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章 新的規矩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賭頭看沈飛出手闊綽,便把正在忙的事情交給旁邊的人,回應道:“不好意思客人,貴賓席都是需要提前預約的,您現在過去恐怕是不行的。”

“和誰預約?”

“早一天辰時,皇家賭場一層,到那里預約就可以。”

“皇家賭場?”

“金陵最大的賭場,人盡皆知,很好找的。”

“這么說競技場和賭場幕后是同一個老板嘍?”

“公子,看你穿著不俗,來之前多少也該聽到些傳聞吧,怎么對金陵城一點都不了解呢。”

“我們也是尋著金陵城的名聲趕來的,之前并沒有做過功課,讓你見笑了。”

“我只是個跑堂的,地位低下可不敢笑話您。這么跟您說話,是想提醒您,不做足了功課就貿然來到金陵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特別是對您這樣的貴公子而言?”

“哦?何出此言?”眼見賭頭積極健談,沈飛又塞了些碎銀過去,賭頭看他出手闊綽,倒也另眼相待,馬上道:“金陵城這塊蛋糕太大,一個人吞不下的,它由四大家族共同掌管。這四大家族在金陵城只手遮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產業由他們直接或者間接操控。就算是傳說中的仙人和魔徒來到金陵對他們都要禮敬三分,甚至連寺廟這樣至高無上的存在都要開到距離城市十公里以外的荒地中去。金陵是由巨賈大佬們領導和支配的存在,一切規則,一切秩序都由四大家族制定,任何違反了規則的人,都會陳尸在無人知曉的深巷中,或者被丟棄到海里喂鯊魚。”

“他們有這么厲害?”聽了賭頭的話,沈飛非但沒有被嚇怕,反而覺得有趣,“這四大家族究竟都是什么來路的?”

“說起四大家族,那可就厲害了,其中的每一個都不簡單。他們分別是宇文氏族、南宮氏族、慕容氏族和令狐氏族,據說,慕容氏族的族長是當今黃帝的親娘舅,是四大家族中背景最硬的,掌管城內的大小妓院;南宮氏族和宇文氏族同為本地的士紳,掌管食鹽的運銷和部分賭場;至于令狐氏族,它的現任族長令狐懸舟不僅是本城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也是小人的老板。據說此人白手起家,靠著一雙鐵拳打天下,戰遍金陵大街小巷,一統黑道所有幫派。親手建立斗技場,開設皇家賭場,一度成為其他三族的眼中釘,肉中刺。在令狐懸舟最開始崛起的幾年,其他三大家族與他之間沒少爆發戰爭,沒想到后起之秀令狐懸舟和他代表的黑道勢力,底蘊深厚,越戰越強,經過幾番艱苦卓絕地大戰,雙方損失慘重,最終訂立和平條約,宇文、慕容、南宮、令狐,四大姓氏處于平等地位,共同執掌金陵,一起發財,大家開心。至此,外界便有了四大家族的稱號。

金陵城的大小規矩,地盤劃分都是由這四個家族共同商議制定的,縣府衙門在此地形同虛設,秩序的維持都是四大家族派手下的人去做的,所以,只要是到了金陵,便必須老老實實的遵守我們老板定下的規矩,如果膽敢違抗的話,哪怕只是無心之過,也不會被原諒。懲罰措施不是牢獄之災,也不會是發配充軍,代價只有一個,那就是死!公子,你現在知道為什么我剛才說你不了解底細的在城中行走是件非常危險的事情了吧!”

“難怪來到此地之后,好像處處透著古怪,原來是這樣。”沈飛點點頭,“那敢問兄臺,想要在城中平安行走都需要遵守哪些規則呢。”

“說起來,就兩句話。”

“兩句話?”

“很簡單,就兩句話。”賭頭笑,繼而說道:“這兩句話是,不該做的不做,該做的也不做。”

“不該做的不做?該做的也不做?”沈飛也笑了,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智商不夠用的,“還請兄臺為在下指點迷津。”

“道理很簡單,我說出來你就懂了。”賭頭諱莫如深地笑,“所謂該做的不做,指的就是,經商不經過四大家族的允許不許做,賣藝不交地頭稅不許做;見義勇為不許做;進廟供佛也不許做。所謂不該做的也不做,指的是仗勢欺人不許做;殺人越貨不許做;搶劫偷盜不許做;賭博出老千不許做;搶別人的老婆不許做;拐賣人口更不許做。”

“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納蘭若雪聽得頭都大了。

沈飛卻點點頭道:“哦,原來是這樣。”賭頭說了一大堆,看起來雜亂無序,其實思路清楚,當是特意被人總結出來,流傳推廣的。以沈飛的聰明,很快便吃透了。

說白了就是在金陵城做事,不管你是經商,還是賣藝,都需要向四大家族交份子錢,只要交了,你的這種行為就會被允許,如果不交,就是非法的,會遭受到驅逐。與此同時,金陵城內不允許偷盜搶劫、殺人越貨、甚至賭博出老千之類的違法之事,如果出現了,自然有人會去執法,在這個過程中,不允許好事之徒見義勇為,多管閑事。只有城內的四大家族,只有他們手里才擁有執法的權力,可以合法的予以實施這些暴行的人以制裁。

換句話說,在金陵城里既不允許有好人存在,也不允許有壞人存在,大家只能按照四大家族定下的規矩默守陳規地做事,如果觸犯了,那么結果很可能便是死。

這真的很有意思,感覺像是城中的一切活動都被四大家族壟斷了,由此創造出巨額的利潤空間,被他們四個家族全盤接受。這就是繁華背后的真相嗎?雖然只是賭頭的一面之詞,沈飛卻不覺得全不可信,因為俗語說的好,“窺一斑而知全貌!”賭頭現在的侃侃而談,說不定是有人在背后授意的,就是要讓初來乍到者知道金陵的規矩。

“最是繁華到金陵,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聽了賭頭的話,沈飛會心地笑了起來,“這里的規矩我清楚了,不過剛才的問題兄臺還沒有說完整,貴賓席的入場券除了要提前預約之外,還有沒有其他要求的?”

“貴賓席的位子對外面講,是按照先后順序排位預約的,不過我在這里跟你說句實話吧,兄弟。能夠坐在貴賓席上的就那幾個人,你一個外地來的,就算再早去預約都是沒有用的,永遠進不了距離擂臺最近的貴賓席的。其實后面一排的位子也不錯,那一排的位子雖然也需要預定,但是只要銀子夠多,就能夠進入,我看你不如選那里坐坐好了。”

“知道了,謝謝你。”

“我應該謝謝你的銀子。”

“哦,對了,還有一個問題。”沈飛又想起了什么,問道:“我想請問一下,“咱們斗技場一般幾點鐘關門啊,現在正在進行哪些斗技項目……哦,還有,我要怎樣才能成為一個斗技者?”

“這個啊,斗技場分一到五擂臺,每個擂臺每天的表演內容都不一樣,你只有自己親眼去瞧瞧了。至于幾點鐘關門,斗技場是專供人們放松娛樂之用的,場館各處懸掛的水晶燈整個晚上都不會失去亮度。斗技活動會從下午申時一直持續到晚上丑時,公子大可以放心,金陵是座不夜城,在這里絕對可以玩到盡興的。至于怎樣成為斗技者,公子我勸您還是不要想了,進入斗技場那是要簽生死契的,您這么尊貴的身份,為了一時興趣把性命賠在里面多不劃算啊。”

“你說的也對,多謝了。”

“不必客氣。”看沈飛終于不再提問了,賭頭轉身離去,嘴里哼著小曲,顯得頗為高興,畢竟沈飛遞過去的銀子,比他一個月的工資還要多。”

到他行遠后,納蘭若雪才挽著沈飛的胳膊說道:“沈飛哥哥,這里面好吵,我們回去吧,好不好。”

“若雪,好不容易來了,上去坐會兒吧。”沈飛勸她說。

若雪噘著嘴撒嬌道:“沈飛哥哥,這么殘忍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啊,我們快走吧,回去休息了,休息了哈。”說著打了個哈欠,把頭枕在沈飛左邊的肩膀上,看樣子是要睡著了。

沈飛強行把她推醒,道:“不許睡,陪我過去看一看,下山之前師父親口叮囑,無論如何要來金陵城的斗技場瞧一瞧,我們既然已經來到金陵,說什么也要親眼看一看。”

“哎呀,討厭!掌門真人也真是的,這么血腥暴力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

“若雪你不知道,斗技場雖然位于人間,卻經常有仙道或者魔教的高手前來應戰,當年的炎天傾和楚邪都在這里戰斗過很長一段時間的。”

“炎天傾?楚邪?”提起炎天傾,就如同揭開了若雪身上的傷疤,讓她一瞬之間睡意全無。也由此回憶起來,好像炎天傾和楚方對戰的時候確實提起過,曾在人間的競技場里和楚天涯最小的兒子楚邪交過手。原來說的就是這里啊。”她的記憶力雖然不錯,但是大腦不善于縱向思維,需要身邊人提起才能回憶起來,不像沈飛,凡是聽到或者看到過的東西,腦海里就一定會留有印象,一旦發現與之相對應的,馬上能夠做出合理的聯想和推斷。

“這么說起來,還真的有必要看一看了。”若雪很認真的點點頭,與剛才的樣子判若兩人。這賊兮兮的樣子不禁把沈飛逗樂了,“你這個傻丫頭啊,真是傻到可愛。走吧,既然貴賓席去不了,觀眾席又太擁擠,我們干脆飛到天上去好了。”

“好主意。”若雪哂笑,“還是沈飛哥哥聰明,知道隨機應變。”

“你這丫頭。”五彩繽紛的花瓣忽然之間大量的涌出,形成厚實的云團,載著沈飛和納蘭若雪一起飛到天上去了。夜深沉,花瓣云和普通的云彩沒什么兩樣,并沒有引起瘋狂觀眾們的注意。沈飛和納蘭若雪一起飛到空中,俯視而下,五處擂臺正在進行的激烈戰斗在目。

一號擂臺是老虎和獅子的搏斗。老虎和獅子一者獨居,一者群居;一者生活在森林中,一者生活在草原上,究竟誰更厲害一直是人們心中的疑問。斗技場今天將老虎和獅子同時捉了來,就是要觀眾們為此下注,以了結心中的疑惑。但見那老虎肉掌粗大,上躥下跳將獅子穩穩壓制,看起來還是帶紋身的更厲害一些。獅子和老虎最大的區別,是雄獅擁有一頭的鬃毛,下口極狠,被它咬住就會死咬著不放,但動作略微遲鈍;而老虎則是上竄下跳,大多數時候用爪子攻擊,只有將對手撲倒之后,才會真正下口。場面上看,無論怎樣都是老虎更占上風。

二號擂臺是人和獅子的搏斗。說起來獅子還真是倒霉,不僅要和同類打,還要和人類打,反正是沒有清凈的時候。

與獅子搏斗的人類是一個身穿重甲,頭戴鋼盔,手握寶劍的武士,即便隔著盔甲也能看出身形的魁梧和肌肉的線條。他的身上并沒有仙罡流溢出,可見是個普通人,一個無比強壯的普通人。人類和獅子的搏斗驚險萬分,險象環生,屢次被逼入死角,若不是覆蓋了全身的重甲只怕早已經喪命于獅口之下。

三號擂臺是兩組兵團之間的戰斗,一組兵團身穿重甲,左手握圓盾,右手持寶劍,隊形整齊;一組兵團像野蠻人似的,身穿獸皮,手握骨刀,頭戴牛角帽,雖然裝備不濟,但是各個肌肉發達,野性十足,看起來極有戰斗力。

四號擂臺是人和妖的的戰斗,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年輕人,手握長劍屹立于一只大妖怪的對面,乍一看身材完全不成比例,其實不動如山,絲毫不懼。

五號擂臺,五號擂臺是……凈靈和尚!

沈飛揉揉眼睛,以為自己眼花了,竟然看到凈靈和尚站在五號擂臺的正中間,而從視線盡頭緩緩出現的,他的對手,居然是自己白天見過的,與他們房間正對著的那個底子挺厚的修道中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