來得及。”

“罪念也好,殺器也罷,放下了便被佛宗接納,那之前受到迫害的人又該往何處伸冤?”

“善惡輪回有報,此世行惡,來世必遭懲戒;此世早折,或許只是前一世行了惡事,要在這一世恕罪。所以,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無論這一世犯下多少的罪孽,只要能在某一個時刻放下罪念,便會為佛宗接納,至于恕罪,那是來世的事情。”

“佛宗真的相信有來世?相信輪回?”

“佛祖釋迦摩尼曾七次深入地府,探尋十八層無間煉獄,怎會有假。”

“呵呵,這一世死了,證明上一世做了錯事;這一世殺人,等到下一世才會受到懲戒。高僧的說法聽起來有道理,但在下不能茍同。”

“施主何出此言?”

“因為有一句話說的好,人活一世,冷暖自知!若連此世的命運都掌握不了,又何談來世呢!”

“阿彌陀佛!”

“大師覺得我說的不對?”

“恰恰相反,的很有道理。只不過現實卻是,我們的命運從來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類似我輩之信仰也無外如是。”

“我倒覺得人定勝天。”

“阿彌陀佛,小僧曾以為道宗之人,當是信奉天道的旨意行事的徒眾呢。”

“哈哈。”談及此處,沈飛倒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了。

兩人曾有過兩次無聲的交鋒,第一次是在通往華嚴寺的山道上,一名老婆婆跌坐于地,那個時候,因為老婆婆一心求死,所以沈飛選擇放棄,而凈靈和尚前去教導、關懷、指引于她,結果成功了;第二次便是在這里,在這金陵城斗技場外的街道上,凈靈和尚一番高談闊論,說的沈飛啞口無言。需知,在道山之上,沈飛曾憑借一張三寸不爛之舌,講得六位主峰峰主面紅耳赤,現下居然被一個普通和尚說得語挫,可見凈靈和尚對佛法領悟之透徹,身懷佛性之深刻。

連續兩次無聲的戰斗全部落得下風,沈飛更感凈靈和尚之恐怖,心中有了一種強烈的警覺,凈靈和尚的莫名出現,可能根本不是一個簡單的巧合!

沉吟良久想不出應答之策,沈飛兩眼一瞇,雙手合十見禮道:“大師佛法高深,在下佩服。”(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